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谋变与李彦宏的战争
商业人物 商业人物

百度谋变与李彦宏的战争

对于熬过本命年的李彦宏和17岁的百度,我们终于在2017年看到了新的变化。

本文系商业人物(微信 ID:biz-leaders)授权i黑马发布,作者何思妤。

导语:“恐龙脚上踩一个刺,几个小时以后它的脑子才能反应出来,这样不管你长到多大,都会灭绝。”而目前的百度正处于一个艰难的转折点上,“迎接新时代”将是一场苦战,百度正在经历一场从内到外、自上而下的变革。此时还不到退休养花的时候,他是百度的创始人也是精神领袖,他必须带领百度走出泥淖。

“迎接新时代——我们要做好准备,打好每一场战争、战役和战斗。”

对于熬过本命年的李彦宏和17岁的百度,我们终于在新的一年看到了新的变化。或许与此有关,百度在2017年初完成了其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

1月17日,先是微软华人第一高管陆奇加盟百度任总裁,全面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统管所有业务。几天后传出,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带着“危机感”和“使命感”回归百度,担任董事长助理,负责投资、人力、财务。春节一开工,百度又挖来了前联想之星合伙人刘维出任百度风投CEO;而此前,原小米CFO张晓玲加盟百度投资,25岁的内容创业者李靖出任百度搜索公司副总裁也引发了大众热议。

与此同时,过去的一年,百度包括李彦宏本人也意识到需要极力扭转形象。百度公关一改以往强硬作风,开设“这届百度公关”公号,弯腰卖萌、自黑自批;李彦宏接受生存专家贝尔邀请,光着膀子爬泥地、还晒出吃虫子的照片;1月18日,作为贝尔《越野千里》冒险成员之一,还“委派”女儿代表自己出席节目发布会......

0cd2400472c8d055ac4b2af0c511ea4a

百度近年来在BAT中日渐边缘化的处境以及去年遭遇的重重劫数,尤其是因魏则西事件受到史无前例的舆论声讨,都开始迫使李彦宏反思百度的管理文化和战略路径。

从去年至今的一系列调整也反映出百度求变的迫切心态。

新陈代谢

随着一系列人事任命的公布,李彦宏能否彻底放权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和陆奇一样来自微软的张亚勤,加入百度近三年,却并未获得预期的重用。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位技术大拿还曾一度负责百度大市场、公关及政府关系团队。

有媒体人士分析,百度高层的政治斗争长期以来备受诟病,陆奇可能遭遇的最大挑战,将来自百度的企业文化。

2bd6b1766231e1c671c69f19636a6679

但陆奇绝不是个普通的职业经理人。采访过陆奇的媒体人称,“别看陆奇身材瘦小,待人谦和但工作风格彪悍,跟他聊天时都能感受到他性格里有股狠劲儿。”

百度副总裁曾良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据他评价,与其说陆奇是AI科学家,不如说他是科学管理人才。微软内部对陆奇评价很高,他甚至曾被视为微软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的接班人之一。

当然,至于陆奇这个外来的和尚,能否在复杂的百度庙宇中念好经,这还得且走且看。

值得注意的是,春节长假刚刚结束,2月6日,李彦宏在内部发布了一封题为《迎接新时代》的内部信,指出了百度面临的一些具体问题,包括对产品服务、反腐、组织人事、文化、风气等进行了反思。

在内部讲话中,李彦宏再次表明了对于公司管理的态度:“迎接新时代,也要打扫门庭,管理层要有新陈代谢。能的人上,不能的人要下。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做的好的要奖,做的不好的,也要采取措施。......要大胆启用新人,不能论资排辈。”

对于“不善表达”的李彦宏来说,管理一直是个头疼的难题。

在2008年的百度员工大会上,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公司好像有点不像我创办的公司了,最后我感觉大家做出来的东西、说出来的话、问出来的问题,让我感觉陌生了,很多我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大家不明白,很多我觉得是这样的大家以为是那样的。”

那时的百度员工数约为7000人,而此时的百度已是员工超过40000人的庞然大物。

“简单,可依赖”是李彦宏驱动百度帝国的关键力量,李彦宏曾经讲过一句话,这个企业不管做多大,一定不要搞政治,他当时的原话就是“谁搞政治谁走人!”

