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针对内容领域的创投是不是要凉了?
2018-05-24 19:19 内容 内容创业 资本寒冬

2018年,针对内容领域的创投是不是要凉了?

内容创业2015年-2017年那种风风火火、融资捷报频传的好日子过去了,投资方开始捂紧了钱袋子。

“现在内容创业很难,整个大环境很不好。”

罗通的公司在智能汽车领域布局,主要业务是做媒体报道。4月22日,罗通刚从广州来到北京,他此次北京之行有两个目的,一是参加第十五届北京国际汽车展,二是寻求融资。

在北京待了7天的时间,商业计划书投了十多家投资机构,也面见了其中的6家,一轮筛选之后,愿意继续往下谈的只有3家。

而直到5月初,他都没收到任何融资反馈...

单看内容这个领域,虽进入春夏之交,但凉意却越来越盛。

在这个行业里,很多人跟罗通的看法一致:内容创业2015年-2017年那种风风火火、融资捷报频传的好日子过去了,投资方开始捂紧了钱袋子。

本来,罗通的履历是足够有说服力的,但投资人的大门可不好进去,对于内容创业者来说,与以前的敞开状态相比,现在只剩下了窄窄的一条缝。

现在想获得天使轮投资越来越难了,他们越来越谨慎了。” 罗通说,前几年经常会有投资人说“我们把钱投进去,先赌一把”,现在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发生了。

自媒体三方机构克劳锐发布的《2018新媒体行业白皮书》显示,2015年-2017年是自媒体领域集中爆发、连续迭代的时期,资本力量也在此间大举进入。其中,2017年各类机构对内容创业者的投资金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但75%的投资金额被头部自媒体拿走资本市场呈现“冷静、慎投”且聚焦头部的趋势,“马太效应”更加突出。

WechatIMG7821527159531_.pic

与前两年近乎疯狂的内容投资相比,进入2018年后,内容产业领域的投资明显变得平静了很多,获得资本青睐的中小内容创业者可以说屈指可数。

“进入2018年以来,这种针对内容领域的迅猛投资势头明显缓慢了下来,其实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就凉下来了。”有投资人表示。

和很多创业者一样,罗通在2017年刚开始创业时,也没太考虑融资,而是拿自己和朋友的钱来维持运营。几个月后,公司技术团队发力搭建小程序的一些应用场景,这个要跑起来的话,需要一部分的资金来进行支持。

“300万~500万之间吧,这笔钱对我们来说还是很着急的。”罗通说,在团队里,有专门负责技术的合伙人,盯着小程序的发展和产品研发。他坚信,在小程序赛道里,开拓智能汽车媒体和其他相关业务,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微信公众号的创业红利期已过,但小程序的风口还在。” 小程序塑造的“社交裂变式”流量分发模式,让罗通看到了新的红利期,他不想就此错过。

可是,想要拿到融资真的很难。“报道里边两个人坐下来谈项目,一会儿就敲定融资的故事,多是为了宣传需要,现实中太难遇见了。”罗通说道。

前两年的时候,内容公司起步门槛不高,市场对内容的需求量远远超过供给量,当时的内容创作公司不需要花很多的心思去考虑更为持久的商业模式,只要稍微弄出些声响,都会有投资人找上门。

但现在,“如果听说你是一家做媒体的内容公司,投资机构多半是不会见你的,和你同类型的创业项目太多了。”罗通表示。

也确实,自从2015年内容创业公司的融资成规模出现以后,这个风口就被不断的吹起,各类内容创业团队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导致现在市场上同类型的公司数不胜数。

内容行业概念也多了起来。2016年VR行业爆火,新品上市、技术革新、内容创新等等,也催生出了很多家VR媒体,这些VR媒体很多都获得了融资。

到了2017年,VR潮退去,资本处于谨慎观望状态,行业也没有太大变动,VR媒体的声量明显也变小了。

然后短视频火了起来,短视频创业公司的发展也纷纷涌现。

WechatIMG7831527159549_.pic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中国短视频领域发生的投融资事件数分别为64起、102起和91起,投融资金额分别达到20.16亿元、62.4亿元和53.97亿元。

不过,对于中小部短视频公司来说,依旧面临不少难题,比如人才流动性大、内容工业化流程推进缓慢、商业天花板低等。

对于内容创业公司来说,商业模式缺乏想象力是难以获得投资人青睐的一大原因,他们的变现渠道,多是广告和品牌公关服务,能真正切入到培训和知识付费领域的,很少。

“你的线条得长,不能老是想着赚快钱,赚平台的补贴,那只是获利的一种方式。”有投资人说道。

对于内容创业者来说,不好获得融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获客成本变高了。

微信公众号刚兴起的时候,催生出很多大号,这些大号只要想拿投资,基本都没有太大问题。那个时期,他们都是以一个公众号起家,没有其他业务布局,纯靠内容获客和获利。在优质内容供需严重不足的时期,他们极少考虑长期的发展路径,只要提供内容就行了,这就滋生了前期各种乱象,比如标题党、毁三观、软色情等内容。

内容创业者被用户和时代推着走是常有的事。到了现在,想要在传统领域,只凭借一个公众号融到资,难之又难。

公众号和内容成为了流量入口,但投资人很少考虑通过内容去赚钱,而是凭借内容把流量引导到电商、知识付费等领域去赚钱。如果仅凭借内容就能轻松获得用户,那就更有可能获得投资机构青睐了。

去年10月份的时候,华映资本参投了专注于时尚网红领域的MCN公司 爱美妆,在生产网红上面,它有一套比较成熟的“工业化”体系。

这套体系让爱美妆的高层底气十足,“他就能够坐着对你说,我能保证这个网红在一年之内涨到一百万粉丝,在多少成本以内。”华映资本副总裁刘天杰说,这样的公司会让他比较放心。

