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e叶仁浩:拒绝做富二代
王根旺 王根旺

Menue叶仁浩:拒绝做富二代

他顶着富二代的光环却从艰苦的环境中出脱颖而出;放弃学业毅然走上自己的创业道路。在百家争鸣的互联网的时代,“网络刺猬”叶仁浩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眼光,从他的发迹和发展过程一起走进他的创业人生。

$Y(LEG(SFA9[8]~1~3}CKT5

来源:i黑马网

口述/叶仁浩?整理/创业家记者 和阳

i黑马导读】他顶着富二代的光环却从艰苦的环境中出脱颖而出;放弃学业毅然走上自己的创业道路。在百家争鸣的互联网的时代,“网络刺猬”叶仁浩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眼光,从他的发迹和发展过程一起走进他的创业人生。

初次创业

16岁时,我在Tulane大学校园外的一间咖啡馆里,从《今日美国》上看到网景(Netscape,全球第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上市的新闻。我意识到互联网是真实存在的,尽管那时没人知道互联网到底是什么。我变得很狂热,打算退学(参与其中)。

父亲说:你疯了吗,你有病吗?他一直希望我做个律师、医生,或者银行职员。他总劝我回到学校,甚至(哄骗我)说,你想建立一个新公司?可以,先回到学校再说。

我说,不。我10、11岁的时候,父亲就介绍我认识他的朋友。他的朋友中有好多是富二代。富二代家里的决策者总是年长的那个,即便二代已经30、40、50岁,他们都只能听爸爸或者爷爷的。我不想这样决定我的人生,我有自己的想法,想靠自己变得有钱。

于是,我在网上招募同伴,最后只招到一个程序员。他非常聪明,自己学的编程。他很奇特,一个纽约州的人却从没去过纽约市。那年他14岁,我16岁,大家说一起创业吧,然后就在一起了。我们打算开发一款电脑游戏,希望它能走红,但没有钱。我父亲来看我,他说你们的电脑速度也太慢了……他给了我3000美元。我用这笔钱买了个笔记本。

那时微软很强势地进入了游戏业,它到处寻找有潜质的程序员,给的酬劳非常高。而且微软对于极客而言意味着更多机会。我的程序员就这样被找走了。

我没觉得特别挫败,因为我们的确做了一些事,还曾跟别人谈判、打交道。对我而言,创业这件事成为了现实。此前,我对于创业什么都不知道,很多事情都只是在脑子里想象。碰到微软,这很公平。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历。

还在做电脑游戏时,我就回到香港在中华网全职工作(当时我的同伴在美国,我们通过网络交流)。我在BD部门,要写报告,做PPT,更像个研究员或者分析师,一个月薪水7000港币。我的工作内容是向老板解释美国的某某公司是做什么的,如果我们与它合作,会是什么形式。他们(上司)真的不理解什么叫商业模式,连Double click(双击)是什么都不知道。

1997年、1998年,恰逢香港回归,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明天会发生哪些变化。我在中华网的两年,感触是任何事情都瞬息万变,我的老板(直属上司)大概换了六七个。Always boss is changing。

中华网是我的大学。我在那里花费很多心血研究商业模式,知道为什么亚马逊这样的B2C公司在互联网早期就能够运营。这样的经验算是一笔不小的资本。

大部分时间我都待在香港,但很少与父亲沟通。我做得对或者不对,他只偶尔跟我说一点儿。直到2001年我卖掉了多来米网站之前,他更多还是劝我回学校念书。

Myrice与手机漫画

到了1999年,我想体验自己的事业,就离开了中华网。父亲没有给我任何投资,我跟合作伙伴找到了投资人。

我们做门户网站,想超过新浪网。我们想,既然互联网将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网站叫做Mynuddle.com呢?有人说,在中国大米比面条更普及,于是我们改名为Myrice.com。中文名则叫多来米。

我们在网易上看到了个人网站的排名,当时觉得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一些大玩家联手整合,这样才能迅速扩展规模。那时搜狐和网易的规模也不小,但他们不是第一,所以收入比新浪要少得多。互联网行业很有趣的,只有大玩家才有赢利的可能。而我们才刚成立,要想成为第一,谈何容易。若磨炼看家本领,一两年的时间都不够。可是时不我待,哪家网站有足够的投入坚持到那一天呢?

