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来越多人愿意成为“猫奴”?
2017-12-12 15:55 撸猫 经济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愿意成为“猫奴”?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甘愿成为猫的奴隶?那些热衷 “吸猫”的人,到底是缺猫还是缺爱?

151418504841

“火灾中,在伦勃朗和一只猫之间,我选择拯救猫。” 即便距离艺术家贾科梅蒂逝世已经过去50年,他的这句话,仍然引起无数猫奴的共鸣。对很多人来说,爱一只猫远远比爱一个人有趣。

《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显示,截至今年,全国宠物猫狗数量达到8746万只,市场规模达到1340亿元,这个数字在未来3年还将增加40%。这意味着,几乎每10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养猫或养狗。

相比狗的粘人,猫的独立越来越受到都市新中产阶级的青睐。近两年来,“吸猫”“撸猫”如病毒般蔓延了整个社会。网红猫“楼楼”去世后,近10万网友在微博上进行了哀悼,足以想象猫对人的影响有多大。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甘愿成为猫的奴隶?那些热衷 “吸猫”的人,到底是缺猫还是缺爱?

哪些人在养猫?

从2016年开始,“空巢青年”这个群体就被广泛关注。数据显示,这个群体主要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且年龄段都是80、90后。他们一般远离故乡,独自在外打拼,未婚单身且独居。巧合的是,这些特征,与《中国宠物消费者行为报告》中提到的养宠物人群的吻合度达到95%以上。

江瑜就是典型的“空巢青年”,2015年至今,她每年都会买一只猫,3只猫的存在让她的生活充实了不少。“刚来上海的时候,我住的是合租房,不到100平的房子有6个房间。”她说,“合租的人多并不意味着热闹,由于上班时间不固定,平时根本见不到室友,更别说坐在一起聊聊天。”

“我在那住了5个月左右吧,都不知道室友是干什么的,大家下班后都回到各自的房间,没事不会开门。”江瑜说。实习期过后,她搬到离公司更近的地方,开始了独居生活。工作渐渐上手,她有了更多私人时间。一个人待在家里时,江瑜经常“空虚得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说真的,上海这个地方没什么人情味,很难交到朋友。如果不是工作上有交集,同事之间都不会有交流。”

于是,当江瑜偶然在豆瓣上看到有人要将一只小猫送人时,她果断把它领回了家。她说:“我工作上的负面情绪蛮多的,感觉猫自带治愈功能,下班看到它我就舒坦了。”有了猫后,江瑜几乎每个周末都宅在家里,抱着猫看电影、看书,她觉得撸猫比和不熟的人尬聊有意思。

与江瑜一样,绝大多数“空巢青年”养猫,都是因为初到社会时感到彷徨和孤独,想要寻找情感的寄托。随着经济的发展,一方面,他们的可支配收入增加,足够承担独自生活的成本。另一方面,生活节奏的加快又让他们疲于分出精力去维持人际关系。这时,独立冷静、软萌神秘的猫咪就给了怕麻烦却又渴望陪伴的都市人情感安慰,极大地满足了他们的情感需求。

“前两天出差,身边没有猫,感觉很不对劲。”梁乐说。去年刚毕业的梁乐在北京养了两只猫,作为经常与人打交道的媒体人,她认为“养猫”并不等同于“社交恐惧”。“我每天都要出去采访,怎么可能社交恐惧?最开始确实是想有个伴,但后来更多是因为猫在生活中的很多细节让人很喜欢,我是发自内心喜欢猫。”

5a2f3e39bf1bd9.30807849

在梁乐看来,现在养猫的经济成本越来越低,加上人本身对可爱的生物没有抵抗力,养猫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同时,相对于养狗需要花费的大量时间和精力,养猫的时间成本也很划算。她认为,未来养猫的人一定更多。

