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了1700多万元!一个断翅的天使投资人自述
王亚奇 王亚奇

赔了1700多万元!一个断翅的天使投资人自述

2014年,伴随“双创”大潮,国内迅速形成了人人皆天使的局面。参与者们大多寄望于天使投资带来造富神话,然而三年混战之后,人们发现,天使投资终究只是少数人的游戏。

首发 | 创业家&i黑马 (ID:chaungyejia)

文 | 王亚奇

“2014年到现在,我一共投了20多个项目,交了1700多万学费,光汽车后市场就赔了1000多万。”一位个人天使告诉创业家&i黑马。

这并非个例,创业家&i黑马接触的多位“天使”都“受伤”严重。

更为专业的天使投资机构,日子同样不好过。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直言,靠天使投资挣钱没那么容易——一个好项目七、八年才能退出,现在为人所知的基金还算有点品牌,能够一期期募资,但还有80%-90%(不为人所知的)基金已经基本是挂掉或不活跃的状态。

繁荣不再。

2014年,伴随“双创”大风,国内迅速形成了人人皆天使的局面。竞争加剧,又恰逢O2O伪风口,大部分参与者损失惨重。

“相比2006年到2010年,近几年天使玩家至少增加了一百倍。”不惑创投创始合伙人李祝捷称。为什么现在天使投资不热了?李的解释是,前两年很多误以为天使投资很挣钱的草根天使进来,投了一堆项目后全赔了。“投资的头部效应很明显,最好的创业者肯定会把市面上最好的投资人先转一圈,你看到的无数天使玩家本身就是假象,大部分是要死掉的。”

111

近日,创业家&i黑马与那位“交了1700多万学费”的草根天使聊了聊,他的经历可能会让同行感觉似曾相识,给仍在准备进入者一些警示。以下是他对创业家&i黑马的口述整理。

我为什么进入天使投资行业?

我原来是汽车后市场的代理商,当时湖南、湖北、云南都有公司,是当地省代。2014年突然发现代理商环节被互联网瓦解了——中间商靠的是信息不对称(赚钱),通过人力让它流动,互联网可以非常轻松解决这件事,干嘛要你这个东西呢?

传统行业库存也做得重,有人买是正向支出,没人买就是负向支出,危险吧?互联网没有这个问题,它是先把虚拟概念放上去,那个杠杆多简单。我一看不行,赶紧撤吧,这个行业再这么下去,一点指望没有。

当时我们有三类人。一类是被迫上网,即使今天没有死,业务也很一般;另一类是积极改制派——在互联网领域创业,当时汽车后市场创业是股风潮,满大街都是免费洗车,很多是我们那帮哥们干出来的,结果成了一堆炮灰;我属于第三类,做天使投资。

为什么2014年开始了人人皆天使大潮?一是中国人对投机这件事永远是追逐的,我们这群人本来就是在投机市场里成长起来的,虽然这句话不好听。什么是投机?是你本身不能创造什么东西,只能通过两端需求的连接去找一个最大的机会。二是2014年股市不好,楼市低迷,一会儿说房价不能涨,一会儿限购令出来了,大家的钱没有地方去。

我也在投资机构做LP,但做LP只是理财,我们又没老,原来传统行业不好,纯创新型行业又未必做得了,手里还算有点钱,养老去?做LP跟养老也没什么差别。就算我运气很好能投进红杉,但是红杉干活不用我管,我也不专业,只能坐那儿等有一天红杉找我说,“7年了,你投我1000万,现在还你7000万”,我说“好的”。这种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我曾经找过基金要投它们2000万,想让他们带我玩,对方一脸嫌弃,“你们做传统行业的人,游山玩水就好了”,不愿意带我们。我给他们钱,又不让我看见他们干什么事,传统行业出身的人不太放心,另外与其给他们2000万做LP,没准儿会赔掉,还不如我自己赔掉,至少我能学很多东西。那天开始,我说,从现在开始,老子是投资人,我来投,就当这2000万做LP,最后他给我赔掉了。

timg (3)

原来评价天使有三种人:傻子、家人、朋友(创业家&i黑马注:所谓3F,即fools、family 、friends),这三种人帮助别人时肯定不太注重回报。本来天使不那么功利,但中国这一拨天使投资人是有强烈投资回报意识的,大量的投资想赚钱,实际是投机上位。投机上位需要专业,可你看2014年出来做个人天使的这拨人,做着做着心态都出问题了。

