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敲钟的美团,有个硬核被忽略了
2018-09-21 16:25 互联网 美团 王兴

香港敲钟的美团,有个硬核被忽略了

我相信,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你必须采取一个非共识但正确的观点,才能打败竞争对手。

文/ 金错刀频道

每个上市的企业,都要在招股书前,被仔细审阅。

昨日港股敲钟的美团,也不例外。

两份招股书,把整个美团过去、未来交代的一清二楚。外界跟着港交所的节奏,开始关注美团的超级平台与生态建设,不断收紧的亏损与持续增长的营收等情况。

这很正常。

因为上市意味着成为一家公众公司,也意味着更大的社会责任,严格是对企业和社会共同负责。昨 日 王兴发布的内容信“更大责任,更大耐心”,也反映出美团对此事的态度:

作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我们不能仅仅用法律、义务这样的底线来要求自己,而是要更加自觉、更加主动的承担社会责任,创造社会价值,构建一家社会企业。

上市后需要更多耐心。我们经常说,要“长期有耐心”,对未来越有信心,对现在越有耐心。上市并不意味着耐心的结束,而是真正考验耐心的开始。

不过,除此之外,刀哥认为,也必须注意到,在这次整个的上市过程中,美团有个隐形硬核,被忽略了。

而恰恰是因为这个硬核,美团才能一路从千团大战,屡屡剩者为“王”。

美团的这个硬核,就是创新基因,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硬核一: 商业模式够独特,

Food+超级平台,世界独有

论商业模式的独特程度,当今互联网,美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这个独特,一是指美团奔跑速度和创新生命力,极其惊人。

纵观整个互联网业态,团购是最后一批起源于PC互联网创业的公司,在此之后出现的滴滴、今日头条等早已经成为依托于手机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正式成立于2010年3月4日的美团,它的故事,本该像昔日的对手们拉手网、高朋网一样,戛然而止在生存率不超过3.5%的团购时代。

可事实是,王兴跟美团,却奇葩的跑过团购、O2O、SaaS等风口,如今又以新一代互联网人领头羊的姿态,屹立在新零售的风口。

“斗战胜佛”美团的生命力,可见一斑。

与美团顽强生命力相得益彰的,是它令对手眼花缭乱的创新商业模式,这也是美团商业模式独特的第二点。

“一夜之间春风来,百团千团花盛开”的千团大战时期,美团还被外界叫做中国版的Groupon;到了O2O时代,美团的外卖平台,就已经变成了业界研究避不开的爆款案例;再后来,SaaS风吹起,美团不止依然在,其在餐饮领域的SaaS布局还让媒体的标题变成了《钉钉在前,美团在后,企业级SaaS还有赛道吗?》;如今,新零售热起来,大家又发现美团的酒店业务,间夜量已经成为行业第一。

……

在中国创业,最怕的是什么?商业模式的抄袭!

可美团这种边跑还边增加赛道的商业模式,怎么抄?

更值得警惕的是,这些项目,并没有因为结束了风口期就被搁置,现在一连起来,又进化成了新模式——超级平台。

去年,王兴剖析美团商业模式,说了这样一句话:“美国没有单一企业在业务上或者规模上对标我们。”

这句话,很硬气,但也是实话,在商业模式上,没有人可以同时涵盖以下模式:

点评的餐厅评价,对标美国的Yelp;餐厅订座对标美国的Opentable;猫眼电影对标国外的Fandango;榛果民宿对标Airbnb;外卖对标国外的Grubhub;酒店对标Booking等等。

(图源:美团招股书)

其实何止美国,甚至在整个世界上,美团的Food+超级平台模式,都是独一份。

因为对手要么没有它生命力顽强,像团购鼻祖Groupon已经跌落到27亿美元市值了;要么市场的体量又远远追不上,以外卖为例,美团2017年可以做到平均每天 1500 万单,这几乎比美国同类企业大 10倍。

Copy to China的时代,早就被美团这一代互联网人,变成了 Copy from China!

