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买了Lala,然后又再买了一次!
i黑马 i黑马

Apple买了Lala,然后又再买了一次!

本文为“Twice”一文之翻译,原作者为在Apple收购Lala后,曾与Lala员工一同工作过的设计师Aubrey Johnson。

在2009年12月,Apple收购了一间由Bill Nguyen领军,起名为Lala的小型创业公司。公司的名称是以Nguyen养子名字的开头前几个字来命名,这个字同时也是唱名中的音之一“la”。Lala这间公司,在音乐产业、购买数位电台与CD交换业务之间不断地奋斗之后,最终开始了音乐串流的服务。

经过了这些奋斗,Lala的确有了一个颇为有趣的成功。 在2009年的时候,如果你上Google搜寻一首歌,出来的第一个结果是Lala。既不是iTunes,也不是歌手的MySpace或是官方网站,而是Lala。

每一次的点击,都会把潜在的音乐购买顾客带到Lala网站,而不是iTunes。而更糟糕的是,在Lala购买音乐往往比起在iTunes上购买还要来的划算。当Lala开始与Google合作(为了Google当时的Music Beta服务)时,对Eddy Cue以及他的iTunes帝国来说,危险性也开始越来越明确。

Nguyen有了一座金矿,并且开始为了争夺Lala这间公司的竞标大战。

不过这场大战,可能并不如大家所想像的由Apple与Google两家公司开始发起。

诡异的是,这场战争始于Nokia。在芬兰寒冷夜晚的一个小房间里,大约有超过40个人围着一台Polycon会议电话,精心撰写出一份出价信函给Nguyen,以及他那已在垂死边缘的Lala。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在移动设备的主要面向之一——音乐的领域中创造优势,让Nokia的移动平台起死回生。

在快要收到Nokia的出价时,Bill直接打电话给Google,并向Google说他们正在与Nokia讨论收购的事宜,而且时间非常紧。虽然Google在Lala上的投资以及花费的工程资源看似快要蒸发的毫无踪影,不过Google并不知道,Nguyen其实对Nokia所提出的价码(大约1,100万美金)非常之反感。

Google非常担心此事,而且行动非常快速,他们向Nguyen提出了他们收购公司的价码。在这之前,Bill已经把提出的价码告诉了Google的M&A。不过Google并没有立刻满足他的要求,而且藉由报出低价,来看看Nguyen是已经绝望到谷底,或是只是在吹牛。这时,Bill开始了他的下一步。

他找了几个人帮忙,得到了与Apple管理阶层见面的机会。 他向Apple说他已经从一个最大的移动作业系统竞争者那接到了出价,这家公司打算收购他的新创音乐事业。

Eddy Cue知道,如果Google得到Lala服务的所有权,再结合已主导市场的搜寻引擎,就有可能破坏Apple的iTunes堡垒。Bill擅长与音乐界名流敲定划算的合约这点非常出名,大部份都是透过Lala的投资人——Warner Brothers Music。

11月下旬,Nguyen坐在Steve Jobs在Palo Alto的家中的餐桌前。同时出席的,有Eddy Cue、Tim Cook以及Apple的其他高阶管理人员。Jobs在吃甜菜沙拉的时候,开始了对话:

“I’m going to give you a number, Bill, and if you like it, let’s do it and just be done with this whole thing. Okay?”

Bill,我现在会给你一个数字。如果你觉得这数字不错,我们就一起把这整件事搞定,好吗?

Bill同意了这方式。

随后,Jobs将一张纸条递给了Bill,Bill点了头,交易就这样完成了。

Apple以大约8,000万美金的收购价,另外再加上用来慰留员工,约8,000万美金的红利,总共约1亿6,000万美金成功收购了Lala。

讽刺的是,在这个故事的最后,有不少知名的Lala员工最后跟着Bill离开了Apple,开始了他们的下一个冒险

他们放弃了在2009年收购时,拿到的数百万股、每股价值196.48美金的选择权。而这些工程师中的其中一部分,之后又在Apple以700万美金收购超过20名工程师团队的谣言中,回到了Apple。

Apple用相对来说非常小的钱雇用了同样的一批人,而这次他们甚至有了更多的经验与创业人生。付两次钱真是太天才了。

Via i黑马 By Twice. | Aubrey Johnson 译者:wa+e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