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软色情、蹭IP,网大能撕掉身上的low标签吗?
2017-02-26 09:35 网络大电影

僵尸、软色情、蹭IP,网大能撕掉身上的low标签吗?

“软色情”的擦边球已经滚远了。

2016年的电影行业饱受争议。烂片当道,豆瓣躺枪。

然而眼下院线电影的这般窘境,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孪生兄弟”,网络大电影那颗熊熊燃烧的进击之心。

刚刚进入2017年,曾一手建立起“网大”概念的公司,爱奇艺互联网增值服务事业部副总经理葛旭峰就宣布:网络大电影要在今年达到30亿规模,分账超过百万的影片数量达500部。要知道,网络大电影这一市场在2014年开始被爱奇艺从0挖到了3.5亿,真正赚到钱的却只有5%。

三年后的今天,市场规模和盈利都要跟着翻倍,这对于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拍什么的网络大电影来说,真的现实吗?

僵尸、软色情、蹭IP的网大法宝

“僵尸”“惊悚”题材拍不腻

2014年,爱奇艺提出“网络大电影”概念,开始付费试水。2016年,网络大电影出现井喷,成为视频网站增长会员的一种主要手段。

于是,专属于网络大电影的三宝诞生了:片名,海报,前6分钟。

由于制作成本低,观看对象又多为草根,内容尺度也较开放。一些无法在电影院看到的僵尸,鬼魅惊悚题材,到了网络平台这里,完全可以组团开个大Party。

一位具有商人眼光的网大导演曾表示,选择僵尸片除了40%的个人情感因素,剩下更多的60%是市场因素。“过去二十多年时间,电影市场都没有僵尸片出现。喜欢这一类型片的观众很“饥渴”,只能在网上不停地搜索林正英的作品来解渴。”

但这些“新的东西”,缺少时间的打磨和沉淀,只是简单的模仿借鉴,消费情怀。

1

作者试着在某网站输入“惊悚”“僵尸”等关键词检索,符合条件的片子高达467部。而该平台上一共才上线900部网络大电影,占总量的一半还多。

“软色情”的擦边球已经滚远了

正所谓,“哪里有买卖,哪里就有杀害。”受众人群的需求,极大的决定了网络大电影的制作方向。网络电影的受众以男性居多,年龄多集中在19岁至30岁,学历结构以初高中生和中等学历用户为主。热衷的题材除了惊悚僵尸类,还有剧情和大尺度。

一时间,一些拥有极其“隐晦”片名的网络大电影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里。他们用极具挑逗意味的海报,在前六分钟里下足猛料骗取点击量。然后在正片的一个小时里,大动作没有,小动作不断。

2

不知道这些点到为止的“小伎俩”,究竟抓住了多少宅男屌丝寂寞的G点。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它们已经被广电盯上了。

2016年11月,60多部热门大电影一夜之间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影片因政策原因下线,并被要求日后发行的影片要遵守国家相关政策法规,避免低俗、色情等。而在2017年的春天,他们也因为各种政策,终于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蹭IP蹭热点随便拍

除了以上两点,网大诞生至今,最让人哭笑不得的,莫过于蹭IP,蹭IP的IP,院线的,热门话题的......眼光之独到,动作之迅速,着实让人佩服。

3

(这些电影我不截图,你肯定一个都没听说过)

若想搭上热门IP的这趟列车,就必须在短时间内制作完成上线。如此仓促的产物,势必难以保证品质。

作为视频网站吸粉的赚钱工具,它确实已经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超2000万的会员规模,直接引导了视频付费行业的高速发展。

但综上分析,我们不难发现,作为一个内容产品,网大其实根本不知道寄几要拍些什么。

或许,在面对众人的吐槽时,网大君的内心OS是这样的:“哪里有买卖我们就去哪,什么火我们就拍什么,怎么能吸粉就怎么来。至于内容和质量,恕在下目前尚不能面面俱到。”

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同是网生内容,怎么一个妈生的三兄弟(网大,网综,网剧),差距就这么大呢?

“男频内容”,你听过吗?

2014年,网络大电影初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而在这之前的漫长岁月里,他或许有个更为响亮的名字——微电影。然而此时带着“使命”分身升级的网络大电影,却多少带着些迷茫和不知所措。身上担负着的“责任”,让他没有时间慢慢摸索。从2014年450部,2015年700部,再到2016年的2500部,无论是数量还是市场都在大幅度增长。

对这个快速膨胀的蛋糕,行业内的人又都是怎么看的呢?

“事物的发展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大家需要一种小成本去试错,来试探市场有没有这个空间和体量。这也正好验证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在付费领域里人群的驱动力是有的,另一方面也验证了要想长期发展下去,这样的状态是不合理的。”以网络大电影为主营业务,成立于2015年,并于2016年一年完成三轮融资的映美传媒CEO吴延解释道。

“网综是偏娱乐性的内容,网剧是偏女性化的内容,而网大的消费人群是比较偏小镇青年的。”凭借《最后的武林》网络大电影,获得金鸡百花微电影奖的莱可传媒创始人陈蓉妍表述道。

而对于这个现象,新片场CEO徐增新也有自己的看法:“网络大电影是‘男频’内容,和女性爱看的网剧不同,它没有漫长细腻的感情线,故事脉络清晰简单。而一些缺少电影院的乡镇青年自然也是网络大电影的主要受众,他们非常具有付费意识,他觉得这个东西就该给钱看。”2015年,以华谊兄弟为首的影视公司开始试水网大。以《山炮进城》为例,上线6天票房成绩556万,并且还出了第二部。

“大公司在2015年试水,但是2016年就已经开始认真做了。去年有一个网大的制作费就已经上千万了。”凭借《道士出山》在网大界一战成名的淘梦网发言人说。

“历史发展的进程并不会太远,随着用户的审美越来越高,很快就会到内容精良的制作层面上。现在确实也到了需要好网大冒出来的时候。”莱可传媒创始人陈蓉妍认为。

网络大电影怎么活下去?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发现,2017年对于网络大电影来说,是一个实现华丽转身的契机。随着越来越多的团队和资金的注入,网大俨然已经不再是草根可以随便玩玩的。他需要的,是更多的人能发现发掘到他身上的闪光点。

“未来的网大一定是走精品化路线的。”莱可传媒的创始人陈蓉妍说。

一部精品化的网大,往往具备三个特点:第一个是内容层面:

首先要是一个好故事(软实力)

第二个是制作层面(硬实力),取决于用什么样的音效视觉呈现,服化道具,美术等。

第三个是演员的表演(硬实力)。

如果只有故事很好也是留不住人的,所以这三个是环环相扣,互相影响的。映美传媒创始人吴延说。

2017年,爱奇艺将网络大电影从邮箱提交升级为在线提交,并发布九种网大类型禁止上线。

4

乐视网也划出了网大的“十不准”,搜狐也出台了“七把控”。在广电的重压之下,视频网站纷纷出台严格审片标准,净化网络大电影环境。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网生内容已经非常成熟的今天,网络大电影在用户的需求和审美不断提升的情况下,倒逼成长——从量变到质变。

三年里,他将自己兄弟曾走过的“弯路”走了个遍。但如今,老路已经不通,在即将到来的并不遥远的未来,网络大电影能如愿撕掉自己身上的“Low”标签吗?

董婧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