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用二手货做出上市公司,国内挖出500亿市场
2018-12-14 14:56 二手租赁

日本用二手货做出上市公司,国内挖出500亿市场

相信在以百格为首的国内奢侈品包租赁平台,接连打出“高用户粘度”、“低风险运营”、“盘活沉默资本”三张牌,在下一阶段的模式升级之中,有充足的机会与国际行业巨头缩短距离。

如果盘点2018中国网络热词,“消费降级”一定榜上有名。网友处处开贴讨论,专家举例讲道理,在诸多议论里,在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中,对“消费降级”的解释,或许理性客观地解释了这个词语:花最合理的价格,买最合适的商品,理性地消费,过聪明的生活。

不论消费降级是近在眼前还是危言耸听,这个词的讨论热度,从一定程度上反应的是消费理念的集体进步。在激烈讨论的市场背后,除了“消费降级巨头”拼多多备受瞩目外,与之相反的高端奢侈品市场也在暗潮涌动,一些过去看着死气沉沉的市场,已经有人提前迎来了春天,开始撬动资产的盘活。

比如,奢侈品包袋的二手租赁。

日本用“二手货”做出的上市公司,国内挖出了500亿的未来市场

谁能想到“二手货”能解互联网难题?

如果说“消费降级”贯穿了2018年全年的讨论热点,那么对于互联网行业,2018年另外两个时间点着重敲响了警钟。

第一个时间点,来自2018年中 Mary Meeker“互联女皇”发布的2018《互联网趋势报告》,报告看点很多,而令人警醒的是多个报表再次警告“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是不争的事实:2017年是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未能实现增长的一年,该买智能手机的人都已经买过了;与此同时,互联网用户增长面临同样的趋势,2017年增长率7%,低于2016年的12%。

日本用“二手货”做出的上市公司,国内挖出了500亿的未来市场

第二个时间点,就来到了2018年年末。借用当下的一个热词“都8012年底了”,还有人在奋不顾身地投身共享经济吗?

要说共享经济“凉了”,OFO首当其冲被列为典型案例。从下半年开始用户纷纷在豆瓣、贴吧等地发帖说“押金一直没有退回”,到正式宣布破产重组方案。去年打着“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名头,轰轰烈烈攻占全国主要城市,招摇过市的小黄车,今年冬天已经在废弃厂里无处安放。

消费降级了,互联网流量红利消退了,好不容易抓紧时间投身的热门行业共享经济还凉了,是不是做互联网只能坐等喝西北风了?

不要冲动,冷静下来,既然互联网已经不是“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的互联网了,那么,机会只会留给对行业更细心的人。

理性分析,之前市面上一窝蜂的“共享经济”大多落败,更大一部分原因源于资源并未得到有效解决,而是放大了资源过剩。再拿小黄车出来鞭一下尸,满大街无处安放的“自行车尸体”正好佐证了这个想法,小到充电宝,大到家用电器,不仅资源过剩,还占用社会公共空间。

二手租赁,让共享经济回归初心,将资源配置问题进一步优化。而面对目前的市场环境,许多问题又能够回归到本质上来:在消费降级之际,互联网红利流失之时,用更低的成本解决用户的消费需求,又为商品的再次销售提供了购买线索。

面对互联网的变局,二手租赁能够提供一种有效的解题思路,解题的关键在于真正调动被闲置的资源,优化行业资源配置,而不是以共享之名给用户强加需求,让浪费毁了初心。

日本用“二手货”做出的上市公司,国内挖出了500亿的未来市场

为什么国内外资本如此看好“二手租赁”?

回归到解题本质的二手租赁模式,大受资本市场青睐,从共享租衣,到共享租玩具,二手租赁让有心的创业者大有可为。而其中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在“共享租包”这个细分行业,尤其在近两年频传捷报。

去年6月,闲置奢侈品平台“包租婆”得到百万天使轮融资;去年7月,大牌包包共享平台“百格”收获近千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2017年底,奢侈品女包租赁平台“有喵”于去年7月完成1500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二手奢侈品电商“真的”以数千万元人民币并购了奢侈品箱包共享租赁平台“抖包包”。

在共享租赁模式大行其道之际,共享租包俨然成为一条独立的赛道,在资本与市场的分割中,争分夺秒。“租二手包”为什么会被看好?从国内外两组数据与案例即可得知。

日本用“二手货”做出的上市公司,国内挖出了500亿的未来市场

首先,看一下海外市场的先例。与共享自行车根据国情在国内突然崛起不同,共享租包在我国的近邻日本先红了起来:每个月交一些钱,可以随便租各种名牌包和首饰。

创立于2015年的Laxus在线租包公司,每个月以6800日元即约400元人民币,向付费用户提供线上任意租赁,不限更换次数与使用时长,而其线上的包多为爱马仕、香奈儿等奢侈品牌,平均价格30万日元(约1.76万人民币)。Laxus在对外的报告中称其用户留存率高达95%,而平台背后的投资者来自日本有名的大公司,如国内耳熟能详的ANA、丸井百货、三井住友银行等,目前它也是日本最大的在线租包公司。