在2017年内部演讲中,李彦宏两次提到“公司风气要好”。他表示去年百度内部反腐力度比较大,这是同公司的理念相吻合的。同时他说公司内部要整顿风气,在反腐的战场上要常抓不懈,打击钻制度空子的人。

去年百度曾在反腐中屡出重手,4月副总裁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损害公司利益被开除处理,11月副总裁李明远因在参与某收购中获取巨额经济利益,情节非常严重而引咎辞职。此外,更有多名中低层员工的违法违纪行为遭到了“严打”。百度公司职业道德委员会也表示,根据公司管理层的要求,继续加大对反腐行为的查处力度,处理和曝光贪腐案件,凡触发国家法律的,坚决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百度的员工曾这样说:“李对人充分相信,但企业大了,环境在变,人也在变,他虽然充分相信人,也会产生一些管理上的缝隙。面对激烈的竞争,老业务要维持发展,一大堆新兴业务又处于死缠烂打的状态,这种疏漏就开始暴露了。”

谈到企业文化,李彦宏表示:“我们也要鼓励开放沟通。容忍这些张扬的个性,百度文化包括我在内,更多的是做事相对比较温和的。但是实际上那些有棱有角的人,那些说话更冲的人,那些有些个“臭毛病”的人,我们要让他们在大的平台上有发挥的机会。”

“我们要鼓励推动变革的人。我们做了十几年,很多事情已经有惯性了,不太去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这个团队里头,你旁边的人你觉得他很差,你羞于与他为伍,这个团队它怎么能够有战斗力呢?所以降低要求就像木桶最短的板一样,水就从那儿流走。”

KPI对阵用户价值

2月8日晚间,一则关于“百度内部整体裁撤医疗事业部”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

在当天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李彦宏并未对“裁撤”一事进行正面回应,只称O2O挂号技术含量并不高,医疗市场是个非常有潜力的市场,能够改变医疗市场最重要的力量是人工智能。

次日,百度宣布对医疗业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和优化:百度医疗事业部智能小e团队和拇指医生团队,转入AI体系;医疗事业部内容建设团队,转入搜索公司。医疗事业部其他业务将予以关停,相关人员将结合公司发展需要在内部提供转岗机会。

961aa915be6f6d2d5d94d65424fa7f33

“加班熬夜从不叫苦,如果按照公司的“狼性标准”,医疗事业部的同学们应该能排到百度各部门前几位,”然而,百度医疗事业部连续两年业绩最差。

究其原因,此前担任百度医疗事业部资深产品经理的李俊明撰文称,互联网讲求的是“快”,但医疗又偏偏是个“慢活”。百度的核心能力是流量,知道用户的需求,但百度医疗事业部并不是基于此来设计产品,更不是基于此完成KPI,而是买量、换量、甚至直接接入第三方流量来“达成KPI”。

据李俊明透露,为了买一个挂号订单,甚至付出过高达1800元的成本。

“迎接新时代,也要打扫门庭。打击虚假信息和过度广告,这是目前伤害我们体验最重要的因素。”

去年先后发生的“百度贴吧”事件和“魏则西”事件是百度受到舆论讨伐最大的两个风暴点。究其原因,搜索中展示的医疗广告难辞其咎。

百度以KPI为导向的公司文化受到了一致诟病,这也被认为是百度屡次犯错的重要原因。在李彦宏的演讲中,他这么解释道:“当我们往下去拆解任务的过程当中,容易变成一些用户体验不好的体验。这样的情况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李彦宏觉得,把一个任务变成一个简单的机械的KPI往下分解和传递,那么很可能到基层到一线员工的时候,他完全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干这个事儿。这个时候如果他心目当中想的不是用户体验,而是怎么完成KPI,那时间一长公司就完蛋了。

因此他总结道,一定要更多去思考市场的需求,更多的去思考产品对用户的价值。2006年,李彦宏也曾写下《百度永远离破产不到30天》一文警醒员工,若失去用户支持,百度离破产只有30天。

以往李彦宏总是给人温和的印象,而从近日颇为严厉的表态来看,百度变革决心不小。

此次讲话中,李彦宏再次强调“要淘汰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如果做不出来,就别在那儿混了,别在那儿撑着了。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该并就并。资源向我们有优势、战略上重要的项目去聚焦。产品没有市场竞争力就撤掉,别再混着撑着。”

对于拥有数万名员工、被质疑尾大不掉的百度而言,如此发狠,收效如何?尚需观望。

创新的焦虑

百度无疑是PC时代中国互联网行业中最大的赢家,凭借搜索、贴吧、知道、百科等一系列产品,百度迅速成为了PC时代的巨无霸,并随之建立起来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商业逻辑。

然而,自2010年开始,百度的“竞价排名”广告模式就始终饱受诟病,这背后,广为争议的“百度价值观”问题,也一再被提起。百度,也渐渐在人们眼中成为了“最不具有产品创新基因”的公司——毕竟,百度确实至少已经有5-6年没有诞生过一款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新型产品了。

