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离开新华都哭不出更笑不出 “做神”不易
王根旺 王根旺

唐骏:离开新华都哭不出更笑不出 “做神”不易

1月28日,唐骏在自己的微博中贴出“告别新华都的这一刻到了,再见了,新华都。”宣布自己正式辞任新华都总裁,并透露将把重心放在一家名为“港澳资讯”的企业上。

本文来源:凤凰财经 ???? 作者: 申海娇
 

  图为著名职业经理人唐骏

  唐骏离职了。

1月28日,唐骏在自己的微博中贴出“告别新华都的这一刻到了,再见了,新华都。”宣布自己正式辞任新华都总裁,并透露将把重心放在一家名为“港澳资讯”的企业上。

  哭不出来 更笑不出来

“我现在哭不出来,更笑不出来。”镜头前的唐骏这样表达自己的心情。离开微软时,唐骏哭了,那是他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在那里他用10年的时间从最底层的程序员升任为微软中国区总裁。2004年,顶着“微软中国终身荣誉总裁”的光环加盟盛大,4年后,他笑着离开盛大,称这四年“足够精彩”。

“新华都是我的第三家公司,我对他的感情跟微软差很远,只有那种感情我才会想哭。现在强迫我也不可能哭。盛大的四年很绚丽,也很精彩,我是笑着离开的。”留下麻烦缠身的新华都,唐骏抽身离开。

时光重回5年前,2008年4月,当年并不知名的陈发树用10亿元的“转会费”将唐骏挖至新华都,并为此举行了盛大的发布会,在那个激情四射的发布会上,唐骏表示5年内新华都旗下至少5家公司上市,并把陈发树打造成为“中国的巴菲特”。

5年过去,唐骏没有实现他的诺言,新华都陷入多元化困局,入股云南白药陷入纠纷,“中国的巴菲特”的称呼转一圈也很难落到陈发树头上。

对此,唐骏回忆,虽然在互联网圈浸润多年,在传统企业他还是个新手,本以为与IT行业差别不大的他,进入新华都后发现二者的差别超过他的判断。“在新华都做超市,钱是靠抠出来的,而当年我在盛大也好,微软也好,钱是靠挣出来的,根本不用担心成本。”在放出豪言后,他的战略在新华都却做出了改变,由做老大控股企业到跟在后面充当老二的角色。 “新华都现在是紫荆矿业的二股东,青啤的三股东,云南白药二股东,当然,理论上的二股东,从结果来说虽然没有达到我当初提出的伟大蓝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与新华都相关的上市公司也有四五家。”

就在唐骏辞职消息传出的第二天,新华都大涨6个百分点,资本市场用行动对唐骏五年成绩打了个尴尬的分数。

唐骏却认为这并不尴尬。“我觉得这是好事,企业股票最重要的是关注度,新华都一下受到很多关注,我觉得是利好消息。”他甚至说自己并不失落,职业生涯这些年,唐骏练就了一种能将任何坏消息转化成为好事情的阿Q精神,他不肯为自己这五年打分,称所有的成就都与自己无关,所有的错误都由他自己承担,说话仍是滴水不漏的“唐式风格”。

  重来一次还会收购云南白药

时间再次重回5年前,当年,唐骏的个人成功学书籍《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出版发行,“人生导师”“青年偶像”,他出席的场合无不受到聚光灯聚集,唐骏站在神坛红极一时。

就在第二年,陈发树减持紫金矿业股份,套现后以218.5亿身家成为福建首富。2009年9月的一天,正在打高尔夫球的陈发树和唐骏听到了云南白药出售股权的事情,唐骏建议陈发树立即出手,随后云南红塔与陈发树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5天内陈发树将22.08亿元转到了云南红塔的指定账户。

这本看似稳赚不亏的生意,却因为一条“需经国有资产审批后方能实施”的规定而陷入泥潭。此后云南白药的股价从47元/股最高涨至97.3元/股,但股权转让直到2012年仍未过户,新华都间接损失近40亿,这也被外界认为是唐骏职业生涯最大的败笔。

唐骏并不为当初的决策而后悔,他认为云南白药在当时的中国是不可多得的好公司,况且这样的好公司还愿意出售。他同时也不承认这是他的判断失误,称这个结果是不可预料,“如果再做一次选择,结果是有可能批准也可能不批准,我还会建议收购云南白药”。

