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定三个小目标:跑个全马、带媳妇旅行、公司脱贫…… | 创业者的年关
2017-01-25 08:37 创业者 年关 融资

先定三个小目标:跑个全马、带媳妇旅行、公司脱贫…… | 创业者的年关

过年回家,亲朋好友说起来觉得你在北京开公司了,融了很多钱,都以为公司非常顺利,但其实我想的还是怎么样让公司靠着我们自己的业务即使不拿投资人一分钱也要顺利的运转下去。

在那些寻常的晌午,哪怕只是过了一个普通,很多时候并不算辛苦的半天之后,他就会坐在办公室里的黑皮座椅上。疲劳感如电流般导遍全身,开始出现胸闷、喘,紧接着是没防备的、突如其来的心慌,甚至浑身虚汗。

他的老毛病又犯了。

那是春节前的最后一周,“跟对人”创始人肖恒邀请创业家&i黑马记者到他的办公室,在一侧的阳台休息区坐下。他双手放在沙发扶手上,背部微微后仰,大口大口喘息着,“再现”了那股深度的疲劳。

过去一年,他创办的项目跟对人没有因他过度劳累、牺牲健康,就换来账面和脸面上比较好的改善。相反,他不得不战略性减员,撤离之前稍显昂贵的办公场地以求度过低谷凝练团队养精蓄锐来年再战。 

2017年元旦前一两个月,他被迫从家中储物间里倒腾出了前年花3000多块钱买的山地车。车是入门款,就像那些狂奔在绿茵场上的孩子们的第一双足球鞋。他谈不上痴迷骑行,或许表现得也不是那么热爱,但当初确实是抱着“入坑”的态度而买。

2015年7月,老投资人组织“创始人车队”去环青海湖骑行,当时连自行车都还没有的他,二话不说报了名。

那一程,他像老司机一样骑了下来。而那一年,还叫内聘网(“跟对人”前身)的项目也最接近“爆发的前夜”。

如今,已被搁置近一年的山地车再次上路。待北京放晴,肖恒就蹬上它,从立水桥南附近径直进入奥森公园,“刷一圈”,再回到起点,全程超过15公里。继跑步之后,“刷奥森”也成为他对抗“老毛病”的主要方式。

去年3月,父亲60岁生日,尽管老人百般劝说不用回来,肖恒仍然坚持携妻带儿返回陕西老家为父祝寿。而往年,可能只有到了春节,一家三口才会随“返乡大军”一同踏上回家的列车。

今年春节,肖恒决定给员工,也给自己放假11天。这个谈不上很长的天数,对他们这样一家不分昼夜渴望前行的创业公司而言,已算得上是福利。

三年前的2014年,肖恒和他的几个小伙伴“窝”在创客总部孵化器位于创业大厦的一间小屋子里鏖战。当年孵化器搞内部评选,肖恒团队在108支初创团队中勇摘“最拼命团队奖”。

再次提起这个奖励时,他就坐在创业家&i黑马记者的对面,内心已然没有了太大波澜,只是面部和脖子上有微微凸起,我盯看了好几秒钟,分不清那究竟是青筋还是血管。

以下为肖恒口述,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5e844705dcc30391b14ae7da0920a19d_副本

壹 我是真的感觉有些疲劳

2016年经历很多,也感悟很多。有两笔钱我没有拿,年初有投资人给1000万,我拒绝了,觉得给我估值低了。后半年又有一家集团公司想战略投资,我们前前后后聊了6次,尽调(创业家&i黑马注:尽职调查)都做完了,最后上会的时候。也是因为估值的问题最终没有谈妥。

我们团队高峰期将近40人,现在人数不到20。搬家到这个地方(创业家&i黑马注:从中关村的一座写字楼搬到立水桥附近的一个三居室)也是为了开源节流。之前的租金一个月7万多块钱,一年下来得花100万,现在这个地方也不错,一个月不到2万。

就是为了走过低谷熬过寒冬。

今天反过来想,我觉得这个资本寒冬给我,也给很多创业者上了一课:创业就是做生意。前段时间我还在思考,2013年是分水岭,这之前的公司和之后的公司,发展方式不一样。前者是业务推动型,后者是资金推动型。

很多老牌企业是业务推动型。那时候没那么多人去烧(钱),企业发展很稳定,我今年业务做到100,明年110,后年120。有了业务的支撑,才开始扩招员工。

有报道说,这个冬天800多家A轮公司都死了。这是资金推动型。钱砸进来之后,投资人想的是让你赶快跑,创业者拿了钱也觉得我很牛逼,赶快烧钱,赶快招人,赶快搞一个高大上的团队。

你业务模式没有找到,商业闭环没有摸清楚,等这些东西都玩完之后,没人为你买单,就死掉了。我们上来也犯错了,真的觉得有些钱烧了很可惜。如果我从起步之初就想着脚踏实地做生意,不随便乱花1分钱,格局很可能就不一样了。

有个投资人曾告诉我一句话,我(现在)非常认可,他说,创业者首先得为自己负责。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出去找个工作,不会像创业活得这么苦。自己创业一个月拿的这点钱就够基本生活。

