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张邦鑫、王小川、邓锋同台,“内容丰富”!
2018-06-08 18:37 新东方 好未来 张邦鑫 俞敏洪 火柴盒

俞敏洪、张邦鑫、王小川、邓锋同台,“内容丰富”!

6月6日,“东方坐标学院成立发布会”在京召开。俞敏洪来了,张邦鑫也来了。期间 ,新东方俞敏洪、好未来张邦鑫、搜狗王小川、北极光创投邓锋,四位大咖展开了一场“内容丰富”论坛。经i黑马&火柴盒整理编辑,内容如下:

作者✎ 张乘辅

主持人:我先介绍一下嘉宾。全中国最富有、最成功的80后老师,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北极光创投创始合伙人邓锋老师;从天才少年到天才中人,搜狗创始人、CEO、总裁王小川;我的前老板,新东方的老板俞敏洪老师,江湖人称留学教父,我觉得范围有点小,应该是中国的优秀教育培训教父。

俞敏洪:你是出去之后,才意识到我这么高的地位的吧。

主持人:是,确实是。我本人原来在新东方做了十年的高管,两年前因为不允许上台做老师挣额外收入,然后我就离开了新东方,加入了香港一家公司。

主持人:言归正传,第一个问题。俞老师,做好准备。新东方创立了东方坐标学院,培养的学员会不会正面或者侧面跟新东方业务产生冲突,你如何看待这种开放和冲突?

俞敏洪:教育是一个无穷尽的领域,现在教育领域所谓的大公司,其实都是小公司,好未来、新东方都是小公司。在教育森林中,新东方和好未来是两个稍微大一点的树,我认为新东方和好未来的教育经验值得拿出来分享,对方坐标是一个分享的平台。我去过好未来的未来之星做过分享,新东方很多高管也过去过。东方坐标之于未来之星,就好比新东方之于好未来。两边相对有联系,又侧重不同,也可以互相致敬。

我不认为我们会培养出一个对手,以及对手会把新东方给吃了。相反,如果现在不这么做的话,未来反而可能出现这样一个对手,因为你之前对它没有关注或者合作。我认为这个世界面向未来任何领域,都是合作大于竞争,一定是这样的。

主持人:你说合作大于竞争,我马上就来问邦鑫。我还是看重竞争,好未来以前就有未来之星,现在新东方又做了东方坐标,性质很像,邦鑫老师怎么看?

张邦鑫:我觉得新东方跟好未来,是两个性格特征很鲜明的企业。新东方偏人文,好未来偏科研,我们有一起喝喝茶,互相交流,更好地去弥补短板。所以我觉得未来之星和东方坐标也是各有优势的,对创业者的培训过程当中所传导的理念、精神、方法,我认为也还是各有侧重点的。

俞敏洪:未来之星偏早期一点,东方坐标偏中后期一点。

主持人:明白。我们接着把问题转到邓锋,他们两个培训的对象几乎从种子、天使到A轮、B轮、C轮,这些项目会不会成为你们投资的标的?

邓锋:我在外面投的项目也要送到这里来,为什么老俞拉我做校董,他有私心我也有私心。我和俞敏洪是哥们,我现在给他坐台,他晚上也要去给我坐台。并且,我做校董,就是要防止俞敏洪个人太垄断。我刚才问老俞说,这个事儿是你个人办的还是新东方办的,他说新东方办的。如果是新东方办的,那就验证了更多的问题,所以我来这里做校董就要保证这个学院的独立性。这事儿如果是老俞、邦鑫自个儿的事,那我们真的是创新教育啊。但一旦跟公司连在一起,公司有公司的利益,就要考虑财务回报,就不是太纯的公益性在里面。所以我算是制衡的力量。

主持人:小川,你作为互联网的领军人物,觉得技术对教育会产生什么影响?从你的搜狗来说,会不会也进军教育领域?

王小川:搜狗之前就输入法、搜索,之后也在医疗、电商、儿童等方面展开我们新的战略,唯独没有涉足教育这一块。在我心中,教育需要技术之外的东西去支撑,教育是以人为核心的一个东西,所以我不觉得技术本身就会取代老师。AI来讲的话,我觉得它的作用是可以产生的,但我想强调数据非常重要。纯AI技术最后赛道会非常窄,我今天看AI一定要几个大的前提条件,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线下这种针对数据的场景,要先找到这个数据。

邓锋:今天如果创业者拿着AI教育来忽悠我们,肯定过不去,因为在整个AI的应用领域中,AI+教育是比较慢的。为什么?我给大家举个例子,阿尔法狗大家都知道,下过一个人没问题。但要是让它教人下棋,这就太远了,因为数据不够,就是需要教多少人后,才能分析出来怎么样的方法教人最好。

但AI在什么地方可能有用,在理解学生的注意力是不是集中,讲话的语气有没有学好,就是人机交互方面在一段时间内进展会很快,但还真没到完全把教育提高的地步。

主持人:科技、教育、人这三个要密切结合,俞老师觉得这三者里面到底哪个最重要,为什么?

