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车都没有!凭什么想成为全球最大的虚拟汽车服务商?
2018-05-08 16:13 共享经济 租车 社会

一辆车都没有!凭什么想成为全球最大的虚拟汽车服务商?

如果你认为现在的滴滴和美团的大战就是出行江湖的全部,那实在是一种误解。

在拥有超过1.5亿辆私家车保有量的中国,即使仅有10%的车主愿意分享车辆,凹凸租车为代表的共享租车平台就能提供超过1500万辆车的供给量,是目前所有打车/快车平台存量的7-8倍,是传统汽车租赁行业的20倍,这还是最谨慎的估计。

事实上,在拥有巨大的汽车资源的前提下,共享租车已不单单是一个租用市场,它还是一个入口,一个通向万亿级汽车服务市场的入口,和租车市场相比,它的体量更为巨大。举个例子,4月26日,腾讯和滴滴再次联手投资人人车,充分说明巨头已经开始看重汽车围绕汽车,可能拥有的巨大的尚未完全开发的机会。

不是要改变一个行业,是要改变一个世纪

显然,增加可供租赁的车辆,仅仅是未来出行蓝图中很小的一块蛋糕。对于共享租车领域的玩家来说,如何突破租车公司的思维瓶颈,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汽车服务和运营平台,或许才是未来更广阔的想象所在。

这句话看似有点大,但是如果你了解中国的汽车市场,会觉得其中蕴含着很大的合理性。

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对于中国这个巨大的国度,无论是汽油类汽车,还是新能源汽车,发展都到了一个上限。其中,新能源的天花板或许略高,但也整体有限。

就在4月25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发布2018年第2期小客车指标申请配置情况,中签率为0.05%,约1963人抢一个指标;新能源指标方面,超过23万人轮候新能源个人指标。

北京的情况看似比较极端,但其实只是一面镜子,它照出了高速发展的私家车保有量和有限的城市资源之间很难调和的矛盾。在城市发展的速度(道路、车位、空间)不可能赶上车辆保有量的情况下,政府只能通过强管制来减缓这种矛盾。随着整个中国城镇化速度的加快,私家车可以不受约束的购买的情况会越来越少,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对于微观的个体来说,这种感觉就非常糟糕了。毕竟拥有或者租用车辆的感受,与乘坐营运车辆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但是,又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被人们花了很大精力才买回家的私家车,其利用率低的惊人。

微2

一方面,现阶段,中国私家车保有量约为1.56亿辆,有机动车驾驶人约3.71亿人,这意味着有超过2亿的驾照持有人有自驾需求却没有车开,而未来,这个数据还将大幅增加。

另一方面,一线城市每辆汽车的日均闲置时间接近20小时左右,国际上的情况也没有好太多,加拿大的汽车闲置率高达90%。美国也同样面临汽车闲置严重的情况,其使用频率不超过6%。

因此,我们不难看到由于渗透率极低,家用轿车的分时租赁的市场规模也非常之小。这也意味着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

换言之,如果以凹凸租车为代表的共享出行行业,能够找到一个有效的支点,采用一套有效的机制,做到哪怕撬动5%的私家车主去形成 自己的分享习惯,整个行业会得到极大的增量,人们的出行会在最大程度减少社会资源浪费的前提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拿一个凹凸租车在自己平台上做过的调查进行一下数据模拟——这项调查显示,在使用过凹凸租车服务的租客中,有超过10%表示未来会将自己的私家车提供给凹凸租车进行租赁。

微3

放大一下这个数据,在拥有超过1.5亿辆私家车的中国,即使仅有10%的车主愿意分享车辆,凹凸租车为代表的共享租车平台就能提供超过1500万辆车的供给量,是目前所有打车/快车平台存量的7-8倍,是传统汽车租赁行业的20倍,这还是最谨慎的估计。

所以,凹凸租车现在发愁的不是车源在哪里,市场在哪里,而是如何玩转这个万亿级市场。

政策引导+服务变革=撬动地球的支点

或许有人会对把自己的爱车租赁出去有心理上的障碍和实际的担心。

的确,这种变化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它是人们逐渐接受将私有物品变成准公共用品的过程。

那我们的社会和企业,究竟提供了什么机制来适应人类心理的这个过渡?

