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手机的“照骗”经济学
AI财经社 AI财经社

国产手机的“照骗”经济学

当美颜变成一代人的“生理需求”,技术壁垒不高的美颜经济似乎就变得坚不可摧。

来源 | 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

作者 | 杨红钦

编辑 | 祝同

有着极强需求的美颜市场,给了OV等国产手机得以逆袭的机会,尽管资本市场并不看好以美图为代表的美颜市场,但在这个消费升级的时代,当美颜变成一代人的“生理需求”,技术壁垒不高的美颜经济似乎就变得坚不可摧。   

曾经风光无限、市值近千亿的美图公司,最近黯然失色。

7月5日,港股上市的美图公司股价仍徘徊在每股9港元左右。而从6月15日上市解禁以来,一路低开低走,一度跌破发行价,与其21.05港元的顶峰相比已是腰斩过半。

美图帮助万千少男少女实现变美梦想,在变美这个市场上美图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它自身的盈利模式却并不怎么明朗。上市之初美图还未实现盈利,股价经历了6个月的大起大落后跌回原点,不免让人质疑,美图的这笔美颜生意究竟能做多久。

与之相比,在美图解禁日到来的前5天,同样以美颜为亮点的OPPOR11发布会却门庭若市。新机型延续了OPPO在拍照上的优势,搭配前后2000万像素摄像头,后摄像头支持双摄聚焦。

62.webp

OPPO R11发布会

不止是OPPO,小米6也打出“拍人更美”,一向走性冷淡风的苹果也推出主打人像的视频广告。在手机领域,美颜经济却又进行的热火朝天。

即使美图公司受到股价大跌的创伤,但美颜经济这场风,因为其深厚的市场基础,并没有出现颓势的迹象,美颜拍照的火热便是佐证。手机厂商们纷纷打出美颜拍照的口号,这其实更符合“一个月总有二十几天都在自恋”的年轻人的趣味——自拍。

美颜是人的天性,在一个看脸的社会里,没有人会拒绝好皮肤、大眼睛、小脸蛋。智能手机让追求美这一本能的需求在这个时代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美颜拍照功能让美可以无时无刻、不分场合地出现。

从某种意义上说,有着极强需求的美颜市场,给了OV等国产手机得以逆袭的机会,而不高的技术壁垒让这种逆袭成为可能。

来势汹汹的美颜经济

跟无原生美颜功能、极致简单的苹果手机相比,国产手机对美颜拍照则是一拥而上的态势。今年上半年密集发布的新手机,纷纷以人像拍照作为亮点。不仅仅是OPPO,紧接着发布的荣耀9,同样将双摄拍照作为产品的特色之一。

与此同时,金立S10、小米6、华为P10、美图M8等一众产品,无不在拍照方面加大“马力”。

很明显,进入2017年之后,手机厂商们已经意识到,在消费观念变迁的背景下,拍照这一曾经的附属功能已经成为打动用户的关键点,硝烟的气味正在弥漫。

手机厂商们发现,当美与看似冰冷的商业相遇,美颜拍照就形成一种新潮的化学反应。

OPPO算是美颜拍照中的实力选手,它在2011年推出了ULIKE系列,自拍美颜的潮流开始于此,而当时的大部分手机厂商还把注意力停留在后置摄像头上。随后OPPO在自拍上变着花样翻新:OPPO Find7 5000万像素、OPPO N3电动旋转镜头、Smartsensor光学防抖......号称1600万像素的OPPO R9以1700万台的年销量,打破了iPhone在国内市场连续4年获得最畅销机型的纪录,2016超过iPhone6s成为最热销的智能手机。  

跟OPPO同为畅销机的VIVO广为认知的是那句“柔光自拍照亮你的美”的广告语,很显然VIVO的定位就是主打自拍。看起来自拍往往是女性们的偏好,爱自拍的男生容易让人产生女性化的印象,VIVO为了减弱这种印象请来了具有硬汉气质的彭于晏作为代言人,如此的效果便是男女都受用了。   

即使股市受挫,不可否认的是美图公司的美图手机对美颜拍照的贡献。依靠美图秀秀的强大数据库,美图做了相关的数据分析,由此发现做美图手机的灵感。

美图公司相关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在他们调研的用户中发现很大比例的照片是自拍照,他们的痛点是画质普遍不高,噪点很多,这主要是因为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像素过低造成的。

2012年,一款“自拍神器”的产品售价超5000元依然在全国热卖,美图从中看到了自拍已经成为刚性需求,而美图秀秀有70%的用户是女性,他们判断这样一个用户群体能支撑起美颜手机这样一款产品,美图手机就此诞生。

63.webp

美图M6手机

美图的判断没有错,美图手机一经推出即受到市场的热捧,甚至成为美图的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上市之时,美图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美图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智能手机,2015年营收占比89.9%,并且有节节升高的迹象,2016年上半年占比高达95.1%。

