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新主人孙宏斌: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AI财经社 AI财经社

乐视网新主人孙宏斌: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1990年,在联想混得风生水起的孙宏斌锒铛入狱。他的贵人柳传志,亲手把他送进了高墙。时年,孙宏斌27岁,距今天刚好27年。以1990年为轴线,孙宏斌的生命被一折两段。轴线的左侧,野心勃勃,轴线的右侧,步步为营。

来源 | 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

作者 | 郑亚红

编辑 | 杨舒芳

7月21日,孙宏斌正式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他用189天完成了乐视的进击,入驻大厦成为乐视网新主人。

“小孙这个人,做事没有留余地,他的风格就是往前冲冲冲。”在73岁的柳传志眼里,四年前就已过半百的孙宏斌依然是年轻的“小孙”。

乐视、金科、链家、万达……2017年的176天里,孙宏斌花在收购上的交易金额超过1000亿元。这位动辄豪掷几百亿的地产大亨,像一台推土机,一路行驶一路碾压,圈地无数,暗藏野心。

乐视股东大会前夜,孙宏斌发了朋友圈, “老贾还年轻,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我们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不盖棺不定论,支持老贾。”

寥寥三句话,名义上都指向“老贾”,却皆是孙宏斌一路走来的注脚。

29年前,孙宏斌初进联想,意气风发之时迎来四年的牢狱之灾。出狱后创建顺驰,又在上市前弹尽粮绝,不得已将十多年心血拱手相让。人生和事业,孙宏斌都经历了足够多的失败。

这些失败和灾难,最终变成了今天孙宏斌的商业逻辑。

冒险家的时代

《联想局》这样记录着1988年:“那时候的中关村已经开始成为鱼龙混杂之地,猪还在村庄周围嚎叫,杂草依旧覆盖着街道,英雄和懦夫已在同一舞台上表演,权力者们正在自己的剧场上踌躇满志。”

那是冒险家的时代。

彼时,“下海”成为时尚,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两年后,25岁的工程师孙宏斌站在这个时代的路口。最终,他选择下海,进了联想。他不是为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是源自对未来人生的焦虑:“做学术能看到头,做生意最起码看不到头。”

对于孙宏斌,未知是最大的吸引力。

初进联想,孙宏斌便以黑马之姿在谈判桌上签下1000万的销售单子。3年之内,他被破格提拔,从普通员工成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经理,主管全国18家分公司。青年才俊,前途无量。

天资和野心能成就一个人,也能毁掉一个人。

柳传志很肯定孙宏斌的实干精神和组织能力,也看到了这个年轻人以自我为中心的问题。他断定,孙宏斌在联想工作有四种可能:“第一种是可造就之大才;第二种是公司的危险人物;第三种是被磨练成庸才;第四种是愤而出走。”

32.webp

孙宏斌和柳传志。 图片来自网络

1990年,一份叫做《联想企业报》的内部小报把孙宏斌送进了高墙。当年5月,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以挪用公款罪名逮捕,获刑5年。他的贵人柳传志,亲手把他送进了监狱。

时年,孙宏斌27岁,距今天刚好27年。以1990年为轴线,孙宏斌的生命被一折为两段。轴线的左侧,野心勃勃,轴线的右侧,步步为营。

亦师亦友柳传志

与铁栏为伴的四年中,孙宏斌并未如外界想象的那样,把柳传志视为不共戴天的仇人。

狱中孙宏斌见过一次柳传志,彼时他已收敛起嚣张气焰,诚心诚意向柳传志道歉,承认自己的年轻气盛和不懂事,并直言希望柳传志能支持他东山再起。柳传志本就欣赏孙宏斌,认为他是一个“能够审时度势,一眼看到底”的人,此番更觉得这位不自暴自弃的年轻人非常不错。

那时候,没人知道孙宏斌会做什么,很多人以为他将从此开始庸常人生。回忆起狱中生活,孙宏斌说在监狱时,他的床边每天晚上都坐着两个人,以防止他自杀,可他却呼呼大睡。但他又说“我是累的,天天都累。”

失去自由的孙宏斌每天都想离开无限漆黑的生活,想出去大吃一顿。在狱中,孙宏斌学到了一些流氓的黑话,譬如“走的是面,玩的是腕”,懂得了“在江湖上,在流氓的江湖从来不是靠腿、胳膊粗”。

