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指BAT 华为打响AI落地战
2018-10-12 13:15 华为AI 徐直军 BAT Ascend系列

剑指BAT 华为打响AI落地战

华为很少提概念性的东西,现在开始将AI提到战略地位。这说明AI开始进入落地时代。在传统企业,AI落地的程度和范围将进入一个加速的阶段。

文 | 李夜

和BAT相比,华为的AI发展战略,姗姗来迟,但终于来到。

近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第三届HUAWEI CONNECT 2018(华为全联接大会)系统阐述了华为的AI发展战略,以及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其中包括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人工智能的Ascend系列IP 和芯片。

这是华为第一次向外界系统展示它的AI战略。华为的AI战略可以追溯到2016年,任正非在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座谈会上,首次系统谈到了华为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战略。

华为的AI发展战略包括五个方面:投资基础研究、打造全栈方案、投资开放生态和人才培养、解决方案增强、内部效率提升。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也是徐直军在演讲中重点提到的。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中的“全场景”,指的是包括公有云、私有云、各种边缘计算、物联网行业终端以及消费类终端等部署环境。“全栈”是指包括芯片、芯片使能、训练和推理框架和应用使能在内的全堆栈方案。

5

2018年4月,华为发布了面向智能终端的人工智能引擎HiAI;2017年9月,发布了面向企业、政府的人工智能服务平台华为云EI。“全栈全场景解决方案是对华为云EI和HiAI的强有力支撑。基于这个解决方案,华为云EI能为企业、政府提供全栈人工智能解决方案;HiAI能为智能终端提供全栈解决方案,且HiAIservice是基于华为云EI部署的。”徐直军在演讲中表示。

对于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华为的生态企业投了赞成票。亮亮视野与华为的合作已有不短的时间。亮亮视野CEO吴斐告诉i黑马&B2B圈:

“全栈分云+边+端,端芯片来讲,CPU+GPU+NPU肯定是未来的趋势,低功耗,高算力,加上开放的AI生态才是扩大影响力的必然之路。面对的竞争对手如ARM本身的DynamicIQ,结合Google的生态,更加的标准化,能够让更多的设备以更低的成本和资源投入而具有AI能力,华为在这一块还要加快。

另外,端的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场景化的领域,需求的差异化带来各类不同AI落地方案的芯片、工具、算法五花八门。华为发布云、边缘和端等全场景的独立的以及协同的全栈解决方案,能使得整个生态更加标准化和有序发展,让亮亮视野这样的华为生态企业能专注在自己的擅长层面各显所长。”

NOLO VR CMO徐晨也表示,“华为提供了一个一站式的,全栈全场景的工具链,也就意味着,要想打造一个完整的AI解决方案,再也不需要在每个环节东拼西凑了。对于VR来说,华为全栈AI解决方案,可以将VR+AI,从终端侧到云端侧,统一起来,形成一个高度集成的方案,拥有更好的统一性,更高的鲁棒性。”据悉,NOLO VR 是华为云的客户。

VCG111171313277

现阶段,有一种声音认为,发布AI发展战略更像是华为的一次战略防御。毕竟无论是BAT还是国外的谷歌、微软、Salesforce都早已发布了各自的AI发展战略。显然,徐直军不会认同这一观点。他看到的都是进攻的机遇。在演讲中,徐直军将它形容为“令人兴奋的落差”。

他在演讲中提到,“只有4% 的企业已经投资或部署了AI;只有约2% 零售商已经投资或部署了AI;只有约5% 部署的智慧城市 中正在使用AI;2017年只有约10%的智能手机内置了AI;全球AI人才的供需比仅有1%。”

“徐直军在大会上列举的数据告诉我们,AI在传统企业的落地,仍处于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华为进场,在技术积累上落后一点,但在做传统企业落地的时间点上,没什么问题。现在这个阶段,传统企业刚刚被教育、普及。现在去做AI,刚刚好。”爱分析首席分析师李喆告诉i黑马&B2B圈。

云计算技术、大数据的发展史显示,每一个技术落地都有一定的周期。2009-2010年,阿里巴巴开始布局云计算;2012-2013年在互联网企业圈,云计算火了起来;2016-2017年,云计算开始大规模进入金融、能源等传统行业。大数据也是如此,2011年从中国起步,2013-2015年作为概念被炒,2016-2017年才开始真正落地,进入到传统行业。

“华为很少提概念性的东西,现在开始将AI提到战略地位。这说明AI开始进入落地时代。在传统企业,AI落地的程度和范围将进入一个加速的阶段。”李喆说。

华为能否后来居上,超越BAT?这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认为,华为全栈全场景,实际上是利用AI完成了一个拼图。其核心还是华为在云和端的产品、服务积累,芯片方面是华为的亮点,这是领先BAT的地方,但是在云服务产品方面,与阿里、腾讯相比,还需要追赶。BAT在AI场景应用,各有千秋,在各自选定的方向有局部优势。一骑当先的局面,尚需时日。

作为顶尖的互联网公司,BAT以搜索、电商或者游戏起家,做的都是高毛利的业务。从云和大数据的落地来看,阿里腾讯自己做了公有云,而私有云,阿里、腾讯向外寻求合作伙伴,实施交给合作伙伴去做。这是BAT的惯用套路。

在人工智能领域,BAT以平台型产品切入,无论是阿里巴巴的ET大脑、腾讯的觅影还是百度的Apollo(阿波罗),它们提供的都是一种通用能力,做的是适用面更广、更具通用性的平台。BAT不会去做,也不擅长做落地。具体的落地,是由平台上的开发者或者创业公司去帮它们实现的。

与BAT相反,华为和政府、传统企业的关系比较强。它还有比较强的落地能力。BAT的弱点正是华为的强项。

再加上,AI业务并不是一个全新的业务,它和华为的老业务,比如华为云、物联网等都可以联动。李喆认为,“对华为来说,AI是在原有业务上面的叠加。能够提升原有业务的价值。华为有成熟的业务体系和客户资源,做AI可以提升业务毛利率和产品竞争力。价值会更大。”

BAT和华为分别代表两种不同的打法,如今AI落地的战役刚刚开打,一切尚未可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AI落地的时代正式来到。

B2B圈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