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多VCD创始人涉嫌骗贷 建行内鬼可能合谋
王根旺 王根旺

爱多VCD创始人涉嫌骗贷 建行内鬼可能合谋

总资产仅为55万的企业,如何从银行获得0.4亿的贷款?千禧年前,曾叱咤一时的爱多VCD的创始人之一,陈天南做到了, 通过虚构采购合同、销售合同、招标文件,伪造财务报表,骗取第三方担保,陈天南在这起“骗贷”事件中,似乎在展示自己在“爱多时期”,被另一位创始人胡志标压制着的“商业才能”。

来源:理财周报

总资产仅为55万的企业,如何从银行获得0.4亿的贷款?

千禧年前,曾叱咤一时的爱多VCD的创始人之一,陈天南做到了。

这位经常出现在MBA失败商业案例分析课上的悲情角色,绝不会想到,自己在公众前的再次“复出”,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通过虚构采购合同、销售合同、招标文件,伪造财务报表,骗取第三方担保,陈天南在这起“骗贷”事件中,似乎在展示自己在“爱多时期”,被另一位创始人胡志标压制着的“商业才能”。

建行广东省分行方面表示,“中山市洺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陈天南为法人代表,下称“洺天电子”)的贷款已经形成不良,正在处置被查封的第三方担保资产。”

据悉,陈天南除了涉嫌向建行骗贷外,还通过民间集资、出售在美上市公司股权等方式“卷款”1.2亿。目前,陈天南已被当地公安刑事拘留,但由于疾病,取保在监外就医。

真、假财务报表

20世纪90年代后期,“爱多VCD”红遍大江南北,一度是中国家电行业最成功的品牌之一。陈天南,以及当时爱多企业集团的董事长胡志标正是爱多VCD的两位创始人。

然而,这家叱咤一时的家电企业,由诞生走向破灭仅用了四年时间。之后,胡志标因挪用资金罪、虚假注册资本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陈天南则仍活跃于商界。

一种说法是,是陈天南当时在羊城晚报上一纸《股东授权声明》把爱多引向了灭亡,也把胡志标送进了铁牢。

十多年后的今天,陈天南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伪造财务报表向建行骗贷等行为,可能落得和胡志标相同的下场。

洺天电子正是陈天南手中腾挪、攫取的“利器”。

工商资料显示,洺天电子成立时间为2009年3月12日,注册资金100万,经营范围是研发、生产、销售计算机、电子电器、通信产品、教学设备等,法定代表人陈天南。

2010年10月,陈天南向建设银行中山分行申请授信。当时提交给建行的洺天电子财务报表显示,截至2010年二季度,公司的总资产为0.82亿、主营业务收入1.15亿、净利润为0.19亿。建设银行在审核后,向洺天电子贷款0.4亿。

谁知,洺天电子在获得贷款后数月,便停止向银行付息。建行之后把陈天南、洺天电子以及担保方一干人等告上了法庭。记者从广东省高院了解到,“(2011)中中法民二初字第7号”的民事判决文本描述的正是上述案件。

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告甚至还将洺天电子向建行“骗贷”的行径给抖落了出来。

洺天电子的财务总监王燕(化名)在一份与贷款担保方的电话录音中坦言:“交上去的财务报表实际有很大水分在里面”,“洺天的经营都是股东说出来的,但实际经营的公司是新学友。”

此外,记者获得的另一份同样日期、同样加盖着洺天电子公章的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显示,洺天电子的总资产为55万,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均为0。

银行内鬼涉嫌合谋?

上述王燕口中的“新学友”指的是中山市新学友教学用品有限公司,其同时也是0.4亿贷款的担保方。另一位担保人是刘蓓(化名),她以自有物业(幼儿园)作为贷款的抵押物。

据当地公务员马伟透露,“陈天南伪造财务报表方法包括虚构采购合同、销售合同、招标文件等。”

虚构的合同中包括一份与中山市宏栩贸易有限公司的合同,金额0.25亿,一份与深圳市赛维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赛维德”),金额0.23亿。“很多洺天电子的合同都是阴阳合同。对内的合同往往会有诸多‘补充协议’,诸如于甲方不必履行付款责任、乙方不必履行供货责任等”,马伟向记者表示,“对内的合同才表示洺天电子真实的意图,可以说这些合同基本是无效的。”

据悉,陈天南在0.4亿贷款到账后,就马上以往来款名义分别转给广东利达、深圳山水创想、深圳赛维德等公司,共计0.35亿。“这几家公司实际都是陈天南用来走账的公司,幕后的老板都是陈天南,几家公司的公章都在陈天南那里”,马伟说道。

记者致电上述几家公司均没有取得联系,只有一位新学友的离职姓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新学友的总经理是陈若飞,陈天南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一般而言,中小企业贷款是由信贷员拉来客户、再实地调查,由风管部审批后方能放款,洺天电子又是如何逃过审核的?

“很多东西都是他们发过来的,什么指标啊,全是弄出来的”,“他们要看的是抵押物”,“我们都认识同一个领导,这要看这领导帮不帮我们,不帮的话400万也不会给”,王燕的录音中透露了建行内部可能有与洺天电子合谋骗贷的“内鬼”存在这一讯息。

但建行方面否认了上述说法:“我分行未因该贷款项目开除任何员工,所有经办人员目前仍在正常履行职务。同时,经公安机关侦查,我分行经办该笔贷款的相关人员无任何违法犯罪行为。”

抵押物处理纠纷

“其实连刘蓓都是受害者,而且是最大的受害者”,马伟称,“由于陈天南和陈若飞名下的资产已通过离婚、更换法人代表等方式转移一空,最后这个第三方担保人只能被迫帮陈天南擦屁股。”

刘蓓所拥有物业的一位员工告诉记者:“法院应银行要求8月底对物业进行了查封。”记者从法院方面了解到,刘蓓已对包括陈若飞、建行中山分行等人提起诉讼,案号为“(2013)粤高法民一申字第9号”。

至于诉讼的理由,该员工表示,可能是刘蓓认为建行方面未尽到审核贷款的义务,并且内部有和陈天南串通之嫌,所以建行并不是法律上所谓的“善意第三人”,对担保物没有处置的权利。

但建行方面认为,“刘蓓自愿提供房地产抵押担保。因该公司违约,我分行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借款合同、抵押合同合法有效。目前法院已对房地产进行了评估,准备进入拍卖程序。”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陈天南除了涉嫌向建行骗贷外,还通过民间集资、出售在美上市公司股权(中国协同教学集团有限公司,新学友母公司,美国OCTBB创业板挂牌)等方式“卷款”共计1.2亿。

爱多VCD创始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