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玛创始人自述:第一家沃尔玛从两个老寡妇手里买来的
山姆·沃尔顿 山姆·沃尔顿

沃尔玛创始人自述:第一家沃尔玛从两个老寡妇手里买来的

以下是向你推送的第二篇书摘——《富甲美国-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自传》,其作者是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

“我们可以通过沃尔玛来看今天中国的农村电商。沃尔玛崛起于二战和朝鲜战争之后,大量的美国年轻人开始涌向城市寻找工作机会,但他们中的大多数,真正落脚的居住点往往在郊区,加上汽车的普及,美国州际公路网的形成,美国商业零售版图开始发生变化,郊区小镇顾客的强烈需求,使得沃尔玛的诞生成为可能。

沃尔玛发展之初曾经被指责为“美国小镇商业之敌”,我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批评,因为它显示沃尔玛参与并主导了美国小镇的商业系统重构,并最终因为秉持让社区居民生活更美好的理念,而在小镇扎根壮大,并从美国小镇走向了全世界。”

——京东董事长刘强东

上面这段话出自刘强东为《富甲美国-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自传》一书所写的序言。这本书的书封上面写着“被刘强东、雷军、贝佐斯翻烂了的书”,它是沃尔玛创始人的自传,从沃尔玛从乡间小镇的一处小商店开始,山姆·沃尔顿讲述了沃尔玛从无到有,从1到100的全过程。

用刘强东的话说,老山姆·沃尔顿用他一生的经验通过这本书告诉后来者,零售的本质是什么。

如今沃尔玛在中国的城市街头已司空见惯。我们先不要分析拥有200万员工的巨无霸跨国企业成功的因素是什么,不妨先回到1950年看看,山姆·沃尔顿是如何建立第一家沃玛尔商店的。

以下内容摘自《富甲美国-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自传》:

我从纽波特那段经历中走了出来,虽然自尊受到了一些伤害,不过出售富兰克林店让我赚到了一笔钱——有5万多美元。这也许是件好事,让我有个从头开始的机会,而这次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此时,我32岁,已经是一个羽翼丰满的商人了,我所需要的只是一家店。1950年春天,我开始和海伦带着孩子们驾车四处物色店铺,然后发现出于以下几个原因,阿肯色州西北部挺不错的。首先,对海伦来说,在那儿她离自己的亲友比在纽波特时近得多;而对我来说,因为我想要住的离一个适合狩猎鹌鹑的地方近些,而那儿正好是俄克拉荷马州、堪萨斯州、阿肯色州和密苏里州四州交接之处,我一年四季都能很方便地在四个州狩猎鹌鹑。

我们试图买下位于俄克拉荷马州边界的塞洛姆斯普林斯镇上的一家商店,但是我们没能同店子的拥有者吉姆·多德森达成协议,尽管后来他与我们成为了朋友。后来有一天,海伦的父亲和我驾车来到本顿维尔,绕着镇上的广场逛了一圈。这个镇子是我们考量的镇子中最小的一个,而且镇上已经有三家百货店了,而在那个时候,这样的镇子上有一家百货店就足矣。不过,我喜欢竞争,我觉得这正是一个能证明我可以从头再来的适当地方,正是这一点吸引了我。我们找到了一家有意出售的老店铺——哈里森百货店——不过我们需要把它的店面面积扩大一倍,为此我们不得不与它隔壁的理发店签订了一份99年的租约(我再也不定5年租约了!)。这两家店的拥有者是两位来自堪萨斯州的老寡妇,她们在价钱方面一点儿也不松口,坦白地说,要不是海伦的父亲赶来此处——我事前不知道——谈妥了这笔交易,我真的不知道沃尔顿家会流落到何处。

海伦·沃尔顿:

本顿维尔事实上只是一个偏僻荒凉的乡下小镇,虽然镇上有一条铁路通过。它主要是以出产苹果而为人所知,不过当时养鸡业也开始在镇上发展起来。我记得当时,我简直不能相信那就是我们将要安家的地方。镇上只有3000人口,而纽波特却是一个繁荣兴盛的棉花和铁路城镇,拥有7000人口。那家店是家又小又老旧的乡镇店铺,摆着一罐罐烈酒、一盒盒帽子、缝纫纸样,各种你能在任何一家路边杂货店看到的东西。不过我知道,等我们到了那儿以后,它会变样的。

