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驾租车裁员过半!创始人:告别被资本捧坏的年代
王奕 王奕

宝驾租车裁员过半!创始人:告别被资本捧坏的年代

i黑马独家专访宝驾租车CEO李如彬,听他回忆那个疯狂烧钱的营销年代。

i黑马 王奕 11月30日报道

坊间传闻,P2P车辆共享平台宝驾租车裁员过半,融资也推迟数月;半年前,同样的车辆分享平台PP租车,也曝出裁员过半;而行业内,车辆丢失、车主维权的新闻从未间断。

业内开始有“车辆共享在中国发展不下去”的传言和推测。而宝驾租车的变动,是败局已定还是另有深意?i黑马独家专访宝驾租车CEO李如彬,听他回忆那个疯狂烧钱的营销年代。

疯狂年代

宝驾租车确实裁员了。李如彬说,从600多人,裁到300多人。从资本涌动的热谷到资本寒冬,李如彬正在经历冰火两重天。

那是个疯狂的年代。

去年,车辆共享行业正处风口,共享经济这个全新的模式走进中国,正在落地生根,众人翘首盼望其开花结果。

去年年底,宝驾租车高调宣布A轮融资3千万美金。那个时候,融资消息都是抢着发布。

年初,宝驾开始了攻城略地。

资本市场正好,当时几乎每一家公司账上都有大把的钱,“大家都疯狂的花钱、烧钱,竞争对手做了很多的宣传,上了哪个营销渠道,你就不得不上,为了买百度的竞价排名,一花就是好几十万”。

李如彬称,那是个被“资本市场捧坏的年代”,当时他看账上那么多钱,就着急。觉得每天花钱太慢,催促下属说:“你们赶紧花出去啊。”大家天天研究怎么花钱,怎么做补贴。

李如彬记得最疯狂的时候,一天光是营销费用,就高达五十万。

同时,宝驾开始大量招人。3个月时间,100人的团队扩张了600人,进驻21个城市。

资本寒冬来得如此突然,所有人猝不及防。一夜北风起,万物凋敝。

6月,股灾降临。7月,资本收缩。8月,资本寒冬预兆呈现,李如彬已预感不好了。

宝驾预计的融资计划受到影响,现金储备变得紧张。原先设定的估值,开始步步调低。李如彬此时已知道,融资计划要推迟了。

在资本寒冬到来之际,李如彬是一个冷静的判断者,他没有踌躇或慌乱,迅速将百度竞价排名撤下,果断对人员进行“优化”。

首先,分公司的地推人员,全部裁掉,原有20人的分公司只剩下一半。另外,公司内部“为了烧钱配置的人员”,毫不保留,集中在广告、营销、运营等部门。

李如彬的计划是,半年之内人员、分公司都停止扩张,守着现有的10万位车主,不再营销,全靠口碑传播。补贴也在逐渐减少,开始慢慢向车主收取一定佣金。

行业冬季?

不仅宝驾租车,车辆共享行业目前正在整体收缩。

百度的搜索中,车辆共享的三大player:宝驾、PP、凹凸先后撤下竞价排名;第四位player则退出了市场,7月,Cocar正式宣布暂停租车服务;关于融资消息,PP租车虽传闻C轮融资5亿人民币,但官方从未正面回应;而关于宝驾的融资消息,也已推迟数月。

最近,又频繁曝出车主丢车新闻,行业的舆论环境变得极差。有人甚至怀疑,共享经济在中国已举步维艰了。

确实,与西方已有完整的征信体系不同,中国尚缺乏征信机制,导致共享经济的创业公司,最大的成本,是建立风控体系和市场培养。

李如彬自称,宝驾的风控上下足了功夫,接入反欺诈的查询工具,如闪银系统和红盾系统,对接中国道路协会的征信查询网站,甚至植入人脸识别系统,以确保租车人是本人等。

李如彬承认,宝驾平台上虽有丢车事件,但因风控到位,其数量要低于业内5到10倍。

这是共享经济在中国的阵痛期,却不是绝路。

“共享经济在中国不是没有出路,是需要很多家公司去培养社会的共享精神和共享责任。”李如彬说,这一切征兆,并非因为行业进入冬季,而是资本进入寒冬。

回归初心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半年前,i黑马在宝驾租车“5.26我爱绿”新闻发布会上,见到了李如彬。他找了一群业内大牛的CEO来帮他站台,共同倡导车辆共享,经济环保。

他被一大群媒体包围,应接不暇。聚光灯下,他笑得太久,有点僵硬。

而此时眼前的他,没有了当时的张扬,在椅子上微微后仰,笑容不多,清清淡淡。

他曾与行业内其他人聊过,发现大家的窘境是相同的,“上半年花钱花太多,下半年都收缩了,融资脱节,估值也在跌。”

有些人恐慌,有些人奔波于融资,而李如彬在思考。“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资本市场的冬季,创业公司怎么发展?其实就是回归创业的本质,把创业做实”。

李如彬也一直在反思,他承认,当年那种疯狂的烧钱模式“太不值得”。那时,大家拼的不是产品,拼的是补贴和运营。疯狂的地铁广告、电梯广告、攻城略地的地推,都是用钱砸出来。

“你用心经营你的产品、服务,创造你的价值、内容,最后再去市场上刺杀,以前就是提前刺杀,本末倒置”,李如彬说。

这并非李如彬的第一次创业,他曾是学大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当年学大教育的三位创业“小伙伴”姚劲波、金鑫和李如彬,而今各有各自的命运。

姚劲波,58同城CEO,与赶集网合并后,风头正劲;金鑫,留守学大教育,担任CEO。而李如彬,成了宝驾租车的CEO。

当年,3个小伙伴不到10万起家,房租、人工都靠他们一分钱一分钱挣出来。7年后,学大教育才融到第一笔钱。“那时候创业就是自力更生,不会打乱市场,各种补贴。补贴根本不敢想,因为一补贴就意味着收入少了,可能就交不起房租。”

一眨眼,PC时代过去,一个全新的创业时代到来。李如彬开始了二次创业,他的初衷单纯至简:身边的朋友都乘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如果他不上去,可能会被时代抛弃,抱着学习的态度,他上了船。

他看到了一个繁华至极的创业时代。在这个时代,他一直是学徒。他看到行业内各种花里胡哨的玩法,各种补贴、新式营销,他不得不奉陪到底。

仿佛一个轮回,又一眨眼功夫,一切又恢复原位,回归了创业的本质,回归到当年学大的时光。

李如彬“觉醒”得并不晚。在陆续裁员的几个月,他做了两件事。他与全国最大的安保集团中城卫合作,如果车主的车辆被诈骗或丢失,由中诚卫帮忙寻回;他与平安保险沟通了数月,为宝驾打造了专属保险“租车信用险”,如果车辆实在找不回,由保险公司赔偿车主80%,甚至车辆诈骗也能赔偿。

他深知,风控和征信体系,是共享经济的命根。他开始点点滴滴打磨产品,不急不躁。

“这不是坏事,”李如彬认为,行业渐渐褪去非理性繁荣,倒逼企业探索盈利模式,这正是商业的本质。况且,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尽管延迟了3个月,宝驾租车还是即将在下个月完成B轮融资,只是,估值从最高心理预期降到最低值,钱,也不多。

可是,这样的沉稳年代,是李如彬熟悉的,他也许找到了久违的自信和安心。

宝驾租车 创业 小败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