1994年,孙宏斌再次回归墙外的世界。那时候,中关村已不再是那个中关村,联想也已不再是昔日的联想。与孙同一年进联想的杨元庆已经大权在握,柳传志开始被剧烈的美尼尔综合征折磨。

33.webp

联想董事局主席柳传志

他没有选择重回联想。拿着联想给的50万,孙宏斌开始进军房地产。柳传志为他打通了银行的联系,成为他第一个合作伙伴。孙宏斌与联想控股的子公司融科进行了大规模合作,一起在天津、北京的房地产市场上搏杀。几年的恩仇,在生意场上丝毫看不出痕迹。

柳传志前两日接受新媒体盒饭财经专访时,评价了孙宏斌的三个最大优点:第一是极强的上进心,不是一般的强,是极强;第二,有非常强的坚韧性,打倒了再爬起来,这很了不起;第三有一眼看到底的能力,能判断一件事做与不做的关键在哪儿。

柳传志依然看得清楚,“小孙这个人,做事没有留余地,他的风格就是往前冲冲冲,这是性格使然。”

顺驰速度

重出江湖后,孙宏斌给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取名“顺驰”,意为顺且快。

他对速度和结果要求极高。从2003年8月到2004年4月,孙宏斌主导顺驰拿下华北、华东和华中等10余块土地,将平均开发周期18个月的行业惯例缩短至7个月。

一时间,顺驰成为天津房地产界的头把交椅,2002年以超过15%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于第二名。

但他的胃口远不止于此。

在孙宏斌疯狂拿地前一年,他在重庆参加了一个会议。会上,孙宏斌登台呛声王石,扬言要打败万科,成为中国房地产销售冠军。王石听罢,当场驳斥他“睁眼说瞎话”。

回到北京后,孙宏斌火速召开“蟒山会议”,定下“统一思想、不惜血本、疯狂拿地、进军全国”的十六字方针。竞争版图就此重新规划,孙宏斌沉浸在“房地产全国第一”的梦想之中,自信“世界就是这样改变的”。

他在顺驰制造了独特的话语体系,“女人像男人,男人像牲口”。所有人的激情都被孙宏斌激发出来,“狼性”的思维和野心充斥着顺驰。

2004年,孙宏斌在海南的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又一次遇到王石,并宣称2004年顺驰的销售回款会达到120个亿时,王石忍不住插话:“我认为这是吹牛。”要知道,2003年顺驰的营业额还没超过40亿。

34.webp

前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

这一年,孙宏斌耗资百亿,先后进军了石家庄、苏州、北京、华北、长三角等地,顺驰手中的土地面积达到1200万平方米,销售额增加到127个亿。一年之内,顺驰从一个地方性公司变成一个全国性公司。

他兑现了跟王石吹下的牛。多年后回忆起蟒山会议,孙宏斌说自己一直在身体力行“鸿鹄之志向,蚂蚁之行动”,精中精力,舍弃其余,全力以赴。

不过,房地产界对顺驰的操作手段和企业道德诟病颇多。很多人认为孙宏斌是害群之马。王健林很却看好他,评价孙宏斌是“鲶鱼”,横冲直撞在房地产界里,是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只差点明说他前途无量了。

孙宏斌的妥协

2003年2月,顺驰上市前,为了消除牢狱岁月对他在董事会席位的影响,孙宏斌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取消原判决。8个月后,他收到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改判无罪。顺驰在香港联合交易所的上市再无障碍。

不幸的是,扩张过快给顺驰埋下的债务危机一发不可收拾。即使孙宏斌使尽浑身解数,资金链断裂的顺驰也已经无力回天。

情况急转直下。不到2年后,孙宏斌向心腹部下交底:他已经将家里的存款都陆续垫进了公司,其中一张银行卡仅剩下两位数,资金的刚性缺口达5亿到6亿元,负债30多亿元。

无奈,孙宏斌将顺驰低价卖出,开始投入到融创集团的工作中。

此时的孙宏斌变得异常低调。当时的资料显示,孙宏斌刻意避免与媒体见面,在融创网站及宣传册上,都找不到他的名字。

2004年顺驰上市准备路演材料时,投行问孙宏斌,“这是你的矛,你的盾在哪呢?”,那个时候的孙宏斌回答说,他不需要盾。2009年融创上市,孙宏斌再次为路演准备材料,投行问他“你只有盾没有矛?”,孙宏斌说“全天下都知道我只会使矛。”但这一次,孙宏斌已经明白,矛和盾都有必要。

