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要开银行了?
王根旺 王根旺

马云要开银行了?

“2013年马云要在全国设7个金融中心,以担保为主,小贷陆续退出,在未来5年之内要申办自己的银行。”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庞华玮

小贷还是担保?在阿里巴巴的金融版图上,扩张方向走到了十字路口。

近日,有接近阿里巴巴高层的消息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透露,在马云2013年的战略里,阿里金融将转型,扩张的重点方向从一向被外界看好的阿里小贷,转向担保业。

“2013年马云要在全国设7个金融中心,以担保为主,小贷陆续退出,在未来5年之内要申办自己的银行。”上述消息人士指出,“阿里金融不一定退出小贷,但它不再扩张了,转向担保业扩展。”

 不再主攻小贷市场?

阿里小贷的“浙江+江苏+上海”模式,被广东业界视为“违规”,至少是借着“网络贷款”打了个“擦边球”。

与此消息相关,记者从广东业内人士处获息,马云2012年曾想在广州设立一家阿里小贷,注册资金3个亿,并向当地金融办要求可以全省经营。放贷对象主要是淘宝和阿里巴巴的卖家。但“目前计划并无进展,已停摆”。

回顾以往,马云的小贷金融梦持续了多年。2007年6月,阿里巴巴正式与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在中小企业融资领域展开战略合作,命名为“阿里贷款”。

2009年后,“阿里贷款”从B2B业务中拆分出来纳入阿里巴巴集团,负责集团旗下所有子公司平台的融资业务,此后更名为“阿里巴巴金融”(以下简称“阿里金融”)。

此后,马云一度加快了步伐。2010年6月,浙江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阿里小贷”)正式成立,贷款金额上限为50万元;2011年6月,继浙江之后,马云又到重庆设立了第二家阿里小贷。

事实上,在阿里小贷成立之初,业内曾怀疑过这个电商大鳄的金融能力,然而浙江和重庆的阿里小贷以16亿元的注册资金,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截至2012年6月末,阿里金融已累计为超过12.9万家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贷款总额超过260亿元。

而在2012年7月20日,阿里金融已经实现单日利息收入100万元——这意味着,如果这一势头持续一年,阿里金融的利息收入将达到惊人的3.65亿元。并且在全部都是信用贷款的情况下,阿里小贷不良率仅为0.9%。正因如此,阿里小贷被业内誉为“最赚钱的小贷公司”。

“阿里小贷年化贷款利率大致达到17%~18%,坏账率低于1%,毛利率在15%左右,扣除资金成本、人力成本,目前收益还不错。”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冯林告诉记者。

冯林指出,阿里小贷通过网上的数据规模足以形成一套针对其网上企业的“征信系统”,能把手续和审批流程压缩得非常短,非常便利地放贷。“从赚钱的角度来看,它没有必要退出小贷。”

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小贷公司的发展却一直受制于政策和法规的限制。

“小贷核心问题是很容易触红线,一条是资本金的红线,一条是跨地区监管的红线。”一位广东小贷业内人士指出。

上述广东小贷业内人士所指的问题,正是阿里小贷发展的瓶颈。以跨区经营的问题来说,以广州为例,广州最早成立的15家小贷公司,只能在所属区域内经营,如天河区的小贷公司只允许在天河区放贷;海珠区的小贷公司只允许在海珠区放贷。直到2012年年初广州金融街成立,入驻金融街的10家广州的小贷公司才获得了全市放贷的默许。然而,至今广州所有的小贷公司都未能升级至“全省经营”。

对小贷经营地域限制问题,据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介绍,不能跨省经营主要是因为小贷公司的审批和监管都是当地金融办,无法跨省监督,而各省内是否能跨省经营则由当地的政策决定。

但马云的浙江阿里小贷获得了政策的突破,它可在全省,甚至于到江苏、上海放贷。因而去年底马云到广州试图再次突破政策壁垒,阿里小贷要求“在广东全省经营”,当时曾震动了广东业界。

事实上,阿里小贷的“浙江+江苏+上海”模式,被广东业界视为“违规”,至少是借着“网络贷款”打了个“擦边球”。如果阿里小贷突破获得广东全省经营,将直接冲击当地金融办现有经营地域限制的条规,以及目前当地小贷业和担保业的公平竞争环境。广州目前已运营的小贷公司有20多家,各家背景实力都很雄厚:越秀集团、广州建筑集团、美的集团、立白集团……但要在广州从众多实力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当地小贷政策唯一的突破者,谈何容易。

