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讨论:黑马要如何成为独角兽?
2018-04-24 16:06 吴太兵 栗浩洋 林恩民 耿乐 柴可

2圆桌讨论:黑马要如何成为独角兽?

痛并快乐着的独角兽之路。

创业家&i黑马讯(郭娟)4月24日消息,由创业黑马、创业家APP主办的“2018中国独角兽峰会”今日在京举行,上午主题演讲结束后,进入到《黑马如何变成独角兽》的圆桌环节。万兴科技董事长兼CEO吴太兵、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INK银客集团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林恩民、Blued创始人兼CEO耿乐、大姨妈创始人柴可、DR钻戒CEO张国涛参与了讨论,圆桌由创业家首席内容官卢旭成主持。

Blued的创始人兼CEO 耿乐表示,要从黑马变为独角兽首先选对赛道,在适当的时间节点有突破;其次是快速奔跑,面临惨烈的竞争局面,不用回头看,不用看竞争对手,要看你自己;最后是坚持,创业太难,创业即修行,要保持初心和信念,也要让自己在创业中保持身心健康的状态。大姨妈创始人柴可则认为,创业过程中甚至不要有独角兽的心态,独角兽是别人看你,但在带着企业奔跑时,更需要黑马的心态,不停反思商业的本质,而不是去追各种风口,抓住行业的“痛点”和“痒点”,才能快速成长。

以下为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过的演讲节选:

如何从黑马到独角兽?

主持人: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是从黑马变为准独角兽、再到独角兽,我想请大家讲一下,过去这些年,你们到底做了哪些事情,才走到今天?

吴太兵:我是第一届黑马学员,应该是八、九年前,创业黑马创业的时候,就进入了这个平台。这个话题的直观感觉有三点:首先,要成为独角兽前,先成为黑马。第二,要成为独角兽会经历很多磨难,特别是我们现在在A股上市,经过了八年的努力,准备IPO比创业还要惨,真正报材料准备了四年,后来还过了几次会,这个过程也是我们从黑马到独角兽的蜕变。最后一点,独角兽站在这个角度来讲只是一个手段一个过程,最终你要成为最真实的自己。

栗浩洋:我们最近马上完成一个融资,完成之后我们累计融资额达到10亿,两年前我们刚来黑马,融了三千万。这两年我们有特别大的蜕变,去年实现700%的销售额增长,今年又是670%的销售额增长。从黑马到独角兽,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你的核心的产品和核心的科技。最近中兴通讯事件让我们认识到,如果你只是一个加工厂,没有独有的知识产权,与众不同的技术和产品,企业的核心命脉就掌握在别人手里。我们2015年公司创立时,从欧美最引入人工智能孵化产品,摸索成功后,立马和竞品拉开距离,也引发其它四十几个产品的追赶。

林恩民:公司怎么走到今天?那就是两个字:坚持。坚持什么呢?坚持价值、坚持自我、坚持创业的初心。在创业过程中,每天都有困难,面对这些困难,怎么去解决,如果没有坚持,任何一个小困难,都能顺势打败这个团队。所以坚持变成了最核心的一个价值观。最终是不是独角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坚持的过程。

耿乐:独角兽无非是两种,一种是估值的独角兽,另一种是行业的独角兽。要成为独角兽首先是选对行业,然后是赛道,在适当的节点有突破。第二个成为独角兽的建议是快跑。一个行业当大家都看到有机会时,就会有很多人快速进入,面临惨烈竞争,不用回头看,也不用看竞争对手,而是看自己,看你的未来,所以要快跑。第三点我想分享的是坚持,林总刚才也说了,创业太难,我们多年前的一场活动里见面,第二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还活着?”我们两个企业还活着,我们身边有的小伙伴的企业,已经慢慢不见了。所以要坚持,坚持初心,坚持信念,要有坚强的意志力和良好的身体,才有可能成为独角兽。

柴可:耿乐刚才说得特别对,业务发展阶段,投资人见我时,第一句话是:“你们还活着?”到了我们Q1展示去年的业绩时,大家才不再问这个问题。从黑马到独角兽,我甚至认为不要有独角兽心态,独角兽心态是别人看你,创业者更应该保持黑马心态,疯狂的往前跑,因为唯快不破。成为黑马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就是要不停去反思商业本质,很多时候,人们创业往往爱追风口,但不要忽略了,自己在做的是什么生意,服务的什么群体,生意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从2011年开始参加黑马的第一场大赛,然后参加黑马营,2016年公司经历一次巨大的波折,2017年到了翻身仗。大姨妈这个产品的核心是女性用户,先关注了痛点,然后要关注痒点,能有一个服务它和转化它的商业模式。

张国涛:主持人问的这个问题,我今天想到一个词,应该是“使命感”,他要去创造一个人人有使命感的世界,做事之前,要思考你到底做什么样的事,你会创造什么价值。DR钻戒的使命感不是做一个纯销售戒指的平台,而是让爱情变得更美好,教育大家说,爱情的承诺不是简单的,要有仪式感的存在。

痛并快乐着的独角兽之路

主持人:各位在创业中承受过哪些困难,怎么去解决?