我不怨恨方舟子 更谈不上感激

2010年,就在唐骏入主新华都的第三个年头,当年仍以打假出名的方舟子微博指证唐骏获取博士文凭的“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实为卖文凭的野鸡大学,此事引起轩然大波,唐骏从神坛重重跌下。

“学历门”后,唐骏称自己改变了很多。“学历门”前的唐骏,对自己的完美形象要求苛刻,他每天会关注媒体对他的报道,一条简单的负面新闻会让他焦虑,如果媒体不报道了,他便又想是不是快把自己忘记了,为此他开始掉头发,尽力包装并维护好自己成功学导师的身份。“学历门”后,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唐骏重新选择做一个普通人。“那之前我把自己定位很高,走路都不能偏一点点,很累很累,到后来我明白我不就是一普通人嘛。”他举例说现在跟网友微访谈,给女孩子谈恋爱提建议,说大白话,以前当成功学导师时都是条条框框,讲究说话水平,现在的自己更活的轻松。

问及是否怨恨把他拉下水的方舟子,他说不恨,问及是否感激他带来的改变,他回答“当然更不”。他举例自己不会对任何人怨恨,小人害自己后自己不应去报复。但他又说自己从来没有把任何人当做小人,把自己的话打磨的没有棱角,他称自己的确是阿Q精神,却又补充道“阿Q精神成为一种习惯后是什么?那是心里强大的方式!”

“学历门”后选择沉默的唐骏,直到两年后才在公开场合道歉。当凤凰财经使用“欺骗”这个词时,唐骏平和的表情突然激动起来,他强调自己从来没有欺骗过大众,只是没有解释给大众“西大平洋大学”的野鸡身份,是属于“隐藏”,绝不能叫“欺骗”。唯一这次,唐骏试图平静阐述“学历门”的表情被打破。

  陈发树挽留我 “学历门”后仍信任

带着一份外界看来并不满意的答卷离开新华都,唐骏称自己仍受到了陈发树的挽留,“他是各种方式跟我沟通,来进行挽留,说云南白药的事情并不是我们俩可以决定的,希望还有别的合作的机会等等。”

在唐骏的微博中,他多次提到感谢陈发树,“学历门”发生在唐骏入主新华都的第三年,他个人信誉达到最低值。据唐骏回忆,在“学历门”沸沸扬扬的时候,陈发树只给唐骏打来一个电话,“他说唐骏这个事情我只想确认一点,就是你美国的学位拿到了没有?我说美国的学位我拿到了,他说那就可以了,在我这里你没有任何的问题。”对于陈发树的支持,唐骏心怀感激,他们没有再翻过学历门的事件,唐骏称之为与陈发树的“友情”。

在新华都的五年,唐骏称没有与陈发树产生过矛盾,他说自己的心得就是沟通。在唐骏的书中,他提到自己结婚20年没有与爱人吵过架,没有跟助理发过脾气,当问及有什么事可以激怒自己,唐骏说没有。“我生气的时候,愤怒的时候,不是拍桌子,扔本子,而是我自己消化一下,马上清醒了。”但是他也承认,自己人性中的弱点是“太爱面子了。”

  不要留恋神坛 陈天桥该满足

唐骏的眼睛很大,额头宽阔,很长时间他因发型像“毛主席头型”而被调侃。51岁的唐骏在微博上写下“我还年轻,还可以重新出发。”虽然饱受质疑,他仍然认为自己是个成功的人,并为此付出过超出常人的努力。

1984年,那个为出国苦苦寻找名额的青年,收到了教育部的拒绝信,“我该怎么办?从教育部骑车回住处的路上,我止不住地胡思乱想。给邓小平写信,还是去教育部静坐?”随后的4天,教育部门口,唐骏每天准时问候负责出国审批的官员。“司长,早上好!”中午吃饭的光景, “司长,您出来吃饭了?”司长吃好饭回来, “您吃好饭了?中午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下班的时候,司长出来, “您下班了?走好。”就这样,唐骏得到人生第一个机会。

多年后,走下神坛的唐骏感慨“做神”的不易,他所经历的两家民营企业目前都在走下神坛的过程,对于跌出互联网巨头三甲的盛大,唐骏认为不是三甲有没什么不好,“曾经三甲不就挺好了嘛,中国有几个人曾经三甲过,还不够精彩啊,陈天桥应该满足了。”

“千万别留恋这个神坛。”唐骏掠过一丝导师般的眼神。

唐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