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冲击也让百度焦虑不已,于是,百度开启了一系列转型尝试,如百度外卖、电影、糯米、OTA、无人车等。然而,从O2O到“移动入口”再到“金融”,百度始终处在一种“慢半拍”的节奏中,并未能获得预料之中的成功。在此背景下,百度开始押宝AI。

李彦宏在第十三届亚布力夏季高峰会开幕式上表示,互联网的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他把人工智能称之为百度大脑,这个大脑拥有四大突出功能、语音、图像、自然语言理解、用户画像。

fb2595919a6f3e70304b8e561b36367f

有人统计,在过去一年,李彦宏共19次出现在公开的演讲场合,“人工智能”这个词一共出现了513次,正如他在2016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所说:人工智能对于百度来说是核心当中的核心。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也表示,AI 是百度的DNA。

2016年4月13日,百度成立了“百度搜索公司”,李彦宏在内部邮件中写到,自己会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互联网金融、无人车、人工智能等创新业务上,同时从战略层面关注内容生态、服务生态、金融生态的布局和建设。

理论上讲,如果中国要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在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百度的确应该是最可能的对象——毕竟无论是技术还是数据方面的积累,都很少有人能比得过百度。

此前在《财富》杂志刊载的文章中,百度作为唯一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与谷歌、微软、Facebook一起被认为是AI领域的四大巨头。MIT的Technology Review杂志,把百度的Deep Speech 2评为“2016改变世界十大突破技术”。

Fox Business称,百度已运用其在人工智能的强大技术优势对大多数现有产品进行了优化,大大提升了用户体验。尽管,目前对现有产品优化的效果可能无法用简单的价值来进行量化,但人工智能技术对于百度未来的发展可能是无价之宝。

然而,人工智能虽然是大势所趋,但却仍然很难在短时间内直接给公司带来看得见摸的着的现实收益,对于身为一家上市公司,且股价已经长期止步不前的百度来说,无疑还是需要看一看短期产出和收益的。

因此,在2017新年讲话中,为什么李彦宏一句话概括了百度安身立命之根基:“百度从本质上讲,最核心的东西还是在做内容的分发。”接下来百度面对的是内容分发、连接服务、金融创新、人工智能的新时代。李彦宏将内容分发视为百度的核心。

与PC互联网时代一个浏览器就能逛遍整个世界不同,移动互联网的世界是由一座座孤立的APP岛屿构成,正由于每一个APP都试图建立一个独立王国,这直接导致百度搜索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价值缩水,也连带削弱了其信息分发枢纽功能。因此,重建信息流将成为百度重回赛道所必须拿到的入场券。

然而,在该领域百度将面临劲敌环伺。

据大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统计,2016年12月,“腾讯新闻+天天快报”的腾讯系组合的日活用户数量合计超过3.1亿,今日头条的日活用户约为1.7亿,而手机百度APP日活用户在1亿左右,与前两者尚且存在一定差距。微信、手机QQ和微博也在取代百度,成为入口级应用,其内容分发基于社交网络的巨大优势百度短期内还无法超越。

退休养花还是做一只死去的恐龙

李彦宏之前曾对外多次表露过他对退休生活的期望。

比如,在2013年IT领袖峰会上,当吴鹰问及李彦宏什么时候会退休时,李彦宏表示:“我会慢慢退下去。我管的事永远是作为一个比例的话,永远是越来越小的,慢慢就退下来了。”

再比如,2015年12月,李彦宏就称,他很想像柳传志那样培养出一个好的接班人,自己就会变的轻松很多;甚至,李彦宏更是畅想了自己退休后的生活:“我还有很多工作以外的爱好,也希望能花一些时间来做。比如我想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植物园。”

0460164c52b6803a9e48d7010fb391a3

李彦宏曾说:“恐龙脚上踩一个刺,几个小时以后它的脑子才能反应出来,这样不管你长到多大,都会灭绝。”

而目前的百度正处于这样一个艰难的转折点上,“迎接新时代”将是一场苦战,百度正在经历一场从内到外、自上而下的变革。他是百度的创始人也是精神领袖,他需要带领百度走出泥淖。

虽然百度仍有一手不错的好牌,但要扭转连续多年来的不利局面,还得打好2017年以及之后的每一场战斗。而李彦宏能否处理好他与陆奇、马东敏的合作关系?能否在“内容分发”上对环伺的劲敌给出有力回击?又能否在其寄予厚望的AI战场上取得突破性成果?将成为对百度的严峻考验。

李彦宏 百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