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夭亡的硅谷新秀,这些初创公司错在了哪儿?
Alter Alter

三个夭亡的硅谷新秀,这些初创公司错在了哪儿?

硅谷并不是只有神话,和世界上很多地方一样,成功者都是踩着无数失败者的尸体成长的。

自从互联网进入中国,硅谷就开始被塑造为人们心中的科技创新“圣地”。

这里诞生了英特尔、谷歌、苹果、思科、甲骨文等市值在千亿美元级别的科技巨头,也造就了乔布斯、比尔盖茨、埃里森、马斯克等商业领袖。直到今天,全世界都在尝试复制硅谷,国内一流的科技企业也纷纷以入驻硅谷为荣。

硅谷不缺少神话,甚至可以说每天都在缔造奇迹,在成功者提供的样本里从科技成果到商业成功是如此的高效有趣。同样,这里也不缺少失败者,但能够引起人们关注的却只有网景、TLC等寥寥无几。对于国内的创业者来说,成功者纵然有可敬之处却很难复制,那些失败曾经踩过的坑反而更有价值。笔者就以硅谷三个早夭的公司为例,一起来聊一聊他们错在了哪。

1、半导体激光的先驱Novalux

和Webvan、eToys、Pets所不同的是,诞生于1998年的Novalux公司活过了21世纪初的科技泡沫,并且维持到2008年才宣布破产。Novalux的创始人亚兰·莫尔兰蒂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激光学家,这便注定了Novalux的业务是围绕半导体激光的,也很符合硅谷创业的氛围,毕竟此前就诞生了仙童半导体和英特尔。

在亚兰·莫尔兰蒂看来,半导体激光可以用于高清电视、光纤数据传输等等,这一观点得到了lVanguard 和Crescendo这两个风险投资公司的认可,随后又得到了波士顿银行、Crescendo公司和Telesoft的又一轮投资。有了这笔资金,莫尔兰蒂组建了数百人的研发团队,设置了一个制造工厂,开发并制造激光相关技术产品。2006年的时候,三菱曾宣布与Novalux合作研发激光投影电视,而Novalux也在2007年国际消费者电子产品展上演示了使用激光光源的像素型背投电视,并表示瞄准北京奥运会商战而开发的。然而投资者却在2008年放弃了Novalux,并以7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澳大利亚的Arasor公司。至此,Novalux已经消耗了1.93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2、早期的社交网站MySpace

相比于Novalux,不少人应该听闻过MySpace的存在,毕竟当媒体为Facebook歌功颂德时,MySpace往往被看作Facebook的另一面。2003年7月,洛杉矶的两位音乐爱好者创办了社交网站MySpace,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一个自由空间来张贴他们的文字、音乐、视频,并方便彼此的联系。

MySpace的成长很快,在2005年的时候新闻集团便以5.8亿美元的价格从股东手里买下了MySpace。此时的Facebook刚刚获得了127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且仍局限在大学和高中校园里,完全不能和MySpace同日而语。但被收购后,MySpace在运营和战略上就开始走下坡路,并因为垃圾邮件、病毒、色情信息、杂乱无章的广告等被用户诟病。而当Facebook等拥抱Web2.0和第三方开发者的时候,MySpace表现出的却是迟疑。最终Myspace在2011年6月份被广告平台公司Specific Media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彼时Facebook的市值已经超过500亿美元。

3、视频直播应用Meerkat

2015年3月份,一款名为Meerkat的视频直播应用在上线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便一举成为美国科技圈里势头最火的新产品。产品本身简单至极,用户可以用手机摄像头实时直播给关注的用户,可以说是目前国内250余家移动直播平台的鼻祖。

Meerkat早期的成长和Twitter不无关系,早期并没有开通注册功能,而是直接用twitter账号登陆,通过twitter的关系链进行导流,一旦用户开始直播,其Twitter账号就会自动显示开始直播的消息和直播链接。这一推广方式让Meerkat直接从Twitter中获得了最初的关注度。2015年5月份,Meerkat抱上了Facebook的大腿,并且延续了在Twitter上类似的拉流方式。但当Twitter 收购的同类产品Periscope推出直播功能,Facebook也推出了自家的直播功能live时,Meerkat的命运就已经在意料之中了。Twitter封杀了Meerkat的关系链,随后又被Facebook所封杀,拿下了1200万美元风险融资的Meerkat无奈的在今年3月份关闭了直播功能。

从时间上来看,Novalux、MySpace和Meerkat代表了硅谷创业的三个阶段,他们的失败也在一定程度上衬托了竞争对手的成功。那么,这些失败的案例到底给初创公司带来了哪些教训?

首先是商业模式。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创业者们最津津乐道的或许就是商业模式,尤其是在商业创新的成本远低于技术创新的情况下,课这些诞生于“象牙塔”里的商业模式真的行之有效吗?