孙宏斌学会了与自己的偏执妥协,进攻多了,他学会了用“盾”来保护自己和企业,言谈举止收敛了很多。“年轻的时候觉得进取、冒险、坚持、勇往直前很重要,现在觉得忍耐、宽容、让步、妥协也许更重要。” 他开始为了生意去讨好别人。

35.webp

宋卫平和孙宏斌 

2011年,孙宏斌在无锡的绿城·香樟园买了一套房子。一天前,绿城集团创始人宋卫平刚刚为绿城破产的传闻撰写了一篇千字回应辟谣,热切地盼望着绿城能够度过寒冬。

此后,孙宏斌开始不时在微博晒出自己对绿城的支持,孙宏斌与宋卫平也建立了良好的朋友关系,他尊称宋卫平为大哥。

2011年12月19日,孙宏斌发了条夸赞宋卫平的微博:“我真的喜欢宋卫平,原因是我们太像了,一是都是血性的性情中人,每次喝酒都喝多;二是都有理想主义情怀,为理想宁可头破血流;三是都怀英雄的浪漫主义,这种浪漫代价大、消魂、刻骨铭心。绿城度过这次难关(肯定会度过)后,我们都会从容淡定坚强幸福。”

宋卫平仍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孙宏斌却已经变成一个商人。

公开“表白”后不久,孙宏斌就获得了实质性回报。2012年1月,融创仅花5100万元就拿到了绿城·香樟园项目公司的51%控股权。绿城破产传言最盛时,他力挺宋卫平,“行业里谁都可以死,绿城不能死。”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融创陆续收购了绿城旗下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及天津5座城市9个项目的50%股权。

如此行事,孙宏斌却对外界给予的“激进”评价很是在意。2013年3月,他在微博中说,自己其实不是一个激进的人,他厌恶风险。他不允许司机开快车,过马路一定等人行道绿灯。孙宏斌不厌其烦地解释道,“之所以被认为激进,是因为我觉得没想好的事坚决不干,想好的事就坚决果敢的去干。朋友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2014年5月,绿城陷入资金链危机,孙宏斌决定接管绿城。绿城中国和融创中国同时宣布,融创中国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3%股份。

事情有点像当初的顺驰。只不过,这一次孙宏斌充当的是救世主的角色。这是白衣骑士第一次现身。

并购之王

2017年融创成功跻身千亿房企俱乐部。两次失败后的孙宏斌,这次站在了行业之巅。

人们重新看到了当年那个高歌猛进的孙宏斌。曾经成就他又拖垮他的顺驰速度,也再次回归。

2016年下半年至今,孙宏斌再次露出“狩猎者”的尖牙,融创收购案例不断:2016年7月,42亿元收购莱蒙国际旗下八个公司的全部股本权益及偿付贷款;8月,20.54亿元收购博鳌金湾项目50%股权;9月,40亿元收购A股上市公司金科股份16.96%股权。

联想、恒大、链家、万达……融创的并购版图持续扩大。孙宏斌似乎回归到了13年前,攻城略地,野心勃勃。十三年前一身匪气的孙宏斌,如今变成了媒体口中的白衣骑士。

他接下了危机中的乐视和贾跃亭留下的梦想后遗症,接下了被银监会点名要摸底调查贷款情况的万达。孙宏斌跟急于偿还银行贷款的王健林约定“只出钱,不管事”。

在这两次并购中,孙宏斌展示了他的商人本性和商业逻辑。

买万达,他认为自己是王健林的唯一选择。“融创买万达的逻辑太简单了,谁反对谁傻子,至于万达该不该卖,去问王健林。他要找一个兄弟一样的合作伙伴,那就只能找到我们了。这个时候价格不是最重要的,人品才是。我吃过亏,慢慢就把信用建立起来了。”

36.webp

万达、融创、富力三方交易后,三位大佬开怀畅饮。

至于他是白衣骑士还是狼子野心,大概只有孙宏斌自己知道。我们只需要记得,他仍是一个利益驱使的商人。

有媒体此前如此评价孙宏斌的华丽转身:他曾经对人大喊大叫,如今已极少失态;他的激情曾使他失去过自由,也给予了他声望和财富;他曾经飞扬跋扈地生活,如今则像个平凡的生灵,平静地生活在尘世中。

连孙宏斌自己都说“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言语间,像一个年迈的长者。孙宏斌要返璞归真,回归平凡了?

他只是把锋芒隐藏了起来,只展示出他的盾。着急的时候,矛才会现身。

孙宏斌 乐视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