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岁少年”阿里影业走出阵痛
2019-11-15 18:33 春节档 阿里 淘票票

从“烂片制造机”到“爆款收割机”,阿里影业如何走向丰收?

作者丨尹子璇、盛佳莹 编辑丨艾范巴黎

来源|猎云网( ID:ilieyun )

2019年是 阿里 影业的丰收年。

今日,由周冬雨、易洋千玺主演的电影《少年的你》票房超过14亿。这部围绕“校园霸凌”现象展开探讨的现实主义作品,收获了社会各界的交口称赞,在豆瓣上斩获8.4的高分,连社会学家李银河都称其为“一个意外的惊喜”。

a538beb966b8b76378685_3.jpeg

受其影响,联合出品方 阿里 影业股价从其上映日24日至今上涨13%,报价1.3港元,最新市值346亿港元。

仅在2019年, 阿里 影业已经主发行电影11部,发行总票房达34亿,主出品了31部电影,出品总票房达97亿,位列出品票房排名第一位。

而票房之外, 阿里 影业也凭借《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狗十三》、《何以为家》等作品收获了口碑,更是通过其参与出品的《绿皮书》成功与奥斯卡牵手。

可以这样说,如今的 阿里 影业已经实现了口碑与票房双丰收。当我们梳理其成功背后的方法论,则会发现,这一个成立五年的年轻企业,已经走过了一段坎坷的前行,并通过独具 阿里 特色的打法,最终交出了这份答卷。

初生时的阵痛

“永福有一天会收回自己的话。”

2017年,光线传媒CEO王长田直接如此评论时任 阿里 影业CEO的俞永福。

因为俞永福如此规划 阿里 影业的未来:“ 阿里 影业不想做传统电影公司, 阿里 影业定位为基础设施公司,在我从业期间会非常坚持。对上游内容公司来说,我不会作为竞争者出现。”

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更是表示, 阿里 影业以后只会生产极少量的影片,主要业务将是利用其强大的用户触达能力、内容产业化能力和商业运营能力,专注于智能宣发和衍生品运营,并以此为上游的内容生产者提供服务。

从2014年认购文化中国近60%的股权,随后将其更名为 阿里 影业起, 阿里 影业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在内容上, 阿里 影业收购多个热门IP,如琼瑶小说《还珠格格》的电影改编权、中影投资的春节档电影《狼图腾》的海外发行权和畅销盗墓小说《鬼吹灯》的电视剧改编权。

a538beb966b8b76378685_5.jpeg

在体系建设上,成立之初 阿里 影业便完成了对中国最大影院票务系统供应商之一粤科的全面收购,并收购 阿里巴巴 旗下的娱乐宝。2016年, 阿里 影业更是将“烧钱大户”淘票票注入体系内,并进行大量补贴。

这样的定位是基于 阿里 的科技和数字平台基因,而这个判断也无可厚非,毕竟按照互联网的惯有思路,进入一个传统行业后,不会急着去做竞争者,而是要用科技和数据做服务者。

虽然搭建基础设施的愿景正在路上,但是 阿里 影业的却迎来了不小的质疑和嘘声。

一方面,是大量资本投入导致的持续亏损,财报数据显示,2014年 阿里 影业净亏损4.15亿元,2016年净亏损9.59亿元。

另一方面,在内容上, 阿里 影业主打思路是对“IP+流量”模式的电影进行主投主控,斥巨资提升前期热度,但主控项目《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不仅市场反响不佳,更是遭遇口碑危机,前者豆瓣评分4.0,后者登陆暑期档时遭遇锁场退票风波。

这样的结果,源于 阿里 影业的定位出现了偏差。电影圈的中心是电影本身,而头部优质电影资源的把控,才能决定行业的话语权。

内容发力下的拐点

改变来自于刚上任不久的 阿里 影业CEO樊路远。

樊路远加盟 阿里 12年,是支付宝金融帝国的缔造者之一,凭借快捷支付、支付宝无线化、余额宝等战功成为第一批 阿里 合伙人。

从时期上来说,可以将樊路远的加入看作是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市场表现不佳后的一种举措。

