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进入“连接商户与个人”的真正丛林,融资“未雨绸缪”备激战
互联网充电站 互联网充电站

美团进入“连接商户与个人”的真正丛林,融资“未雨绸缪”备激战

i黑马:王兴:单纯意义上的团购业务已成美团的“身后根据地”,团购的意涵在移动互联的潮流下逐渐演化,美团的真正丛林是连接商户与个人,为用户提供“吃喝玩乐的电商服务”。无疑,这意味着管理更庞大的团队纵深进入更多的服务领域,以及获得足够的资本支

i黑马王兴:单纯意义上的团购业务已成美团的“身后根据地”,团购的意涵在移动互联的潮流下逐渐演化,美团的真正丛林是连接商户与个人,为用户提供“吃喝玩乐的电商服务”。无疑,这意味着管理更庞大的团队纵深进入更多的服务领域,以及获得足够的资本支持。



2014年美团网:“8000名员工,300座开站城市,50万家合作商户,40亿月交易额”,美围绕美团网的各项数据每天都在刷新,CEO王兴每天也都在面对这些庞大数据的困扰。
 

近期,王兴带着这串数字背后的挑战,前往上海拜访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席间,黄明端评价美团,“相对大润发,你们公司规模还小,人数太少,问题并不显著”。

 

这句评价对王兴造成强烈的冲击,他意识到,“所有问题都是站在不同的视角对比出来的,究竟是把几千人跟几十人比,还是把几千人跟大润发的十几万人比?”对美团来说,“纵情向前”远未到达终点——全国6亿智能手机用户,美团仅覆盖了六分之一;这家团购业稀有的“剩者”,正在试图向人们的生活服务领域奋力拓展。

 

今年一月,王兴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暗示,单纯意义上的团购业务已成美团的“身后根据地”,团购的意涵在移动互联的潮流下逐渐演化,美团的真正丛林是连接商户与个人,为用户提供“吃喝玩乐的电商服务”。无疑,这意味着管理更庞大的团队纵深进入更多的服务领域,以及获得足够的资本支持。

 

吃喝玩乐,独立APP瓜熟蒂落

 

“美团的总体策略是做吃喝玩乐的大平台,在一个App上实现完整需求。如果用户在细分领域有更深度的需求,我们再在账号打通的基础上,做独立App”,“后团购”阶段,王兴为美团的定位找到了另一准确的注脚:“连接人与商户,形成可以追踪的闭环,把以往置于线下的交易环节逐渐转移到线上;线上付款,线下消费体验的O2O交易,是我们整个行业的核心。”

 

什么行业才是O2O最适宜的登陆点?“通常来讲,商家的IT化程度越高,O2O越容易做,或者说,这个闭环会更加完整”,王兴指出,电影业恰好是一个符合O2O标准的典范:监管的要求促使院线不断完善售票系统,从而提前实现了电影业的IT化。

 

如果仅做团购业务,美团并不需要完全接入电影院的系统,但后续的问题通常是,手持团购票的消费者在火爆的场次一座难求。而“猫眼电影”解决了观影消费的痛点。通过售票系统的完整嵌入,用户可以在“猫眼电影”独立移动应用上了解电影的实时排期和座位,在线购票、选座到支付一站式完成。

 

“这是我们首先推出‘猫眼电影’的重要原因,说到底不是电影行业体量最大,而是因为它IT化最快速”。截至2014年8月,美团电影销售占据全国电影总票房的近20%,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售票平台。在《变形金刚4》、《后会无期》等电影的销售上,这一比例超过了30%。

 

相对猫眼电影的风靡,酒店业务的兴起却像是一场意外之喜。据易观智库《中国生活服务O2O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4》的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团购市场酒店客房成交额30亿,同比增长142%,美团以75%占据绝对优势,超过百度糯米的13%和大众点评的9%。

 

在另一项来自劲旅咨询的监测中,美团7月份的酒店团购总量超过去哪儿网,排名第一。同期被超越的还有OTA老手艺龙-——今年第二季度,美团成为仅次于携程的第二大酒店预订平台。艺龙CEO崔广福在一次采访中坦承了面对美团的压力。

 

与传统OTA的到付模式不同,美团沿用了团购的预付模式,让所有的账首先经过平台。但美团酒店业务增长的核心仍是供应与流量。“说到底都是最简单最基础的事,B端有没有最多的酒店,最好的价格,C端有没有最多的活跃用户”,王兴表示,用户量是美团做大酒店的根源,而美团为消费生力军们提供了超过十万家合作酒店。

 