俞敏洪:我认为在教育领域中间,人是核心要素,没有人的话,教育什么都不是。未来的人工智能也好、不管什么样的科技都没法取代人,因为在孩子的培养过程中,父母和老师对孩子的教育陪伴是机器没法取代的。

有一个人曾经买了一个陪狗玩的机器人,刚开始狗还理这个机器人,过段时间这个狗根本就不理这个机器人了。它觉得里面没有情感因素在里面,没有关怀因素在里面。我认为教育是一种关怀,是一种陪伴。

邓锋:俞老师提醒了我,他说这个陪狗玩儿的机器人没有做成功,我就想用这个来说明一下AI在教育方面的判断。陪人玩的机器狗和陪狗玩的机器人,哪个会先成功?我可以很明确地跟大家讲,陪人玩的机器狗在未来三五就会发展地非常好,陪人玩的机器狗在未来会变成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且一定是早于陪狗玩的机器人。AI教育,就相当于陪狗玩的机器人,所以发展不会太快。

主持人:同样问题问邦鑫,科技、教育、人,哪个最重要?

张邦鑫:我思考的角度是以人为核心,为什么?今天越来越多的是人机的融合,好比人开始拿笔写字的时候,它是人和笔的融合,笔就成为了教育的一部分。人工智准确地说是机器智能,今天教育可能会用到机器智能,就是让它跟人融合。从哲学观点来看,人造出来的东西很难超过人的本身,就好比人坐在椅子上要把自己抬起来一样。所以,我自己的直觉是说未来教和育这件事情上,教的部分,机器智能会多一点,它将和人融合。育的部分,人还是远远大于机器智能。所以这样来看,人还是核心。

人工智能今天看着很强大,就相当于计算器的速度早已超过人了,汽车的速度也已经超过人了,这个力量型、技术型的东西超过人是正常的。但是人的复杂程度是说他是很综合的,想全面替代几乎是不可能的。

王小川:我觉得未来在人工智能时代,不是要考虑机器教人的问题,而是AI会直接能取代部分学习。机器在学习知识点时,就刷大数据,刷完它就会。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学得有些内容,在未来是会落后的。未来教育会取消一些简单的记忆学习,从而让人更有创造性。

贺老师:邓锋老师投资就看三点,市场、团队、创新,市场和团队不用说了,我想知道到底什么叫创新?

邓锋:不是说有创意就是创新,不是说新的东西就是创新。最关键的是要建立一个壁垒。并且之后一定要有一个体系。其实创新不必是很大的革命行动,更多是不断积累,快速迭代,改革创新。很多时候,建立一个体系之后,创始人有可能自己也不知道,但就会不断地发展。我们讲的创新不是说哪件事,而是一帮人用一种思维方式建立一个体系,从而能不断地运转,直到产生新的革命的东西。

附:俞敏洪致辞发言

我昨天对新东方管理层说我们要感谢时代,感谢老天,给新东方送来一个好未来。因为如果没有好未来的话,新东方发展肯定不会这么快。倒过来说,好未来也应该感谢新东方,如果邦鑫在北大的时候没有听说过俞敏洪,说不定就不会进入培训行业了。

新东方比较注重人文,好未来比较注重科技,可以互相学习。我觉得新东方和好未来是在业务层面的良性竞争,战略层面的精诚合作。

教育领域有很多竞争,但实际上合作是大于竞争的,教育市场不存于垄断的问题,不像电商,京东和阿里巴巴就有点你死我活的感觉。教育市场是巨大的,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加起来估计也就占3%-4%。

好未来的未来之星比新东方的东方坐标要早,但未来之星更加关注早期创业公司,东方坐标相对偏重中期一点。

七、八年前,有个教育企业创始人跟我说,“好未来、新东方都不再我的话下,根据我的速度,你们很快就会被我超越,甚至会被我消灭”,这是原话,他跟我一边喝茶一边这么说的。但现在这家机构基本上已经见不到踪影。

教育不是个靠营销快速敛钱的行业。最重要的是,要有标准化的、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我希望教育领域的从业者能够学到几个要素,首先学做教育的理念、价值观、心态,完了再是技术、方法、手段和流程这些东西。

在教育领域不会出现阿里巴巴或者腾讯那样几千亿美元的公司,这是由教育的特点决定的。教育领域有点像中国的餐饮,表面上市场超大,但极其分散。我认为教育应该是一个百花齐放的状态。

我们希望能在未来的教育里面找到更多“俞敏洪”和“张邦鑫”。

火柴盒观察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