以这样的模式发展起来的租包公司,在日本就有10多家上市公司,整个行业投资份额高达千亿。而作为整体经济的先行者,在消费经济日益发展的如今,中国市场的消费观念与消费能力逐渐向日本这样的经济体靠拢,奢侈品租包的模式在国内能发展起来,早已不是白日空想。

在2013年中国就已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根据《2017中国奢侈品报告》显示,去年共有760万户中国家庭购买奢侈品,年支出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而中国市场的特殊性,90后是奢侈品消费的大流,为年轻人所接受,这意味着奢侈品共享模式潜在着巨大的消费人群基数。

熟悉奢侈品包的年轻朋友们一定知道,从付款买到的那一刻起,你买的这个包加上“二手”两个字后已经开始迅速贬值。想要拿到二手市场上去出售,就意味着直接损失几千块人民币。而如果尝试着去共享出租,按日租20元,出租率80%来算,再省去转卖损失的几千块钱,简直相当于可以再买一个万元左右的包,相信一个精明的90后不会算不出这笔账。

先有日本市场的成功案例,既有经验可复制,不怕前路无门;后有国内市场90后消费群体带来的消费能力崛起,在互联网红利萎缩的情况下,向奢侈品包发起进攻,充分撬动闲置的二手奢侈品资产,深挖互联网年轻用户需求,也难怪市场资本愿意在奢饰品包共享这个行业一再投入了。

它会成为中国的“二手租赁”巨头吗?

参考日本的奢侈品包租赁发展之路,谁会成为中国的Laxus呢? 从以下几个细节,我们可以做一下猜测。

首先,是用户的高度黏性。即使消费理念在不断被年轻群体消费能力的崛起刷新,截止目前为止,奢侈品消费仍然算不上一个十分大众的领域,离刚需更是十万八千里。在用户规模梯度渐增的过程中,作为行业先行者,紧紧抓住已有用户的必要性显而易见。与日本Laxus以引为傲的95%用户留存率相似,在国内奢侈品包租赁平台中,百格有着非常高的用户复购率。虽然运营时间才一年多,用户10万有余,但高复购率在大客群的梯度增长中,将有可能实现倍速的效益增长。

这种效益增长有多可怕?根据业内人士测换的奢侈品租赁市场未来5年规模,按每年600亿至800亿的奢侈品消费新增来计算,其中约20%为奢侈品包袋消费,而目前可供租售的奢侈品包还有两千万个,累计之下,二手存量翻倍上升;如果奢侈品包的出租渗透率能够达到35%,那么500亿的消费市场就有可能形成。按百格过去一年的用户累计数量与复购率来换算,目前已经实现盈利的百格,面对未来5年的市场规模,所获得的盈利增速将是惊人的。

日本用“二手货”做出的上市公司,国内挖出了500亿的未来市场

其次,是奢侈品租赁中,高风险成本的解决方案。这种风险,同时来自产业链的两端。

在to C方面,租出去的是真货,拿回来的是假货、借了不还、借了用坏,都将造成平台成本的高负担。Laxus是日本流通自主管理协会的会员,并雇佣专业鉴定师对在平台中流通的租品进行真伪鉴定。目前,国内的奢侈品平台基本均雇佣了专业的奢侈品鉴定师和防伪技术。以百格为例,建立一年的百格,已经设立了一整套完整的风控措施,能够严格把控逾期率、赔付率,并在整个产业链的鉴定、修复等关键环节上布局行业顶尖资源,为未来的扩张奠定基础。

在产业链的另一头,货源关系到奢侈品包租赁平台本身的发展风险。国内主要租赁平台中的包品,大多来自于自采,虽然收益可观,但巨大的资金占用负担使得平台无法快速扩张。面对这种矛盾,百格选择B端来源,采用寄租模式,无需付出成本采购,降低了采购成本,通过代理商家的已有商品形成轻资产模式。

第三,是将奢侈品沉默资产与市场需求的灵活衔接。对行业供应商的拓展广度与深度,决定着目前国内奢侈品包租赁平台的沉默资产盘活能力。对外宣称9成包品来自B端的百格,率先建立了商家开放平台,数十家传统商家与其深度捆绑,边租边卖,甚至有深度合作的商家,逐渐开始将业务中心调整至租赁。

百格剩下的1成包品来自于C端,虽然只是试水,但与日本行业巨头Laxus去年才正式启动的C2C模式距离已经不远。而Laxus用实践跑通了C2C:旗下的Laxus X,主要用于流通普通用户之间的包包共享,并打出了“让你沉睡的包包来为你赚点小钱”的口号,鼓励用户把闲置的包包交给 Laxus,再由Laxus 租借给其它的用户。

相信在以百格为首的国内奢侈品包租赁平台,接连打出“高用户粘度”、“低风险运营”、“盘活沉默资本”三张牌,在下一阶段的模式升级之中,有充足的机会与国际行业巨头缩短距离。

或许,未来五年里,我们听到的网络热词就会是“二手租包”。

倪叔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