然而,势头正猛的美团酒店有着更广阔的空间。王兴直言,美团的酒店预订局限在经济型层面,在携程所擅长的高级酒店领域尚未涉足。“在酒店市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酒店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全国三四十万家酒店,还有很多没和互联网结合的。互联网的竞争,永远不是从对手手里把已有的东西抢过来,而是占领最重要的增量市场。”王兴说。

 

若论增量市场的体量,餐饮有着3万亿的规模,占据第三产业很大比重,更占美团一半以上的份额,所以真正的大蛋糕来自餐饮。而王兴在此间的步伐却颇为审慎,究其原因,在于餐饮的在线化率远不如电影业与酒店业。以团购形式涉足餐饮三年后,美团才推出独立的外卖业务。与王兴联手创业十年的王慧文挂帅外卖,立志啃下这块最硬的骨头。

 

“不同行业,不同地区,O2O的进程、闭环的完整程度都不一样。但总的来说都很迅速。商家会越来越重视互联网,越来越重视美团。”对此,王兴抱有信心。

 

融资进行曲:上市未雨绸缪

 

“美团一次,美一次”,今年5月,美团本地服务的口号从各类线下广告渠道,席卷了消费者的眼球。成立四年首度大规模线下推广的背后,是自媒体上不胫而走的3亿美元融资消息。

 

实际上,放眼热钱涌动的互联网行业,美团的融资远远称不上频繁。早在美团正式上线的“团购元年”2010年,竞争对手拉手网连续获得了三次共计1.66亿美元的融资,而美团仅握着红杉资本1000万美元的A轮资金,进入千团鏖战。

 

2011年7月,美团完成第二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和红杉资本等注入5000万美元资金。当年的融资现场,王兴晒出一张有着6192.2122万美元余额的账单,在行业寒冬来临前,亮出了健康的现金流。

 

接下来,美团在资本层面沉寂了近三年时间。直到今年5月融资消息的传出。至今,美团仍未在公开场合确认这轮融资的确切数额。王兴给予21世纪经济报道的答复是,“上下不超过20%”。尽管没有再公开地展示账户余额,但王兴以相似的口吻告诉记者:“账上趴着的钱没怎么动。”

 

据透露,2013年下半年,美团敞开C轮融资之门,正式接触PE机构。最终确定的领投方为泛大西洋资本集团(GA, General Atlantic),原有股东红杉资本和阿里巴巴跟投。

 

根据伦敦《PE国际杂志》(PEI, Private Equity International)2014年排名,泛大西洋资本集团在全球300多家PE机构中位列第七,管理约170亿美元的基金,却极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

 

1980年,GA由神秘的亿万富翁查尔斯·F·菲尼(Charles F。 Feeny)设立。比起融资的经历,王兴更愿意分享关于“投资人Chuck”的故事。菲尼曾创办全球免税店DFS,而更大的成就是创办拥有80亿美元的“大西洋慈善基金会”。“Chuck也许是美国捐钱最多的人之一,但却是一个故意匿名的隐士慈善家。他办投资机构,也不希望把名字取得容易识别。”王兴这样描述。

 

绝大部分年份里,GA的投资案例控制在个位数。十年内上榜的中国企业有阿里巴巴、搜房、千橡互动、联想、神州数码、呷哺呷哺等,以及本文开头出现的大润发。2014年,GA下注了两家中国互联网企业,一家是美团,另一家是聚美优品。

 

王兴把这轮融资解释为“未雨绸缪”,主观因素是公司扩张的内生需求,客观环境则是生活服务O2O领域完胜当年千团大战的“烧钱竞赛”。“像滴滴和快的那样,前所未有的激烈”,王兴说道,“我们也有必要做一手准备,融资最好是在你还不急切需要钱的时候进行”。

 

除了线下推广和地推扩张,这笔资金还会被美团投向哪里?并购是一个容易想到的方向,但王兴显得有些谨慎。迄今,他只进行了两起小型并购,主要为整合团队。相比之下,他的对手更加积极:在获得腾讯注资后,大众点评从产业链上下整合的角度,与其他投资者共同斥资8000万美元入股外卖网站“饿了么”,又以5000万元投资订餐应用“大嘴巴”。

 

对于大众点评已经启动的上市进程和融合了Yelp、Groupon、Opentable、Tripadvisor、Grubhub形神的故事脚本,王兴的评价是,“故事不是讲得越多就越好,人人上市时也讲了一个facebook+linkedin的故事。但点评是令我们尊敬的对手,他们之前有很好的积累”。

 

而王兴的计划如一,“美团想要独立上市,但还没有确定的时间表。我们不考虑被收购,这点从美团成立一开始就没有变过。”他说

来源:互联网充电站

美团 王兴 o2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