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臻:我们为何投了元气森林
2021-04-10 02:12 元气森林 华平投资

作者|钟玉  来源|投资界(ID:pedaily2012)

“相见恨晚。”

2020年11月,疫情稍有缓和,魏臻终于在北京见到了唐彬森。彼时,元气森林正在被VC/PE们疯抢,背后的80后缔造者唐彬森也成为一线投资人心慕已久的年轻企业家。那一面,二人交谈甚欢。回忆当时情景,魏臻忍不住向投资界感慨“相见恨晚”。

“要将元气森林打造成为‘世界的元气森林’”。这是唐彬森常常对魏臻说起的话,也让魏臻下定决心要出手投资4月9日,元气森林正式官宣最新一轮融资,本轮投后估值60亿美元(约人民币400亿元),华平投资成为最大新进投资人。对于魏臻来说,这笔投资既弥补了祖父未能实现的中国民族品牌崛起的梦想,也为华平投资在中国消费版图布下一枚重要落子。

1994年,美国私募股权投资(PE)巨头华平投资在中国香港开设了办公室,正式入华。如今,华平已在中国走过近30年历程,一路见证了中国创投从无到有,也亲历了全民PE的浮沉。至今为止,华平在中国的投资额占其全球基金的比重达到30%,与中国GDP增量对世界的贡献占比相当,在华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400亿元,堪称国际PE参与中国发展的一例典范。

而作为华平投资 中国第三代掌门人,魏臻已经在投资圈徜徉20年,但他依然满怀热忱:“尽管已经在中国做投资20年,但我每天早上起来,想到今天能见到一些全球独一无二的创新模式,见到一些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90后创始人,我就充满期待。”

华平中国区联席总裁魏臻

刚刚,元气森林新一轮融资出炉

“几周内完成内部流程”,华平入局

这一次,元气森林集结了一支豪华投资方队伍,背后也浮现了PE巨头的身影华平投资。

4月9日,元气森林正式官宣最新一轮融资,估值60亿美元。这家创立不到5年的新兴企业,在几近饱和的中国包装饮品市场杀出了一条差异化的道路,也再一次拉高新兴软饮行业的天花板,成为近年来创投圈一个现象级的项目。

华平此番出手果断,鲜为人知的是,这笔投资的背后,还有一段沉在魏臻内心深处的情怀往事。那是魏臻年幼之时,祖父的企业被并到了正广和汽水厂。说起正广和汽水,上海人最熟悉不过。1864年,英国商人在上海创办了“广和洋行”,随着时代变迁,正广和在1954年被上海市地方工业局代管,两年后,魏臻的祖父担任厂长,一干就是16年。

正广和汽水自诞生起,就是国内汽水市场的弄潮儿。上世纪30年代,正广和汽水几乎一统国内市场,达到了90%的汽水市场占有率,是曾经的“汽水大王”,堪称好几代上海人的回忆。

“作为我这一代的消费者,在上海小时候能够喝上一瓶正广和的橘子汽水,可比现在的小孩子喝一杯喜茶,更有仪式感和小确幸。”

只是,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将越来越多国外饮料品牌引入中国,国产汽水品牌受到强烈冲击,正广和也被迫停止了生产,成为可口可乐的代工厂。

“这么棒的中国民族品牌,在那个时代是没有机会做成最主流的民族饮料品牌的。”魏臻难掩遗憾。尽管最近一两年,正广和品牌有卷土重来之势,但它终究错过了一个时代。“1980年到2020年的这40年,是中国消费的觉醒年代,饮料市场基本上完全错过了。”

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国运。过去5年中,新消费的崛起,让魏臻等来了元气森林和唐彬森。在元气森林崛起的这几年,华平一直默默关注着这家公司所走出的每一步。“我们一直在跟踪元气森林的崛起,对元气森林做了细致的市场调研,元气森林的动销率(店铺中有销量的商品与全店所有商品的比值)、消费者的心智占有度等核心指标,一直在显著地提升,核心产品销售亦保持高速增长。虽然竞争品牌也推出了无糖气泡水等产品,但和元气森林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魏臻向投资界如是说。

元气森林品牌本身之外,这家行业后起之秀的最大魅力还在于其背后的80后创始人唐彬森。“他是一位志存高远的创业者,同时有着超越同时代创业者的意志力和战略禀赋,我对他早有所闻,且心慕已久。”谈起唐彬森,魏臻言语间充满了欣赏。2020年11月,疫情稍有缓和,他终于在北京见到了唐彬森。初次见面,二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都深刻地感到对方是值得信赖的伙伴,用几个词来概括,就是谈得来、能帮忙、靠得住”。

