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机和迷你KTV能撩妹、能社交,可它能赚钱吗?
商业人物 商业人物

娃娃机和迷你KTV能撩妹、能社交,可它能赚钱吗?

说到对娃娃机的看法,这位影院工作人员吐了个烟圈:“等我开娃娃机店回本了,就跟你离婚。”听完后她心里暖暖的,她想,没有比这个更海枯石烂、天长地久的承诺了。

来源 | 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作者 | 何思妤

“早先投的钱,还是该全部弄娃娃机的,那两台KTV机器,我都算是白折腾了。”张平说,“不过还行,当时没弄VR,那玩意儿更没啥赚头。”

一年前,在中关村某商场附近看到娃娃机和迷你KTV后,张平觉得这个生意挺不错,形式也很新颖,但张平对迷你KTV更加中意些,按他的话说,一来他觉得娃娃机是小孩玩的,没多大利润;二来,当时迷你KTV的成本远高于娃娃机,毕竟一分钱一分货嘛,投入高些,今后的利润肯定也不错。

31

于是,张平买了两台价格昂贵的KTV机器,顺便又买了两台便宜的娃娃机当添头。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廉价的娃娃机为张平带来了不错的收益,可昂贵的KTV机器却成了鸡肋。他思考再三,索性把KTV机器亏本处理,一赚一赔,算白忙活了半年。

用心观察不难发现,如今在北京各大商场、影院里,娃娃机和迷你KTV已悄然兴起。在投资者眼中,二者俨然成为时下的新风口,既有“线下终端”,“线下流量入口”的时髦概念作为噱头,又有“躺着都能赚钱”、“一本万利”等接地气的口号鼓噪,在资本的推动下,市场规模快速往前涌动。

以娃娃机为例,从2013年开始,抓娃娃机出货量几乎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目前全国的抓娃娃机总量已经超过200万台,年营收入约600亿元。

而迷你KTV作为新生事物,其声势也不容小觑。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1.8亿元,较2016年增长92.7%,而2018年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70.1亿元,增长率达120.4%。

2016年下半年,线下迷你KTV开始席卷全国。目前迷你KTV入局者已经达到10多家,主流KTV玩家目前有友唱M-bar、咪哒miniK、WOW屋、聆哒miniK、爱唱Love sing等。2017年,友唱和咪哒miniK等均获得资本融资。

32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还有若干小道消息充斥期间,“娃娃机套路深,一台娃娃机每年可赚30多万元。”“迷你KTV有逼格能赚钱,三个月包回本,月利润不少于两万。”这些消息让不少找不到好项目的创业者眼睛一亮,而张平就是这创业大军中的一员,但骨感的现实很快就给他丰满的想象重重一击。

张平不是没有自己的主见,他觉得娃娃机都存在这么多年了,这个市场应该不太好做,而迷你KTV应该会受年轻人喜欢,玩的人肯定不少,市场空间也应该会比娃娃机好些。

“本来是快六万块钱买下的两台机器,买过来没多久就开始降价,后来两万多钱就能买两台,再后来又说不要钱了,只要交3000块钱押金就行。”事实上,张平的烦心事还不止于此,各大品牌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开始不约而同的烧钱抢位。 

“我买的那两台机器,刚进入商场时,运营商跟我说有点位保护政策,也就是说我的机器放进这个商场后,运营商就不能让别的代理商进来了。问题是,商场不管这套啊,只要你给钱,其他啥牌子都能进来。”

据业内人士透露,对于做迷你KTV的人来说,“点位”特别重要,在同一个商场,点位好的位置月收入能超过两万元,这些特别好的位置一般人很难搞到手,即使到手了租金也会特别高,而点位在犄角旮旯的机器月收入可能只有几千元。很显然,张平属于后者。

痛定思痛后,张平一咬牙,把两台KTV机器转让给了别人,扣除各种折旧费用后,这笔生意,他亏了两万多,张平说他准备在娃娃机上把损失找补回来。

但娃娃机真的就是“躺着数钱”的买卖吗?干这行将近十年的赵先生听完张平的经历后,感慨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这哥们不过是运气好,商场的负责人估计也不太懂,白给了他两个好点位而已。”

赵先生说,10年前,他就在广东番禺经营娃娃机,这个地方生产了全中国90%以上的娃娃机,要是娃娃机那么挣钱,那些工人不都早就发财了?实际上,最开始的时候,娃娃机大多还是游戏厅的娱乐设备,直到这两年才开始从游戏厅往外搬,能否抢到好的地段,才是娃娃机能否盈利的关键。