而他的加入正好赶上了《战狼2》的市场爆发,淘票票是《战狼2》的独家互联网联合发行平台,一手是《战狼2》为代表的头部优质内容的聚集效应,一手是自家主控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市场评价。

清晰的对比下,樊路远明确了自己的立场:重拾内容,视其与基础设施为驱动双轮,并将 阿里 影业定义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平台的全新的内容公司。

在具体操作上,樊路远也更为稳健,不再坚持主投主控,而是选择牵手头部电影公司,深度绑定华谊兄弟、博纳、北京文化等近年表现突出的企业,而投资的电影也开始集中在春节档、贺岁档、暑期档、国庆档等几大重要档期。

在 阿里 影业的平台体系化运作下,这样操作的效果是明显的。2018年春节档成了 阿里 的翻身之仗,《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纷纷拿下36亿、33亿、22亿的票房,在他们的幕后推手中, 阿里 影业都赫然在上。

随后, 阿里 影业继续押宝暑期档的《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取得佳绩。直到2018年11月, 阿里 影业公布了财年中期业绩报告,三大核心业务板块均亮点不少:互联网宣发收入达11.72亿元,同比增长近20%;内容制作收入达3.1亿元,增长超80%;综合开发业务实现收入0.49亿元,同比增长55.7%。

a538beb966b8b76378685_7.jpeg

尝到了之前操作的甜头的 阿里 影业在财年中期业绩报告发布的第二天便推出“锦橙合制计划”,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四大档期,推出20部合制优质电影。 阿里 影业将以主投、主控或主宣发的身份,和一流制作团队合作,扶持青年导演、编剧,拍摄出的影片选择在人气最旺的四大电影档期播出,即贺岁档、春节档、暑期档和国庆档。

此后, 阿里 影业又陆续参与了2018国庆档凭借口碑逆袭的《无双》《狗十三》和今年年初的《流浪地球》等影片的出品工作中,而在2019年的最强国庆档中三大献礼电影背后, 阿里 影业更是无一缺席。

除此以外,自成立之初, 阿里 影业就确立了国际化发展战略:2015年, 阿里 影业在美国加州帕萨迪纳成立了海外分部;2017年6月, 阿里 影业收购印度在线票务公司TicketNew的大部分股权;2018年2月, 阿里 影业宣布与STX公司共同开发制作科幻动作片《钢铁战士》……

今年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 阿里 影业联合出品的《绿皮书》一举囊括最佳影片、最佳编剧和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当晚, 马云 、柳传志等出席了 阿里 影业在北京举办的《绿皮书》超前观影礼, 马云 在电影放映结束后发表了讲话,高度评价了《绿皮书》这部电影的普世价值。

基础设施建设下的成熟体系

阿里 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曾如此表示:“用户业务平台起来后,对一流制作团队的吸引力也相应提高,同时 阿里 影业具备了数据、宣发和触达用户的三大能力,内容选择的准确度也比一般公司高。”

所以,究竟是内容拯救了阵痛中 阿里 影业?还是阵痛期的铺垫让 阿里 影业迎来了优质内容?

但无论如何,如今基础设施对于 阿里 影业来说,已经不再是看似简单的“水电煤”工程,而是构建体系的基础。

目前, 阿里 影业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已经构建了服务制作端的云尚制片+帮助影视投资及回款的娱乐宝+进行互联网宣发的淘票票+一站式数字宣发平台灯塔+影院终端凤凰云智系统+衍生品授权和开发平台 阿里 鱼的闭环体系,几乎覆盖了电影全产业链。

a538beb966b8b76378685_9.jpeg

宣发对于一部电影来说至关重要,回顾今年大热的几部影片《我和我的祖国》、《流浪地球》无不是引起了全网热议,话题的传播最终反哺了票房。

作为 阿里 影业宣发的主要阵地也是基础设施重要的一环,对淘票票的投入与重视,用樊路远是原话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投入绝对无上限”。