“要将元气森林打造成为‘世界的元气森林’”。这是唐彬森常常对魏臻说起的话,也让魏臻下定决心要出手投资,“我们内部是以最快的速度达成共识决定投资元气森林的,在几周时间内就完成内部决定流程。”魏臻告诉投资界。

中国消费品牌将迎来黄金十年

现在,他开始愈发频繁地出现在各个国货品牌新锐的身后。

2020年4月,疫情之下,魏臻给自己安排了疫情后的第一趟出差飞去广东见完美日记创始人黄锦峰。见到魏臻,黄锦峰脱口而出地说出了自己的野心和战略:要成为中国的欧莱雅。这让魏臻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一下子得到了放松:“心情一下就好了。他(黄锦峰)让我看到了中国新一代创业者的水准、高度,我觉得这一代中国的创业者是世界级的创业者,完全有机会创造引领世界的公司。”

不久后,华平投资果断出手押注了完美日记,投后估值达260亿元。两个月后,这家备受瞩目的国货美妆公司敲响了大洋彼岸的钟声2020年11月19日,完美日记母公司逸仙电商成功在纽交所IPO,上市首日总市值突破800亿元人民币,一举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本土化妆品集团。

在魏臻看来,完美日记的成功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他认为,彩妆是一个特别需要教育的类别,在短视频等社交媒体的碎片式传播下,消费者很容易就学会了如何使用彩妆。同时,绝大多数化妆品的供应链都在中国,加上发达的电商和物流系统,以及创始人的禀赋和战略眼光,共同促成了完美日记在短短4年内崛起成为如此有动能的品牌。

孩子王,是魏臻在消费领域的另一大手笔投资。2004年,刚加入华平中国两年的魏臻见到了汪建国。彼时,汪建国的五星电器在家电行业夺得一席之位。在对手们纷纷借助资本的力量,有着源源不断的新资金时,汪建国也开始考虑,五星电器是不是也要融资、也去上市。

那一次,魏臻与汪建国聊得很愉快,很想注资五星电器,但他最终并没有如愿。汪建国做了一个在当时看比较出乎意料之外的一个决定将五星电器公司控股权卖给美国最大电器零售商百思买,之后便退出家电江湖。

2011年,魏臻再次见到汪建国时,他已经在进行自己的第二次创业孩子王,魏臻也对此表现了极大的兴趣。“2012年我跟他(汪建国)谈关于孩子王投资的时候只有六家店,但我非常认同他的理念,果断做出了投资决策。十年以后的今天,孩子王已经拥有500多家门店,牢牢占据了中国婴童线下零售的半壁江山。” 如今,孩子王也正在准备创业板IPO,这意味着华平消费投资组合里即将诞生新一家上市公司。

在这之后,魏臻与创始人汪建国同行十年,联手进入多个新领域。2019年,他们看到中国3-4线城市母婴零售行业的商业机会,合作探讨了趋势,双方看好该行业的投资机会。在美妆业,他们看到全渠道的连锁品牌集合店丝芙兰一家独大,有差异化进入的机会。于是,2020年再度合作,完成了对中国化妆品第二大连锁品牌妍丽的控股型收购。

从连锁零售时代的银泰百货、国美电器、红星美凯龙,到电商和全渠道时代的孩子王和电商产业链核心节点的蚂蚁集团、中通快递,再到短视频和消费新品牌时代的元气森林、完美日记等新消费新锐,魏臻成功跨越了消费零售行业的多轮周期,他深刻判断认为:今后十年将是中国消费品牌的“黄金十年”,也是中国消费品牌引领世界的开始。“二三十年以后,我们去东南亚或者非洲甚至欧美,看到那些地方的消费者觉得最酷、最潮、最有含金量的品牌,就是今后这十年出现的中国消费品牌。”

回首20年的投资生涯,魏臻总结认为这其中的奥妙皆在于“人”,像汪建国,以及黄锦峰和唐彬森这样卓越的企业家是创造阿尔法(α:通过专业能力实现超额收益)的关键动力,而贝塔(β:通过趋势行情实现市场收益)只要跟随大势,相对容易。他深信,与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同行,是成功的主要原因。

