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育崛起:AI+教育,素质教育将会崛起
2018-09-18 12:42 教育 独角兽峰会 AI

新教育崛起:AI+教育,素质教育将会崛起

教育更偏向于育人,要求更加回归育人的本质。

9月16日,由创业黑马主办、i黑马、创业家、火柴盒联合承办的“2018教育产业独角兽峰会”在京举行。现场数千教育产业创业者云集,百度、网易、科大讯飞、朴新教育、真格基金等教育产业顶级机构、企业悉数出席。会上《2018中国教育产业硬(准)独角兽榜》正式发布,共有50家教育产业独角兽入选。

现场,主持人、陈斌、张丽君、于红和胡翔五位在教育产业深耕的创投者为现场观众带来了主题为《新教育崛起》的高峰论坛。

以下为i黑马&创业家整编内容:

论坛主持:

主持人  创业家主编

论坛嘉宾:

陈斌    浙江赛伯乐创始合伙人

张丽君   创新工场执行董事

于红    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

胡翔    黑马基金合伙人

WechatIMG2739

主持人:首先请四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以及自己投资的教育项目。

陈斌:我是浙江赛伯乐创始合伙人,我们的基金在浙江杭州,目前基金的管理规模100多亿元,主要投资互联网、医疗健康、以及环保智能的方面,教育也是我们在互联网里面重点关注的领域。

张丽君:我是来自于创新工场的张丽君,在2011年加入工场,从2013年专注教育投资。2012年有了孩子,所以是个“妈妈投资人”。因为看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在教育领域投了很多项目,国内国外加在一起大概有接近40个,典型案例有VIPKID、高思教育、传智播客。

于红:我是来自于GGV纪源资本的于红,我也是2013年关注教育方向。至今,在GGV的5年时间里,一共投了10个项目,其中有3个独角兽:作业帮、musical.ly和运满满。另外在教育领域还投了小步亲子和小站教育。

胡翔:胡翔:我是黑马基金的合伙人,黑马基金旨在发现黑马,投资黑马和帮助黑马成长。我们是一家早期投资机构,在教育领域,我们也是投资了很多企业,比如凯叔讲故事、贝尔教育等,我们都是在天使轮作为第一家机构投资者进去的身份伴随他们走过来。

1、IPO窗口期短暂,教育领域及场景将发生变化

主持人:下面我们进行第一个问题。今年,一方面,一级市场很热闹,比如现在很多企业的融资都达到了亿级美元,包括作业帮、VIPKID。

另一个方面,二级市场的却有些冷。最近这两三个月,包括新东方、好未来,很多企业的股价都有下跌的情况。

所以我想让4位嘉宾总结一下2018的教育产业态势,和这个行业未来一年内可能发生的变化。

陈斌:相关法规出来以后,教育行业中大量的上市港股,美股都在大幅度的下跌。所以总的来看,在未来3年左右,教育行业首先会度过一个整顿期。在这期间,有些企业可能不一定会做好,但也有一些会抓住新机会。

未来我觉得很多仅仅围绕知识性的教育的东西可能慢慢会消失。我们认为,在未来,人工智能会是教育行业中很有潜力的子行业。这个领域未来面临着整顿,也有很多的机会,相信很多教育公司中,比如有核心技术创新的公司可能会抓到很大的一些机会。技术能够让企业获得很大的赋能。我相信这个教育领域也会是这样。

张丽君:我反而觉得,这不只是教育行业自身的遇到的挑战,而是互联网创投遇上了一二级市场市值的倒挂。教育行业中一些走到上市了公司也是从2013年起来的。所以,这不是一个教育行业的特例,而是整个市场整体环境决定的。

我认为对教育行业还是有非常多的机会,第一个,就是AI赋能教育这个方向。实际上,AI赋能教育发展的速度远比AI赋能金融、I制造业等行业都要晚一些,因为他是一个更难形成结构化数据的一个领域。但正是因为晚,因为慢,所以教育行业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挖掘。在教育行业,技术是一定要应用于特定场景的,他不能独立存在,不能为了技术而技术。

除了技术赋能之外,还有下沉市场,目前三四线城市需求开始凸显,所以未来一二线城市往三四线城市下沉的趋势很明显。

另外一部分,广义的线上线下结合的OMO的场景。这个场景也会出现,只是大家还没有探索的很清楚到底怎么去做。

还有一个场景是广义的素质教育。这个也和政策驱动是一样的,纯粹的应试的模型已经过去了。新一代的家长都开始期待更偏能力和素养化的教育,但这些很难,不会那么容易标准化,所以还有很多的成长空间,和很多的机会。

