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里配读红楼梦呢?
2017-02-28 10:49 互联网

我哪里配读红楼梦呢?

第一百零八回——九个门徒南海创业。

本文由老道消息(微信ID:laodaoxx)授权i黑马发布。

2009年,有个叫张贵林的人说自己从法国带回来了红楼梦的后二十八回,要无偿献给祖国。他还开了一个发布会,除了吸引一些骗吃骗喝的人来参加之外,并没有人搭理他。

四年之后他又出来炒作,说他手上的版本是著名汉学家李约瑟送给他的,之前在法国保存了二百年,被李约瑟偶然购得。里面隐藏着乾隆皇帝和大奸臣和珅的惊天秘密。

他还说曹雪芹其实早就是一名党员,不对,基督徒,剪掉了辫子受洗成为一名反清反封建的革命斗士。

他给出的红楼梦的结局是,

“第一百零八回——九个门徒南海创业”。

你看,这个标题虽然追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点,但是明显少了后半句“撸起了袖子加油干”,所以只能给负分了。

1

这个张贵林虽然欺世盗名,但是他编的故事还是符合红学的套路的。要有一个别人没见过的版本,要指出前八十回大体是好的,问题大的是后四十回。

清朝阅读红楼梦是很有仪式感的。《红楼梦》不是《西厢记》,不是小姐少爷偷偷拿去诲淫诲盗的。所谓“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亦枉然”。 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是要全家一起阅读红楼梦的。

清代三大红楼梦点评家王希廉和他的妾都醉心红学,张问端的咏红诗题为《和次女采芝阅红楼梦偶作韵》。

还有人整理亡妻的红批文稿时写道,“兹适编辑是集,因援东坡妇以起例,略说其梗概如右,删润其旧作如左,盖不忍其终死也”。颇有些“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的悲凉。

那时候读红楼梦,讲究的是琴棋书画样样齐全。批红只是个入门,做一个题宝钗,咏黛玉的诗,画一两幅《葬花》、《焚稿》的画也难逃附庸风雅的嘲讽。必须自己亲自为《红楼梦》续写结局,才算是登上鄙视链的顶端。

写得雅了大家叫好,写得俗了也难逃骂名。

有的大户人家,如果有几房都有文艺女青年,那还要一起 Cosplay 大观园,用红楼梦里的人物互相称呼,把家里的院落都改成蘅芜苑、潇湘阁,还要定期结诗社,赏菊,品蟹。

有的女孩子学红楼梦学魔怔了,动不动就要烧书、院子里的花没落也要摇落,被父兄捆回去打上一顿,才踏实了。

跟那时候的文艺青年相比,我们如今根本配不上读红楼梦。

民国之后,看红楼梦的门槛降低了,人人都可以看了。但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审查删减和穿凿附会,市面上的红楼梦版本如过江之鲫,有的人以为自己读过红楼梦,插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读的是不可描述版本,成了同侪的笑柄。

有底蕴的读书人家中需要有一个镇宅的好本子,多少代之前一路传过来的,不然你也配说自己读过红楼梦?

红学大家周汝昌先生,当年从胡适那里借了一个甲戌本,看完知道自己以前都白看了。张爱玲写《红楼梦魇》让周汝昌叹服,因为张爱玲看过能找到的所有红楼梦版本,她说不同的本子不用留神看,稍微眼生点的字自会蹦出来。

民国文人读红楼梦,还有一个标配是做一项红楼梦的研究,或者写一篇向红楼梦致敬的小说。张爱玲胡适略去不说。陈寅恪写《柳如是别传》开篇高仿红楼梦,王逊写完了《红楼梦与清初工艺美术》,就拉着林徽因一起去研究民间工艺美术。

2

1953年朝鲜战争胜利后,毛主席说我们不要骄傲也不要妄自菲薄,“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出了一本红楼梦”。此后他还在两个不同的场合指示,红楼梦要读五遍才有发言权。

于是读五遍红楼梦成了文艺青年的标配。1954年两个山东大学毕业生读过了五遍红楼梦,就敢于向红学学术权威俞平伯亮剑了,这又是一段往事。

改革开放后更是文艺大发展大繁荣,脂评本的十三个版本都出了影印本,胡适吓尿周汝昌的甲戌本也有影印本,其他所有版本的资料在国家图书馆都可以调阅。

商务印书馆以程甲本出了《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旧版本按照程乙本为底,新版本以庚辰本为底。

刘世德先生在他的《红楼梦版本探微》里说,“在一部几十万字或者一百万字的小说作品当中,寻觅出少数或者个别的例子,来证明自己的某项结论,一般来说是比较容易的。”

