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之死:一个孵化器倒闭样本
和丽伟 和丽伟

孔雀之死:一个孵化器倒闭样本

追究孔雀之死,非模式致死,非诚信遗憾,实消耗之罪。

采访 | 周路平、和丽伟

文 | 和丽伟

近日,位于深圳南山科兴科技园的创业孵化器孔雀机构被强拆了。这是继两个多月前“地库”倒闭之后,又一家孵化器难以为继。

孔雀机构成立于2010年,在被拆前,其占地面积已发展到3000到4000平方米这样的规模,拥有22家联盟企业,在该平台上的孵化项目达到三四十个,堪称深圳最大的孵化器之一。

据悉,孔雀这次被拆,直接导火索是租金问题,因连续三个月拖欠租金以及物业管理费用,遭到中正物业的强行拆除。

被消耗的800万

孔雀被拆,入驻孔雀的创业租客,又是怎样的反应?

他们创建了微信“维权群”,在群里讨债。

“陈鹏福(注:孔雀机构创始人)就是要赖账,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说过报应这个词。”

“陈总,不还钱你也出来吱一声。”

……

因为,陈鹏福没有按照预期赔付他们。

“当时陈鹏福对我们说,下周一(4月18日)的时候开始退还我们房租,用三天的时间把款项都退完,当时我们也都相信了他的话,可是,一直等到周五,他都是消失的情况。又等了2天,到周一(4月25日)时,直到傍晚6点,他才出现,向我们大吐苦水,对于之前的退款承诺期限,又换了另一个说法,说中正物业砸了场子,要求后者赔偿600万元,等拿到赔偿费了,才退给我们相关费用,”一位入驻孔雀的创业者气愤地对i黑马说,“这与他,之前向媒体公开承诺的,完全不一样,完全倒过来了。”

而据报道,陈鹏福此前表示,作为大股东,他愿意承担相关责任:1.保证员工工资;2.根据租赁协议,向租户退还押金和多余租金。

陈鹏福还对媒体称,目前他个人名下有两套房产、两部奥迪车,其中正在卖一套房产,用来支付员工工资,还有一套房产,准备计划拿去抵押。所得资金计划用来结清租户退还押金,并和其他孵化器合作,帮助创业团队过渡。

但是,他最终被逼面对入驻孔雀的租户时,为何又另一番说辞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中正物业,竟然砸了他的场子。

据入驻孔雀的一位创业者提供消息说,4月10日中正物业就发出通知,申明要中止与孔雀的关系,要清场;4月20日下班时,中正物业的工作人员又开始发传单,要清场,要我们离开;4月21日就已经开始清理了,砸东西了……

而且,砸了600万。

不过,知道前情的也都明白,这次砸的600万,并不是第一次。

据相关报道,孔雀蛇口美年广场店开业不久,在去年12月突然关闭,而关闭的原因仍然是因物业费、租金等问题产生的矛盾。据悉,那场风波,孔雀其实耗费了合计200多万。

资本寒冬,创业维艰,盈利困难,可是这600万+200万,生生被消耗掉……

实为遗憾。

与物业的纠纷,也许只是孔雀在运营过程中方式方法的一个缩影,也许只是创业环境的一个剖面。

就是这样一家蓬勃发展的创业孵化器,自身在孤独的创业路上,被“逼”致死。确一憾事。

宽容的创业环境,宽容的人文情怀,对于孔雀这样的初创公司,着实关键。

“创业者,是世界上很苦逼的人,他们已经很难了。创业者是最需要支持、最需要鼓励的,任何一件不良事件,任何一个打击,对他们的伤害和打击都是非常大的。”创客总部创始人陈荣根深有同感地说。

真正的杀手

孔雀之死,真正的杀手是谁?

我们先来列举一些媒体已经报道过的几个死亡因素,也较有代表性。

其一:拖欠房租被拆。此次拆除“孔雀机构”主要是因为连续三个月拖欠租金以及物业管理费用。孔雀机构现在3月份欠租金18.5万元,4月份欠租28.5万元。

其二:深圳房价暴涨导致创业环境恶化。深圳这两年楼市火爆,导致租金上涨过快,而不断上涨的租金正给“二房东”式的孵化器带来越来越大的资金压力。

其三:资本寒冬。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由于资本寒冬,创业企业经营维艰,孔雀的经营情况开始下滑,目前入驻率只有60%左右。

