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当当,李国庆投身创新教育领域
2018-07-25 15:20 教育 创新教育 当当 火柴盒 I黑马

卖掉当当,李国庆投身创新教育领域

和日天创董事长成了李国庆新的身份,这是一家创新教育精品内容提供商,通过和各领域头部机构合作共同研发课程,为K12创新教育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

作者 | 我是王艳

来源 | 不凡商业

大多数人还是基于原有的资源和领域进行二次或者连续创业,这一次选择创新教育领域,李国庆彻底变换了赛道,对于互联网创业老兵来说这需要很大的决心。

眼前的李国庆,18年前创业,这位堪称国内互联网经济教父级的人物和妻子俞渝曾经带领当当一度走到了纽交所上市的巅峰时刻。李国庆坦言,创办当当就像上了一驾疾驶的马车,竞争激烈一刻不得脱身。

而如今,在当当经历了退市私有化、卖身海航之后,这位“电商狂人”也终于归于平静,有时间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于是和日天创董事长成了李国庆新的身份,这是一家创新教育精品内容提供商,通过和各领域头部机构合作共同研发课程,为K12创新教育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

1

创办一年的时间里,和日天创的商业模式已经跑通,影响力覆盖全国16个省市超过400家中小学,培训了超过5000名专业骨干教师和校长。

创新型教育这块蓝海市场同样引来资本的青睐,7月10日,“和日天创”和母公司气象大数据服务提供商“和日天官”宣布完成600万美元Pre-A轮融资,此轮融资由云石资本、宿迁国略领投,以及天使投资人吴云、张效诚跟投。

1

二次创业换个赛道:深耕教育

没能教育创业一直是李国庆的遗憾。

高中时李国庆读的最多的就是教育相关的书,结果高考填报志愿时北大并没有教育系,便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随后下海经商创立当当,开启了18年的创业之路。

当当退市后,曾就职于梧桐资本,主导了多起海外并购案的王治晨和李国庆因融资相识,当时的王治晨已经创立气象大数据服务提供商和日天官,想要在创新教育领域开拓新的版图,二人一拍即合便决定合伙创业。

一开始李国庆对于王治晨想要教育创业的事情还是将信将疑,真正让他兴奋的是创新型教育这个切入点。

做教育创业,想要赚快钱就可以跟着高考指挥棒走,切入传统的数理化辅导。之前也不是没有人邀请他创业,但最后李国庆都拒绝了。

2

和日天官创始人王治晨(左)和李国庆(右)

之所以选择和日天创,是因为今年已经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读完大一的儿子李  本身就是创新型教育的受益者。

在大多数家长看来,李国庆的教育方法有些异类。

儿子上小学时,李国庆和俞渝就开始有意识地给孩子寻找创新型教育的课程,每个暑假都要让李  参加夏令营做创新思维的练习。而对于应试教育的成绩,李国庆还专程赶到学校跟老师沟通,只要中游就好,不用费力挤到上游。结果儿子去参加奥数班,没几天就被李国庆拽了回来。

看上去对考试成绩没用的创新型教育效果开始显现。去年李国庆和俞渝带着儿子入学,卡内基梅隆大学的面试官还兴奋地向他们复述当时面试的场景,李成 的逻辑思维和表达能力让人印象深刻。

所以跟王治晨一番深谈之后,李国庆决定抓住机会二次创业,弥补自己的遗憾。

二次创业,跟当年创办当当时的感觉又像又不像。

相同的是,创业都是带领团队冲锋陷阵;不同的是,当当创业时李国庆一家独大,带领18岁的当当近7千人的团队打仗,而如今,李国庆就像突然找到了初心,跟着一帮年轻合伙人做事,遇事商量着来,不能独断专行更不能倚老卖老。

“在当当时什么事都要忙,现在更多的精力放在思考战略和招纳优秀人才的加入上。”

2

不赚快钱回归初心

过去几年,国内在线教育在涌入大量玩家之后市场依然庞大,而创新教育市场已经成了一块超过2000亿规模的大蛋糕,占据整个市场相当大的比例。

李国庆选择在此时入局创新型教育,除了想再过一把教育创业瘾,更是看中了如今的政策红利。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多次强调要加快教育信息化进程,把教育信息化纳入国家信息化发展整体战略,因此在李国庆看来,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踩着教育信息化的政策红利,创新型教育依然是一片蓝海,市场需求即将迎来爆发。

