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披露:FF高管与贾跃亭“开撕”
2017-12-08 18:59 贾跃亭 乐视

独家披露:FF高管与贾跃亭“开撕”

“当得知我们不同意留下时,贾跃亭威胁我说要在媒体上让我颜面扫尽,这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

来源 | 棱镜

作者 | 王丹薇

编辑 | 杨颢 张伯玲

“我很开心,在FF的日子终于熬过去了。”

在11月22日,美国感恩节的前一天,当腾讯《棱镜》在洛杉矶见到Stefan Krause时,他这样形容现在的心情。

Stefan Krause于今年3月加盟乐视集团创始人贾跃亭投资的电动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目前正在经历一场与贾跃亭的分手大战。

此前,Stefan Krause曾在宝马和德意志银行担任C级高管。2016年底,贾跃亭与Stefan Krause初次接洽,不久,双方就作为互补的“最佳拍档”亮相公众视野。然而,2017年11月11日,法拉第未来的一封措辞严厉的“闪电辞退”信,让这两人一拍两散。

Stefan Krause紧随其后在网络上发布个人声明,称其已经在10月14日主动辞职并已立即生效。Stefan Krause称,FF的声明毫无事实根据,扭曲了他对FF所做的贡献,他将保留维护自身利益的各种法律权利。

按照Stefan Krause的说法,与贾跃亭经历的控制权之争、FF的债务处理方式,让其坚定了离开的想法。在他看来,贾跃亭在加州的创业,以及围绕乐视、FF的新闻,让外国商业社会未来在和这类中国公司打交道的时候,都会追加一个问号。

在谈话中, Stefan Krause最常提到的,是自己当时作为法拉第未来CFO和COO的角色,在公司治理层面,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而这些似乎和贾跃亭的部分“指令”格格不入。

事实上,在贾跃亭和Stefan Krause心中,对于去年12月以来,二人从“蜜月”到“分手”的交往经历,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己见。腾讯《棱镜》采访多方信源,以求还原这近一年来,双方真实的交往合作情况和分手的原因,解构出贾跃亭在管理上以及FF在经营上遇到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71208191123

(Stefan Krause)

24小时博弈与开撕

11月11日,贾跃亭和Stefan的“对战”刚一发布,即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有人不解贾跃亭为何在FF的A轮融资最关键的时刻,和外籍高管闹翻;有的人隔岸观火,觉得这场跨国的“办公室政治”好像“孩子打架”;还有人认为,这不过又是一次FF高管离职,只不过这次格外高调。

事实上,在FF声明发布的前一天(11月10日),双方已经经历了焦灼博弈的24小时,紧张的谈判到最后,迎来了并不太美好的大反转结局。

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在博弈中,贾跃亭的底线是Stefan Krause不可以在融资关键时刻对外宣称辞职。而Stefan Krasue也开出了自己的要求清单,腾讯《棱镜》尚未获知这份清单的具体内容,但是从事态的发展来看,这份清单也许触犯了贾跃亭的底线。

Stefan Krause对腾讯《棱镜》表示,直到发声明的前一天,贾跃亭仍在挽留他和Ulrich。“当得知我们不同意留下时,贾跃亭威胁我说要在媒体上让我颜面扫尽,这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

一位接近该事件发展的FF内部员工也似乎被老板突如其来的声明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在TA眼中,当时Stefan和Ulrich极有可能回来上班,“双方的谈判也似乎快要达成一致”,而辞退声明“横空出世”时,TA只能在社交账号上留下一串无奈的省略号。

另一位接近该事件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对于这封言辞激烈的辞退信,公司90%以上的知情人都是反对的,“实际上,当时的对外声明有两个版本,一版温和,一版严厉”,最后仍是按照贾跃亭所希望的方式毫不客气地表达了出来。

FF方面对于腾讯《棱镜》提出的声明前一天的细节问题,以及声明撰写的过程,只用了“并不了解相关情况”作为回应。

微信图片_20171208191132

11月15日,Stefan将在入职之初,贾跃亭“送”给他的特斯拉Model S归还。一位FF前员工对腾讯《棱镜》表示,老贾对高管出手大方,送特斯拉提供高档住宅是标配。

名车豪宅阳光海滩,贾跃亭在洛杉矶的生活一度被外界疯传为纸醉金迷。“贾跃亭对物质生活没有太多追求。”一位FF前高管对腾讯《棱镜》表示,“贾跃亭‘豪宅’里昂贵的红酒的确不少,但是奢华物质都是用来招待门客的。”

和许多前高管一样,入职之初,贾跃亭通过邓超英(长期担任FF要职的华裔高管)将特斯拉顶配车的钥匙交给Stefan Krause,“当时他们说这是贾跃亭送给我的礼物,但是考虑到公司的经营状况,我并没有接受,我曾经提出自己花钱买下此车,但是手续一直没有完成,这辆车名义上还是公司资产。”

FF的发言人则回避了“是否曾经为馈赠礼物”的提问,仅对腾讯《棱镜》表示,这辆车属于公司资产,Stefan在职期间,享有使用权。

至此,因为“会加速公司拿到A轮融资”而来的Stefan Krause,最终因为“阻碍公司融资顺利进行”的行为而“被踢出局”。

FF债务危机引发的不安

Stefan Krause没有来上班的消息,在十月下旬,已经在FF内部传开。当时,员工们几乎都知道,“为公司融资四处奔走”,近几个月一直代表公司领导层与他们沟通工作进展的Stefan,“已经好几天没来过公司了”。

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Stefan的确已经在10月14日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公司的HR也知会Stefan称,公司知道他14日起不再担任FF的任何职务”。