现在我又有了一家店来施展身手,即使在我买下它之前,它一年的营业额不过32000美元——而我纽波特那家店的营业额有25万美元——不过那关系不大,因为我有许多大的设想。我们拆掉了理发店与老杂货店之间的墙,在店里装上了崭新的荧光灯,以替代之前寥寥数只他们挂在天花板上的瓦数很低的灯泡。我们差不多是在原来的店面基础上建了一家全新的店。在当时,它对于本顿维尔来说可以算是一家巨型商店了——足有50英尺乘80英尺大,换句话说就是4000平方英尺(约15米乘24米)。富兰克林连锁店的查理·鲍姆又一次前来对我施以援手。这一次,他帮着我拆下装在我那家鹰店里的所有货架,之前正是他帮着我把那些货架装上的。我们把这些货架装进一辆大卡车里,我开着车把它们从纽波特运到本顿维尔去。我们不得不选择一条泥泞的老路,以绕开设在罗杰斯的一家秤车站,因为我知道我们车上装的东西,在某些方面而言是不合规格的。在那条老路上的颠簸使得我们一半的货架损坏了。但不管怎么说,查理和我仍然把它们装好了。大约是在这个时候,我读到一篇文章,上面说到有两家设在明尼苏达州的富兰克林店已经实行了自助售货——在当时可是一种全新的销售概念。我乘了整夜的大巴,到那两家店分别所在的小镇——派普斯通和沃辛顿,调查了他们的店铺。这两家店将货架靠墙摆放,还有两个岛柜一路通往店铺后部。整个店里既没有店员也没有收银机。只在店铺前部设立了结算台。我喜欢这种模式。于是我照做了。

查理·鲍姆:

山姆一把店从纽波特搬到本顿维尔,就进行了一次出色的大促销,我们在店里的地板上摆满了桶,里面装满了货物。那些上年纪的妇女们冲进来,弯腰扑向那些桶。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的情形。

山姆往店里看了一眼,皱起了眉,说道:“有件事我们得记住去做,查理。我们得进些优质的内衣了。”当时世事艰难,那些抢购的妇人中有些人的内衣都相当破烂了。

所以当查理和我布置好本顿维尔那家店后,它成为了全国仅有的三家进行自助售货的百货店之一,也是我们周围8个州里的第一家。也许在当地没人知道这一点,不过这可算是件大事件了。我们从1950年7月29日开始,在《本顿县民主报》上刊登我们的第一则广告,这份报纸现在保存在我们的沃尔玛参观中心。那是为沃尔顿廉价店“重新开业减价大甩卖”做的广告,广告很诱人:孩子们会免费获赠气球,9美分一打的衣服夹子、10美分一个的冰茶杯。

人们蜂拥而至,并且不断再次光顾。尽管我们把这家店叫做沃尔顿廉价商店,但它是一家富兰克林特许经营加盟店,它同纽波特那家店一样迅猛发展,很快就成为一处兴旺的商铺。在当时,它的确是同行业中的一流店铺。

伊内兹·斯瑞,本顿维尔沃尔顿廉价商店店员:

我觉得沃尔顿先生就是有那么一种极富亲和力的个人魅力。

跟你说,他会在街上隔了大老远就同你打招呼。他会同看到的每一个人打招呼,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他、来这家店买东西的原因。就好像他是通过待人和善引来滚滚财源的。

他总是想着在店里尝试些新花样。我记得一次他去纽约出了趟差,几天后他回来了,说:“来来,我给你看个东西。这会是今年大卖的玩意儿。”我走过去,看到一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我想人们管这些东西叫做方便拖鞋,现在人们管它们叫做人字拖。于是我就笑起来,说:“这些东西肯定没法卖出去。它们只会让你的脚趾头磨起泡。”好吧,他把那些拖鞋拿出来,一双双系好,一股脑儿全堆在过道尽头的一张桌子上,标价每双19美分。它们卖得那个好呀,你简直不敢相信。我从没见过一样东西卖得那么快的,一双接着一双,简直跟流水一样。镇上的每个人都买了一双。

同时,我开始寻找在其他镇上开店的机会。也许那只是我心痒痒地想要把生意做得更大,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不想再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了。在1952年的时候,我驱车南下到费耶特维尔,找到了一家克罗格公司正打算放弃掉的老百货店——因为它就快要倒闭了。它就在镇子的广场边,只有18英尺宽、150英尺长(约5.4米乘45米)。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广场一侧的一家伍尔沃斯店,以及广场另一侧的一家斯科特店。所以在这里,我们是以一家又小又老、只有18英尺宽的独立经营杂货店,向两家大店发起挑战。这家店不是富兰克林加盟店;我们只是把它叫做沃尔顿廉价商店,就和本顿维尔的店一样。我记得当我买下那家店后,坐在广场上,听到一群当地的好事者在那儿说:“好吧,让我们给这家伙60天,或者90天吧。他肯定待不了那么久。”

但这家店跟我们的竞争对手不一样,它也完全实行自助销售,走在了时代前端。这是后来我们长期采用的经营模式的开端。我们不断创新、不断试验、不断扩张。这些年来,不知怎么的,人们想到沃尔玛总是有这样一种印象:它是我这个中年大叔凭空设想出来的东西,一个天才设想,然后在一夜之间取得了成功。没错,当1962年我们开第一家沃尔玛店的时候,我已经44岁了,但第一家沃尔玛店,完全是我们自纽波特时期起就一直在做的每一件事情催生的产物——是又一个证明了我那不会裹足不前、总要不断改变的天性的例子。就像绝大多数其他“一夜暴富”的故事一样,它经过了大约20年的酝酿。

沃尔玛 创始人 书摘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