其四:补贴迟迟不能到账,导致孔雀资金断裂,进而引发多米诺效应。

其五:孔雀机构本身就有一定的财务危机。孔雀蛇口美年广场因为工地施工产生了超大噪音和灰尘,导致入驻率从95%降低至50%,孔雀机构赔偿数额超过260万。

其六:孔雀本身的运营模式问题。原有模式单一,未能提供多元化创业服务,而且,需要从收租金转型为拥有投资功能。

不过,在这几则有代表的原因陈述之外,我们还要再看一个虎嗅网所描述的戏剧场景。

“无论你是为它感到惋惜还是感觉与你无关,总之在这场纷争中,各方都是受害者。物业说:‘孔雀你欠了我的钱!’,孔雀说:‘你说要拆你就拆?’,创业者说:‘你们掐架,为啥受伤的总是我。’”

读到这里,因何而死,也许已经胸中了然。

提炼概述一下前文信息,孔雀死亡因素主要可以分为外部环境、自身模式和商业诚信。

那么,孔雀究竟死于何处?

环境致死?哲学上说,内因决定外因。

模式致死?同为创业公司的孵化器,处在初创阶段,模式难免是存在遗憾的,完美属于未来,但是,不成熟不等于死,不成熟反而蕴含着生气和活力。

诚信遗憾?从表象上看,孔雀遭遇的反而是,他人何曾手下留情?于是,他,以其人之道还治他人之身。

读到这里,我们发现,孔雀之死,最根本的,非环境致死,非模式致死,非诚信遗憾,实消耗之罪。

因消耗而折损的效率,是孔雀的最大的隐形杀手。

消耗的根本,在于缺乏宽容,缺乏理解,缺乏有效沟通。

“首先要向孔雀和地库这样的同行表示理解,孵化器不是暴利的商业模式,赚钱不易,而且服务工作量大,愿意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陈荣根对i黑马说,“在当下创新创业的环境下,更需要一个宽容的氛围。创新创业的基础,还是宽容。他们能那么做,他们切身那么行动了,真的已经很了不起了。”

孵化器应该怎么做?

孵化器本身也是一个创业主体,也要审视自身对于创业者的核心价值,与所有的创业者一样,都要面临定位问题,能够提供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具有怎样的核心竞争优势,等等。

“目前的大部分孵化器,从性质上看,是一个主公共产品。但实际上,不应该完全由孵化器的创始人或创业者来承担成本。应该有一个社会分摊成本的机制,”陈荣根对i黑马解释说,“同时,孵化器本身也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形态,不能仅仅完全依靠自己,自己来做。”

像孔雀之类的创业孵化器,发展处在初级阶段,本身具有一些共性特征,盈利模式存在天然的特点,即不是完全的商业行为,不是暴利的商业模式,假如他们没有自有的物业,要租赁物业,要靠房租差价生存,再提供适度服务,本身就很不易。

诸如此类的孵化器都面临一个商业模式的问题,即商业模式的取舍和特色打造。

“比如,创新工场的方向选择了投资。当然,它是孵化器中比较强势的基金品牌。很多孵化器机构将来也都会走投资这样一个方向,但是,树立强势的基金品牌,实则不容易。此外,当然,还可以存在其他特点,如培训等等。”陈荣根如是说。

苏河汇华北大区总经理赵炜也表示,创业孵化器要走一条成功的模式,就要打造自身核心竞争力,“首先要做到差异化,只有差异化才能打造核心竞争力,进而获得更多收入。我个人比较看好以投资为驱动的方向。在此基础上,还要以行业进行细分,跟行业中规模较大的公司进行以支持到更多资源,为创业者提供更多帮助。当然,最主要的是,创新。因为孵化器,这毕竟是一个不会赚钱的行业。”

这样看来,未来孵化器的竞争,肯定是在增值服务能力的竞争上面。围绕包括帮助创业者能力得到提升、帮助创业者业务发展,这是两个关键的增值服务。

特别是,这个增值服务,要变得有深度,有差异化,而不仅仅能够提供物理空间等之类的硬件,更大意义上拼的是生态的搭建,雄厚的资本支持、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媒体公信力以及完整的基础服务能力,这四个基础能力缺一不可。

用陈荣根的话说,这就叫做“协同创业圈”。大家得协同创业,将很多事情分解,一起协同来做。

孵化器,投资机构的加入,大企业的合作,这都要形成生态链,才可以。

而这在根本上,需要宽容前提下的合作,需要利益基础上的宽容。

孔雀 死亡 孵化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