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社会网络如何影响生活!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社会网络如何影响生活!

(《大连接》,(美)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Nichoals A. Christakis)、詹姆斯·富勒(James H. Fowler) 著,简学 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1月版)

社会网络比你想象的更为重要。这里提到的社会网络,可以指人类群居时代形成以来,人基于家庭、合作和工作关系而逐渐建立和扩散开来的关系网络。古人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阐释了关系网络的形成原因,人会尽可能的与跟自己相似的人结成朋友、婚姻、群体。人可以通过关系网络影响他人,也会受关系网络连结的其他人的影响,这个不难理解,但影响程度却向来被低估了。

上述影响,既包括正向影响,也无法排除负面性。关系网络中,甚至扩散到由陌生的社会成员组成的公共场所中,一个人可以以向善行为“感染”、带动他人,这就是为什么公益慈善组织、志愿服务团体通常会选择在客流密集的场所举办募捐、公益服务等活动。反过来,不良的生活习惯、生活态度通常通过朋友、朋友的朋友扩散给其他许多人,恐慌行为也往往透过关系网络发生“传染”,“传染”效力不是拥有理性判断的个人所能抵挡的,最常见的就是股票市场上发生的恐慌型抛售现象。

《大连接》一书阐释的“社会网络”,是经互联网、社会化媒体进一步加强的“关系网络”。这本书的两位作者中,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Nichoals A. Christakis)是哈佛大学文理学院社会学系教授、哈佛医学院保健政策系医学社会学和医学教授,詹姆斯·富勒(James H. Fowler)是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副教授,均为社会网络研究领域权威。两位专家试图通过《大连接》一书的阐述,向人们揭示互联网时代、社会化媒体时代,社会网络的作用,如何测量、评价这种作用,以及怎样趋利避害。

社会网络具有两大基本要素,一是连接关系,指的是谁跟谁相连接,二是连接内容,也就是书中所提到的“传染物”,主要是态度、情绪和行为。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曾策划了有名的“六度分隔”实验,证明世界上任何两个人之间建立联系,最多只需要经过6次中间环节(6个中介人)。《大连接》一书则提出了“三度影响力原则”,即我们所做或所说的任何事情,都会在关系网络上泛起涟漪,影响我们的朋友(一度),我们朋友的朋友(二度),我们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三度),反过来,我们也会深受三度以内朋友的影响。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和詹姆斯•富勒认为,相距三度之内的人之间是强连接关系,这种关系可以引发行为。

毫无疑问,在互联网、社会化媒体时代,建立连接关系、传递“传染物”,技术上都变得十分容易;再结合“六度分隔”定理和“三度影响力原则”,态度、情绪和行为从个体快速扩散到群体,乃至整个社会,效率极高、时间极短。这种加速式的传递,会带来让人乐见其成的传递、传播,譬如在深圳,政府职能部门、本地媒体及相关志愿服务团体,就积极借助互联网 关系网络,让更多市民参与志愿服务,为深圳建设“志愿者之城”打下坚实基础。但社会网络并不能受(部分)人完全控制,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在国内各地,青少年滥饮咳嗽药水、市民卷入传销网络、少数人瞄准亲友熟人下手实施诈骗甚至暴力犯罪等现象变得日渐频繁,这其中不少个案都可被发掘出不良行为或犯罪行为的发起者对社会网络恶意利用的情节。

负面情绪能够沿着社会关系网络进行广泛传播,甚至掀起病态化的社会人群情绪波,同样,积极情绪、微笑也可以传递给他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每个人要努力成为积极情绪的发散者、发起者,唯有如此,才能改善我们所处的关系网络的情绪结构;而作为公共政策的决策者,政府部门要积极推动市民社会联系的加强或改善,按照这项原则优化相关政策,加快对市民关心的公共议题的回应速度,促成更多“正能量”而非负面情绪在社会传递。

这本书还得出了一个有趣也将必然引发争议的结论,根据“三度影响力原则”,“你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是胖子,你就会变胖”。可能会有人提出异议,因为一个瘦子和一个胖子交往,理论上可以相互影响,彼此受到影响应该抵消。问题在于,除了病理性造成肥胖的人之外,其他较胖的人通常都有许多不良的生活习惯,这在关系网络中相比正常的生活方式,具有更强的扩散动力,比方说带动原本不胖的朋友一道吃垃圾食品。同理,如果一个人的朋友圈中有较多的烟民、嗜酒如命的人,受影响吸烟、酗酒的几率也将倍增。

Via i黑马 By 郑渝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