Novalux的创始人莫尔兰蒂在公司被贱卖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公司的错误在于想搞制造,而不是开发和测试芯片,然后把技术授权给更大的公司。一个小巧的初创公司在英特尔和东芝这样的公司面前,没有任何制造上的优势。”可以感受到莫尔兰蒂对巨头的妥协,事实上Novalux的失败并非因为技术而是源自产品上的缺陷,不然这家在2003年就申请破产的公司未必能够苟延残喘到2008年。而在Novelux宣布倒闭的时候,全球激光器市场的销售收入约为74亿美元。

回到国内来看,在硬件领域并不缺少类似Novalux的失败者。以智能手环为例,早期宣布掌握了核心算法和解决方案的公司不再少数,一股脑扎进硬件制造的时候却鲜有成功者。虽然国内的制造业已经空前发达,但供应链管理、市场开拓、公关营销等并非是你的团队所擅长的,而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是失败的原因。同样,今天从事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行业的创业者更需要思考,是做技术供应商还是和巨头血拼产品市场?

其次是如何看待融资。因缺少资金而被迫出局的创业团队不在少数,因资本涌入将创认识扫地出门的亦比比皆是。如何进行融资,何时进行融资,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更关乎初创团队成功与否。

试想,如果MySpace没有在2005年以5.8亿的价格出售,Facebook是否有机会胜出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被收购之后的MySpace缺少扎克伯格那样的决断和眼光,与其说是全球第二大社交平台,倒不如说是新闻集团的数据库和广告阵地,且因为产品的封闭性最终沦为一个”孤岛“。当然,国内因为被巨头收购而死掉的项目并非没有,因为创始人出走导致企业走下坡路的现象也曾发生。

北京成为创业者的天堂和风投的崛起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就连上海的一些创业项目也不得不远赴千里来拉投资。一个可怕的现象是,如果一个公司在一年内没有获得天使轮,在三五年内没有做到B轮甚至C轮融资,往往不被外界所看好。而融资规模也被视为证明自身实力的最佳手段之一,以至于很多公司在融资数字上存在猫腻。同样,即便是小具规模的互联网企业,在国内BAT等格局派系的竞争下,还要面临站队的问题。也就是说,企业创始人所需要考虑的不只是怎么吸引投资者,还要去筛选投资者,有时候投资者的眼界及其所能提供的资源比金钱本身更重要。

再次,创业的时机。MySpace的例子还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道理,即使较早进入一个领域,甚至后来做得很大,都不能保证成功。技术壁垒的形成以及用户行为的改变总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时间点,那就是时机。

这么说来,Meerkat可谓是运气最背的初创公司了,明明是它搅动了视频直播的一江春水,又不幸被两个巨头封杀,不得不和视频直播说再见。但Meerkat的失败恐怕并非“生不逢时”那么简单,毕竟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已经出现了250家左右的直播平台,既有创业新秀也有行业巨头。Meerkat之所以扑街,本质上还是因为自它诞生开始就代表了一种技术或者说是交互工具,没有准确的定位,甚至连维持用户都需要借助其他社交平台。

互联网的世界里不缺少好点子,不然也不会吸引那么多怀揣梦想的年轻人投入到创业大军中。这里提醒创业者的是,创业的时机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如何理解时机,一个想法的落地不是几十页的商业计划书能够决定的,也不是某项技术的突破可以左右的。举个例子来说,视频直播新鲜吗?YY、六间房等早不是新面孔,3G/4G/wifi等技术的发展及智能终端的普及才是视频直播的导火索。你的项目很好,可巨头们为什么没动手,仅仅是因为它们没想到?有时候创业要先了解大环境。

最后说的是跨界。马化腾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演讲中,说过这样一句话:QQ和微信都抓住了跨界的点。虽然在语气上有种彼得蒂尔等创业大师的味道,但一语成谶。

在互联网行业,很多领域在一到两年的时间内便会从蓝海熬成红海,但两个行业跨界的部分又往往会形成新的创业机会。在前面所说的三个失败案例中,无论是技术领先的Novalux还是及早占坑的MySpace和Meerkat,都是跨界的产物,又少了对行业的了解。相比之下,Facebook可以看作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的跨界,而扎克伯格本身就是个编程高手。在视频直播上还有很多垂直细分领域,比如教育直播、远程医疗等等,可惜Meerkat并没有看到,反而是在缺少内容的情况下谋求成为视频直播社区。

可以肯定,马化腾所提的跨界并没有安利创业者的意思,在他看来大疆是”航模+摄影“的成功代表,这和李泽湘、汪涛的专业背景有很大的关系。本质上还是在告诫创业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发掘出创新的可能,并使之为独一无二的优势。

结语

硅谷并不是只有神话,和世界上很多地方一样,成功者都是踩着无数失败者的尸体成长的。或许,看惯了成败的硅谷创业者会显得更加成熟。

文/Alter,微信公众号:spnews ,转载请获得“劲霸·创富汇”(ID:jinbacfh)的官方授权。

硅谷 初创公司 失败 商业模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