“但是现在很多人养猫不是真正喜欢猫,她们总是强行把自己审美加在猫的身上,满足她们的虚荣心。” 梁乐说。她指的这些人,是一些经常带着猫咪去宠物店洗澡、美容的宠物主人。随着互联网社交平台的发展,朋友圈、微博“晒猫”成为一种炫耀和谈资。很多猫主人为了让自己的猫更好看一点,会给猫穿衣服、做美容,甚至染色,纯种猫的攀比之风也日益盛行。

然而,梁乐也发现,即便她坚信爱猫就该对猫亲力亲为,但这些为猫咪服务的产业,确实变得越来越多了。

猫咪经济学下的新兴产业

2015年, 日本经济学家发明了一个新词:“猫咪经济学”。“猫咪经济学”是指不管经济多么困难,大众对猫及其相关产品的热情永远高涨,只要商家用对猫咪,就能吸引关注从中获益。

调查显示,中国养猫的人群中,将猫作为孩子和家人看待的用户占比高达80%以上。这意味着,猫咪在人们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这样的背景下,除了传统的猫粮、猫咪用品外,猫咪咖啡店、猫咪寄养、猫咪殡葬服务、云养猫APP等都成了新兴热门的产业。

瞄准了这个趋势,今年年初,Bobby与朋友在深圳开了一家猫咪咖啡店。他说:“北上广深都是移民城市,很多人喜欢猫但却不具备养猫的条件,比如房东不允许、室友不喜欢等等,所以这个行业做得好的话,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为此,Bobby与朋友前前后后跑了十几家猫咖进行考察调研,一边选址,一边制定运营方案。由于合伙人原本是开猫舍的,具有猫咪护理经验,又有猫咪的供给渠道,Bobby对这家店的未来充满期待。作为深圳最大的猫咖之一,Bobby的店里有三十多只猫,主营餐饮和帮猫舍出售猫咪、猫咪的周边产品。在养猫之风的带动下,今年上半年,他的猫咖每月净盈利基本都在20000元以上。

事实上,像Bobby一样,想通过猫咖在猫咪产业市场上分一杯羹的人并不少。但是,自猫咖诞生以来,除了营利问题外,猫咖的卫生、猫咪的健康都是备受争议的。即使如此,Bobby依然对这个行业抱有乐观态度:“所有事情都有一个发展过程,出现问题,就代表着又到了新的阶段。” 目前,国内猫咖的数量已经有近千家,且还在不断增加。

相比线下“吸猫”,“云养猫”的发展显得十分蓬勃。早期的“云养猫”,起源于一些博主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猫咪的日常,从而吸引猫奴们的围观。@回忆专用小马甲、@瓜皮的id酱等微博大V就是利用自己的宠物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其中,@回忆专用小马甲靠着一只苏格兰折耳猫和一只萨摩耶犬做广告、写软文,成功成为营销号中的佼佼者,关于这两只宠物的周边抽奖微博转发数最高超过50万。小马甲的一条微博广告的价格为2万元左右,年收入超过800万。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各类养猫相关的APP也纷纷上线。《猫咪后院》就是一款猫咪养成类游戏,用户可以在APP内为猫咪添置玩具、加盖房子等。截至今年7月,《猫咪后院》下载量已经突破1900万。如今,这个游戏不仅与时俱进地推出了VR版本《猫咪后院VR》,还改编成了真人版电影,让广大“云吸猫患者”过足了瘾。

今年11月,虚拟养猫游戏CryptoKitties登录以太坊区块链。在萌猫和虚拟数字币的吸引下,CryptoKitties自上线以来,就成为以太坊区块链上最受欢迎的项目,玩家可以在上面买卖并繁殖不同品种的电子宠物小猫。这个项目一度占据了以太坊15%的流量,官方数据显示,目前CryptoKitties的销售总额已经达到790万美元,总共卖出了70000多只虚拟猫,最贵的一只卖到了2.6亿人民币。可见,听起来冷冰冰的区块链,一旦加上猫的元素,都能加分不少。

随着养猫人群的增加,与猫相关的各类产业还会不断发展,推陈出新,诞生出各种新的模式。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2020年间,我国宠物行业规模保持年均30.9%的高速发展,到2020年,这一规模将达到1885亿元。未来,这个数字还将继续增长。

猫为什么会占领这个世界?