我投的大多数人不是我的朋友和认识的人,只要是这个逻辑,做个人天使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要赚钱,要不然我成慈善家了呀。在没有专业的辨析能力下,很容易掉进你和创业者共同营造的一种假象里:只要感知到对方的项目有100倍回报,1000倍回报,投机心就会启动。

(原则上)天使可以完全不用任何专业,我爱你我就投你,管你是什么。但所有投资里操作难度最大的是天使,VC可以算数据,天使投资只能靠感觉,感觉挺靠谱,感觉你说的赛道蛮大,感觉你这个人不错,全是这些东西。行,那我就投你100万你先干干吧。

2014年又是O2O泡沫期,泡沫有两个问题,一是假性的东西呈现一个海量的状态,这意味着投资中标率从之前的百分之几降到了千分之几;二是泡沫意味着本体被放大,等它变回去你会发现价值完全不匹配。一块钱的东西,你当一百块钱去投,什么时候滚到一百块钱?当然收不回成本。

“越优秀的创业者,越不跟土天使玩”

2014年到现在,我一共投了20多个项目,交了1700多万学费,光汽车后市场就赔了1000多万。

我是这个行业出来的,当然先从熟悉的行业和人开始投。当时又投汽车后市场的数据公司,又投汽车行业的O2O,还投这个行业的互联网销售,SaaS。但因为当时汽车后市场那场改制就完全不正确,所以怎么投都是错的。

作为一个投资人,你说我有钱,要投资,哪里会缺项目?但我早期是底层投资人,辨别能力上不去,手里的钱有限,接触优秀创业者的环境也有限。

事实上,越聪明越有实力的创业者越不跟纯粹的土天使玩。

我们见过很多精英创业者,才华横溢思路清晰,身边有一大堆东西佐证这个人很优秀。这种人无论从上面(投资机构)拿钱,还是从下面(身边的朋友)拿钱都搞得定,所以他对求钱这件事一定是高姿态,“我到徐小平、俞敏洪那儿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是一个土豪,我还得得到你的信任才能被投资,我懒得理你。”

不机构化我们很难跟优秀创业者沟通,而且优秀创业者还会思考欣不欣赏这个机构, “我说的话你懂不懂,你不懂,那我不要你的钱。”

我们之前也遇到过和比较知名的机构竞争项目的情况,除非和创业者是熟人关系,否则基本上没什么博弈机会。即便是熟人,创业者也会说,“某某机构要投我,我多给他一点,少给你一点”。

timg (4)

所以烂投资人都投谁?投烂项目。我管它叫土妞和城里土豪的一种土洋结合,结果很烂。

但那个时候大家比着投,因为不懂,圈子里就流行问“你投多少了?”“投500万了。”“明天我投个1000万,你看看。”大家不比谁投的项目更好,谁更有逻辑,比谁钱多。经常我们能看到俩人喝酒喝开心了,说“哥,我做了个项目”,另一个说“哥投你200万”。但问他了解那个项目吗?“不知道,兄弟嘛,给个面子。”这种情况都成风气了。

众筹更快,真是KTV里唱着歌,一个人说我要创业,兄弟们支持一下,不用多,一人50万。一会儿500万到账。

这个东西存在也合理,大家的财富积累已经到一定份上了,一两百万对他们来说不叫事。但会给创业者造成很大错觉,(这群)投资人真好忽悠,太好骗了。

去年我在北京租了个小院,专门看项目,忙的时候一天能从早上九点多干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那三四个月,接触了四五百个项目,七八百个创业者,一天排着队来。当时做的最正确的东西就是少投多看——我们缺对各行各业的了解,创业者来会跟你聊,我们行业总量多大,有多少竞争对手,我们在哪儿,怎么做。挺有意思的。

投资行业常说投靠谱的人,靠谱的项目。原来会想靠谱的标准是什么,现在我在前面加了个“最”字,投最靠谱的人,最靠谱的项目。这个“最”字怎么来?一、两百个项目平行对比,很容易看出差距,差的一刀切掉了,剩几个才花精力对比该投谁,但不管投谁都要到擂台上打一打。

过去我们看两个项目,两个都是烂的,还在想该投谁,结果两个项目还没上擂台,一个病死了,一个挂了,很郁闷,说谁都没动你,你怎么就死了。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太多了。

退出也不易

天使投资找到接盘方就能退出是个大坑。

早期做天使投资我也想着这个事,一个项目1000万估值进去,投了200万,我太希望它变成一个亿了。但你以为天使投资人的自由度这么高吗?