根据加州法律,Stefan和FF签订的劳工合同为自愿合同,没有期限限制,双方自愿在任何时候知会对方终止合同,不必经过对方同意。

但FF为腾讯《棱镜》提供的公司内部邮件记录证明,Stefan Krause在10月14日之后,仍在公司组织召开会议:“Stefan先生在10月17日还通过CEO Office(总裁办公室)否认自己辞职的谣言。”更有FF内部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在这几次会议中,Stefan Krause试图“挖”走一些人才,另起炉灶。

微信图片_20171208191143

Stefan Krause则对腾讯《棱镜》表示,在10月14日后,的确回过公司,和公司管理层开会,不但如此,自己还和Ulrich一起去过贾跃亭的私宅开会。

“公司管理层不少人希望辞职,我们和贾跃亭商量,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管理层不会离开,这样我和Ulrich也会回来。14号后,我共回过公司三次,在第一次会议的开始,我就向管理层宣布,自己已经辞职,三次会议,我们都在聊,在什么条件下,大家还愿意留下,这些会议贾跃亭没有参加,但是他知道会议的进行,我们也把讨论的结果递交给贾跃亭了。”他说。

FF发言人对腾讯《棱镜》表示,“在近几个月和投资机构的密切接触中,Stefan先生的一些失职、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做法令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先生是否伤心失望,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贾跃亭先生仍诚心挽留过他, 并希望他能够改正错误,并继续在公司管理岗位上并肩作战。”

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贾跃亭在10月14日后努力希望留住Stefan Krause的原因,主要在于,当时FF正在接受一个潜在投资方的尽职调查,“在Stefan和Ulrich都递交了辞职信后,FF仍对那个投资方称,Stefan和Ulrich都在公司担任要职。”

他承认,公司总裁办确有发出过 Stefan Krause否认辞职的邮件,“公司希望在洽谈Stefan Krause去留的过程中,不要引起外部猜疑和恐慌,这封邮件是FF起草,Stefan Krause顾全谈判的大局而默认的”。

一种观点认为,Stefan Krause在公司最关键的时候辞职离开,并“有意走露了风声”,是对贾跃亭的“逼宫”。

但直接促使Stefan Krause离开的,应该是FF财务危机重重对其造成的连带责任。FF每半个月的工资成本在450万美元到500万美元之间。前述消息人士向腾讯《棱镜》透露,“FF的财务极不透明,有时是临发工资的前几个工作日,贾跃亭才从不知何处弄来一笔资金,这让很多公司外籍高管感到很不安”。

根据加州法律,只要有一次工资未发迟发,而公司没有遣散员工的话,那么公司负责人则要被追究法律责任。上述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Stefan Krause递交辞职信的前一天,即10月13日周五,公司账户上仍没有16日需要发放工资的款项。“Stefan Krause作为CFO,如果周一(16日)没钱发工资,也不遣散员工的话,那么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控制权之争

早在2016年末,FF和Stefan Krause即开始接触。2017年CES上,Stefan Krause和不少业界人士一样,因为看到了FF展出的91车型而颇为振奋。

微信图片_20171208191150

一位欧洲知名传统车企高管对腾讯《棱镜》表示,FF对于电动车的构想超过特斯拉以及目前在做的其它电动车初创公司。“电动只是载体,汽车作为下一个最有潜力的智能平台,其价值无须赘述,车联网方面,FF的产品理念走在前面。”

一位美国底特律传统车企工程师在对FF理念肯定的同时,也对腾讯《棱镜》表达了理想和现实之间差距的担心: “虽然FF方向没问题,但是实现起来,和现实跨度太大。”

一位FF内部员工对腾讯《棱镜》说,“贾总(贾跃亭)对工期和产量的把握在公司内外都屡遭质疑,如果拿iPhone手机和电动车对行业的改变以及产品问世后的制造量做比较,那么两者在供应量和制造环节实际上有天壤之别,电动车要在短期实现产量的爆发性增长几乎不可能。”

除了生产环节的障碍,FF在融资和债务等多方面亦面临挑战。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Stefan和贾跃亭在CES期间相谈甚欢,彼此认为对方的短板正是自己的价值所在。

三月,Stefan的加盟为FF既“吸睛”也“吸金”。和以往知名高管入职FF的高调宣传一样,3月7日,在贾跃亭微信公众号上,署名YT Jia(贾跃亭英文名)的作者发布了“世界级大咖 前宝马全球CFO Stefan Krause出任FF全球CFO”的文章。

Stefan和贾跃亭也度过了几个月的“蜜月期”,公司内部也认为Stefan的到来是FF的新希望。除了CFO的职位,贾跃亭将首席运营官COO的职位也授予Stefan。一位FF前员工对腾讯《棱镜》表示,Stefan加入公司后,不管贾跃亭在不在美国,都一直是Stefan以领导的身份和员工做融资进展、工厂建设等情况的沟通。

然而,双方的第一条间隙发生在数位投资人要求以贾跃亭出局为入股条件之后。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贾跃亭认为是Stefan从中作梗,企图和外部投资人一起将FF低价收购,而Stefan自己担任新公司的CEO。

Stefan Krause对腾讯《棱镜》否认了这一说法:“我进入FF以来,接触了数十个投资方,最终也有五个左右的投资方进入了最后的谈判阶段,他们之中的确有人提出,投资的条件是贾跃亭出局,但是这不是我的主意。”

FF的领导权,是贾跃亭的底线。11月2日,贾跃亭在与腾讯《棱镜》独家对话时表示,“死也不会交出FF控制权”,并强调“在产品设计上,自己会‘独断专行’”。

FF目前对外仍然宣称公司尚没有正式任命CEO,前述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贾跃亭曾经给包括前福特高管和Stefan Krause在内的几位加盟高管许诺过CEO的职位,但是从来没有兑现。

王丹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