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苏阳:所有寒冬都逃不过周期的宿命
2018-12-18 15:02 章苏阳 经济周期 寒冬

章苏阳:所有寒冬都逃不过周期的宿命

不要害怕资本寒冬,要与周期共舞。

“投资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十年之间发生的事会重复发生。”在被问到如何度过当下的资本寒冬时,章苏阳道,寒冬是经济周期的必然结果,我们唯一要做的,是与周期共舞。

章苏阳是投资界的老将,从1994年加入IDG资本到2016年离开,23年间,他与熊晓鸽等人共同陪伴了450余家创业公司的成长,主导投资了携程、土豆、如家、汉庭、易趣、好耶等公司。

IDG资本卸任后,章苏阳与另外两位IDG合伙人成立了新基金,并赋予其一个炽热并极具爆发力的名字——“火山石资本”,聚焦中国互联网创新、泛智能技术和新医疗健康领域。

12月初,北京迎来十年来同期最冷寒冬。在12月7日猎云网2018年度CEO峰会上,章苏阳向猎云网记者分享了他对今年资本寒冬的看法。

融到钱,活命要紧

经过了以往几年的爆发式增长后,如今的VC、PE 机构进入了洗牌期,行业面临着优胜劣汰、二八分化的关键拐点。一级市场募资难,二级市场表现低迷。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明显,消磨着一级市场的投资信心,资本市场哀嚎一片。

再看今年年末集中举办的创投峰会,规模无论大小,几乎场场爆棚,部分峰会甚至“挤不进去”,把公安都招来了。峰会现场弥漫着寒冬的焦虑,不是在讨论“如何度过资本寒冬”,就是在谋划“寒冬下的投资逻辑”。

章苏阳认为,今年资本寒冬形势之所以比较严峻,一方面是因为波及的行业比较多,不是说某个项目、某个方向或某个特定领域遭遇了泡沫,而是整个创投领域的集体寒冬。

另一方面,在经历了一波高歌猛进之后,创投行业如今几乎是“全民投资人”。投资人不仅数量超负荷,专业度上也是参差不齐。然而对比2000年前后,大都是境外投资机构和专业基金,机构数量也比较少。

根据SEC发表的2017年私募基金统计报告,对比美国,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美国私募股权和风投的管理人数量仅1537家,却管理着15786只基金,总规模4.7万亿美元(约人民币32万亿元)。

而中国投资行业经过30年发展(本土机构发展也就近20年时间),已经登记管理人数量有14538家,管理基金数量32622只,规模却只有8.3万亿元,整个市场呈现多而散的状态。

“一个国家成立一两万家投资公司肯定是有问题的,必须有一个调整的过程,现在就是调整的代价。”章苏阳认为,阵痛期过后,资本市场会更加健康。

机构不好过,企业更是步履维艰。不少企业面临着下一轮融不到钱、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好不容易走到上市前夕的公司,却面临流血上市的尴尬。

摆在企业面前的是一道选择题:流血上市,还是积蓄粮草,等待春天的到来?

章苏阳认为,现在这个阶段,融到资是最重要的,能上市最好上市,即使上不了市,一定要保持现金流。“假定这次寒冬持续一年半,那就要确保有足够多的现金储备,撑过这段时间。”

“现在不要太纠结于估值,只要能拿到钱,未来就有发展的机会。”章苏阳道,在这段时间能拿到钱的,都是好公司,寒冬之后,这些公司的发展就会优于其他公司。

所有寒冬都逃不过周期的宿命

日光之下,并无新鲜事。经济发展不是一成不变,而是周期循环,周而复始。我们身处经济周期之中,受周期驱动,与周期共舞。

从1994入职IDG到现在,章苏阳已有24年投资经历,经历了很多轮经济周期,章苏阳认为,抓住经济周期才能顺势而为。

按照周期的长短,经济周期理论可以划分为:

短周期,英国经济学家基钦提出的一种为期3-4年的经济周期。

中周期,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提出来的一种9~10年的经济周期。

长周期,就是康德拉季耶夫提出来的一种50~60年的经济周期。

一个康波周期基本上就是人的一辈子。章苏阳认为,在这样的一个长周期中,我们身不由己,需要顺应大势,很难做投机,因此要抓住小的周期。

“朱格拉定律是8到10年的预测,我们看到,从1999年到2010年左右,这十年,是围绕互联网浪潮的关键投资周期。2010年开始,投资风向转向了移动互联网。现在8年时间过去,我们正迎来一个AI赋能一切的时代。”