我们找到黄金书屋(以网络文学著称)。这是一家个人网站,创始人都在家办公,有人负责一页页地扫描书,有人负责写图书摘要。因为缺少程序员,他们自己做所有的事,但效果并不好,所以每个个人网站都很相像。

他们看上去非常疲倦,有人甚至希望离开这个行业,当然也有人在寻求技术、资金的支持希望做得更好。价格很好谈,黄金书屋只花了1200美元就买下来了。我们买了16个网站,总共只花了400万人民币。我父亲当时正忙于中华网上市,也没太关注我。

后来,我们把Myrice卖给了来科斯(LYCOS),挣了笔钱。我休息了快两年,不工作,每天就是跳舞、旅游、玩。当时我21岁,父亲已经不怎么管我,只是觉得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2003年左右,我偶然知道漫画业在日本地位非常高,甚至超过了电影。尽管我不看漫画,但意识到把漫画搬到网络上会是个巨大的阅读市场。我想试试。

2004年Menue(当时叫做波波魔火)成立,我找了个合伙人负责融资,我亲自到日本去说服漫画家把漫画授权给我们放到网上,供人付费下载阅读。Menue类似于出版商,生产部门位于南京和台湾地区,有几百个人把纸质漫画制作成可以在手机上阅读的形式。日本的80多位员工主要负责与漫画家喝酒、沟通感情。

由于版权环境的限制,我们在中国内地没有业务。但日本的漫画家和集英社这样的出版机构都很封闭,他们不太能接受网络阅读这种东西,甚至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就拒绝你。等我们慢慢获得信任后,又发现与日本20多家手机漫画供应公司竞争热门产品的成本太高。他们更容易获得信任,也更有钱授权。

日本漫画作品总量很少。我们打算以量取胜,找那些不算特别流行的作品,再找一些热门作品。最后,我们拿到授权的漫画数量跟对手大约是100:1这么悬殊的比例。你想要的漫画,我们都有。

这样下来的版权费用也非常高。现在我们有大约24000部作品,一半比较流行,一半比较冷门。一个月的版权费用保持在1400万人民币左右。

2006年之前,我们得依靠开发java游戏卖给日本人才能生存。不过到2008年时,Menue的营业额达到了6000万美元。2011年,我们的营业额大概是1亿美元,市场份额做到了第一名。

但这终归不是个好生意,它很成熟,竞争者也太多。

 转战安卓

2010年Android用户数爆发时,我意识到Android正在提供前所未有的巨大机会。谷歌将会掌控主要的移动操作系统,Google Play将会拥有全球85%-90%的Android用户,所以我们一直以海外市场为主,未来也是。

我先从App入手,在Menue设置了一个业务部门叫TACOTY,是一个20多人的团队。一般开发者只开发一个产品,而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我们花了大约1000万人民币开发了400多个App,其中三四十款效果不错。这个团队在中国,工具、社交、游戏全都做。我们不做推广,当一款App达到每天几百次下载后,靠它推广、展示公司的其他App。这些APP的下载量超过7000万次,我们自己有广告平台,在Google Play的广告展示量已经达到了10亿次。

这个数字很小,但这是一个试验。我不知道中国本土团队能不能做出被全球市场认可的App,现在我觉得可以。我们没有针对中国市场投放App,目前85%的用户来自海外,集中在日本、韩国、美国、俄罗斯等。我们在海外市场试水各国的用户喜好,这些就是我们的积累。这很有意思。

2013年Android系统的激活量将成倍增长,所以我想在2013年抢占市场。目前我们没有明星产品,我希望在全球市场做出明星级产品。

我们需要更好的人才。美国的人才不是去了谷歌就是去创业了,俄罗斯的人才都跑到了美国。印度也是个选项,但他们从事外包行业太久,创造力不够,不能完成较为复杂的系统设计。我不够了解中国内地,但我们之前的开发模式很好,所以我把中国开发团队扩充到了100多人,在北京也设立了分公司。

我的年龄是个缺点。一个45岁的产品经理能设计出20多岁的用户喜欢的App么?他不会成功的。我现在30多岁,结婚了,不可能像内地的创业者那样在工作场所睡觉,而且下了班妻子在等我,我也愿意花时间陪小孩。

5年前我放弃美国国籍,把事业重心放到亚洲。我住在中国香港,现在每周都要去日本。我回到中国发展,或许与我父亲也有关系。以前创业时,我不懂得要考虑家人的想法,觉得我和父亲都是独立的个体,我就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做些事情。现在我知道,没人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独立生存。

我曾经觉得,中华网有近千万美元,用20年才花光,这才是生存的关键,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有多么好。现在我明白,我和父亲有不同的技能和团队,他成功过,也经历了很多困难。

父亲老对我说,要注意中国市场,要去内地。他不太能理解App这些东西,他现在退休了在做投资,业余时间就是喜欢养马。

(实习生王琳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少量内容摘选自叶仁浩受访资料)

叶仁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