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估值5千万到一无所有,94年的他感觉梦境一场
周路平,杨博丞 周路平,杨博丞

从估值5千万到一无所有,94年的他感觉梦境一场

从一家估值达5000万的公司CEO到一无所有,夏军只用了一夜。如今,从零重新回到收支平衡,他也只用了三个月时间。

i黑马 杨博丞、周路平 12月6日报道

A轮没谈成,天使撤资了

“创业就是一条艰苦之路,尤其对于90后来说更多的应该是坚持。”这是夏军的开场白。他的创业之路是对这句话的真实写照:梦想曾经破灭,历经投资人撤资,如今死而复生。

夏军是一位94年出生的大男孩,大三便开始在武汉创业,当时只有5个人,做一个宠物交易和服务的项目。

2015年1月,20出头的夏军迎来第一波人生高峰,他创办的爱狗团获得了天使轮投资。按照投资协议,对方出资1000万元,分5次给清,占股20%,项目估值5000万元。当时投资人已经给夏军打了200万元。然而同年8月,资本方横生变故。当时夏军正在北京洽谈A轮融资,谁也没想到,A轮没下来,已经谈妥的天使轮也没了。

夏军清楚记得,8月1日晚上,当时在一家酒店内,投资人找到夏军,表示不愿继续投资,而此前投资的200万也将撤出。

“这个东西很复杂,一个是他们本身没有投过互联网,这是他们投资的第一个互联网项目。然后他们要参与到整个的运营过程中来,意见上就会有一些分歧。”夏军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变得轻微生冷,不愿多聊。

不过在他自己撰写的一篇文章内,不难发现,在他失败后的那一个月里,他不断在煎熬中反思复盘。“当时彻底傻了,整整一晚躺在床上,哭了,又笑了。”夏军希望醒来这只是一场梦,但这是事实。

半年前,夏军可不是这副状态。拿到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之后,夏军写了两篇文章,《94年大叔如何撬动900亿宠物市场》和《刚毕业,我是如何拿到千万投资》。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成为余佳文、温城辉之后的又一个90后创业代表。光从年龄看,他甚至比后两位还小。“幸好没发,不然现在不就打脸了。”夏军自嘲。而未发表的原因,一是他父亲一直告诫他做人要务实勿浮躁;二是“书读得少,长得丑,没城里人会玩”。

爱狗团的天使投资人撤资之后,A轮融资也随之泡汤。夏军回到武汉,周一上班,他组织团队开会,对着其它几位合伙人说:“很有可能,在未来的三个月,我们都发不了工资。”而后,他们撤出办公室,换到一栋居民楼内,一起吃住,“醒了工作,累了睡觉”。夏军的团队只有10人,尽管经历挫折,但令他欣慰的是,无一人离开。

夏军的宠物项目被资本判了死刑,为了维持运营,他与其它几位创始人自己出资维持公司的运营。

11月1日,爱狗团重新上线,截至11月31日,狗的数量已达到130多只,“实现盈亏平衡”。据夏军透露,爱狗团的狗客单价在2000元上下,最低1800元,最高能达到8000多元。

长尾生意

投资人的撤资在一定程度上,逼迫夏军对行业本身做出更多的思考。

“客观来说有投资人的原因,但后来我反思时,我们的方向也不对,O2O现在还没到风口。宠物行业的根本不在这里,这是源头问题。”与此同时,他对爱狗团的方向也进行了调整。夏军原本做的是宠物O2O,类似于美团的团购模式,将买家导入到线下的商户。而他放弃了O2O做法,现在做的模式不像B2B、也不是C2C,“可能有C2B的概念”。他发现宠物生意,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入口的问题。

根据夏军透露,我国宠物规模交易达到6000多万只,其中50%以上都在到家后的一个星期内死亡,这也导致了行业发展缓慢。宠物交易的特殊性,使得在其它行业行得通的模式,在宠物O2O方面却一直没能形成高效高质的渠道和保障措施。

尽可能扩大用户是传统做互联网的不二之选,从一千万用户身上每个人赚一块钱,就能赚一千万,这是原有的思维逻辑。“但是我们现在要做到从一个用户身上赚10万块钱,我只要有一千个用户就能做到同样的规模。”夏军认为,用户数量在未来会越来越不值钱,关键是能从每个用户身上获取更大的价值。

每位用户能给爱狗团带来的利润存在两方面:一是销售狗本身带来的利润空间,销售的狗全部由爱狗团挑选,他的团队里甚至专门有两位挑狗师;二是狗后市场,60%买狗的人都会使用后续服务,譬如狗粮,上门检测,狗生病。

经历了一段时间运营,死而复生的爱狗网目前已经实现收支平衡。主要的开支在团队开销方面,目前团队10个人,包括2名挑狗师傅,3名技术。他们将资源整合,把大部分业务外包。譬如狗源与狗社合作,对方保证15天犬只健康,爱狗团保证16天犬只健康,将原本的高风险进行转移。用户买了狗之后,夏军与兽医院合作,接入他们的服务。同时把这些用户导入附近宠物店,包括洗澡、美容、寄养的后续服务都将由宠物店提供。狗粮就是我们自己来做。“我们目前没有精力做这么多事,我们都是让他们来做的。”