吴太兵:说实在话,我们创业15年,进入全球市场,在国内上市时,我们去与监管机构沟通,的确是需要对方逐步去了解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向对方解释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样的事。我们两次上会,第一次被否,完全没有准备,也完全没有想到过是这样的结局,用一句话来描述当时的心态:“我们想到了一百个庆祝的方式,唯独没有想过失败后怎么处理。”好在我们在苦难的时候,有同事,有黑马,有大家共同的努力,才第二次迅速上会。

有时候命运的确特别反常,上会前面临很多监管机构的质疑,反过来想,因为这个过程,我们成为了一只“龙头股”,市值从最初的20多亿到现在的100多亿。这个故事我想讲,创业过程我们会经历很多,最理想的状态是,在任何时间点,都做对我们该做的事,但事实往往难如愿。牛逼的创始人和不牛逼的创始人唯一的差别,当他没有做对的时候,怎么能够重新转过头来找一个正确的方向,擦干眼泪往前走。

栗浩洋:我们也遇到过一个大的“坎”,当我们从国外拿到全新的核心技术进行产品研发时,最大的坎是落地。商业模式很完美,也很幸运,靠PPT拿到融资,但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完全不一样,中国教育和海外也完全不同,我带着我们研发团队整整摸索了一年半。我们最终能够让人工智能系统不只是教小孩知识点,还带着小孩提高学习能力,以至于能够受益终身。

创业中最大的“坎”一定是创始人扎进去,泡在屎坑里去分辨这屎是粗还是细,我们的前路该往哪里走。

林恩民:我觉得都一样,在座的每一个创业者都遇到太多的困难,唯有坚持下去。怎么去解决困难?遇到一个困难时,创造更大的困难,然后回头觉得前面的困难都不是事。

世界上有两种公司:一种公司是去拥抱变化,接受不确定性,另一种是永远在市场上创造不确定性。什么是伟大的企业?伟大的企业永远在市场上创造不确定性,而不是去接受不确定性,怎么去解决?我觉得得好好回归自己的业务。

创业过程中有很多苦难,我自己有一个深刻的体会,当我在创业时,北京市海淀区愿意给我房屋补贴,当社会给予一个创业者更多认可的时候,创业者会感知到自己身边其实还有更多同伴。今天中国对企业家的认知,很多都是自上而下的,是来自于政府,如果政府不重视企业家,中国就没有企业家,这是事实。怎么去重视他们,为每一个创业者,给他们一点点认可,有可能是点个头,感个谢,如果可能的话,给一些支持,让他们感觉无论他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起码有一片适合创业的环境可以放开“手脚”重新开始。

耿乐:我记得之前看过一本书,每个创业者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面对各种困难以及要处理的事,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是这样。我个人的感觉每天都是在如履薄冰,特别我们这个行业有一点点特殊,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各种各样的困难,监管部门的沟通和对话,我们用户有很多挑战,面对这些困难的时候,你只能扛,创业是修行的过程,

创业者面临这些困难,要学会鼓励自己,给自己打鸡血,当成一个修行的过程,体会痛并快乐着的感觉。都说创业者的内心是脆弱的柔软的,我想一个成熟的创业者内心应该是坚毅的、坚强的,把玻璃心换成金刚钻,你面对困难无法解决的时候,你就问问自己的内心是不是足够的坚强和坚毅,把所有的痛苦都当成一个快乐的经历,我想那些困难就不是困难。

柴可:你创业的时候,你认为所有的人都抛弃了你,你的家人还会接受你。这个就是一丝的温暖。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我是个富二代,大家上网搜,有很多报道,我们家是做民营制药的企业。

2016年,我公司现金流出现困难,一个事实是从2009年创业到现在,从来没向家里要过钱,都是靠自己的嘴皮子,靠自己的业务模式和数据找到融资。2016年没人信任我们,真是难,那时面临的抉择是非常可怕的,要么就挂,要么你就去跪着求钱,当时资本市场也不好,你的企业还没有体现出你的盈利能力。

我就找我的爹,我说你相信我,你儿子创业八年,从未向你伸过手。老爷子也是几亿的富豪,借个几千万给儿子怎么了?结果最让人伤心的事情发生了,老爷子说你作为一个企业家,没经历过现金流断裂,就没有真正地思考过你的企业真正在做什么;没有思考过你的成本结构,没有扎到每一条线上去看,可能你同事的差旅,比如说补贴,你住的酒店,你的商务谈判的成本,都是在浪费……

2017年,我们很多同事和战友离开了我们。核心是什么?其实就是我父亲告诉我所有的事只有你自己才想得明白,没有人能帮你,这就叫痛苦,这叫内化。所以痛苦就是成长的一剂良药。

我读过一本修心的书,里面描述三个词,第一个叫PAIN(痛苦),第二个叫PASSION(激情),你会发现激情里面也有P、I、N三个字母,当你有了痛你会更深沉思考我到底哪里错了,做出更极端的改变。当你有了PAIN之后,你还有第三个英文词叫Compassion(同情心),我认为一个好的企业家经历过痛苦,并且自己去改革,突破以后,还应该回馈一下我们的黑马学堂,帮助一下台下的同志们。

张国涛:每家公司都有痛苦,我们刚开始的业务是去创造一个新的东西,在行业里也没人认同,觉得你在做很傻事,去卖一个东西要有那么多限制,我们坚持我们自己的就好。

互联网的变化非常快,我们要做的事是不断去学习,让自己跟上这个变化。互联网相关的最大的困难更多的跟上互联网的节奏,我自己对内一直有一句话:最可怕的事是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当你知道自己的困难点在哪、有哪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只有不停去学习去学到那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然后发现现在的困难点和不足,其他的问题就是去干,我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被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