2016年3月,共享经济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宣部、科技部等十部门出台了《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发展共享经济,鼓励个人闲置资源有效利用,有序发展自有车辆租赁,创新监管方式,完善信用体系。”  2017年6月1日,交通运输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这是共享租车首次在国家层面获得了“共享经济”性质的认定;同时在政策和资源上,共享租车有了更多可想象空间。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政府早就在为通过共享经济来促进绿色出行而进行着各种政策层面的准备,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那车主和民众的反映又是如何呢?我们可以先看一组调查的结果:

尼尔森公司最近对60个国家的超过30万网民进行了调查,发现在欧洲54%的受访者和北美52%的受访者都表示愿意与他人进行共享。这一比例,在亚太国家中要高得多,78%的受访者表示对共享经济具有极大热情,而中国有94%的受访者倾向于共享经济,所占比例最高。

IBM商业价值研究院发布的《人车关系新发展-中国观点:中国消费者希望汽车如何为己所用》,报告在调研中共采访了1047位中国消费者,有48%的受访者认为汽车共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项,45%的受访者表示这是一种可行的选择。

凹凸平台对车主的访谈也显示,在70-80后的车主里,相当大比例的、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经济基础的人,他们更倾向于出租闲置汽车资源,原因是不但获得了额外的经济收入,还使闲置资产再次产生了价值,并且为改善道路交通压力、减轻地球环境负荷贡献力量。每共享一辆车,就有人会因为你的共享而改变生活方式,从此他们不必苦苦执着于“拥有”,这种价值观的改变和颠覆,比一单几百元钱的收益更有意义。

了解这些以后,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政策和监管层面的准备,以及市场教育和共享经济的概念普及,都已经逐渐渗透。共享出行的风口,或许在明天就会爆发。

超精细化运营是什么?

凹凸租车是最近最为活跃的共享租赁公司,也是共享经济领域里可能马上就要钻出海面的一只独角兽。

一方面,凹凸租车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共享租车公司,凹凸租车业务已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等58个城市,注册用户突破500万,注册车辆超过50万辆,车型逾万款,占据共享租车行业80%市场份额。

而另一方面,凹凸租车很善于自我挑战和变革,使之在与传统的租车平台以及其他共享租车平台的较量中,不断精分。

我们可以把凹凸租车最近的动作用“超精细化运营”来概括。

微4

与纯线上移动互联网模式不同,共享租车是门槛较高同时线下运营偏重的模式。由于租车业务流程长且环节多而复杂,同时个人供给端的产品非标,需要匹配供给两端的资源效率,平台需要不断优化供给端的质量,并升级产品的推送匹配逻辑,同时把控所有服务环节,才能吸引用户信任平台,将资源共享出来,并大幅提高供需的匹配率。精细化运营是共享租车平台成功的关键。

凹凸租车建立了完整的线下服务运营系统,包括自建车管家服务团队,提供全城24小时取送车服务等。凹凸的全职车管家战略,相当于在P2P共享租车模式种增加了一个车管家的“B”角色。这种“P2B2P”的创新模式,促进了租车流程的标准化,也成为了凹凸租车的护城河。

又比如,为了保障出租过程中的车辆安全问题,中国太平洋保险为凹凸租车独家提供适合共享租车模式的255万元的全新险种,这是目前行业最高保额度的全方位责任险,将车主和租客的风险降至最低,保障出租双方利益。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都认为汽车租赁是解决1天以上出行需求的一种服务,但凹凸租车旗下的分时租赁业务“凹凸坦客”则又一次颠覆了这个观念。