一张鲜为人知的医疗投资版图

消费之外,魏臻的医疗投资生涯同样十分精彩。2005年,华平就组建了中国最早的医疗投资团队。在过去的16年,华平医疗投资团队堪称中国医疗行业最成功的捕手。

在魏臻的主导下,过去10年,华平连续投资了中国当前市值最大的四家医疗服务集团中的三家,分别是锦欣生殖、海吉亚、以及美中宜和,总计投资额超过50亿元,三家企业中,华平均是创始人外的最大机构股东。如今,这些当时还蹒跚起步的医疗服务企业,均已成长为各自领域的领军者。

2020开始,魏臻将目光投向了新兴的创新药研发领域,先后投资了中国抗肿瘤创新药物研发领域的两家领先的生物技术公司海和药物和和誉医药。

海和生物的创始人丁健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是中国首屈一指的肿瘤药理学家、生物医药届 “泰斗” 。2011年,丁健离开上海药物研究所开始创业,在这之前从未有过一位院士和国家级药物研究所所长决定自己做一个初创型的公司。这在当时引起了一片轰动。

和誉医药的创始人徐耀昌博士则是中国数十万海外培养的STEM人才中的优秀代表。他曾担任礼来(Eli Lilly,全球领先的制药公司)中枢神经领域药物,也是礼来最大的业务部门的负责人,还亲手搭建了诺华中国研发中心和翰森制药研发中心。

魏臻如何投医疗?在他看来,在医疗领域,如果没有一份从容和笃定,就无法守住成功,而一直选择与最优秀的企业家同行,始终是他最引以为豪的。“我觉得这两位创始人代表了中国现在创新医药界的最顶级的人才。创新药对团队的要求特别高,所以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去选择最好的团队跟我们合作。我很幸运能与这样一批中国最优秀的创新药研发领域的科学家为伍。”

从麦肯锡到华平

找到一个最舒适的角色

为何对企业家如此情有独钟?这可能要从魏臻投资生涯的起步阶段说起。

1993年,还在美国德州大学微电子专业学习的魏臻读到了《经济学人》杂志上一期关于邓小平南巡的专题报道。中国正在经历的 “春天的故事”让他充满憧憬,心潮澎湃。1995年大学毕业后,他决定回国,作为最早的一批员工加入了刚进入中国的麦肯锡。初入职场,魏臻希望通过麦肯锡寻找一条通向商业世界的桥梁,而麦肯锡也教会了他如何用严谨的分析思维框架,快速达至一个复杂商业问题的核心。

入职麦肯锡,魏臻参加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麦肯锡全球范围的内部竞赛(Practice Olympics),当年的竞赛的主题是:如何帮助跨国快消品公司解决他们在中国市场的分销问题。魏臻提交的方案被评为全球第一名,他还远赴百慕大参加了颁奖仪式。如今,魏臻的办公室依旧摆放着他1995年获得的奖杯。

翌年,魏臻经历了另一个项目:给联合利华构思在中国的食品和饮料策略。彼时,他给联合利华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利用其立顿红茶的品牌优势,做大既饮茶。第二,通过收购当时还鲜为人知的区域性品牌海天酱油进入调味品市场。最初联合利华并没有完全采纳。

在麦肯锡工作两年后,魏臻对商业世界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资本市场产生了浓厚兴趣。1997年,他加入了摩根士丹利,在亚洲金融危机之中,切身体会到了金融市场对国家的重要性,也磨砺了他对企业财务状况的敏锐判断力。

1999年,在互联网的第一波浪潮下,魏臻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怀揣改变世界和快速创造财富的梦想,离开摩根士丹利创业,与两位麦肯锡的前同事共同创办了最早的人人网,并从香港搬到北京中关村。

魏臻亲自招聘了一批当时最顶级的中国计算机人才。IDG资本的合伙人牛奎光,当时还是清华计算机系的一名在校大学生和学生会干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编程大拿”的他被魏臻挑中成为实习生。深受魏臻的影响,他毕业之后选择去了麦肯锡,之后也走上了投资人道路,如今的牛奎光已经是中国大数据、云计算、企业服务和新兴技术等领域的一名知名投资人。

然而,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魏臻带着至今难以释怀的遗憾,将亲手打造的公司出售,之后赴美国哈佛商学院读MBA。在学习期间,他利用假期回国期间,采访了柳传志、曹德旺等20位中国最早一代的企业家,希望将崛起中的中国企业家介绍给全世界。