赵先生说,在他经营的娃娃机场地中,最贵的租金一个月要5万元,最便宜的也就1000多元。“早先我一个朋友通过我拿到接近成本价的娃娃机,前前后后大概有两百多台,如今一个月平均摊下来也才挣三万多,挣钱哪有那么容易。”

通过多方走访了解,张平买的娃娃机算是此类产品中极其廉价的,实际上,娃娃机的产品价格极其悬殊,从不足千元到5万左右,各种价位的娃娃机应有尽有,而价格昂贵的机器就相当智能了。“你想让娃娃什么时候掉,就什么时候掉,啥都可以调,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不能调的,只要娃娃吸引人,三个月肯定回本!”生产娃娃机的厂商坦言:“就是要让人抓不到,才能挣到钱啊!”

对于娃娃机背后的猫腻,赵先生透露道:“娃娃机的那个爪子,你知道吧,是可以通过调整电压来控制手抓力度的,一般都有强抓和弱抓,设定成弱抓的话,差不多四五十次才能抓中一个,另外,娃娃抓起来的时候,一般就是强抓,时间是两秒,两秒后,娃娃被抓到空中时变成弱抓,娃娃就掉下来了,总有一种让人差一点点就成功的感觉,引起顾客连续投币非要抓回来的欲望。”

可爱

“当然,这个尺度要控制好,毕竟概率太低也就没人玩了,所以,我给客户的建议是设置成30次一个娃娃,这样的效果最好,另外,商家也经常遇到玩娃娃机的高手,遇到这种人,就算倒霉了” 赵先生说。

一个商业模式是否可行,不在于PPT上的天花乱坠,在中国,其产品本身是否能够被大范围山寨往往是一个重要指标,而娃娃机的赚钱能力已经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但其他诸如迷你 KTV 和充电宝等,都还属于线下的新设备,市场需求尚未被大范围验证。

一位专门为商场提供迷你KTV、VR体验、娃娃机等娱乐设备的业内人士刘先生说,“从去年开始,迷你KTV卖得最好,娃娃机的势头也很不错,广东很多生产涉赌设备的企业都在改行生产娃娃机,其实各个品牌的产品都大同小异,这些品牌在市场上极力扩张,主要为了圈地。”

以娃娃机为例,目前星奈吉、娃娃攻略等主流厂家两年间逐步在北京各大商场、影院、娱乐场等场所全面铺开,累计投放了约1.4万台娃娃机。“只要能抢到好的地盘就能盈利,钱只是挣多挣少的区别。迷你KTV倒也不能说盈利不如娃娃机,主要还是看地段。”

实际上,娃娃机和迷你KTV的骤然兴起,也是对线下商业购物生态的补充甚至重构,并且在互联网线上红利逐渐疲软之际,有机会成为新的流量入口,这也给了投资人更多的想象空间。

所以,对于涌入这两个领域的投资人而言,“时间意味着一切”,或者说,“点位意味着一切”。赵先生从去年开始就想办法认识北京各大商场的管理人员,但各品牌竞争激烈,生意没以前那么好做了。“以前做的时候,进商场还很好谈,只要钱差不多到位就行,但现在只能靠认识熟人,租金也涨的非常凶。”

此外,赵先生坦言,投资人找到他们做娃娃机和迷你KTV的线下渠道明显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存量市场的角度看,其他人还得从头开拓新渠道,但娃娃机的渠道运营商已通过多年经营牢牢占住了原有的线下渠道,还能实现盈利。另外,眼下他们占有的娃娃机线下渠道大多能迅速铺上迷你KTV,在市场份额上抢占先机。

“迷你KTV到底能火多久,谁心里也没谱,但既然是打仗,就得做两手准备,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迷你KTV就不是下一个娃娃机,万一哪天火了呢?这叫东边不亮西边亮。”赵先生说道。

说起迷你KTV,得先说说KTV。KTV起源于日本的Karaok,本意是“没有人伴奏的乐队”。上世纪90年代满大街都有“卡拉OK”和“练歌房”,但是环境水平良莠不齐,歌曲版权基本为0,所以它们很快被一些平地而起的KTV巨头取而代之。环境好、服务规范,还提供酒水和餐饮,迅速成为了情侣约会、朋友聚会、公司团建的首选。 

现在这些大型KTV依然还在,但是生意却每况愈下,不是大家的需求发生了改变——事实上朋友聚会大家除了吃饭、唱歌,依旧很难再想出什么别的更有创意的方法——而是文化现象有了很大不同。 

