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热门遊戏 Temple Run 开发夫妻档的故事!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热门遊戏 Temple Run 开发夫妻档的故事!

在 Temple Run 2代上架后,挟着前代的威力,很快就在世界各地的 App Store 进佔到排行榜前十名,以下则是 FastCompany与 AllThingD 近期在 Temple Run 2 上架后所进行的一次访谈摘译。

对 Imangi工作室的 Keith Shepherd 和他的妻子/创业伙伴 Natalia Luckyanova 而言,爱情就是谈论移动遊戏应用程序。Shepherd 在谈到自己与妻子Luckyanova的合作伙伴关系时说:“当我们说,我们是夫妻,又是同事的时候,这真是非常两极化”。

2008年,这对夫妻创办移动遊戏开发公司Imangi工作室,他们的遊戏 Temple Run 目前已经有超过1.7亿次下载,近期又推出了续集。“事情总是这样,要嘛是"哦,这太棒了",Shepherd 在谈到玩家对这款续集遊戏的回应时说,要嘛是,"哦,天哪,这简直是我听到的最糟糕的消息"。”对于33岁的Shepherd 和31岁的Luckyanova来说,他们听到的主要是讚美之声。

的确,如果这对商业伙伴没有成为一生的伙伴,他们不知道能否走到这一步。两人在华盛顿认识,当时都是软件工程师,五年前结婚时,他们发现自己都在盘算如何自己创业。当苹果向外部开发者开放App Store的消息传出之后,他们决定冒险尝试。

或者说,他们是留有后路的。Shepherd 辞掉自己的工作,但Luckyanova仍然保留着工作,就像是买了一份保险一样,这同时也意味着Shepherd要在医疗等方面依赖于她。“结婚的最大好处就是,”Shepherd说,“你置身于一个安全网里面。我们知道,在某项事业中,如果我们其中一人可以支持另外一方,那么风险就会比自己移动要低一些。”Luckyanova 则表示,他们从来都不是那种孤注一掷的企业家。她说:“相反,我们非常不愿意冒险,我们很害怕。”

2008年7月,他们推出了第一款应用程序,一款名为Imangi的单字遊戏。第一个月,这款遊戏为他们赚到 5000美元。Shepherd回忆说:“我们当时是这样的,"耶,这真酷,我们可以从中赚到一些钱"。”10月份,他们推出第二款单字遊戏,赚到类似的钱。之后,他们更加信心满满,推出一款3D雪橇遊戏“Little Red Sled”,他们希望在圣诞节推出这款遊戏。事实上,他们直到第二年2月份才推出,当时候雪已经开始融化。这款遊戏没有能够收回成本。Shepherd回忆说:“我们当时的想法是,"哇,我们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就是扼杀很多初出茅庐的企业家的时刻。但Shepherd和Luckyanova可以相互依靠。“我们一直与对方讨论,寻求心理支持与意见。”Shepherd表示,“我认为有很大的帮助作用。”他们经常深入交谈,分析计划的失败原因和成功经验。在这个本来应该是低潮的时候,这对夫妻搭档反而将他们的投资加倍。他们了解到,儘管遇到挫折,但他们还是取得两次成功,并且学到了很多。Luckyanova决定辞职,全心全意与Shepherd共同创业。

Luckyanova坦诚地说:“回顾我们当时的财务状况,我认为我们那样做有点疯狂。”他们回忆说,部分原因是他们对此充满了兴趣。Shepherd说:“Luckyanova不可能在自己保留不喜欢的工作的情况下,让我继续独自奋斗。”Luckyanova的辞职后来证明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们的下一款遊戏《Harbor Master》爬升到苹果App Store里付费应用程序榜的前五名。2011年,他们推出了一款令自己在App 界声名大噪的遊戏《Temple Run》。如果你没有玩过这款遊戏,你可能会对成千上百个盯着这款遊戏萤幕的路人感到不解。

Shepherd还记得第一次发现自己的遊戏引起轰动时的情景。当时他正在前往华盛顿Kojo Nnamdi广播节目接受一个关于移动遊戏采访的路上,看到华盛顿地铁上两位年轻女性把手机传来传去。她们玩的正是《Temple Run》。“当时我想,"哦我的天哪,这是我开发的遊戏!"我几乎害羞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在采访结束回去的路上,他看到地铁上另外一个陌生人玩这款遊戏。