即使都是做美颜的生意,美颜手机却比美颜软件挣钱,这似乎从一个侧面显示了人们对美颜的需求已经不单单停留在美颜软件上了。

与其修修补补,不如拍出来的照片就是美的。这对手机的硬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手机厂商们开始强调自己的硬件条件以使人们相信他们的美颜是最先进的,最能让人变美的。

但是美图手机显然不能撑起整个美图的盈利。广告、电商、互联网增值业务被美图看作是未来主要的变现方式,但是从目前来看进展并不明显。“盈利模式不够清晰”、“欠缺将变现关系较好保存下来的产品”、“收入主要来自手机”等等,几乎是业内人士公认的对美图公司的评价。

对此,美图CFO颜劲良曾感慨:“从IPO至今,基本上整个市场没有看懂美图公司。”颜劲良此前表示:“外界对美图有几个误解,第一,美图的产品非常简单,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壁垒;第二,美图只是工具公司,价值有限;第三,美图有很多用户,但是不能赚钱。”

这或许是很大部分投资人不看好美图的原因,未来美图的盈利何去何从尚需观望。但是美图的短暂受挫并不代表颜值经济的不被看好,美颜这个需求不会衰败,手机厂商们正在前赴后继地玩转美颜拍照。

以往走商务路线的金立手机也不例外。最新发布的金立S10似乎与金立以往严肃的印象不同,金立以往主推M系列,其核心卖点是“续航”与“安全”,主打政商群体。事实上从去年11月发布的金立S9开始,金立就已经在美颜拍照上下功夫。

金立手机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从今年开始,将在暑期同时开始主推针对年轻潮人群体的S系列,从而形成由单一旗舰向双旗舰机型转移的策略。

这种策略被他们称为“筑城、拔寨”,也就是在稳固政商市场的同时,向年轻群体拓展。美颜拍照就是他们抓住年轻用户的利器,最新款的金立S10以四摄像头为卖点,前摄像头的像素更是超过了后摄像头。

很显然,聪明的手机厂商们正在你追我赶地占领美颜拍照这一制高点。

活在照片里的一代

手机厂商们打得火热,活在照片里的人们也越来越美了。

蓝蓝是一个自拍爱好者。她又琢磨着换一个拍照更好的。无聊的时候,她可以一个人对着自拍镜头做出各种表情:皱眉、噘嘴、浅笑、做鬼脸......她变换各种角度,最后得出自己左边侧脸拍起来更好看的结论,她从众多看起来差不多的照片中选出一张来修图。

其实,用美颜镜头拍出来的照片已经让她省了很多心,一般情况下她只需要瘦脸和大眼的功能。修图完成后,她小心翼翼地选择照片配文发到朋友圈,心怀期待,准备迎接好友们的评论。

事实上,校园、宿舍、户外、自己的小房间……年轻人们随时都在或光明正大或低调遮掩地进行着自拍。他们通常以罕见的专注与认真,不断变换角度,寻找最好的自拍视角,连续拍出多张照片,再花上一两个小时的选择后,才会慎重地修图、配文字,发到微博或者朋友圈。美颜技术的发达催生了大批修饰过头的照片,这让照片和“照骗”成为朋友圈心照不宣的秘密。

65.webp

2017年6月4日,江苏苏州,独墅湖畔。毕业季,情侣在湖边用自拍架合影。

在蓝蓝看来,活在照片里也不该承受过多的苛责。作为个体,每个人天生地具有记录历史时刻的欲望,将渺小的自己融进漫长的时间刻度,拍照功能的诞生满足了这种仪式感。今天,人们已经不仅满足于简单粗暴的记录,还要美好精致,因为社交分享的发达,让人们分享美的欲望得到更大的释放。

2016年,美图针对超过30万美图手机用户进行了调研,调研结果显示目前90后已经成为美图手机的主流用户,该比例超过87.8%。这折射出新一代的年轻人已经成为美颜经济的中坚力量,仅美图核心产品单月就处理超过60 亿张照片。

这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见的自恋一代。他们对父母们的低调内敛没有共鸣,天然地释放自己的个性,觉得自己是最傲娇的存在。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独生一代对网络的亲切感更加突出,发达的社交网络让他们习惯并乐于分享。

企鹅智库一项调查显示95后比非95后更乐于在社交网络上分享日常心情和生活照片,分享生活照片的比例达三成。

相对于文字而言,图片能够更加直观地展现自己,跟视频相比,图片的生产更加方便,自己随心所欲美化自己的空间更大。

虽然现在也实现了视频美颜,但是图片显然还是更安全,不容易让人戳破真实的自己。在靠照片识人的社交网络里,高颜值的照片就显得格外重要。

某社交APP就95后这一人群发布了“陌生人社交报告”,报告显示95后以颜值为搭讪动力的占比达81%,而90后仅为62%,可见貌美真的是硬道理。美颜变成了生活的必需,甚至内化为进行社交的“生理需求”。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颜拍照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事物也就理所当然了。“泰国的变性,日本的化妆,韩国的整容,中国的美颜,并称“新亚洲四小龙”,这是近几年在社交媒体上普遍传播的一个段子。虽然有调侃的成分,但是美颜的确在中国爆发了。