淘票票一度的巨额亏损,甚至让当时的 阿里 影业股价一蹶不振。但最终淘票票没有辜负 阿里 影业的付出与扶持。

根据淘票票官方数据,淘票票为全国9500+家影院提供在线选座购票服务,覆盖影院票房约占全国总票房的99.5%,覆盖用户数量达到2.9亿。第三方数据平台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档,淘票票的日均启动次数达到589万,居电影在线票务平台第一位。

《少年的你》的成功背后,也是 阿里 影业宣发能力的再一次证明。在影片上映前夕,淘票票联合优酷发布预告片,上映过程中又为《少年的你》推出了定制的“专场红包”,正是以淘票票为核心的宣发逐步深入,《少年的你》得以出圈,上映10天票房突破10亿。

市场表现亮眼的同时,2019财年 阿里 影业实现营收30.3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其中,互联网宣发业务是营收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并且业务板块首次实现了全年盈利。这其中包括了淘票票、凤凰云智、灯塔等基础设施。

而这些基础设施又同时形成了业务协同,通过淘票票、灯塔等平台积累的大量用户观影决策的数据,一方面可以增强 阿里 影业对内容的判断力;另一方面,借助这些平台可以帮助影片更好的触达观众。

作为一家互联网影视公司, 阿里 影业在与传统内容公司竞争时,给出了自己的路径,不仅发力优质内容,也注重基础设施的构建,这也是 阿里 作为平台型公司的基因带给这家年轻影视公司的“ 阿里 味”,从“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电影”。

技术或将带来未来?

阿里 影业出品的影片除了《少年的你》正在上映之外,其投资的《双子杀手》也仍在院线上映。虽然《双子杀手》在口碑、票房层面双双折戟,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影采用120帧、4k、3D的影像规格以及最先进的特效,完全用数据处理与人工智能技术,通过面部识别设备和动作捕捉设备来生成一个20岁的威尔史密斯,不管是120帧的影响规格还是AI技术都是电影技术上的一个重大突破性实验。

而此前,因主演原因迟迟推迟播出的《赢天下》(巴清传)宣布将与 天猫 技术合作将《赢天下》原定主要演员在该剧中的镜头,修改为由 天猫 技术另行确认的一线演员出演的镜头,花费将超6000万,可以说几乎是通过AI“换脸”来解决换主角的问题。

不管是投资《双子杀手》还是 天猫 技术的AI“换脸”,都可以看出 阿里 在电影技术上的加注。

a538beb966b8b76378685_11.jpeg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AI+”已经开始渗透各行各业,电影也不例外。人工智能在处理图像上所具备天然的优势,可以用于电影特效制作。此外,AI大数据对电影选角、剪辑等都可以提供有效参考。

背靠 阿里 多年的技术积累,加上人工智能在电影制作上的赋能, 阿里 影业有着传统内容公司不可比拟的技术优势,这有可能让 阿里 影业在电影技术上实现“弯道超车”。

少年阿里,未来可期

阿里 影业相比于其他拥有二三十年积累的传统内容公司而言,还只是一个小少年,掌门人樊路远也是第一次领军一家文化领域的企业。此前樊路远出席电影论坛,坐在王中磊、于冬旁边,他谦虚地拿笔做记录。

阿里 影业一开始在电影内容上的征程也确实栽过跟头。《摆渡人》、《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阿修罗》的接连失败,甚至给 阿里 影业扣上了一顶“烂片制造机”的帽子。

但到如今, 阿里 影业一扫阴霾,有媒体统计,在过去一年内15部10亿级别的电影中, 阿里 影业占据了8部,从“烂片制造机”到“爆款收割机”, 阿里 影业只花了一年时间,可见 阿里 影业磅礴的“少年力”,让我们更加期待未来 阿里 影业的成长。

猎云网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