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宝:教育门口的野蛮人
i黑马教育培训 i黑马教育培训

学习宝:教育门口的野蛮人




当学生做作业遇到困难,而在短时间内寻找不到帮助时,怎么办?或许只需要用手机将这道题拍下来,并上传到“学习宝”,十秒钟内,即可获得这道题的详细解答步骤。

学习宝,一款以图像识别技术为基础的在线教育产品,其工作原理是,先将海量的习题上传到数据库,再将用户拍照上传的习题进行搜索匹配,并迅速给出最佳匹配结果。


这款直击用户痛点的应用,上线不到一个月时间,即实现120多万的下载,并稳居苹果APP Store教育类应用排名前列。而在不久前,其还获得金沙江创投300万美元的A轮投资。


学习宝创始人、公司COO黄湧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学习宝的数据库在不断更新,基本能够覆盖所有学科的所有知识点,而对于部分“变种”习题也能给出最接近的解决方案。


据了解,学习宝的四位创始人中,没有一个是教育行业背景。在在线教育竞争异常激烈的当下,对于这一纯技术背景的团队,如何看待在线教育市场?如何能够获得风投青睐?未来商业模式又将如何设计?


切入教育市场


创立学习宝,起源于五年前的约定。黄湧涛坦言,他与另一个合伙人张明在阿里巴巴供职时,就计划做这样一个产品。尽管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付诸行动。但他们始终认为,切入在线教育市场,是有清晰的逻辑。


首先,教育市场很大。“正常的家庭支出中,除了买房,就是教育、医疗、养老三大块。而在这三项里面,医疗、养老的市场化程度都不高,教育市场化相对好些。”


曾在百度商业分析部工作的黄湧涛,对于数据非常敏感,“教育占整个互联网的流量比重是比较小的,而教育又是百度收入中最重要的五个行业之一。教育行业基数大,高度分散,以本地化为主。教育的课外辅导市场大概是6000到8000亿。”
如此大的市场,教育的在线化程度却非常低。黄湧涛说,单个传统培训机构,培养的人数及其收入看,占整个教育市场的比重非常低(不到1%),但线下教学点的布局,需要投入很高的时间和人工成本。“目前,教辅市场的竞争者还停留在粗放的时代,不管是学大、好未来,还是新东方,模式不同,教学体系不同,但是整个经营思路、成本结构都是非互联网化的。”他说。


而这些构成了创建学习宝的初衷。


而既然决定做互联网产品,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找准用户需求。“在线教育领域牵扯到的人,包括学生、家长、老师,三者诉求不同,因而行业的参与者主打的点不同。有主打学生和老师,用在线课件等资源替代部分授课和作业;还有专门主打老师,通过网站快速出卷;也有主打家长,像运营商的校信通,包括幼儿园也有。”


学习宝主打的是学生。黄湧涛认为,学习的主体不是家长,不是老师,而是学生。这个应用帮助解决学生的三个诉求点:做作业的压力、提高成绩的压力,做学习管理的压力。


“如果你在十五六岁就能够做好计划,你这一生绝对奠定了成功的基础,这一点老师家长都希望学生能做到,但其实很难做到。”黄湧涛说。


在推广方面,黄湧涛和合伙人几乎考虑过所有方法:搜索、积分墙、买市场位置等等,发现在那个时候接受不了这样的投入。最后,他们选择了地推。在哈尔滨、郑州、西安、成都、重庆,他们找了很多学校和省图书馆,在门口租摊位,工作人员打广告,很多家长带着孩子过来试了试,一看拍了真的能出答案于是就装了。


通过这样的地推,学习宝积累了大部分的原始用户,早期的30万都是通过在学校门口和学生家长沟通发展而来的。他们发现,线下推广其实具有很高的效率,和应用市场上5万一个位置相比,雇佣兼职发传单的方式也更经济实惠。


上线不到一个月以来的表现印证了他们的正确,120多万用户中日活跃用户量已经超过15万,远远超过其它在线教育应用。


按照黄湧涛的理解,学习软件应该做的是鼓励学生去学习的一种文化,他称之为“学习文化”。第一是知识的解惑,即题目的问答,第二是经验的传授,包括高年级学生对低年级学生的经验传授,和成绩好的学生与成绩不好的学生的经验传授,第三就是梦想的传承,支持和鼓励每个学生的考上好大学的梦想。