“想好的书名叫《The Making of Chinese Enterprise》(《创造中国企业》),我对当时一代创业者充满了敬佩,觉得中国要振兴,需要这样一批敢为天下先的企业家。当时企业家群体只是刚刚出现,我不能想象今天这个群体的影响力和规模,但在当时我已经产生对这样特殊的人群的敬佩。”回忆起当时写书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由于工作繁忙,这本书一直未能成稿,魏臻透露他将用未来10年时间完成并发表,把投资生涯中结伴同行的中国企业家和他们的故事汇编在一起,全面展示几代中国创业者生生不息的创业精神。

回过头来看,魏臻投资生涯的起步阶段,和很多同龄的年轻人一样,经历了探索和尝试,以寻找自己最适合的社会角色。但很少有人能像魏臻一样,将对中国企业家的发自内心的挚爱,有目标地付诸于早期的各种尝试中。

从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著书开始,魏臻目睹中国企业家群体的成长和壮大。直到2002年加入华平,魏臻真正找到了一个最舒适的角色作为一名投资人。在他看来,这是“离中国企业家最近的距离,作为他们的伙伴和顾问,参与到创业的过程中去”。而这一份初心,魏臻秉承了20年。

PE界的黄埔军校

算下来,2021年是魏臻加入华平的第20年,也是华平来到中国的第27年。

过去的20年被投资界誉为“中国创投行业的黄金二十年”。期间,中国PEVC行业从无到有,华平投资也在中国PEVC的快车道上高歌猛进,从最开始的5名成员,到现在的150人的团队,从首个项目3000万元投资,到如今在中国每年投资超过130亿元,累计投资超过1000亿元,在华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400亿元的领先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2003年,魏臻是最早的5名投资团队成员中第一个搬到北京,成立了华平投资北京办公室。与其他国际VCPE的做法不同,从踏入中国的那一刻起,华平投资就拉开创造性的一幕,“当时我们的投资团队是5个人,这5个人都是中国人,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但华平做到了。”

魏臻凭借在创业阶段锻炼出来的独到选人眼光,被华平中国第一位中国合伙人孙强安排兼顾负责年轻员工的招聘(junior recruiting)。

我们看到一众优秀的知名投资人陆续从这里走出,这里既有魏臻的前领导,例如,TPG中国业务负责人孙强,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A)的前任中国负责人冷雪松,也有他的前下属和同事,例如高瓴消费业务负责人曹伟、负责老虎基金一二级投资的雷环中、创立松柏投资的冯岱、高成资本创始人洪婧、安宏资本( Advent)的中国负责人李锡安等。正是有着这样一批叱刹中国PEVC行业的校友,华平投资也收获了中国PE界的“黄埔军校”美誉。

如今,作为华平中国第三代掌门人,魏臻依然密切关注年轻人才的选拔和培养。他会安排投资团队的的年轻同事轮岗作为他的特别助理,也会安排不定期和年轻团队成员吃午饭,聊聊工作和生活上的事。

“我觉得我们做投资,到最后很多是做人,更多的是人的一些性格的特质。”魏臻表示,他最看重的优秀品质包括勤奋、谦虚和同理心。“我们要跟企业家一起参与利益分配的过程,所以换位思考能力很重要,同理心很重要。”

企业家成长伙伴

投资之外,魏臻酷爱一项运动水下摄影。

“我喜欢去不同的海岛潜水,水下世界是自然界最美的地方之一,每次潜水我都被大自然的美所感动和震撼,也会由此心生敬畏。”对魏臻而言,做投资和水下摄影运动存在很多共同点:两者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和未知,且都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与此同时还都需要对复杂多变的环境和不确定因素做出评估和判断,因此都属于复杂的决策过程。比如投资需要综合判断宏观环境、资本市场、技术革新、投资团队、竞争环境,而水下摄影需要考虑洋流、鱼群、光线、能见度、水深等多方面因素。最后,不论是按下快门还是签字,都需要有决断力。“你错过那个机会,可能真的就永远错过了,所以在关键时候要相信自己的本能,敢于按下这个快门或者签下那个字。”

投资与水下摄影给魏臻带来了非常深层次的满足感。在他看来,这两件事里都有一定创意和创造的成分,且成功几率都不是很高,需要基于大量的学习、尝试和承担一定的风险。因此,最终所获得的回报往往都来之不易,也格外值得珍惜。

“过去20年,我有幸与一批中国最具有企业家精神的时代弄潮儿同行,共同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探索和决策,成为他们的成长伙伴。”魏臻回望这些年,最大的满足来自于投资,“通过投资为中国创新不断注入动力,陪伴几代中国企业家持续引领行业的变革,并和他们一起打造了一批中国的世界级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