我孩子都4岁多了,我只单独带他出去玩过一次。老婆整天说,早上不见你,晚上我们都睡了你才回来。我把自己的时间、精力、钱都投进去,拿回来了什么?一个月的工资就够自己活。

你得对得起自己,你得有回报,不能说我几年时间投入到里面,家不要了。而且,其实当你有回报的时候,说明你这个事干得越来越好了,你自己有回报了,合伙人、员工都有回报了,公司好了投资人不就好了么。

有一句话叫,小胜在智,大胜在德。

有智慧可以赚点小钱,有德行你才能赚大钱。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没有德行的话,你周围的朋友、合伙人不会跟你干,发现你是个龌龊的人,人家不会跟你玩。

创业不像投资赶风口,说我今年投个风口,明年投个风口,钱就来了。创业出来的钱,哪个不是五年八年辛苦做出来的,你品行出现问题的时候,没有人愿意跟你长久干。

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人家不创业年薪百万,过两年就买套房,本来可以很舒服,跟你创业的时候苦逼得不行。当你创业回报率好的时候,只要你这个人有德行,你会记得你的合伙人、和你一块儿拼的同事们,你会记得你的投资人,会懂得分享、感恩。

有人愿意投你,还是觉得你不是吊儿郎当的人。投资讲究回报率,创业者其实一样,也是收益回报率,因为你付出的是你的精力、时间、身体。

我现在只要连续三个月不锻炼,身体就出现周期性疲劳状态。2012年我兼职做职业社交创业,白天在华为干,晚上就给自己干,到了年底身体就垮了,心跳161,坐在那个地方就开始喘,身上出虚汗。

贰 2017年我有三个小目标:

第一,跑个全马,我要把身体搞好;第二,带着家人去趟日本,我老婆很想去日本,她跟我念叨了几年了,我在日本待过4年,其实也想再回去看看;第三,我的公司脱贫致富。2017年过完之后,我再也不会想:公司会因为融不到钱会死掉,我们要完全靠自己产生良好的现金流做到利润慢慢步入小康。

我不会在意公司在市场上的估值,也不在意给自己的规划,比如说明年一定要做到多少人的规模,这不是我要的东西。脱贫致富背后就是业务,公司要干出利润,有了利润再扩大业务,再招人进来,再有更多的利润,基于业务推动的循环。

脱贫致富了,估值自然就来了,投资人也就找上门了。

自省很重要。创业者得走一段路,停下来看一看、想一想。2016年年初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就想,我今年要做到几个亿的估值,今年公司要干到70、80人,当时我就是这么给自己定目标的,想的是拿多少钱,干多少估值,团队要扩多少人。以前是以人员规模化为导向,现在已经是以脱贫致富,核心就是以业务的良性发展为导向。

2016年团队快40个人的时候,我过得很累,说话都会有顾虑,我发现我的价值观有些场合不敢明确表达出来了。怕说出去把人家给伤了,那时候想笼络,就担心走一个人对别人造成影响。

但是慢慢就明白了,如果真的要凝聚团队,那条标准到底在哪?我现在就一条标准线,一个人我得能看得透你,而且他有一块把这个事情做好的心,如果达不到,能力再强我也不要你。

我这人性格比较急。圣诞节那天,有个投资人来北京,他周五到,周六跟我们团队聊了一天,周日要走。我周日带着孩子在家里楼下玩,投资人给我打来电话,说走前再见一面,就在旁边一个披萨店。我就拉着孩子一路溜达过去。

孩子我管得少,他见人多就兴奋,你管他他不理你。我喊他两声不听,一巴掌就打了过去,羽绒服拉链挂了一下他的脸。投资人说,肖恒你怎么打孩子!我打完也心疼,毕竟才4岁多嘛。

回去我媳妇什么都没说。我照顾不过来,平时孩子吃什么,喝什么,哪管过那么多,吃饭我就喜欢吃辣的,但是孩子小,就得给他吃不辣的。过去一年这是我唯一一次带他出来,而且就走了那么一小段路。

2014年底我母亲摔了一跤,摔坏了尾椎骨。到过年回家的时候,她站一个小时再回床趴一个小时,不能躺不能坐。前段时间我问,她说现在能跟着我爸出去散步了。即使出现这种情况,我也就过年回去了一次。

我很少把工作的事带回家里,所以我媳妇也不清楚公司具体什么状况。创业初期的时候还会跟她讲,2016年开始基本跟她讲了。讲也没用,说实话,你创业过程当中的苦累,你能整天挂在嘴边吗。过年回家,亲朋好友说起来觉得你在北京开公司了,融了很多钱,都以为公司非常顺利,但其实我想的还是怎么样让公司靠着我们自己的业务即使不拿投资人一分钱也要顺利的运转下去。

2016年3月,父亲60大寿,我回去了一次。他说你那么忙别回来了,我没答应,在我们那里60大寿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这次回去,亲戚加上父亲原来的领导、同事,一共摆了5、6桌。他今年刚退休,以前在学校教书的时候经常染头发,一染就是十几年,所以上班的时候,你看他的头发还是黑色的。

过去我经常说你别染了,这东西对身体不好。那天,我在酒桌上,触动最深的就是他斑白的头发。

 
麻策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