基钦定律是三年左右的周期。“1999年我们投的是信息不对称,所以新浪、搜狐这些门户崛起了。2003年,电子消费萌芽了,诞生了淘宝这些电商企业。2010年,移动互联网开始崛起,团购、020、直播……每3年就有一次小高潮。”章苏阳判断,下一个3年、10年,AI和医疗行业持续向好。

“投资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十年内发生的事情重复发生,别看现在这么难过,他们很快就又干起来了。”章苏阳道,资本寒冬不会一直存在,寒冬过后很快会再回到春天。

投资的两大逻辑:趋势和常识

在风投江湖中,作为中国第一代VC代表人物,章苏阳见证了中国 VC 行业,被誉为“金牌投资人”。

不过,章苏阳并不认为自己是金牌投资人。“投资不是玄学,不要把VC想得那么崇高,投资也是很实际的事情,本质是逐利的。”

在章苏阳看来,火山石的投资逻辑包含两点:一是趋势,二是常识。

“其实投资没有什么秘诀,就是趋势+常识+判断力。”章苏阳告诉猎云网,所谓趋势,就是无论在技术还是应用层面,三年时间可实现的广泛增长点,这离不开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和常识判断。

“VC做的时间越长,判断的准确性就越高。因为跟创业者打交道多,只要是个聪明人,就能够形成自己的经验判断,找出更容易成功的创业者。”章苏阳说。

基于以往的经验以及对趋势的判断,章苏阳把火山石的投资目标锁定在了中国互联网创新、泛智能技术和新医疗健康领域。

在章苏阳看来,包括基因组学、蛋白组学和微生物组学,以及任何借助AI来赋能医疗产业发展的,比如机器人系统、高级的治疗系统、检测系统都属于火山石关注的新医疗的范围。“近20年来,基因检测技术的发展速度是大于摩尔定律的,我们没有理由不去重视。”

多年的“战友”吴颖——如今火山石的管理合伙人之一对章苏阳的评价是:他什么新的东西都愿意尝试和了解,年轻人最近说什么,看什么,世界上有意思的新技术到底是什么?解决了什么问题?他都很好奇,这就导致他对新东西接受度很高。“章苏阳对医疗很了解,都是自学的。他不是医疗专科出身,他是学雷达的。”吴颖说。

章苏阳对医学的爱好由来已久,大学时期,他学的是工科,却喜欢研读第一医学院的学报。学报每期有一个推理类的栏目,给出一个人的各种症状和治疗方法,让读者猜测病因是什么,章苏阳是这个栏目的忠实粉丝,他甚至会自己查资料来寻找答案。

尽管并非医疗科班出身,章苏阳却很得意自己可以和医疗业内人士做到平等的双向交流,对方不会觉得他是个外行,“我没去学医,如果学医,应该也是个名大夫。”

泛智能技术是火山石投资看好的另一个领域,所谓泛智能技术,就是在应用中加入了AI来改变各种商业模式,形成商业创新。“2018年是AI的落地元年,未来7到10年是AI发展的黄金时代,所有业务模式都会通过AI技术进一步改造和创新。”章苏阳说。

遵循这样的投资逻辑,火山石投资自2016年5月成立以来,已经投出超过40个项目,包括Geek+、白山云、图匠数据、社保通、罐头场(日食记)、健客网、上海细胞集团等。

谈及下一个十年,章苏阳告诉猎云网,将持续专注在AI和医疗健康领域。

如今已经59岁的章苏阳依然奋战在风险投资的一线,然而岁月风霜似乎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采访间的他精神健朗,从2000年的创投风雨初起,谈到今天的繁荣与萧条,未见任何沮丧情绪。

或许正如“火山石资本”的名字。火山石生自火山,其生长环境之恶劣,不亚于风险投资行业。在这样一个逾越边界,多变、碰撞的领域,投资人需要在激烈迸发的火山中挖掘价值宝藏。而火山石则会在科学技术浪潮的驱动下,在更长的周期内,持续发现创新价值。

猎云网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