腾讯是抄出来的?这纯属扯蛋!
i黑马 i黑马

腾讯是抄出来的?这纯属扯蛋!

威斯康星的实验证明,人们可以大致地拼凑出一个草原的近似物。但是,到底要怎样才能再现一个各方面都真实、纯洁、完美的草原呢?人类能从头开始培育出真正的草原吗?有办法制造出自维持的野生状态吗?

————凯文·凯利《失控》

在互联网这个圈子里一旦说到“抄袭”、“克隆”等相似的词,腾讯就成了永远绕不开的对象。我并不觉得所有的互联网人在内心深处,就真的觉得腾讯是真的是以“抄袭”才逐步走向中国互联网第一的。

只不过腾讯发展的太快了、现在太强大了,强大的让所有从事互联网的人都有些嫉妒有些恨,同时又有着太多的无奈。因为每个人都在想这么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腾讯也开始做我正在做的东西,怎么办?

赫拉克利特曾经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对于我来说,任何产品也都一样。无论怎样,你都无法做出一个与对手完全一样的产品。对于用户来说也一样,在他看来,你的产品永远不是另外一个产品。他或许没有办法轻易的区分你与对手产品之间的不同,但他知道你是你,他是他。

比如当年因为SARS来袭、大家不得不更多的选择呆在公司呆在家里不出门,而致使在某种程度上促进刺激了网购的发展,致使淘宝迅速的快速的发展壮大一样。你可以克隆一个淘宝网,但问题是你能克隆出一场SARS吗? 更重要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们接触的东西的同质化也越来越严重,导致我们有时候有强烈的想要逃离的感觉。而这种同质化本身,恰恰便是抱着一种所谓的克隆的态度去做产品而导致的。

研究同类的产品可以为你提供一些指导和借鉴,但同时也限制了你自己自由发挥的空间。先入为主。当一个产品第一次进入到你眼睑的时候,你便在潜意识中告诉自己:对的,这种类型的产品就应当是这样。也正因为此,导致你无法真正的从中跳出来,策划属于你自己的产品形态出来。

这是我们理性思考风险最小化的结果。我们默默的告诉自己,克隆成功的产品即便无法像它一样成功,至少也不会惹来用户的怒骂。但实际上,用户为何要从一款成功的产品那里离开而投入你的怀抱呢?难道你忘记了吗?喜新厌旧的人是很容易招人骂的。所以一款成功的产品是永远无法克隆出来的。

有时候会想:为什么直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制造出一个真正的智能机器人?在我看来,能力确实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在我们制造机器人的时候,我们从一开始便把它拟人化而导致的。我们在制造机器人时,千万百计的将机器人拟人化。当我们在内心深处将机器人尽可能的人化的时候,我们永远也无法做出最好的机器人。

因为机器人就是机器人,它应该有它自己的属性和物质,而不是变成一个人。所以,最好的机器人并不是一个人,而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机器人。

此时此刻,我们或许可以再回过头来,看看腾讯。腾讯真的是克隆出来的成功吗?我并不这样认为。正如有无数家同样做包子的小店一样,你能说是其中一家克隆另外一家吗?正如有无数家卖衣服的小店一样,你能说是其中一家克隆另外一家吗?正如世界上成千上万的男男女女一样,你能说其中一个人是克隆另外一个人吗?不能,因为我们关注的并不是“包子”而已,我们关注的是它的味道、它的装修、它的价格、它的供应时间等等等等。

当然除此之外,我们更关注的其实是卖“包子”的那位“包子西施”。而腾讯,恰恰在很多时候,就是给我们提供了这么一个包子西施。比如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就仅仅是真的关注聊天而已吗?显然不是,所以腾讯延伸出了无数的其它产品出来,包括Q秀、QQ聊天背景、QQ会员(红名等这些特权)等等一大批的产品出来,让用户在聊天的同时能够得到更多的享受和心理上的满足。

所以这从来就不一件克隆的事儿,而是站在用户需求上去寻找更多的机会和发展的事儿。只不过,腾讯抓住了,而我们却没有。但我们却始终不甘,这一切一切的机会怎么着就被这狗日的腾讯抓住了呢?于是乎,我们诋毁这个庞然大物。无奈,并带着无尽的自嘲。

Via i黑马 By @杨小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