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
2011-07-01 14:54 亚龙

绝处逢生23

上次我们说的是“我若为我,我是何人”在创业中的体现,这次我们来讲讲在逆境中,人怎样改变自己的命运,来实现对自己与社会的责任。

文 / 欧仁松 (Oren Brandeis)

本来《圣经》没有书写下来,而都是口口相传的。最后写下来的只是原来《圣经》的一部分,其它的大都失传了,所以口授的《圣经》(密西拿)在犹太教当中也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上次提到的生活在公元前一世纪的拉比沙迈(Shamai)与大祭司希列尔(Hilel)是他们那一代唯一口授《圣经》的人,犹太人将后来收集起来的他们的话看作是含有某种神秘色彩的智慧。

希列尔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我不为我,谁人为我?我若为我,我是何人?若非现在,更待何时?”第一句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帮助自己,没有人能帮助我,只有我自己能承担起改善自己状况的责任。第二句的意思是,如果我只关心我自己而不关心别人,那我便失去了生存在社会上的价值。最后一句承接前面的两句话,一个人对自己与别人的责任与义务,需要现在就开始做,而不是等待其它的时机。

上次我们说的是“我若为我,我是何人”在创业中的体现,这次我们来讲讲在逆境中,人怎样改变自己的命运,来实现对自己与社会的责任。

有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在一次车祸中头部受重伤,恢复了之后,医生告诉他,他的大脑中有肿瘤,恐怕他活不了多久了。几经波折,他找到世界上做这方面手术最好的医生,但是因为技术原因,医生不能治愈他。故事的结尾是,主人公发明了一项技术,不仅治愈了自己,还将此变成了自己的事业。这个故事听起来像是好莱坞电影里夸张的情节,但其实这正是亚龙(Avi Yaron)的亲身经历。

特拉维夫大学电子工程与经济管理专业的学生亚龙在骑摩托车从学校去工作的路上发生车祸,头部受伤。在医院,亚龙的伤势恢复得很快。但是医生在给他拍核磁共振成像的时候发现他的大脑中有肿瘤。医生告诉他,他的情况很危险,必须马上进行手术。亚龙又去看了另外两位专家,想了解自己的肿瘤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每位专家都各执一词,并没有定论。亚龙决定自己亲自学习研究。他每天去医学院的图书馆,从零开始学习与大脑和肿瘤相关的医学知识,并去参加各种医学学术会议。

接下来他开始广泛地阅读摘除这种肿瘤的手术信息,他发现这种手术的成功率很低,而且大部分手术后的人都会半身瘫痪,连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亚龙不肯接受这个事实,通过多方打听,他认识了纽约的凯利医生——当时世界上进行微创手术(Minimal Invasive Procedure)的“第一把手”。凯利说服了亚龙接受他的手术,手术不必开颅,而是在大脑需要手术的地方开一个小洞,将一只小摄像头从洞中放入,医生通过观看手术室里电脑屏幕上的直播录像来进行手术。当时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手术之复杂,技术之创新都令人难以置信,而且一位以色列青年为了做这个手术跑了半个世界,这件事轰动了整个美国,CNN对此进行了特别报道。

手术成功后,亚龙去波士顿大学读经济管理的研究生。然而不久之后,医生发现亚龙大脑里的肿瘤没有被彻底摘除,有一只小肿瘤在他大脑中继续生长,还是有生命危险。亚龙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没有办法结婚生子,因为他随时都可能死掉。凯利告诉他,现有的手术用摄像头灵敏度不够高,无法在手术中看到肿瘤是否清除干净了。即使再进行一次手术,也无法确定能否完全摘除肿瘤,而且第二次手术的危险性比第一次更高。凯利说:“你再等五年吧。等到有人发明了更先进的摄像头之后,我才能帮你进行第二次手术。”

但亚龙岂是坐以待毙的人。他又开始学习跟手术用摄像头相关的技术,他发现,现有的摄像头最大的问题是它们只能看二维的东西,也就是说,这样看到的图像就像是人只用一只眼睛观看,不能看到手术环境的纵深。亚龙明白了,如果摄像头能像人的两只眼睛看东西一样,就能观察三维,就可以将肿瘤完全切除而不会伤害周围的组织。亚龙又亲自做了市场调查,发现当时几乎没有用于微创手术的三维摄像头,所有这一领域的公司都在进行摄像头的光学方面的研发,但是无法将三维摄像头的体积做得足够小。

亚龙冥思苦想,终于找到了解决方法:将摄像头做成像人的眼睛一样,每一只都只能看到二维图像,但是通过电脑程序的处理,就像把两只眼睛看到的东西叠加在一起,最终在显示器上显示三维的录像。手术过程中,医生和护士都戴着特制的眼镜来观看屏幕,就像他们亲眼近距离观看手术一样。

编写了这个电脑程序之后,亚龙发现,三维内置镜有大约四十亿美元的世界市场潜力。于是在1998年,他与一位拥有两家公司的图片处理专家合伙成立了VisionSence公司。此公司利用亚龙的电脑程序,研发应用于不同手术的内室镜,用来操作非常准确的微创手术,比传统的微创手术精确度提高了很多。因为他们的专利是电脑程序而不是设备,所以很快便在世界各地申请到了专利,而且竞争非常小。经过不断研发之后,公司几次吸引到一千万美元以上的私人投资。2000年,公司从研发阶段晋升到医学认证申请阶段。现在,VisionSence在美国和以色列都有分公司,产品不仅能用于脑部手术,还能应用于其它很多种手术。“二维的摄像头需要医生技术特别精湛,经验特别丰富,但是用三维的摄像头,傻子也可以操作微创手术了。”亚龙半开玩笑地说。

亚龙的故事验证了希列尔的话。他自己帮助自己,主动地掌握知识,克服了各种困难,战胜了疾病,开创了自己的公司,还将福音推广给其他人,来解决他们的问题。亚龙相信,每个人都有改善自己状况的能力,每个人都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他说:“我没有特别好的运气,但是为了成功我肯卧薪尝胆。我妻子说得非常对,如果把我扔在一个非常恶劣的环境里,会发生两件事情:一是我会马上发现这个地方好的一方面,二是我会把这里变成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