一种情况是,想退退不出来。举个例子,这个企业还不错,属于稳定状态,高增长状态暂时还看不出来,接盘方说,那行,我投你2000万吧,但老股东要撤,对不起,我投这一轮谁都不能撤。所以有时候看着估值已经很高了,有什么用呢?所谓的接盘不是有下一轮,而是我能退出来,有人给我钱把我的股份买走了。

另一种情况是被接盘方逼退。我身边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遇到过这个情况。接盘方跟创业者的说法是,你想要钱,老股退出,不退我不投你。谈价格时他们也有底气,你现在不拿钱肯定出问题,但我不投你可以投别人,投你的竞争对手。创业者只好找老股东退,要不你们给我4000万,要不我就得接别人的钱。

也能理解,接盘方想买一些老股平衡自己的风控。几倍退?两三倍就不错了。接盘方觉得你们做天使的干什么了?不就是创业者上路前给了点钱吗,现在还给你,两倍可以吧,还不知足啊?我给4000万,又给资源,又给平台,你们做早期的不要太贪心,挣了钱就撤。

这种事不管前面怎么签合同都没什么权益,天使出得了200万,出得了4000万吗?企业不拿钱很可能会死掉,那天使就得退。

我身边有很多个人天使,我没看见谁接盘接得很好,都是运气。有人投一百万碰到一个特别好的项目,花了一两年时间退了五六百万算是很不错了。

换个角度看,一轮一轮接盘套现本来就不健康。投一个产业是希望找到一家有价值的公司服务于市场,而不是投一个能抛得出去的公司,最后你解套了,这个项目死了。

举个例子,我有一只小狗给别人了,后来听说它死了,我会很伤心,而不是觉得还好它死之前我给别人了。但在投资市场我能明显看到这个心态。

专业才能赚钱

投资也没有止损的逻辑,就是硬性损失。大家都明白,扔500万、1000万下去,打水漂只能认了。好在都是Hold住的情况下投的,我还没见过举债投资的,传统行业出来的人保守能力还是很强的。

我有100多个学习天使投资的同学,现在只剩4个在投资,大家整体性迁移去买房了。我们这代商人绝大多数只思考生存,发展式思考是没有的,什么赚钱做什么。投资不赚钱就撤,一回头看房地产不错,今年上半年房地产看起来势头很猛,大家就开始买。一年下来一帮人都买了百八十套,多的买了200多套,自己都快成个楼盘了。

如果从2014年计数,到2016年,你会发现80%以上的个人天使被切掉了。但我坚定地认为自己进行业了。我进来就很喜欢它,它逼着我升级。原来做老板容易懒,一大帮朋友在一块儿喝喝酒日子就过去了,投资行业不一样,看不懂你会很尴尬,而且刚研究完这个行业,那个行业又来了。钱这个东西,一两个风险就没了,认知才是最值钱的。

去年我成立了基金,主赛道选的是人工智能。中国要进入稳态社会了,稳态社会意味着前期的聪明人把大多能干的事情干完了,未来不会有人今天发现一个商机,明天发现一个商机,反正这两年我是不赌它(风口)。

大家都知道AI是未来,尴尬的是很多投资人看不懂,不知道怎么参与,也不知道人工智能哪一年能熬出来。可能两年,也可能三年,那我还不如花两三年时间带着团队all in下去,先把人工智能的基础认知补全了,不然到了新行业又变成了投机者。

两年之内我们暂时还不打算投资这类项目。同行有很多人不认可,哪有基金公司不投资,那你上来搞什么,还不如不成立公司。我觉得没关系,我们不找投资方法论,就补足团队能力,提高识别率。你们也别界定我们是一家基金公司还是AI公司,我们可以就是一个怪物,有什么关系?也许我们的小伙伴在AI认知上达到某种程度了,他可以去创业,我们内部孵化项目或者投资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按照原来的既定套路投资公司就是投资公司?没这个必要。

过去三年多我最大的教训是,逐利心太强会让你在这个行业做不下去,这儿只有专业能力强的人才能获取财富,其他的人就别指望了,里面全是坑,赚不到钱。但要成为行业精英你要放弃很多东西,我今天能走到这儿得益于我把原来所有东西全部清零式挂停了,没有任何牵涉我精力的东西再跳出来。

双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