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完年 终于可以上班休息几天了
2018-02-24 10:15 春运 乐山大佛 芳华

过完年 终于可以上班休息几天了

现在,工作却成了越来越多人逃离节日的救命稻草。时间流逝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感觉和思想稳定下来,成熟起来,摆脱一切急躁或者须臾的偶然变化。

【黑马高调头条】第275期

文 | 新周刊

在国内国外的各大景点、机场奔波辗转了七天,比工作还要累,不好好上几天班,怎么能休息好呢?

————

春节后最恐怖的事,莫过于站在体重秤上,久久不敢相信上面的数字。绞尽脑汁地思索,除了放下手机、摘掉项链、去趟厕所之外,还有哪些可以去掉的重量?

而更恐怖的事,就是一觉醒来,忽然发现上班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而身下的床距离那个小小的工位,还有遥远的成百上千公里!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856

春节就这么过完了,你是遗憾还是如释重负?

没有比刚过完年的人更需要上班

在大多数文艺叙事里,春运的前半程总是欢欣雀跃的。回家的热望,就像是悬在驴子脸前的那根胡萝卜,指引着我们穿越人山人海,鼓舞着我们忍受拥挤、疲惫和熊孩子,最终叩开家的大门。至于那扇门后真实的情景,节日里滚动的公益广告、春晚上的小品、新闻里的返乡追踪,都不会告诉我们。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902 

2018年2月19日,正月初四,随着春节假期过半,以上班族为主的春运返程客流渐增。

说中国人已经厌倦了春节,恐怕有点耸人听闻,但大多数人在“春劫”后感到深深的疲倦,却是不争的事实。

就说春节旅游吧,简直比国庆黄金周还要热闹。最近,乐山大佛身边每天都会围满超过4万名游客。端坐的千年大佛面对人山人海和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会不会笑容渐渐凝固,双颊慢慢绯红?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908

 乐山大佛已被人海淹没

距离大佛不远的熊猫基地里,呆萌的国宝不得不在春节假期加班加点,完成每天接见八万名游客的工作任务。

网友梦诗早上6点半就到了熊猫基地门口排队,依然被数以万计的“两脚兽”淹没,挤得刚刚买来拍熊猫宝宝的iPhone X都拿不住了。在社交网络上,你只看到她镜头下的“吃播网红”们呆萌呆萌的样子,却看不到她在人潮人海中挣扎着踮起脚尖举起手机的汗水和艰辛。

七天下来,难得休假的中国人在国内外的各大景点、机场奔波辗转,比工作还要累,不好好上几天班,怎么能休息好呢?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913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里里外外挤满了人

春节也很“油腻”!

至于那些老老实实待在家过节的人,更能体会如坐针毡的含义。

网络上对于七大姑八大姨的责难,本质是一种价值观的冲突。当渴望独立、恐惧婚姻、珍视隐私的都市年轻人,接受小城亲戚有关结婚生子、加薪买房的诘问,结果注定是不欢而散。前者把不快发泄在社交软件,后者则将不满留在心里,让“这孩子不行”的判断,在亲朋间的口口相传中涟漪般扩散。

“一个月赚多少?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买房?”

这夺命三问,如果出自亲戚之口,还能用假笑来招架,如果来自自己的父母,那就是当代家庭的大难题了。大多数年轻人只会悲伤地发现,这种互不理解往往是难以调和的,他们只好匆匆收拾行囊,逃回大城市的出租屋,继续痛并快乐的工作。

有人说,中国有两个春节,一个是小孩子眼里的春节,一个是成年人眼里的春节。前者意味着美食、新衣、游戏,是纯粹的快乐,后者更像是中国式人情世故的大集合。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918 

央视报道,台湾青年不想回家过年的三大原因是:害怕春节聚会发红包、工作薪水低没面子、春节上班有加班费。

朋友、同学、亲戚、邻居,包括祖宗和神仙,一切我们能够想到的社会关系,都在春节几天交织成一张网,捆缚我们的手脚,这当然使久居写字楼的青年疲于应付。

从小开始,春节就表现出了它的不平等。“给张叔叔倒酒”“叫啊,叫伯伯,快叫!”“放下筷子,让舅爷爷先吃”“大过节的,怎么还不起床?”等等新旧价值观的冲突,让春节还不如一个周末来得自在轻松。

别以为现在长大了就没事,春节里还有一些“油腻”的社交场合。“听说你唱歌很厉害?给大伙儿来一段呗。”“你跳舞那么棒,大过年的跳一段助助兴吧!”多才多艺高颜值的人,常常处于一个被观赏的地位,过年如过劫。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924

梨视频报道:大年初一,冯小刚、陈道明等聚会,在冯小刚提议下,《芳华》女主角苗苗跳了一段舞,陈道明伴奏。

工作成了逃离节日的救命稻草

1991年,赵丽蓉老太太凭借一部叫做《过年》的电影,获得第四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这或许是中国最早的国际影后。在这部电影里,大家庭过年的勾心斗角、暗潮涌动展现得淋漓尽致,相比之下,办公室政治倒显得是小儿科了。

而在很久以前,工作是中国人开心过节的绊脚石。老舍先生曾经回忆起自己刚刚得到小学校长的工作后,与母亲在春节里的一次匆忙会面:“除夕,我请了两小时的假。由拥挤不堪的街市回到清炉冷灶的家中,母亲笑了。及至听说我还须回校,她愣住了。半天,他才叹出一口气来。到我该走的时候,她递给我一些花生:‘去吧,小子!’街上是那么热闹,我却什么也没看见,泪遮迷了我的眼。”

现在,工作却成了越来越多人逃离节日的救命稻草。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930

 《过年》剧照

小城市的人拽起行李箱,车站前的分别比年夜饭还要情真意切、充满温情;大城市的人掏出手机,看着街道上的外卖、网约车越来越密集,感到生活正逐渐回归正轨。

“不经历七天假期的身体疲惫、内心空虚,怎么能感到工作带来的满足感?”老板在节后总结苦尽甘来的人生哲理。

新年假期还没结束,中戏的艺考初试就开始了。尽管参加考试的易烊千玺用口罩包裹住自己精致的五官,但他一定知道,身后会有无数长枪短炮和热切的目光对准自己。明星上班了,狗仔上班了,粉丝也上班了!

微信图片_20180224100935

 粉丝回城上班了,娱乐圈又热闹起来了

无论这个春节你感到快乐还是压抑,新的一个农历年的工作已经开始了。早点摊还会照常出现在楼下,公交还会准时发车,打卡器还会一如既往地亮着,你还是气喘吁吁地压着时间赶到办公室。

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只有当下一个春节到来时,回望这一年的努力、幸运或不幸,我们才知道时间改变了什么。

就像卡尔维诺说:“时间流逝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感觉和思想稳定下来,成熟起来,摆脱一切急躁或者须臾的偶然变化。”

新周刊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