“扩张阿里小贷,马云需要到每个地方要政策,他要得很辛苦。”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此外,小贷公司的资金杠杆率很低,只有1∶0.5。按照规定,小贷公司只能用自有的注册资本金,以及从金融机构获得最高不超过注册资本金50%的资金放贷。比如,一家小贷公司注册资金为2亿元,它只能从银行获得1亿元融资,所以它只能拿3亿元放贷。“3亿元资金,两个月就放完了,剩下的时间,大家就只能在办公室里喝茶聊天。”某小贷公司的总经理不无戏谑地说。同样的,资金红线也让阿里小贷的发展规模受限。

“在种种政策壁垒下,马云不想再主攻小贷。”前述消息人士指出。

撬动杠杆转攻担保

融资性担保公司的资金杠杆率可以扩大到10倍。例如,1亿元的注册资本金,可以最高从银行获得最高10亿元的放贷。一般融资性担保公司的保费为2%~3%,资金杠杆放大10倍后,收益率可达到20%~30%。无疑利润率很高。

与阿里小贷相比,成立融资性担保公司,就避开了这些问题。

首先,担保公司没有地域性的政策限制,在广州落地,可以在广东全省经营。它可以进行担保集团授信,全省放贷。

此外,融资性担保公司的资金杠杆率可以扩大到10倍。例如,1亿元的注册资本金,可以从银行获得最高10亿元的放贷。冯林指出,一般融资性担保公司的保费为2%~3%,资金杠杆放大10倍后,收益率可达到20%~30%。无疑利润点很高。

而消息人士指出,马云的网商获得了杭州多家银行共300亿元的综合授信。阿里担保若参与其中,收益无疑相当可观。

而冯林认为,电商做担保业务,是希望进行一个突破,从原有的“会费+广告”的模式上做创新。事实上,电商都希望从信息服务向交易服务过渡,“但做交易服务,如果没有融资服务做扶持,你的交易服务就没有吸引力。”因此,冯林认为,对阿里巴巴或其他电商来说,担保业务的吸引力,赢利只是其中一点,它们更多的是希望能打开线上交易和线上支付的模式,通过这种模式在未来才可能延伸出更多的利润点,所以现阶段电商需要银行来配套做融资服务,而银行为了规避贷款风险,肯定会要求电商做融资担保,所以电商要发展担保业务。

对于阿里进军担保行业的意图,马云曾说过一句话让业界印象深刻,“中国有4200万家中小企业,其中92.08%企业需要贷款,也就是说,中国有超过3800万家企业需要贷款。这当中,又有69.73%的企业因为不能提供抵押物而从来没有机会获贷。”

记者注意到,马云向担保业扩张的第一个样本在重庆。

2012年年底,经重庆市外经委确认的消息指出,马云旗下的3家公司——阿里巴巴、淘宝、浙江融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三方联合,在重庆市合资设立一家名为“商诚”的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坊间传言,“商诚”担保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其中,阿里巴巴公司出资2.1亿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70%;淘宝公司以现金出资6000万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20%;融信公司以现金出资3000万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10%。

这是阿里巴巴首次成立担保公司,至今“商诚”担保公司尚未正式露面,尚无从了解其运营模式。

而2012年马云有意在广州设立阿里小贷的同时,也同时向广州金融办提出设立一家融资性担保公司,广东业内套用“阿里小贷”的称呼,称这家尚在意向中的担保公司为“阿里担保”。“在广州设阿里担保的事已提到议事日程。”近日上述广东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据坊间传言,阿里担保计划在广州落地,注册资金3个亿,与阿里小贷相同,要求“全省经营”,并享受15%优惠税率(一般企业所得税为25%)。此外,要求广州市政府支持,让广州商业银行、广州农商行等市属金融机构给阿里担保的项目授信。

如果阿里担保公司计划在广州落地,业务主要是网上担保,如给阿里巴巴的进出口贸易商做贷款担保。

“阿里担保计划注册地在广州,控制中心在杭州。他们不派人过来,广州公司就是没人的。”广东业内人士说,这是让广州金融办最难接受的,“连个办公室接电话的人都没有。”