于红:我同意丽君的看法,第一点,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估值在倒挂,这里面的产生这样的差异的原因是什么?在我看来,是投资方更关注互联网教育些。目前上市的公司大部分来说可能是以线下教育为主,但从长期角度来看,如何解决教育的不均衡性,如何提高教育本身的效率,提升老师的效率,提升学生学习的效率等等各方面的问题,更多的还是依靠互联网和技术的解决方案。

从第二点来说,现在国家也出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政策,这会让很多从事教育的工作者有所顾虑,但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要把很多政策层面理解成是一个壁垒,虽然门槛会提高,但高门槛将把整个行业里面无序的,可能质量不那么高的这些从业者淘汰,剩下更加有效率,追求质量的从业者。

所以,2018年,对创业者来说更重要的,是要对自己真正核心的竞争力有把握,知道如何在教育的特定场景里去应用,去真正解决效率、效益的问题。

胡翔:我从三个角度来讲我观察到的一些变化。

第一,资本市场。2018年,教育企业纷纷上市,主要是在海外。现在没上市的企业要么是VIE结构,要么是人民币改VIE结构,这些都要去海外上市。所以今年我们将看到:2.教育企业纷纷上市。2.企业大量做成VIE结构去海外上市。但是在未来来讲,这个窗口期可能会很快过去。因为大家也都感觉到这个市场的寒冬,所以都希望在寒冬完全来临之前能够上市。

现在准备上市的企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在海外市场面临的问题主要是估值不够支撑。而当估值较低的时候,面临的问题就会变成:我要不要流血上市。所以,尽管今年有比较多的企业上市,但在明年,可能数量会大幅减少,上市窗口期可能会过去。

第二,领域的变化。过去以英语和应试教育这样的比较具有强刚需的市场发展比较早,也比较快,而近几年以及未来发展较快的将会是素质教育,包括steam教育、机器人、AI相关的教育,并且是从儿童开始这个阶段开始的教育,可能会成重点发展的领域。

互联网工具在一个领域的应用,往往都是从最强需求的领域开始,比如应试和英语教育,在这些领域都已经看到了很多独角兽级别的乃至上市公司的教育项目。

管素质教育从去年开始大热,很多企业都进入到B轮以及后面阶段,融资规模都是亿级。所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在素质领域创业的公司,不管是创业阶段早期还是成长期,都会在资本市场获得比较大的关注和支持。

第三,场景的变化。教育企业中传统的都在线下。后来发展出了互联网工具、线上直播工具,因为这种场景的变化,所以像以VIPKID这种为代表企业才会迅速起来。

现在我们有看到双师这种模式,同时也看到微信生态。微信生态里面既有用户,又有推广的方式,又有内容本身的承载。以微信生态为代表的这样一些盈利模式,包括知识付费和微收费的形式为代表的创业企业,会有比较大的机会,小程序也是一个重要的载体。

WechatIMG2738

2、细分赛道:素质教育及“AI+教育”将成热门赛道

主持人:接下来请大家具体阐述一下,目前自己比较看好的细分赛道,以及你认为有前景的赛道。

陈斌:我现在比较关注的是人工智能。因为每个孩字在整个成长的过程当中的兴趣爱好、智力水平差异很大,知识盲点也不一样。所以对孩子的教育应该是因人施教,要有个性化学习。

这个个性化的学习是怎么来的?其实应该有很多在校期间要用一些数据去支撑对每个学生具体知识点的教法,这一点肯定是未来人工智能很重要的方向。

张丽君:我们在投资教育的方向上面有看到三个趋势,具体的细分赛道和这三个趋势是相关联的。

第一个部分:AI。在具体AI的方向上,我们所看的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广义的以AI的方式来做2C,完成教学的核心环节,直接面向用户,但目前还没有特别多真正意义上有AI方法2C完成的产品。第二类,就是2B,以AI的方式来赋能到既有的教育企业。

第二个大的趋势:下沉。下沉这件事情要去看它的产品形态。广义的下沉方向,我们认为有两大类形态,第一大类,是广义的大班直播+小班辅导的模型,真正意义上通过大班直播的方式加上强互动,产生好的教学效果,同时成本又能够可控,让三四线城市的家庭可以承受,现在很多企业能够做到这一点。另外一大类就是广义的双师模型,通过双师的方式把优质的资源带到三四线城市去,在线下有特定的某种场景。在这些不同的场景里面,让好的资源得以下沉到下面去。