不久之后,Luckyanova在机场看到一个女孩正在用iPad玩这款遊戏。她回忆说:“我太兴奋了,我与她拍了一张非常亲暱的照片。我当时脸上的表情太疯狂、太兴奋了。”

最近,这对夫妻搭档从华盛顿特区搬到了北加州Raleigh,他们在那里买了间住宅。他们并没有透露《Temple Run》遊戏的具体营收数字,营收主要来自于应用程序内购买(IAP),不过他们表示营收应当以"数百万美元”来计算。他们还迎来家庭新成员,一个女孩,并且非常谦虚地向邻居介绍自己只是应用程序开发者。他们的巨大成功也吸引迪士尼与Pixar的关注,这两家公司与他们签定了开发电影“勇敢传说”版的《Temple Run》的合约。《Temple Run 2》主要由Shepherd负责,还有几支小的团队也参与开发,而Luckyanova过去几个月则把主要精力用于孩子的抚养。

他们承认,在这种双重身份下,作为伙伴并不总是一帆风顺。Shepherd和Luckyanova也曾有过分歧,Luckyanova曾经认为遊戏里追逐英雄的“邪恶猴子”太过吓人,但事实证明她是错的。Shepherd表示,如果你们所有的时间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有时候就很难找到工作与生活的分界线。

AllThingsD:首先,你们是基于何种考量来开发这款遊戏的续作?

Keith Shepherd:我们已经通过数次改版为《Temple Run》做完我们所能的一切(从2011年7月27日的1.0版本到2012年9月19日的1.6版本),前作的开发团队非常之小(Shepherd 和Luckyanova夫妻档,加上遊戏美术 Kiril Tchangov),我们从未想到这款遊戏能够风靡全球。这款遊戏自最初的设计阶段就没有考虑向其他平台移植或是在未来数年中持续进行更新。我们打算透过2代重新开始。

AllThingsD:既然你是从草稿阶段开始为《Temple Run 2》重建一切,你是否顺便修正一些在前作中犯下的错误呢?

Keith Shepherd:《Temple Run 》的初代作品是通过我们自己研发的引擎完成的。但我们想要实现的是更富有活力、更丰富的环境,还要有山峦起伏和更出色的画面,因此我们改用Unity引擎重写这款遊戏。移动平台硬件的改朝换代相当迅速,性能越来越强,靠自制引擎很难一直处于(画面表现)的顶点。Unity有一直规模庞大的团队专注于引擎的开发,

AllThingsD:你如何看待免费模式(freemium model)?如果你早在2011年就预料到这款遊戏会风靡全球,你是否会更想让这款遊戏收费0.99美金?

Keith Shepherd:我们最初正是以0.99美金的价格上架了《Temple Run 》,但它并没能以0.99美金的价格流行起来,后来转型免费的版本和最初的收费版本确实是同一款遊戏。

AllThingsD:抱歉,我还以为它一直都是免费的。

Keith Shepherd:很多人都不知道《Temple Run》曾经收费过。人们一直把它当成是一款免费遊戏,但我们确实曾以标价0.99美金的方式上架过。在此之前我们从未做过免费发行。如果你曾把一生中的五个月时间投入到什么东西上,那么把它免费发佈将会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在免费发佈之后,这款遊戏透过病毒式传播如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大,透过应用程序内购买(IAP)获得的收入超过我们透过直接出售遊戏获得的收入。

AllThingsD:去年,AllThingsD曾采访过 Doodle Jump 的共同开发者Igor Pusenjak,他表示他们不会再做其他遊戏,而是全心全意放在Doodle Jump上。因为这款产品的表现实在是太出色了。你们是否打算把更多时间投入在《Temple Run》系列上,或者只打算暂时如此?

Keith Shepherd:在产品取得成功之后,你会发现有如此之多的爱好者会对遊戏提出更多要求。我们的团队规模很小,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同时进行很多计划。我们确实乐意做一款新遊戏,但目前我们只能完全专注于《Temple Run》。

AllThingsD:你打算继续让Imangi Studios维持这样的小规模吗?

Keith Shepherd:《Temple Run 2》的核心团队只有5个人(Imangi为开发新作而增加开发者Jeff Ruediger和美术Pete Parisi),我们打算维持这样小的规模。Natalia和我做出了理智的选择: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真心热爱遊戏的制作和开发。如果我们扩大团队规模,变成一家大公司,我们就不得不去做那些我们并不喜欢的事——例如管理团队,使得跟遊戏的关系越来越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