不过,当记者向阿里金融求证马云是否已在重庆设立“商诚”担保公司一事时,其官方回应“不清楚”。而对马云欲在广州成立小贷公司和担保公司一事,官方表示不予回应,对阿里金融是否会退出小贷,转攻担保,回应称“没听说过”。

而对于阿里金融的发展,冯林认为,阿里小贷与阿里担保不同,阿里小贷主要是针对淘宝的店主,以及天猫上的一部分小店主的融资服务,一般低于30万元,甚至是几万元的单笔贷款额度,如果坏账率不高,这块小贷业务还应该会持续下去。而阿里担保,更多的是针对一些在天猫或阿里巴巴上交易的会员客户,他们需要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贷款,不是阿里小贷能够满足的,所以需要借助银行的力量。冯林认为两个业务并不矛盾。

【相关阅读】马云:如果银行不改变 我们就改变银行

来源:新浪财经

2008年12月6日-7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08第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年会的主题是“开启新的三十年”。新浪财经独家全程直播此次大会。以下为本次年会7日马云先生演讲的文字实录。

在刚刚结束的APEC会议上,马云刚刚当选APEC理事会主席和APEC行动小组主席。参加过去年领袖年会的时候,大家一定记得只有马云一个人在台上提醒大家冬天要来了,没有想到这一语成谶,那么在这样的冬天里,马云又想跟大家分享什么呢?

马云演讲实录——

介绍我的时候感觉我像个政府官员,其实我还是一个创业者。其实去年这个时候还有周其仁教授,很多的学者、专家、教授已经感觉到,只不过是我胆子比较大,把话说出来,而且说得难听一点。

我走了一大圈,分析一下我自己对于目前经济形势的看法,也许我自己的思考未必对,但我也不需要得到大家的认同,只是希望大家回去思考一些想法。我最近在全世界各地听了太多的灾难要来了,每个人都很沮丧和失望。我觉得在7、8月份可以称为是灾难和危机,今天已经是发生了质的变化,今天不能称为灾难,如果今天称为灾难那是灾难控制,你没有办法。而今天应该是重建体系,所以性质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第二,如果你以前没有担心过,今天开始担心,我已经觉得太晚了。你已经担心了2、3个月,你就别担心了。我觉得今天应该是采取行动,思考我们该做些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思考,这个灾难2年以后会过去还是3年以后会回来。今天中午我在外面吃饭,餐厅的老板问我,你估计明年会回来吗?我说明年下半年就可以,他说明年下半年就可以?我说明年下半年你适应了。优秀的企业家必须学会比别人提前适应这个环境,这个灾难一定在2、3年打击每一个人,谁先适应谁就有机会。做企业至少是5年和10年的考虑,2、3年的灾难不算什么灾难,假如你没有思考过5年和10年,我觉得2、3年内的打击,那是没什么意义的。

另外一个,假如说我认为再有灾难的话,即将到来的灾难,是信心危机、信任危机。在旧的商业体系破坏,而新的商业体系没有建成之间的空隙之中,我相信很多的问题会爆发出来。在救难的过程中、救危机的过程中,所有的人会团结在一起,在明年、后年的发展过程中,各个政府和企业家会想各种的办法,但是矛盾又来了,问题又来了,所以做企业永远不要失去信心。

所有的人都说危机,但是我觉得是机会,危机危机是危险中的机会。我的感受从香港日本跑下来以后,我觉得第一,这次所谓的危机是人类社会进入商业社会全球化的阵痛,人类社会要进入商业社会走全球化,你必须面临这样的挑战。以前的全球化我认为是美国化,美国把自己的价值观、金融观,把自己的一切通过所有的手段传给了全世界,而由于信息时代,互联网让人们理解到,这样的价值观、这样的机制、这样的体系已经不能存在。

美国的经济学家说,美国的文化是不太好,我们太会消费,你们中国也要承担很大的责任,你们不会消费。我说你们太胡说八道,比如说世界生产了10瓶酒,你们喝掉了8瓶,你自己喝醉了,把别人的也喝掉了,你会说是因为别人不会喝酒所以你醉了。或者说因为你会喝酒,所以你醉了。如果说这个用钱来解决,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办法,这是全球化的阵痛,而且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阵痛。

第三个,我认为这是原来劳动密集型向知识经济过渡的机会。假如没有这样的向知识经济转型,就没有我马云站在这里。我相信未来,由于知识经济过渡的机会,会有更多的企业家站在这里跟大家沟通。