对“看脸”的年轻一代来说,好不好用似乎是其次,重要的是能让自己看起来美,于是国产手机们一拥而上纷纷做起了美颜拍照的生意。并且在年轻人的追捧下,这门让人“变美”的生意目前还做得有声有色。甚至可以说这群新生代对颜值的狂热追求,催生了一批美颜拍照手机的崛起。

然而,即使凭借高颜值赢得市场的良好表现,关于国产手机一些由来已久的质疑并没有随之散去,国产手机一度陷入山寨机的泥沼。

2010年后,随着市场的逐渐庞大和政策环境的宽松,国产手机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出现百家争鸣的局面。这一时期国产手机中有一些走中庸的路线,实用与美观并重。

跟“中华酷联”这些老牌厂商相比,一些后起之秀借颜值经济的东风,在市场赚足了眼球。他们以强劲的营销在年轻人打响名声,他们洞悉这群互联网原生人群的需求——分享美,美颜拍照能直接戳中他们的痛点。手机厂商们似乎把创新的力气都使在了美颜拍照上,超高自拍像素、智能美颜、双摄像头......这些做法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在畅销机排名中,具备强大美颜拍照功能的手机占据了不错的排名。看起来颜值经济养活了大批主打美颜拍照的手机,这不免让人产生疑问:专注于美颜的国产手机们,接下来要靠什么爆发?

即使有这种质疑,但是依托爱美这一古老的人性,在商业逻辑上,美颜拍照还是一门双赢的好生意。

美颜让美丽庸俗化?

回溯美颜拍照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商业和科技在人类“变美”的路上功不可没。

作为手机的非必要功能,美颜拍照并不是手机诞生之初就具备的。后置摄像头是在2000年夏普推出J-SH04才实现,只有11万像素,然而第一部配置前摄像头的手机已经难以考证。

在智能手机时代到来之前的十年间,手机厂商们围绕后置摄像头花样百出。直到2010年,苹果发布iPhone4,这是苹果首次将前置摄像头引入iPhone。

在发布会上,乔布斯演示了Face-time视频通话,但前置摄像头最初的功能是视频通话,而非自拍。将苹果视作标杆的安卓厂商们纷纷跟进前置摄像头,手机自拍的土壤开始蕴育。

66.webp

2010年6月7日,美国,乔布斯在一年一度的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发布iPhone4。

伴随着网络和技术的发展,前置摄像头在诸多方面都迎来更新。像素从30万、120万、200万、500万、800万到2100万,更让爱美者欢欣鼓舞的是美颜功能的逐渐强大。

提到美颜功能,美图秀秀显然是无法跳过的。2008年美图秀秀诞生,免费使用和傻瓜式的操作手法让美颜就此走向大众化的道路。

在美图秀秀之前,要达到美颜效果,需要将照片导在电脑,用PS进行一步步繁琐的操作。较大的成本让美颜成为精英小众的行为,美颜经济也没有在PS时代爆发出来,那时候的人们也难以想象一个美颜经济的时代就要到来。

美图秀秀在培养用户美颜习惯的同时,手机行业也在完成自己变革,酝酿了后来两者在摄像头的结合。

2007年,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引爆了智能手机的市场,iPhone4首次引入前置摄像头,更是引来全球手机厂商的纷纷效仿。国内形成了苹果、三星之外的“中华酷联”四强格局。

那时候的OPPO、VIVO尚在人们的视线之外,但是真正开启国内美颜拍照先河的手机却是OPPO。OPPO在2011年推出了ULIKE系列,自拍美颜的潮流就此开始了,并引爆市场。也是在这一年,卡西欧推出型号为TR—100的自拍神器,引爆自拍狂潮,拍照和修图能够在一部设备上同时完成了。

2011年是美颜经济的一个重要节点。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网络的发展将人类带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为美颜自拍提供了土壤:随时随地,想拍就拍。硬件的升级、使用的便携性和社交分享的简单化,围绕拍照和图片,衍生出了枝干繁多的产业链,美颜经济学就是其中最茂盛的一支。

一些关心中国手机科技创新发展的人士会担心,美颜这种务虚的功能点是走错了方向,把美丽迅速庸俗化了。他们更加担心,由于对美颜功能的过于关注,中国手机行业中的科技含量迟迟难以提升,似乎将失去与世界科技巨头并列的机会。

然而,这似乎存在某种误解。商业源自人性,对美的追求近乎本能,美颜相机的商业逻辑,在这个消费升级的时代,无比坚固。

发展到今天,美颜拍照已经可以实现基于年龄、脸型、性别定制出美颜方案,未来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仍令人拭目以待。美图公司上述人士告诉AI财经社,美图正在基于大数据对图像识别技术进行研究,以迎接人工智能的风口。

国产手机 拍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