黄湧涛曾经花了两个月时间研究百度的一个类似在线APP,发现无法说服自己去做这样的东西,认为和他想做的相差太远了。“他们更多是想做青少年版的微信,所以愿意往这个方面做,我不愿意,我就是想做小而精、小而专的。你作业求答案不是难事,我想要的是我把答案给你,也要教你好好学习,每天进步。”他说,这不是说忽略用户这样的需求,而是学习宝想主打向上的学习文化。


图像识别是核心竞争力


图像识别技术已成为学习宝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其不易被模仿的护城河。


2013年,黄湧涛说服大学同学李新生以及一名德国数学博士罗伯特一起创立了学习宝。黄湧涛曾供职于中金研究部,也在阿里巴巴和百度工作过。罗伯特曾和李新生搭伙在图像识别领域创业近10年,另一个合伙人张明是黄湧涛在阿里巴巴时的同事,技术也很完备,也在思科工作过6年。


黄湧涛解释说,“正常文字很容易识别,稍有难度的是中英文混排,到数理化公式就很难了,因为公式不是严格分行,比如一些开根号,很难识别。”这是学习宝首先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而写算法、录入数理公式是学习宝创业团队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一直进行的工作。


至今,在学习宝的团队中,四位创始人中有三个是技术人员,而在公司共34名员工中,有28位是技术人员,这样的团队配置,足见其对技术的重视。


黄湧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学习宝的图像识别技术,通过手机上传的习题,识别率能够达到90%以上。而一般图像识别公司只能达到60%左右。


目前,学习宝在知识点上基本实现了百分之百覆盖,全科总题量将逐步达到一千万。题库的搜集主要靠三个渠道:网上抓取,能占到60%;买教辅材料,采用机器录入,能占30%,剩下的就通过“学习圈”来解决。“学习圈”是6月24日学习宝推出的在线社区,通过真人解答,去弥补剩下的10%不能识别的习题,而学习圈这一功能,又类似图像知乎。


在黄湧涛看来,其实没有所谓的新题,“只有说知识点考不考,这个知识点不考了,那就是旧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题变种太多,像小学的数学应用题,有的老师就把苹果改成樱桃,数据不变,再出一次题,对他们来说,学习宝就必须把这个再加进去,保证“有老师把题目改成樱桃的时候”题库里也有这道题。


“这个行业很大,但是太陈旧了。我们是一群不懂教育的人,按照我们的理解去做了这个产品。”黄湧涛将学习宝比作“教育门口的野蛮人”。在他们看来,自己扮演的是一个搜索引擎的角色,在移动端,没有键盘鼠标就不方便输入,但是摄像头、触摸屏、陀螺仪、GPS这些新的元器件就构成了新的可能性。在APP Store上的前50名有很多是利用了新的元器件,代表了移动互联网新的终端带来的新的入口的可能。


黄湧涛解释说,不管pc搜索引擎有多好用,到了移动端,重要性慢慢就下降了,没有PC那么强悍——PC上大部分网站30%的流量都是百度带来的。而移动端,好的APP成了新的入口。借助相机,学习宝的拍题、搜索、答题库就成了新的搜索的逻辑。这是他理解的学习宝这个应用的关键——它是一个入口级别的产品。作为流量的入口,比较直观,也是学习宝的门槛和核心竞争力所在。


用户需求比挣钱更重要


遇见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是在今年2月。


黄湧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朱啸虎第一次见面时,学习宝的APP还没有做出来,只是在电脑上给朱啸虎跑了一遍算法,告诉朱这个算法是怎么来的,如何能清晰地识别图像,为什么他们能做到识别,而别人做不到。


而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后,朱啸虎却主动约黄湧涛等在威斯汀酒店大堂见面。这次见面,他们仅用十分钟时间,就为学习宝敲定了300万美元的A轮投资。


黄湧涛评价,朱啸虎投资风格很快,看准后会迅速下手,虽然没有投资过教育行业,但是对这一行也非常了解,了解过所有的类似项目。快速融来的三百万美元对于刚刚起步的学习宝来说非常宝贵。


在黄湧涛看来,当前的主要工作是去分析、了解用户。“这远远比挣钱要重要得多,当真正把用户需求重视起来的时候,不可能没有挣钱的能力。”他说。


或许出于对商业机密的保守警觉,也是对创业环境艰辛的抵抗,黄湧涛并不愿意多谈学习宝的商业模式,而更愿意分享学习宝的文化理念。


据了解,学习宝找到十几个大学生,每周末一起头脑风暴,研究如何做一个积极向上、倡导学习文化的社区。6月24日,学习宝的自带社区“学习圈”上线,他们希望这个社区能为中国应试教育重压下的青少年打造一种积极的学习文化氛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