还有,人类的商业文明不会停止,10年以后会有更多的富翁和更多的成功企业,还会站在这里跟大家沟通。

昨天的已经过去,我们今天很多在悲哀的人,事实上我觉得悲哀的都是既得利益者,假如没有这场变革,怎么会有中小企业,假如没有变革,我们这些所有垄断的企业,怎么有利益在?所以说不破不立。

我听过很多的银行讲,我们给中小型企业贷款,我听了5年了,但是有多少的银行真正脚踏实地的在做呢?很少。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改变银行,我坚信一点,3年以后今天的谈论中小企业的贷款银行,像马行长讲的,3年以后,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将会有更加完善的贷款体系给中小企业。以前只能听“今后可能会变成现实”,我相信这个建设的机制会更加好。

 假如你认为这是一个灾难,灾难已经来临,假如你认为是一个机遇,那么机遇即将成型。去年我跟大家讲,灾难可能会来,现在我告诉大家,机会的形成已经开始,大家开始进行准备吧,我们让经济学家去分析,为什么、还有多久,我们毕竟不是预测家。因为我坚信,在顺境的时代会诞生伟大的企业,但是顺境的时代也有垃圾企业。在逆势的时代也有伟大的企业,而且像日本的索尼公司就是在非常低迷的时期诞生了伟大的企业,所以对于企业家来讲,我们今天在这里呼吁的是企业家的精神。这个世界缺失的不是钱,商业社会缺失的是企业家的精神、企业家的梦想、企业家的价值观,是价值观的缺失,是梦想的缺失。为什么我们去年判断,我并不是从经济数据上判断经济出问题,我前几年听到最多在台上讲的人都是银行家,都是讲PE、IPO,都是讲市盈率多少倍,所有人不讲为客户创造价值,为社会创造价值,很少人讲理想、梦想、关心自己的员工,这个灾难一定到来。

所以,今天我们不能等待政府,不能等待政治家。今天在呼唤政治家的时候,我希望我们能呼唤企业家的梦想、理想、价值观。呼唤起企业家的精神,共同参与应对人类最大的灾难。

我自己的,假如2002年我没有和阿里巴巴公司一起度过那次的互联网泡沫的危机,那次我的口号是“成为最后一个倒下的人”。即使跪着,我也得最后倒下。而且,我那时候坚信一点,我困难有人比我更困难,我难过对手比我更难过,谁能熬得住谁就赢。放弃是最大的失败,假如你关掉你的工厂,关掉你的企业,你永远没有再回来的机会。

我觉得该做什么,该保留现金的保留现金,该关掉一些部门的关掉一些部门,该合并的合并,该做的做,但是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信心,永远不要放弃当第一的梦想,这是我自己的想法。我看到去年最大的灾难开始的时候,我们大部分的企业家的朋友,他们都说我去年挣了多少钱,但是告诉我挣来的钱都是股市上挣来的钱的时候,我觉得灾难也会来,今天不来明天也来。2002年我有机会接受这样的挑战。过了2002年,我跟自己讲,我的一辈子的商业生活中,将经历这样无数的灾难,我想看的是,我一辈子可以经历多少的灾难。这是人类100年才一遇的这样的一次金融风暴,如果这样的金融风暴你度过了,你年老离开的时候,你可以告诉别人,我当年经历过这样的灾难,我爷爷没有经历过,我爸也没有这个资格,我有了。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感到荣幸、骄傲,因为我们还年轻。我跟我的同事讲,我今年40多岁,他们20多岁,在他们20多岁的时候我们经历了这次灾难,而这次灾难给了我们无数的机会。我相信优秀的企业在顺境中可以发展,但是在逆境中还可以照样发展是最好的。

所以,我坚信一点,10年以后社会将进入新的时代,商业社会将进入新的商业文明的阶段,我们将更加统一、更加和谐、更加开明、更加开放,市场将会更加繁荣。所有人做10年以后的梦想,做3年以后的规划。所以,我自己在公司里面已经做了规划。

人类步入了21世纪,21世纪的第一步的阵痛告诉我们,只有更加开放、具有眼光,才能走得久。所有的企业只要你想活,你一定能活下去,连“朱坚强”都能活,你为什么不可以?谢谢大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