为什么会这样,王兴自己很清楚:

“这个当然不是因为我们英明神武,而是因为我们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移动互联网出来之后,整个互联网越往后发展,越跟国情结合。”

换言之,中国互联网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博弈,让美团唯有不断奔跑,不断创新才能活下去,同时,8亿用户的国内市场,也足以承载美团的Food+超级平台的新型模式,而如此大体量,也实在是难以被对手望其项背。

美团对商业模式的创新,好理解,不过商业模式能够持续创新,企业都想要,可如何落地执行往往才是重中之重。

九败一胜的王兴,和它的美团,靠什么保证其商业模式可以不断创新?

这就需要聊美团隐形硬核的第二点:技术创新。

2、硬核二:

技术创新够暗黑,武装到牙齿!

“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今年5月发布了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在以市值计算的世界20大互联网公司中,美国有11家,中国有9家。其中,全球最具价值的科技创新企业五强中,美团赫然在列。

玛丽·米克尔为什么会对美团做出如此评价?

据美团招股书显示,美团如今的技术人员已经超过1万人,这在整个互联网领域里都是遥遥领先的,每年美团更是花费超过10%的预算,投入在技术研发。从基础的技术,到大数据、AI,甚至先进的无人车,美团的技术无所不包。

当八年前美团网刚创立时,仅有不到20名员工,几乎全是技术人员,至今在美团内部,技术团队依然是最核心的部门。

因此, 在千团大战中,对手疯狂扩张,美团埋头做 IT 后台,加快商家供给,更重要的是,还因此“救”了美团一命。

当时互联网圈里最有名的谚语还是:老大老二打架,老三死了。

拉手网、窝窝团等处于团购网站第一阵营,线下已经扩展到全国300多个地区,美团处于第二阵营,仅扩张到了100个城市。

更紧张的是,2011年9月,拉手网递交了上市招股书,一旦拉手网上市,在资本的助力下扩张,其他团购网站几乎难以超越。

但,中国人民银行连续4次加息,上调存款准备金率,通货紧缩下,拉手网上市失败,美团劲敌——24券的资金链也彻底断裂。

但美团却躲过了这次危机,因为美团会每到一个城市,会综合这个城市的人口、GDP、淘宝消费指数、肯德基、麦当劳数量及电影院的数量等各项指标来计算投入产出比。当发现投入产出比不划算时,就停止扩张,这也是美团在扩张到九十多个城市时,突然停止的原因。

借此,美团一举翻了身,不仅收购了24券团队的大部分人,还接手了24券在一些地区的扩张,迅速的壮大了业务。

等市场争斗基本平稳后,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就被调入产品部开发产品,与另一高级副总裁穆荣均,一起开发内部业务流程系统和客户关系管理系统。

(上市时,这两人就站在王兴身边)

这两个系统运营上线后,美团运营效率提高了2.8倍,2012年的第四季度,就达到盈亏平衡。

吃过技术甜头的美团,这几年更爱在技术上搞创新。

招股书上明确写到:已经为商家开发了一个云计算 ERP 系统。该系统包括硬件及软件,将订位、下单、排队管理、即时配送、多等功能整合至一个具有云连接的系统中。

同时,美团研发的智能配送设备,也很容易被外界感知。报道称,其能实时智能调度系统能够根据配送员的实时位置,进行订单的最优匹配,日常高时段每小时执行约 29 亿次的路径规划算法,并能在平均55.2毫秒内计算出97%的最优配送路线。

现在,美团正忙于包括智能硬件、物联网、机器人、图像及语音识别的研发。7月25日,美团召开发布会,正式进入新的技术领域——无人配送,资料显示,为此, 美团已申请超过 25 项与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有关的专利。

结语:

贝索斯曾说,“我相信,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你必须采取一个非共识但正确的观点,才能打败竞争对手。”

美团上市之后,滴滴、今日头条等中国新一代互联网企业,也有可能陆续登陆港交所。

作为首批站在港交所的新一代领军羊,期待美团能一如既往坚持自己的创新硬核,也给新一代们的正式亮相,开个好头!

金错刀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