第三个趋势:素养化,素养化的方向还是在一二线城市先跑起来,然后再往三四线城市走。在一二线里面也会先从偏低龄化的模型来走,偏幼儿园到小学低年级这一段会先起来,高年级那一段在一定周期内还是会有很多刚性需求。

于红:我会从年龄层分化角度来看一些细分的赛道。第一个年龄层:K12领域,在这个领域有接近2个亿的用户量,这里面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模型和模式。

第二个年龄层:0-6岁。针对这个年龄层的孩子的企业的大部分解决方案都存在于线下。线下是非常零散,非常重资产的模式。现在还没有一个能够把碎片化解决方案变得效率更高的方案,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领域持续还会有新的公司出现。

还有一个就是编程教育,现在来看可能是广泛的IT教育,IT教育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会变成一种通用的基础教育模式,就像数学一样,变成一种思维的训练。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的话,编程实更像数学,是一种基础的思维教育。沿着这个角度思考,编程教育的潜在用户量会从原来的上千万直接到达了K12上亿的量级,各个年龄层都会有大量机会。

最后是英语教育,虽然英语教育现在的市场比较白热化,也有很多创新的方案出来,但仍然这里面也有痛点,用户人群也非常大,我们期待有颠覆性创新的教学模式。

胡翔:第一个维度,同一个领域因为工具和场景的不同带来的新的创业和投资机会,从传统的线下场景到后来的在线场景,再到投双师场景,再到我们现在的微信生态,再到后面AI时代到来,我们用自适应的场景,用工具的不同带来的创业机会和投资机会的变化。

第二个维度,互联网化进程,单以互联网化来讲,我认为是一个2C到2B的过程。比如说英语培训1对1,先是51Talk这种起来,一旦起来之后开始2B,再进一步可能就进入到学校,面向公立学校,2B服务也会有机会。

第三个维度,过去我们是以应试教育为重,在现在以及未来这个时代,包括AI到来的这个时代,会是核心以素质提升的教育。因为重点不是学知识,而是提升能力、想象力、创造力,所以以素质教育为核心的教育项目在我看来会更具前景。

3、寒冬:避免寒冬,要多“屯粮”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大家认不认为现在是寒冬,如果是寒冬的话,你们觉得要给创业者一些什么样的过冬建议?

陈斌:过冬的话,企业要调整思路、看准方向。

张丽君:我觉得部分企业可能即将过冬,现在大家还有一些时间和机会。

首先,要“屯粮”,想办法能融资或者找资源。教育行业是逆周期的,所以在整个经济形势当中受的影响不会特别大,会影响到的部分是融资,资本市场虽然下行,业务却是可能上行的。“屯粮”要屯多少粮呢,至少18个月。想办法屯到钱,整个做强的过程当中控制成本,让自己做成一个健康的业务形态,接下来肯定会有一部分被打掉,再留下来的企业肯定就是能够走的更远的企业了。

另外一个部分是想办法做强,其实在资本趋向更理性,对教育企业来说是好事情,因为教育本来是慢的,太热的环境有的时候会促使一些打法变形,所以在资本寒冬的时候想办法让自己做强。

于红:现在看起来冬天尚未到来,虽然现在大家感觉有点“冷”,但实际上还在秋季。所以我建议大家尽早的去做融资,不要太重估值。

因为刚才也讲到,其实业务的线跟资本的线其实是两条完全不相关的线,比如为什么经常说有IPO窗口期,所谓窗口期是指资本的这条线,在不同的时间点有“热”的阶段,也有比较“冷”的阶段,融资的时候尽量其实不要跟着自己的业务线走,而是跟着资本的窗口期去走。

业务线要稳固向前去走,在“冬天”,要把现金流把握好,让自己的现金流是健康的。

胡翔:第一,教育行业没有冬天,但是资本会有冬天,所以融资会比较难一些。

第二,估值是浮云,现金流是生命线,所以在这样的冬天,可以把估值砍一半,只要你还能保持健康结构,把钱融到最重要,做好节流。

主持人:我觉得现在正处在产业的关键的转型期,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和趋势。

第一:从生产者视角回归到消费者视角。原来,教培行业都是老王卖瓜自买自夸,自己推销自己的课程和服务。

但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和教育配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会要求我们站在客户的角度去看,思考客户的需求,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思维视角的转变。

第二:从培训回归到教育的本质,我们经常把教培连在一起讲,但实际上教育和培训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教育更偏向于育人,要求更加回归育人的本质。

i 黑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