新的创业团队想拿到融资困难,但像爱美妆这种已经基本跑出来的头部公司就不用太发愁。

克劳锐曾统计过2017年内容行业的融资大案,发现有50家公司获得了超千万元级别的融资,更有18家内容公司获得了超亿元的融资。其中越是居于头部、越是偏向于平台型的内容公司,获得的融资金额越高。

WechatIMG7841527159639_

对于投资人而言,他们想看到更多的内容公司跳出内容去做拓展,想要达到这种程度,有一个必备的条件是:企业整体发展规模已经达到了“集团化作战”的程度。那样的内容公司,才有能力通过“孵化”子品牌、开辟新业务等方式去做边界拓展。

小内容制作公司的问题在于产能上不去,对我们来讲不太稳定,我可能没法儿拿大量资金去和你‘赌’。”某投资人说,一家平台型的公司内部管理结构相对完整和成熟,对投资人来说,这样可以将团队管理上的风险规避到很小。

“我们选人的标准是同时懂内容和商业,你看到市面上文娱领域成功的大多数创业者,基本上都是这样,罗振宇、马东……”他表示。

WechatIMG7911527160445_.pic_hd

从行业整体上来讲,(现阶段处于)还处在一个成长期的状态,偏成熟,但还远远没有达到成熟期的这样一个状态。” 克劳锐CEO张宇彤说,很多内容公司已经在原有的内容业务上去衍生其他的业务,而获得资本青睐的公司也多是商业复合型内容公司。

“一些刚开始以内容为主的公司,很多都逐步分化成了平台,或者是MCN型的这种组织。” 张宇彤举例,“比如逻辑思维一开始是以内容为主,但后来逐渐演化成为了一个测试型的平台;新片场起步的时候是做短视频内容,但是现在他在网络影视制作上比较猛。”

“到了后期,他可能会在原有的内容业务上去衍生其他的业务,大家可能起步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但最终在这个行业里找到的定位和方向都是不一样的。”张宇彤对记者说。

政策风险,也在投资者考量的范畴里。有投资人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政策监管不断收紧,使得他们在内容领域的投资上也变得越来越审慎。

去年6月,北京网信办约谈了多家网站,责令网站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渲染演艺明星绯闻隐私、炒作明星炫富等问题。随后,“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娱乐圈的八卦”等一批娱乐八卦领域账号被关停。

值得注意的是,被关停的公众号里面,还有“芭莎娱乐”、“南都娱乐周刊”这样的传统纸媒创立的公众号,以及“毒舌电影”这种以提供电影评论和推荐为主的账号。

WechatIMG7921527160450_.pic_hd

2018年春节前夕,直播答题异军突起,一时间大有成新风口之势,各围观机构也纷纷跃跃欲试,期待利用春节这一黄金窗口期,成功上位。

但就在春节前两天,广电总局发布通告,要求开展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的平台必须具有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直播答题节目主持人应当具备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应的条件,顿时这场热潮迅速退温衰落。

而近期,先是“二更食堂”违反“七条底线”中的道德风尚底线而关停;而后“暴走漫画”因为在三年前发布的一个视频,被认为含有戏谑侮辱董存瑞烈士和叶挺烈士的内容,也被各大内容平台封杀。

所以在一些投资人眼中,投资内容创业风险难控,有些高危。

现阶段,内容公司不仅需要更强的商业创新能力,还要有对内容风险的把控能力。

投资事件少,还有一种额外情况,就是有些内容创业公司,压根就不想要融资。

车影工场创始人 马晓波 对融资这件事抱着十分“佛系”的态度。从2017年开始,有多家投资机构想要投资他,但是,“我不渴望投资,也不排斥投资,如果遇到合适的,我会接受。”

马晓波遇到的这种情况,让很多人疑惑:有钱为什么不拿?实际上,部分头部MCN机构不知道拿融资来干嘛。

“资金这个层面,其实和每家公司在不同的阶段的主营业务营收有一定关联。如果说是以生存为根本的资金,很多头部自媒体其实已经不缺了。”克劳锐CEO张宇彤告诉记者,“但如果去发展业务的话,有了更好的业务方向或者更大的诉求之后,有资金的注入无疑是好的。如果没有这些需求,即使有了资金注入,可能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内容行业与外卖、打车行业不同。后者是重资本行业,前期发展需要巨量资本介入砸市场,教育用户,占据份额;前者则是轻资本行业,入局门槛低,用户成熟快,公司盈利容易。

马晓波的公司,创业近四年,现金流始终稳中有涨。

接受大平台投资的优点有很多,但可能产生的副作用也不少,马晓波坚信,只有独立发展,一家内容公司才不会有惰性。如果与大平台进行了资本上的战略部署,“你可能会过于依懒他,那时候你再去找其他平台,别人可能也不理你了,你的选择也就不多了。”

最近抖音、快手长势很快,腾讯也想复活微视,百度也投了梨视频,每个大玩家手上都有平台,大家现在都在混战。

现在的MCN公司不愿站队,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大家还看不清一个定型的格局。

从资本角度来讲,其实没有活跃或者是寒冷一说,资本对于自媒体行业趋于平稳是一个趋势。之前它的投资模式是跑马圈地,因为有红利所以会投,但经过这个时期之后,收益肯定是资本要考虑的首要因素,所以投早期的就会少一点,投中后期的就会多一些。从整体的投资数量来看可能有所下降,但投资金额未必是降低的。”张宇彤告诉记者。

虽然融资遇到困难,但罗通仍然选择坚持。因为他确实看好智能汽车媒体这个领域。“我预计这个产业要真正火起来是在2020年”,在他眼中,创业就如马云的那句名言“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坚持下去才能看到胜利的希望”。

石灿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