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睡醒了?
黑马哥 黑马哥

豆瓣睡醒了?

豆瓣要做影业公司了!

8月23日下午七点,当黑马哥在外面采访完准备回家时,主编一个电话打过来:豆瓣要做影业公司了!快回来写稿子。

虽然刚才就有人在群里艾特哥,但哥想装作没看到。“豆瓣”,一个对科技媒体们来说多么无感的名字。从不露面的阿北(豆瓣创始人杨勃别名),外界终年不变的标题,豆瓣,你想怎么商业化。写来写去……但不可否认豆瓣用户的粘性,从PC转移动,挂掉了那么多网站社区,豆瓣十几年的忠实用户都还在用它。

尽管豆瓣失去了一些活跃度,但最核心的东西至今还保留着,比如,电影评分。尽管在几年前,曾有大波水军扰乱过豆瓣的影评秩序,但近年又恢复正常。大家也在心里形成一个默默认知:豆瓣用户对电影评价苛刻,但评分高,呈“P”型的,一般都是好电影,如《精灵王座》出品人张青昨天就在微信上写道,“虽没有取得预期票房成绩,但豆瓣评分7.4……”豆瓣依然是对电影水准有要求的观众第一时间会去关注的打分平台。

而且豆瓣不依附于任意一个售票网站的事实,也让它的打分显得更客观。前不久万达收购时光网,还记得评论是怎样的吗,以后时光网的评分会如何迎接万达发行的电影……

除了电影这个核心,豆瓣读书和阅读也是重要业务。有人会说,这俩不是一码事儿……豆瓣读书是豆瓣网最早期的业务,也是豆瓣成立最重要的一件事儿,为书籍评分,为豆友荐书。电影业务甚至是后来才有的。阅读则是后期伴随着豆瓣网发展,它所拓展的一项阅读收费业务,也支持作者在上面发布自己的电子作品进行售卖。这些年一直都在进行着。在各大网文平台中,豆瓣阅读属于偏文学性的。前不久获雨果奖的《北京折叠》,很多人是在豆瓣上看到的免费全本。

这两块业务在网站上看不到有什么交集。直到今天豆瓣阿北发了一封信,要成立影业公司了。听到这个消息,哥脑中瞬间过了一个画面,以后豆瓣阅读上的IP就要变成电影了,然后放到影评界面让观众打分……这算不算豆瓣的商业闭环?

其实还不好说,虽说豆瓣想打通的是从早期文章到投资、制作的一系列链条,但毕竟没干过电影这件事,豆瓣能不能顺利实现这个闭环,还是未知。现在只是证明,豆瓣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地里长出来的庄稼不能再任别人去收割了。

此话怎讲?

《失恋三十三天》最早就是豆瓣上一个网文,后来被导演滕华涛看到,买了版权,原作者改编,后来有了高票房。

前段时间的网剧《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也是最早在豆瓣上连载的一个日记系列。(查资料发现这片的监制又是滕华涛先生。看来刷豆瓣,是他一大业余爱好。)

豆瓣上的原创故事太多了!从早期的豆瓣大V(当然,后来流失了不少),到现在的豆瓣作者,个个都是能写的手。豆瓣上关于谁抄袭谁原创的事件也是不断地发生……

豆瓣上故事多,但在保护版权方面显然没有后起之秀知乎重视。知乎保护版权到什么地步,你在知乎上复制一段话到微信,它都给加上,这段话来自知乎的谁谁。但豆瓣,是在今年才开始在作者日记上加上版权标识,着实有点儿晚。

豆瓣作为一个小清新网站,估计靠广告电商也活得不错,(到底怎样当然无从得知,网上的八卦爆料也多不可信)但肯定也想找更舒服,更符合调性的变现方式。广告毕竟也有天花板,太多就骚扰用户

做电影这件事当然是一举多得。一方面鼓励作者创作,一方面有了和上游一起的投资机会,拓展了业务,摸到了文娱现在最赚钱的金矿边边。也不会伤害互联网上的用户。

那么,按照科技媒体一贯的写作手法,问题在哪?

问题一,能不能形成闭环?

也就是,豆瓣能不能把这件事和之前的所有事完美地衔接起来,鼓励好作者写好东西,和制作方友好合作,平台宣传到位,评分……评分这就是个难点了。自有和平台,球员和裁判,你能不能把持住?不失调性(或许意味着就要失去银子?)?

如果能够循环地转起来,投资基本成功,豆瓣这一环新的业务就加得巧妙。

问题二,豆瓣影业会不会仅仅变成IP库?

逻辑上来讲,这还是第一个问题的变种,只是这个问题有些突出,所以单独拎出来。

豆瓣会深入到影片从故事到上映的哪些环节,还有待观察。如58同城近期也成立了影业公司,据采访资料是,其会跟58的宣传资源、客户资源等打通。(据黑马哥的观察,他们目前的步骤是先给投资的电影上户外广告的宣传。)

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黑马哥翻了一下朋友圈,谈论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豆瓣的小众化定位和调性决定了它不是一家充满谈资的公司。但黑马哥必须承认,豆瓣用户粘性很高。他们骂豆瓣,但还是来刷豆瓣。互联网公司大佬们,研究什么是消费升级类型的刚需,可以研究下豆瓣。

外界可能无感,但阿北的这个动作,绝对是豆瓣的一大步。

在信的末尾他也说了,豆瓣会走得很远。黑马哥一点也不怀疑这一点。它抓住了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