对于用户而言,买狗本身是很低的开销,一只狗两三千块钱很正常。但由狗衍生出的长尾消费更应该被重视。“狗粮等其它消费,它不是一次性购买的,它是很长时间的消费。”夏军把买狗养狗比喻成买手机充话费,买了手机之后,依然还需要持续付出。“中国移动为什么愿意充话费送手机。我们也可以充狗粮送狗是吧,都是一样的道理。”而根据夏军的统计,一条狗一年花销3000到5000元都比较正常。

爱狗团的核心赢利点不在狗的销售上,夏军并不打算透露如何盈利赚钱,他说很多人在盯着他们,而且爱狗团在前端也没有展示盈利模式。“狗是我们一部分的赢利点,但不是最重要的。”

捕获

爱狗团团队

心态变保守

经历了这一次的波折起伏之后,夏军对资本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让资本介入。”夏军说,他现在对资本的态度是“保守”。

从2014年4月项目正式上线,到2015年1月底敲定投资,8月初遭遇投资人撤资,历时16个月。再到现在项目重启,实现收支平衡。夏军没有再主动去洽谈投资,部分投资人也来找过他,“这个不着急,先稳一下。”他希望现在武汉扎稳脚跟之后,再借助资本的力量推向全国市场。

“太早期介入进来也不好。”前期的经历使得夏军对资本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

“如果要融资,下一轮应该叫天使还是A轮?”i黑马问。

“不知道算什么了,之前拿天使了,又撤资了,撤资了又重新做起来了。”夏军一阵苦笑。

在一个94年的小伙眼里,创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他又是如何看待和处理创业途中的坑?

第一坑:你是想做产品还是想做功能?

很多没有拿到投资,产品没做出来就拿到投资的团队,都会遇到这个问题。外包有现成团队,开发速度快;自己开发,团队磨合需要时间,但是很稳,那么到底该怎么处理呢?

如果你是一个重运营的APP,功能至上,可以外包;

如果你是一个重产品的APP,体验之上,还是自己开发吧。

外包只能做功能,产品还是得自己把握。

第二坑:团队如何搭建?

创业初期,团队可能仅仅只有三四个人。我们有五个人,分别负责运营、市场、技术、产品、“杂事”,那么当你的产品即将上线的时候,你需要大量招聘优质的人员,来补充团队的短板,如果招人不慎,很容易出现大规模人员变动,那么究竟如何招人呢?

1、先看价值观、兴趣爱好

没有共同的价值观,说什么都不能要,难道你愿意和一个与你臭味不相投的人一起工作吗?

2、再看能力

如果不是和大家一样 “特别”的人,来了也是会自己嫌弃自己的。

3、然后看性格

看性格就像交女朋友一样,处得来才行。

4、薪资不用谈

不是要多少给多少,是值多少给多少,怎么看值不值,参考1和2。

第三坑:如果你的产品经理病了,怎么办?

创业不是开玩笑,等待你的永远是未知的困难。创业的第二个月,我算是真正迎来了第一个坑,两个噩耗,一个是人事负责人的母亲病重;另一个是我的合伙人之一产品负责人的妈妈生病,前者离开了团队,后者,半兼职。这个时候,就意味着我要负责:人事,行政,运营,产品,对外,还有管理。那两个星期如魔鬼般的生活,每天近乎不睡觉,能体会那种买两个包子都没有时间吃的感觉吗?那么如何应对意外情况发生呢?

1、把自己整牛逼了。我经常自诩:三流产品经理,半吊子运营,一流牛皮大王。除了技术我不会以外,运营和市场我在行,产品也会做那么点原型,说这么多废话,意思就是:把自己整牛逼点,缺人了可以顶!

2、重要的事情不要交给一个人。如果有一个全职的,配一个实习生,可以很好的控制成本,并且可以预防不时之需。

第四坑:合伙人离开怎么办?

先讲讲我们团队,分别来自武大、华科、财大,有硕士生,有本科生,能力都很强,但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都他妈没毕业啊!一到毕业都面临着各种选择,有的人为了家庭,有的人为了爱情,有的人为了生活,会去选择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不是创业,因为创业毕竟有风险。而我们离开了两个人,一个产品总监,一个技术总监,这也导致了一系列的坑,后面继续讲,那么面对这种非常非常棘手的情况怎么处理呢?

1、先抱一个大腿。就是你得有干爹,找一个技术大牛,运营大牛,可以是学校的院长、教授等,一旦出现问题,立马有人来协调处理,而不至于乱了。

2、拿出你的人格魅力来。不要骂爹骂娘,快速的整合团队,稳住人心。

天使撤资 宠物市场 合伙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