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的新使命和李彦宏的“赌局”与“破局”
AI财经社 AI财经社

百度的新使命和李彦宏的“赌局”与“破局”

在这场事关百度命运的“豪赌”面前,李彦宏把手伸向了“使命”的权杖。

来源 | 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

文 | 任晓渔 谢金萍

5月4日,陆奇加入的第119天,百度罕见地公开更改了自己的使命。这一天是青年节,李彦宏向全体员工发出内部信,称过去公司的使命是“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现在更改为“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

这是17年来的首次。这一姿态不同寻常。一向自称以技术驱动的百度大谈使命了。

很少有人知道百度的使命。在中文互联网世界,BAT是自成风格的三极。阿里的使命驱动和那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深入人心。腾讯的“做互联网的连接器”,从2014年开始伴随着马化腾的多次阐述,成为圈内常识。唯有百度对外一向以技术立身,“使命”一词除了在内部培训时提及,几乎不为外人所知。

他曾经说过,百度这种体量的公司,人员太多,发内部信基本上就是在对媒体公开喊话。

李彦宏选择了在这个节点召唤使命感,公开喊话。

这时百度市值在613亿美元附近,较它2011年3月24日登顶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榜时,涨了约153亿美元。而2011年那个登顶之日,百度所超越的腾讯,2天前市值刚刚突破3000亿美元。BAT的另一极阿里巴巴市值也在2900亿美元附近徘徊。

百度落后另两极已不止一两个身位了。

1

2016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首次向外界展示百度人工智能成果——“百度大脑” 图/CFP

“我一直在想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10个月前,李彦宏接受媒体采访时很坦诚,媒体描述中那时他“容光焕发令人略感意外”。

当时他和百度正遭遇史上最大规模的危机。此前,身患癌症重疾的大学生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中的付费医疗链接进入了付费推广医院治疗,最终不治身亡。魏则西的遭遇引发了舆论一边倒式地声讨。矛头指向的是百度赖以生存的竞价付费盈利模式,日入千万的医疗推广产品更是引发了信任危机。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2016年的春夏之际,李彦宏一到夜深人静就会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与创业初期坚守的使命和价值观渐行渐远。如果失去了用户的支持,失去了对价值观的坚守,百度离破产就真的只有30天!” 他把问题指向了公司的价值观。

这个问题百度的另一个重要人物也反思过。“这四年半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有太多需要复盘反思。”1月中旬的百度季度总监会上,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发表了回归感言。她说完,金茂威斯汀酒店里的会议厅中响起了一片掌声。

马东敏的归来被认为是百度自救的关键一步。“百度精神里有一种勇气,我的妻子马东敏博士是这种勇气的来源。她总能在关键时刻,冷静地提出最勇敢的建议。”李彦宏曾非常动情地说。她深度参与了百度的创立,见证了它此前的多次涅槃——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百度重新寻找商业模式据说就是她的提议。

她又重新出现在了百度。

几天后,百度公布了陆奇的任命信息。55岁的陆奇是个能让接触者赞不绝口的人,也是华人在硅谷巨头里职位最高的角色。上一站,他的身份是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曾拍板敲定微软小冰的研发。,精通技术公司战略和管理,李彦宏称赞他“是人工智能领域世界级的技术权威”。

u=2298371977,3461917760&fm=23&gp=0

2017年1月17日,百度宣布,正式任命陆奇博士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图/CFP

根据任命,陆奇在百度的位置仅次于李彦宏,负责产品、技术、销售、营销运营。原先向李彦宏汇报的总裁、副总裁们一并改为向陆奇汇报。

通过人事布局,百度在危机之后,“使命”已经十分明晰了。

“李彦宏将人工智能定为百度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战略方向,是极富远见且非常正确的决定。”这是陆奇上任时对百度的人工智能战略的评价。

现在,李彦宏再次加码人工智能。“科技”被提升到百度的使命那个层次,他用“拓展”这个词来描述这次更改使命的行为。

这是百度的一场豪赌,赌赢,拥有一切,赌输,一切成空。百度期望通过此时的all-in人工智能策略,压中下一波的技术变革,一洗当下移动互联网浪潮中的被动局面。

危机

现在看来,魏则西事件是百度酝酿已久的危机的总爆发。

“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2016年2月26日,魏则西在知乎“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问题下写下了自己的回答,他讲述的是自己求医被百度误导的经历。身患滑膜肉瘤,求医无果在百度上搜索疾病信息,却被首条搜索结果误导,采用了在国外已被淘汰的“生物免疫疗法”。

不到2个月后,魏则西去世。那则回答成了一个青年死亡前的挣扎和控诉。它拷问的是一家市值数百亿美金的公司本该承担的伦理责任。

2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地区的百度大厦。 图/CFP

作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事态演变到价值观的危机前,有过很长的铺垫。

2012年来,百度遭遇了成立以来最大的外部环境变迁——从PC互联网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时代转变。超级应用们雄踞用户注意力排行榜的前几位,搜索引擎逐渐丧失原有的独占的入口功能,百度没能开发出一款移动时代的产品留住用户的使用时间。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给用户一个真正创新性的新产品。”李彦宏说。

“这是百度困境的循环。”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认为,一家市值数百亿美金的上市公司,增长和营收的所有压力都维系在单一的产品上。

从前,百度内部能够在产品和商业营收上形成角力。一位离职的百度员工记得,在百度内部,“用户产品部门”和“商业产品部门”是相对独立的两套体系。

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届最牛的产品经理之一的俞军就是用户产品部门的第一代掌门人,他身上体现了百度产品人当年对信息时代的热情。用户产品部有他们坚守的底线,自然搜索结果与金钱无关。他们的存在会平衡搜索结果中的推广问题,用户产品部的人会经常给商业产品部发邮件或打电话报bug。