如果你需要去接一个商务客户,送年迈的父母去一次医院,为心爱的人送一束玫瑰,乃至你就是想去试试最新款的奥迪或者宝马,那你可能需要的是小时乃至分钟为单位的计价方式。

能够提供这样一种服务,背后的需要的是海量的黑科技,例如利用移动互联网、全球定位等信息技术构建网络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自助式车辆预订、车辆取还、费用结算等。这里面包含了电子合约、GPS定位、移动支付、信用管理、AI识别,从而打通多个信息端口,换来的是消费者可以更精确(也就更节约)地使用车辆,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对社会资源的更大程度的节省。

有一位共享经济的研究者这样对笔者评价说:数字构成的新生产关系,正在改变社会,以前,人们或机构是按年、按月出售服务,现在是按小时、按分秒,甚至是按单一技能来出售服务。

毫无疑问,越来越精细化的运营方式将是凹凸租车的核心竞争力。当人们使用共享租车就如同使用共享单车一样方便无压力时,这个行业就将出现巨大的爆发。

未来,远远不止于是租车这么简单

微5

经典创业理论一般会提及,切口小且深,是成功的第一步。

凹凸租车在这一点上给我们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我们看到的,远远不是——注册用户突破500万,注册车辆超过50万辆,车型逾万款,占据共享租车行业80%市场份额……这些表面上的数据。

这些数据只能反映凹凸租车过去的成绩,但不能反映未来。

笔者认为,凹凸租车给我们提供的想象力空间有四个支点:

第一个支点是个性化支点,因为采用了“轻资产、重运营”的策略,凹凸租车几乎可以毫不费力的增加注册车辆的款型,目前平台上的车型已经超过万款。

还记得《在云端》这部电影里两个商务旅行老司机对传统租车行的吐糟么,他们吐糟的千年不变的车型和陈旧的车辆。事实上,对于传统的租车公司来说,这种情况确实普遍,因为车的品种相对单一,这也是重资产模式的特点。

而相比之下,凹凸租车平台车型丰富、车况更好,甚至不乏豪华车型,这对于85后为主的年轻用户有近乎魔力般的吸引力。

第二个支点,是和保险行业的结合。在我们看到的现有模式里,凹凸租车和太平洋保险进行了花式繁多的合作,比如定制化的车险,又比如提供出险代步车的服务。我们要特别注意的是,围绕保护车主利益这个永恒的话题,具有典型的“单一场景,多种延伸”的可能性。我们相信凹凸租车绝不会仅仅满足于挖掘眼下的一两种保险业务模式。

第三个支点,是进军车辆的交易环节,可以是新车,也可以是二手车。我们尤其要关注凹凸租车的人群,其中70-90年代涵盖了车主到租客的主力群体,他们是目前消费能力较强,对新鲜事物接受很快,对个性化表达要求最突出的群体。对这个群体来说,较频繁的更换车辆几乎是一种刚需,而这还可以顺便玩转汽车金融。

第四个支点,是通过车管家服务进军汽车后市场,这目前也是创业创新活动较为频繁的领域,但缺点是流量获取难、企业规模有限、正规化程度不高,但是凹凸租车已有的规模恰好弥补了这些不足,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共享租车这种拓展性很强的行业将衍生出的众多业务模型和收入入口。

因此,凹凸租车的对手并不是滴滴,也不是靠平台自营车辆进行租赁的租车平台,而是自己。只有不断创新服务模式做好产品的迭代升级,增强线下运营高能力,才能不辜负这个万亿级市场的召唤。

全球最热门的媒体所有者Facebook没有一个内容制作人;全球市值最高的零售商阿里巴巴没有一件商品库存;全球最大的住宿服务提供商Airbnb没有任何房产;凹凸租车,中国最大的共享租车平台,也不拥有一辆汽车,但要成为全球最大的虚拟汽车服务商……这表明,一些有趣的事正在发生,社会价值的创造仅仅是连接!

胡喆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