以前大江南北同唱一首歌是很普遍的现象,大家到了KTV很容易找到共鸣。现在文化的多元化和圈层化导致每个人几乎都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甚至哪怕是最要好的朋友,喜欢听的和喜欢唱的歌已经完全不同了。

迷你KTV找到了这个痛点,它的空间决定了它是小圈层,甚至就是自己去唱,同时迷你KTV集唱、录和线上分享功能于一体,又满足了社交需求,而且掐准了顾客在商场吃饭排队等位等碎片时间并将其转化为商机。

都说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这句话放在娃娃机和迷你KTV上同样适用。

在娃娃机时代,不少人将自己的“战利品”拍照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各种“抓娃娃大神”也开了直播,传授自己的“独门绝技”。据报道,厦门有位抓娃娃大神,半年抓了3000只娃娃,老板甚至请他吃饭,恳求他别玩了。

社交

“实际上,娃娃机旁边永远不乏可爱的萌妹子,高冷的女神,她们在心爱的娃娃面前屡战屡败,一筹莫展。这时候我淡定地上场,一抓一个准,这一大帮软妹子发自异性崇拜、欣喜雀跃的眼神中,我觉得很满足,顺便把抓来的娃娃送给她们,非常有成就感,也是这个游戏值得享受的部分。”在网上的一则视频中,抓娃娃玩家小A如是说。

另外,小A还免费教周围的女孩子如何抓娃娃,通过这个方式,他也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小宛。听说了小A的故事后,不少网友跪求小A传授抓娃娃的技能,“抓娃娃”俨然成了一种新的撩妹绝招……

如果说娃娃机时代,将抓来的娃娃分享到朋友圈炫耀这一行为尚属用户的自发行为,那么,到了迷你KTV时代,社交分享就变成了商家的营销行为。

当用户唱完歌后,系统可以把唱歌的录音发到微信上,鼓励用户转发到社交平台或者朋友圈,并给与一定的优惠券。对于大部分女孩而言,一般都不会拒绝这种社交分享,而对于很多带孩子来唱歌的父母而言,这大概分外有用——一项晒娃新技能已解锁。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娃娃机和迷你KTV。

比如,北京国贸某游戏厅年轻的店主小王,他就没感觉到娃娃机有多火爆,只有在节假日时,娃娃机的营收才会飙高,其他时候并没看出娃娃机比其他设备有明显优势。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线下迷你KTV多数背靠传统KTV,目前并未出现垄断性巨头;市场上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未来各厂商应结合自身独特优势寻找更加适合的发展道路。

就在迷你KTV火热的时候,一些代理商站出来说:这东西其实很难盈利。有的厂商对代理商的承诺很好听,这种迷你KTV的设备代理费很便宜,1万来块钱就能买一套。然后1台设备你就能月入两万,可以“一本万利”、“躺着挣钱”……但实际上一旦你加盟代理,你会发现商场的场地租金,无数其他品牌的挤压竞争,都是巨大的运营压力。迷你KTV现在还在烧钱扩张,而未来市场冷静整合的时候,那些中间代理商一定是最大的输家。

而更有意思的是,作为迷你KTV运营商最看重的影院场地,其自身经营迷你KTV的情况却极为罕见,一位影院工作人员算了笔细账:“我们如果上设备(迷你KTV)的话,肯定得上档次还过得去的机器吧,成本就得三万多一台。收费一般一首歌5块钱,一个小时60块钱,就当全天运营12个小时,不算电费、版权费等运营成本,一天顶多700块钱,实际上平时空闲时间非常多,哪有那么多人玩这个?”

这位影院工作人员继续吐槽,“这东西也就是运营商吹的厉害,但这玩意逼格再高能高的过之前的VR?那时候也是天花乱坠的什么互联网新理念,什么风口经济,结果呢,很多人设备上了后,那种胶囊式的VR机短片体验也就那么回事,本身内容极其有限,游戏机成本又太高,单次体验动辄几十块,很多人玩了一次后不再玩第二次。最后,很多运营商做了一年租金都收不回来多少,干脆就不做了。”

“实际上,VR被炒得那么火爆,倒不是不赚钱,不过呢,不是加盟商赚钱,而是卖这些VR设备的厂商赚得盆满钵满。”

说到对娃娃机是什么看法,这位影院工作人员吐了个烟圈,套用了一个段子:“‘等我开娃娃机店回本了,就跟你离婚。’他淡淡地说。听完后她心里暖暖的,她想,没有比这个更海枯石烂、天长地久的承诺了。”(本文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娃娃机 赚钱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