海明威说:“一个人不会被打败,但是可以被猫毁灭。”这里的毁灭,指的是如海明威一样的硬汉,也会被猫驯服。根据史料,人类的养猫史有5300年。而到了互联网年代,猫更是无处不在。那么,这种小生物为什么会占领人类世界?

5a2f3e3a31ed87.56061681

提到猫咪,很多人都会联想到日本。日本是猫咪文化最发达的国家,他们甚至在1987年就设立了“猫之日”,用来感谢陪伴人类的猫咪。在日本,猫咪为日本GDP贡献远超过偶像团体AKB48,超过2.3万亿日元。这种现象的出现,与他们的经济文化分不开。

作为一个发达国家,日本的生活节奏十分快,东京人就连等车的一会功夫都会用来看书、发信息或闭眼小憩,他们的街道上永远都车水马龙。于是,那些懒洋洋地趴在路边伸懒腰的猫,就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猫咪与世隔绝的安静状态,看起来与快节奏的日本格格不入,但却是他们在繁忙的日常中最想拥有的。这时,慵懒的猫就成了他们的精神寄托,这种寄托延伸到文化中,生长出关于猫的动漫、猫岛、猫杂货店等一系列经济产业,形成了文化与经济的良好循环。

在某种程度上,猫咪文化在中国兴起的原因与日本相似。2010年以来,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愈加明显,人口红利褪去,“空巢青年”成为了和“空巢老人”一样备受关注的群体,“单身独居、年龄在20岁~39岁、在大城市打拼”是时代给他们贴上的标签。截止2017年,中国的空巢青年已经超过5000万。调查显示,在这群人中,57.9%的人表示缺乏感情寄托, 41.9%的人认为自己缺乏照顾和关爱。

社会经济与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是导致“空巢青年”出现的主要原因。一方面,他们需要承受来自工作升职、人际交往等方面的压力;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都市“低头族”之间缺乏日常交流。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让他们白天神经紧绷,晚上回家后,面对的仍然是漆黑冰冷的房间,这时“空巢青年”才会发现自己的情感无处安放。

在清华大学心理学教授彭凯平看来:“城市化让很多生活在传统社会环境的人变得独立,但是人们的心理生活跟不上飞速发展的物质生活,‘空巢’问题不是因为大龄单身青年多,而是他们没有学会正常社会交往的技巧。”

这时,猫的“上位”就显得顺理成章。猫的性格与他们实在太像:内向、宅、需要陪伴、怕麻烦。对于猫来说,它们绝对不会主动打扰主人,甚至在主人召唤的时候也会无动于衷。这就迎合了人类“感情投射”的习惯,对待高冷的猫,人类往往更容易进行自我代入的想象。于是,与猫对话、玩乐,成为空巢青年们最大的乐趣。

消费升级同样给了猫咪占领世界的机会。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物质得到满足后,人们就会追求精神满足。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和“萌经济”的崛起,猫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日趋上升。为了得到精神上的慰藉,人们越来越愿意在猫身上进行投资,这也推动了一批与猫相关的产业的发展。

除了宠物平台之外,共享经济、云养猫等新型服务模式也开始扩张。为顺应人们的心理,影视、微电影、互联网社交中的表情包也越来越多运用到猫的元素。反过来,以猫为原型的一系列IP的形成,又进一步扩大了猫在人类当中的影响力。

日本知名动漫制作人川村元气在《如果世界上不再有猫》里说:“不是人类饲养了猫,只是猫愿意陪伴在人类身边而已。”随着观念的转变,猫对于人的意义,早已经不止于宠物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使用化名)

本文由南七道和高灵灵共同完成。南七道:南七道新媒创始人&CEO,关注互联网和科技创业。公号南七道。

南七道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