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基金胡翔:互联网来到下半场,投资重点进入「产业互联网」
IT桔子 IT桔子

黑马基金胡翔:互联网来到下半场,投资重点进入「产业互联网」

易代储是一个被黑马基金创始合伙人胡翔认为的「产业互联网」典型公司。

本文由IT桔子(微信ID:itjuzi521)授权i黑马发布。

清明节后第一天,「易代储」公布了最新一轮融资:A+轮,5000 万人民币。

这是一家互联网化的仓储服务提供商,为中小电商提供分布式仓储服务,一方面解决一些大型仓储中心的空置率问题,另一方面帮助中小电商平台解决货物仓储管理问题。

一年前,黑马基金联合 58 同城的姚劲波天使投资了「易代储」项目。此后一年时间里易代储获得包括深创投、中集集团等在内的总共 7500 万人民币投资。相比于数百万的天使轮投资,易代储估值已经翻番数倍。

易代储是一个被黑马基金创始合伙人胡翔认为的「产业互联网」典型公司。他们不同于过去在信息、娱乐、传媒以及衣食住行等领域的互联网化,目标受众不再是 C 端用户——他们将「互联网+」的脚步踏入了供应端和产业链上游,以创新的方式和互联网化的工具帮助传统产业升级。

微信图片_20170408131407

黑马基金 创始合伙人 胡翔

而作为 IT 桔子 2016 年度活跃天使投资机构的黑马基金,便是将目光集中在了「产业互联网」类型创业公司的挖掘和投资上。

为什么是「产业互联网」?又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胡翔解释:一方面中国经济在逐渐的告别高速增长的时代,互联网领域的流量红利期已经过去,现在已经进入了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之前是在市场红利驱动下用户数据的快速增长,现在市场红利的机会过去,钱就不是那么好赚了。

当前端的流量缺失,互联网化进程就开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一方面是从可以纯线上的轻度产业进入线上线下结合的重度垂直产业,另一方面从消费互联网端往供应端进行转移。

A,从轻到重。最开始被互联网化的行业都是「轻量」的如社交、信息、娱乐、传媒等,他们到现在已经互联网化的很充分了;然后就进入了相对重的产业,比如说过去的几年衣食住行互联网化的进程,典型体现为 O2O。到今天互联网化进入到更重度垂直的领域,需要扎根更垂直的产业,并以 2B 交易的形式推动这些垂直产业的互联网化进程。

B,从 2C 到 2B。消费者端是最先互联网化的,一旦消费互联网比较成熟后,就会倒逼产业链上游,推动企业端的互联网化,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

在这种判断下,黑马基金在过去投资了多家「产业互联网」初创公司,比如做鲜花供应链的「宜花科技」、做海外活鲜冻品供应的「食务链」、做渔业交易平台的「华采找鱼」、准成品餐饮供应链「信良记」、化妆品供应链「有礼派」等等。

「寻找丑小鸭」的游戏

很多投资人把做投资这件事比作「寻找鲸鱼」、「寻找独角兽」的游戏,但投资关注点在更早期的黑马基金觉得——做早期投资的难度实际上更大。胡翔喜欢把这项事业比作「寻找能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的过程:毕竟鲸鱼在小鱼苗的时候,你还能看出来它是一条鲸鱼,但白天鹅在丑小鸭的状态时,是极难判断它在之后是否能长成白天鹅。

微信图片_20170408131415

对于「寻找丑小鸭」的策略上,也就是对早期企业的投资逻辑中,胡翔的观点是——

首先要判断行业或赛道选择,看这个项目在怎样一个方向或赛道上,是否可资本化;

二是要找到一个小而锐利的切入点,能否很好的走过从 0 到 1 的阶段;

三是要有合适的创始人团队;

四是要选择合适的时机。

投资的手感

从成立到现在三年时间,胡翔感觉自己在早期投资的「手感」越来越好。这种「手感」的提升,一方面体现在判断项目是否能很好地走过从 0 到 1,以及帮助已投资的项目实现「从零到一」的落地过程里,黑马基金的团队越来越有感觉;另一方面体现在帮助项目获得后续融资上更有能力了。「一个公司,我们从天使轮开始投进去,它最后能否 IPO 是很难把握的,但是我们在判断和帮助企业走过从 0 到 1,并且实现后续融资的转化上把握度越来越高。」胡翔说:「这对于企业也是非常关键的。」

通过分析黑马基金的投资组合来看,基金成立至今已投资近 60 个项目,一期进入下一轮的融资率在 84%,部分项目已开始退出,账面增值 5 倍左右。

目前黑马基金的主要投资轮次为天使、Pre-A、A 轮,但胡翔表示对于黑马从早期就跟进、跑出来的项目,他们也愿意继续跟进这些项目的 B 轮、C 轮。

开放与合作

在如今投资机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的环境下,对于优质项目的「争抢」也是早期基金面临的。胡翔表示黑马基金的姿态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自己能力强的地方要多作为,在不擅长的地方要尝试补充。在目前黑马基金重点关注的「产业互联网」方向上,胡翔表示:「我们积累、储备了很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的优势,比如对产业的认知和理解、在产业资源上的储备、产业互联网创业人群的储备等等。」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与「黑马平台」的紧密联系,也为黑马基金在链接产业内创业者、创业项目时获得了天然的优势,并提供了大量的项目来源。

另外,黑马基金把自己视为「半开放的平台」,抱有一种开放与广泛合作的心态,愿意与其他靠谱的机构进行合投。所谓「靠谱」,就是懂得帮忙不添乱的专业投资人或战略性投资机构。因为在胡翔的判断里:早期投资给到项目的资金或许有限,但不同投资人能提供的不同支持对于项目还是很有帮助的。同时,早期投资相对中后期投资需要构建更大数量的投资组合,其构建的基于转化率、投资回报倍数等参数组成的金融模型才能起作用。「早期投资的风险非常高,作为机构化的早期投资基金,不能像个人天使投资那样拼运气,必须要有一定的可生效的金融模型去实现底线的回报,才是对基金出资人负责任的态度。」

人工智能

谈到最近大火的「人工智能」等技术驱动型项目,胡翔表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用技术和创新推动产业的变革,所以技术驱动和产业变革是互相联系、互相推动的。过去和当前的机会在于用互联网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和升级。

从时间点上判断,人工智能目前还处在一个基础算法、基础平台的阶段,这里的投资机会其实有限。投资机会更大的还是在产业里,在各垂直应用场景里,但是目前中国还没有到大面积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做行业应用的阶段。但是这个时间点有可能很快会到来,这种技术的变化是爆发式的增长,我们很难想象在三年五年后人工智能到底会怎样,所以从投资角度讲,我们会重点的关注、去学习、去跟进。」

黑马基金 易代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