3

在产品方面,和日天创囊括了课程产品、实验室产品、研学营产品、师资培训产品四大部分。

课程产品由DT(设计思维)、人与自然、航天探索、航空创客、国学传统文化以及人工智能六大课程组成。

其中DT课程是基础,由于现有的创新教育多以课程内容本身作为教育的重心,忽视了内容之外学生思维能力、逻辑能力的培养,无法从根本改变学生固有的被动式学习模式。所以和日天创团队中聘请了师从斯坦福大学D.School的专家,主导设计了K12阶段的设计思维课程;而传统文化创新课程则是以故宫、奠中书院、横山书院的内容为主题来开发,让不同的行业专家来提供内容支持与技术指导;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和日天创的母公司和日天官是一家专注于提供气象服务的科技公司,因此在开发人与自然课程时具有天然的优势,目前和日天创通过在学校搭建校内气象站,组成中国开放科学观测联盟,实现教学资源的实时共享;航天、航空类课程则由和日天创与清华大学无人机研发中心共同合作开发;另外,人工智能创新课程是和清华大学、澳洲阿德莱德大学深度合作、共同开发的,据李国庆透露,目前和日天创的小学低年级学段的中英双语课程体系已全部研发完成。

“创新型教育是让学生能够找到合适的学习方法,最终赋能到日常的基础学科中来。”

和日天创课程产品的主要应用场景是线上,通过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的集中采购,在线上教育平台为学生提供内容服务。

线上教育能够最大程度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但问题同样明显:没有生动鲜活的教学场景,学生的积极性、使用习惯和效果的可控性并不好把握。

因此除了线上的课程产品,和日天创还会在学校建立标准实验室、气象实验室、航空实验室、航天实验室、传统文化实验室和人工智能实验室,让线上课程在线下依然有落地的使用场景,实现理论和实操的结合,保证学习效果。

“以青岛加煌中加学校为例,我们针对私立学校学生的特点,今年落地了智能气象观测站,为学校提供定制化的特色教学环境。”创始人王治晨介绍,目前和日天创已经和加煌国际教育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

4

作为新兴的教育门类,创新型教育在推行的过程中,师资依然是绕不过去的问题:新的学科谁来教?怎么教?

针对学校创新教育师资匮乏的问题。和日天创开设了设计思维创新师资工坊,帮助教师能够将设计思维方法运用在教学实践中来。

“师资培训将来会成为和日天创重要的盈利来源。”李国庆说道。

除此之外,和日天创还会为学校提供阿那亚研学营、故宫研学营、锦州考古研学营等线下产品。

在线教育创业,除了打磨产品,更重要的是如何能够快速打开市场获取用户。To C的产品玩法很多,而对于to B的玩家来说,最大的问题一方面在于产品进入学校难,另一方面,单点销售逐个地推也带来很大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扩张缓慢。

和日天创的玩法是,紧跟政策红利直接拿下当地教育局的资源,将课程集中采购后分配给下辖的学校使用。

“首先创新型教育的市场很大而玩家不多,因此具有先发优势,同时团队积累了相当的教育和政府资源,成为和日天创的绝对壁垒,我们要做的就是打磨好产品。”

同时,和日天创已经和捷成科技、科大讯飞、拓维科技三家上市公司达成了深度合作,它们丰富的教育资源也将成为和日天创的潜在客户。

据李国庆透露,目前和日天创的国学传统文化课程将要进入1000多家学校,创客实验室产品将在今年开拓到包含国际学校在内的至少200所中小学,课程产品预计2019年可以推广到至少5千所中小学,并且在未来还将继续拓展课程品类。

团队方面,目前和日天创共有13人。

“现在这才叫创业,找的不是马仔而是合伙人。”李国庆说,这是他在当当吸取的教训。

火柴盒创投群

火柴盒创投群

关注我们

微信关注火柴盒 观察 掌握教育创投第一手资料

火柴盒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