所以大家看红楼梦就热闹了。看百二十回的普及版太掉价了,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看得上的版本,而且能说出理由。在豆瓣小组里,在红楼梦贴吧,在红楼网论坛,人人可以黑一黑周汝昌,骂一骂刘心武,我想,这大约是红学的黄金时代。

于是到此为止,我觉得我终于配读一读红楼梦了。

同时到此为止,有人觉得读红楼梦的门槛不能再降低了。

最近新世相出了一套粉红色封面的青春版《红楼梦》,定价100多块钱一套,一万本还没卖完,就有人跳出来说红楼梦何其伟大,青春版红楼梦太low,陈粒你唱红楼梦主题的歌曲竟敢夹带“婊子”二字,新世相才是个婊子,伪中产拿到书就自拍发微博也配读红楼梦?

我仔细翻了一下这个号的文章,原来一向是写给北京人看的。有一句“北京是始终属于北京人的北京,属于那个祖上三代人都是北京人的北京”。

我明白了,人家的意思是,

“红楼梦始终是属于我们文艺青年的红楼梦,属于那个祖上从前清就开始看红楼梦的文艺青年的红楼梦,你们也配读红楼梦?”

嗯,降低红楼梦的门槛是异端,扩大红楼梦的受众是亵渎,她们就配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3

绕了这么大一圈,也算是替新世相的《青春版红楼梦》洗了地,但是新世相的所作所为有一项是洗不了的。就是自称“225年来出版史上最优质《红楼梦》版本”。

刘梦溪先生曾经指出红学的三大死结,一是脂砚斋为何人? 二是曹雪芹系谁子? 三是续书作者是何人?

这是哪个问题最后归结于一个问题,就是红楼梦几个版本的来源和评价问题。

这是多少人安身立命的家伙什,光一个人民文学的红研所,就有多少正处级副处级的专家一辈子研究这个问题。你一个微信公众号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校勘队伍,搞了三年就说自己是225年最好的版本。

你们研究红学经过上级领导批准了吗?征求过红楼梦吧和红楼网的红学爱好者同意了吗?

对于不了解红学的人来说,很难理解这些观点之间,民科和官办的机构之间有多大仇。

我就举个例子吧!

上周那个一毛钱股份也没拿到的联合创始人,当支持他的、反对他的文章同时在朋友圈里刷屏,纷纷喜获10万+的时候,知乎大V轮子哥开玩笑,

“就算你是公司的二号员工,只要你还是写PHP的,你就连期权都没有。”

这个回复放在“如何看待北京(某公司) PHP(程序员) 招聘(工资)5-6K而且要求陪睡”的问题下,实在辣眼睛。

如果你想问PHP作为世界上最好的语言,起薪何以从一年前的税前12K降到了如今的睡后6K,我会告诉你去北大青鸟和达内教育寻找答案。

但是你执意要问PHP为何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那我只好@平安北京 当场击毙你,因为你是在威胁世界和平。

那年神创造了Linux,他大骂C++是异端,C++看不起Java,Java看不起PHP,PHP看不起前端,前端只好说,

“不会手写JS的也算程序员?”

编辑器用EMACS看不起VIM的,用VIM的看不起用IDE的。用tab的不能忍受用空格的,用空格的不能忍受不缩进对齐的。不缩进对齐的说不写注释的都是傻逼。

eb025fdf32cc3b63ee4348bed42943ca

新世相说青春版红楼梦是225年来最好的红楼梦版本,就如同北大青鸟三个月培训刚毕业的小刘冲进了Hackthon的现场,大叫一声说,“PHP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下场就是遭受众人一顿合力的痛打,这种事我真的不同情他。但是我觉得这样的程序员未来应该很有前途。

时代的发展总要让好东西越来越普及,互联网想要普及,总要让人21天精通Swift,总要让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只要不坑蒙拐骗,出一点错,逼格低一点不要紧。

那种破口大骂新世相是婊子,拿达明一派唱的《石头记》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百二十回的红楼梦来寒碜陈粒和新世相,在这条鄙视链上也没有占据更有利的地位,充其量就是个写Java的中老年程序员,到了35岁该被裁掉一样被裁掉。

不过事情总要往好的方向去想,一周之内,有两篇关于红楼梦的文章都喜获10万+,大家不聊资本寒冬,不聊股份期权,不聊A股的IPO又排队到哪里去了,居然聊起了红楼梦的版本问题。

只能说当前互联网文艺的形势是一片大好,不是中好,更不是小好。各位微信公众号的估值,又可以往上涨一涨了。

老道消息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