2009年,俞军离开百度,其后这批用户产品部门的中坚核心力量逐渐凋零。曾经的内部角力被打破。

在商业变现的压力下,“内部越来越对商业产品部的所作所为亮绿灯,对一些高风险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去年魏则西事件爆发后,一位前百度员工感到非常痛心,他专门撰写了反思长文称,高管团队遇到问题时(几乎都来自医疗推广信息)总是受害者论调,一些人还会对李彦宏做保证,让“厂长”放心。

李彦宏接受采访时也承认这一点。有一次,他曾经就卖贴吧可能存在的风险和下属探讨过。当时对方给的答案是不会出事,“我们有一套机制”。

不管是否心存疑虑,李彦宏相信了内部的单向反馈。

百度面临的危机,肇始于新的技术浪潮下的应变不力。它也做过不少努力。收购91无线、糯米,投资Uber,这都是百度希望占据线下场景的尝试。2015年六月底,李彦宏还曾宣布要在3年内对糯米业务追加投资200亿元人民币,准备打一场O2O之战。金融业务也曾被他预测为是百度下一个规模盈利业务。

但这些都没能结出果实。搜索引擎成了唯一能带来正向现金流的盈利模式。在嗜血的资本追逐和利益驱使之下,它走向了那个必然的结果。

魏则西成了那套失衡的反馈机制中的受害者。

3

魏则西事件的导火索——百度贴吧 图/CFP

舆论压力之下,百度整改了医疗广告推广业务。据公开数据分析,医疗广告占百度搜索业务收入的20-30%左右,搜索则占到百度总营收的逾80%。李彦宏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了细节,“一个季度砍掉了20亿的收入”。

赌局

“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李彦宏一直记得那种被浪潮抛下的恐惧。2013年到2014年时,他每天都会心里发慌。

李彦宏孤独地面对百度的转型困境。这种孤独能从媒体的报道中看到痕迹。据说有一次,李彦宏看到“百度七剑客仅剩李彦宏”报道时,瞬间情绪非常低落。而当时腾讯依然有几位联合创始人共同支撑,阿里的十八罗汉中不少人依然领衔负责一线事务。

“在百度,如果李彦宏不作决策,别人也不作决策。”有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么评价。李彦宏想过表达,他很多次想写公开信,但又因害怕被人误解而作罢。

“很大规模的公司只剩下一个人在管理,是很可怕的事情。”他承认这一点。这种恐惧伴随着他,当百度能摆上台面的收入来源越来越少时,他必须要做出更颠覆的选择。

“这个机会如果抓住了,百度可以变成一家完全不一样的公司。” 李彦宏说。这次人事布局,意味着他已经开始做出调整。

陆奇上任后,重新整合了百度内部的人工智能力量,将产品方向重新聚焦在无人车、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和深度学习等几个方面,以聚焦求突破。

年初,百度成为了人工智能“国家队队长”。在19个获批的国家工程实验室人工智能领域,百度参与的实验室最多。

4

2016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向观众详细介绍“百度大脑” 图/CFP

4月20日,陆奇推出百度无人驾驶的“阿波罗计划”,要把其平台的成熟技术分享出来,并计划在2020年前逐步开放至高速公路和普通城市道路上的全自动驾驶。有评论指出,百度希望通过开源,获取最多汽车主机厂的支持,成为汽车界的安卓系统。

在人工智能上投入,百度并不吝啬。公开数据显示,从2012年投入2.305亿到2016年的102亿,过去4年共投入了超过217亿。2017年Q1投入28.35亿,同比增长34.9%,而百度净利润下滑了10.6%。

这意味着孤注一掷。

这种投入是有风险的。人工智能的分支方向不少,没有人能预测下一波浪潮的突破点在哪个领域优先爆发。在百度内部,人工智能的投入也分布在不同的组织架构之下。

《哈佛商业评论》认为,早期的 AI 项目不太可能产生技术爱好者预测的戏剧性结果,一些失败常常会减缓或完全终止对 AI 项目的资金注入。而对于人工智能的投入,押注对方向将决定生死。

事实上即使是谷歌,将所有的创新研发业务剥离出来,由Alphabet管理,这些创新业务也处于“挣扎当中”,难以复制网页搜索的巨大成功。

李彦宏曾描述自己不爱冒险,“冒的险都是我经过分析、研究之后,我觉得这个险值得冒才去冒。”他举过一个例子,拿AlphaGo来说,花两年时间请20位人工智能科学家研发一个只会下围棋的机器人,这个项目在百度是会否定的,“花这么大精力做一个东西到底能实现怎样的价值?”

去年当O2O 还处于风口的时候,李彦宏曾表示百度转型O2O,“付出再多代价”也在所不惜。现在,人工智能的华丽亮相,成为人们关注焦点,百度又表示将坚定投入人工智能。

一些冲突爆发出来了。2017年3月,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毫无预兆地公布辞职。百度人工智能领域两股力量间的撕扯浮出了水面。

5

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在2014年百度世界大会上做 图/CFP

随着吴恩达及其他技术大牛的离职,百度人工智能领域最重要的部门之一,深度学习研究院的中坚力量基本流失殆尽。根据腾讯科技的一篇报道,百度Eye、百度Light、百度Bike、百度筷搜都曾经是百度对外着力推广的人工智能产品,但短期看不到效果后,早已没有声息。

在这场事关百度命运的“豪赌”面前,李彦宏把手伸向了“使命”的权杖。

百度 陆奇 吴恩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