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们养着蛙儿子拜着杨超越
2018-12-19 17:04 2018 旅行青蛙 杨超越 内容产业

2018年,我们养着蛙儿子拜着杨超越

2018这一年,我们经历了太多,抹着眼泪看名人逝去、成为全名制作人后跪拜转发杨超越、议论山东农妇到底有没有资格做自媒体一个月挣一万、坐在地上玩《旅行青蛙》吃“头腾大战”的瓜......每件事都看似在眼前,却又消失不见。

国民情绪如潮水般起起落落,狂热有时,落寞亦有时,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人,都被时代的洪流所裹挟,见过了高楼宴起,也看过人走茶凉,有人跟上了脚步,有人消匿于台上。

内容行业的新物种不断涌现,要么一地鸡毛,要么前途渺茫,它们曾在盛夏夜空中绽放,彼时的灿烂花火,如今的你,还记得吗?

夏夜难耐。

凌晨两点,吴兴被一声接一声的微信提示音吵醒,一个平时没人说话的微信群突然炸了,吴兴的第一反应是,出什么大事了。

他揉了下眼睛,群里刷屏的是若干链接和各种看不懂的段子,一个“菊”字反复出现,好像是和一个叫王菊的人有关。吴兴带着起床气,在群里骂了一句“神经病”,退出了群聊。

第二天,他终于弄清楚王菊是谁,在朋友圈发了条“已给王菊投票,勿扰,再私信我就拉黑”。

“陶渊明”都一样疯狂,“菊外人”则各式各样,除了吴兴这么决绝的,还有很多人通过这位皮肤黝黑、身形健硕的选手掉入了《创造101》的深坑。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13

“逆风翻盘,向阳而生”,这是《创造101》的口号,在这档选秀节目中,101位妙龄少女要经过短期封闭训练,经过多轮考核,最终通过人气投票选出11位练习生成团出道,过程中,有人逆风,有人翻盘,有人向阳,有人重生。

农村出身的杨超越,数次处于舆论风暴的中心,《创造101》成团当夜,“杨超越划水”登顶微博热搜,杨超越唱跳能力不过关,但高位出道,成了“不努力也能躺赢”的代名词,跪拜杨超越成了一个新风潮。

在这场全民“造神运动”中,一位“黑红之神”诞生了,爱她的人豪掷千金,恨她的人出口成脏,一个本应该拥有平凡人快乐的普通小姑娘,在这场声势浩大的社会学实验里,成了一个幸运又不幸的代表样本。

这是一笔精打细算的流量生意,女团创始人们掏钱,吃瓜群众看戏,坐在天字间的大佬们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这道名叫“粉丝经济+眼球经济”的双拼招牌菜。

可惜幸运之神不会眷顾太多人,更多和杨超越一样来自县城农村的年轻人,还在城市里艰难求生。

外卖小哥钱志远,已经在天津入夜后的湿冷寒风中等了十五分钟,取餐的顾客依旧不见人影,他拿出手机又打了一个电话,那头迅速挂断了。虽然以前也有这样的情况,但刚过2018元旦这几天,取餐慢的人越来越多了。

办公室开着暖风,许虹左手端着手机,右手食指悬在屏幕上,虽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但部门里的人一个都没走,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围在一起,等待屏幕中主持人说开始的那一刻。

“第一题,世界杯足球赛几年举办一次?”声音刚落,许虹就按下了正确选项,周围人也都一样,有人笑着说这也太简单了吧,可随着答题进行,原本欢快的气氛逐渐紧张起来,第十题出现时所有人都懵了,然后开始七嘴八舌地猜起来。

许虹电话又响了,她知道是外卖,刚才打来的时候直播正好要开始,现在却不得不下楼了。最终,她分到了6块钱,可就在不久前,朋友圈还流传着“有人分到几千上万奖金”的故事,比很多人的年终奖都要多。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20

承载着城市小白领一夜暴富的梦想,直播答题成为2018年第一个风口,王思聪、周鸿祎等大佬带资入场,慷慨“撒币”,冲顶大会、花椒直播、西瓜视频、映客等App在应用市场上的排名水涨船高,在大家都觉得直播已经凉了的时候,以一种新的形态,杀了一个回马枪。

一开始参与进去的人是为了高额奖金,但到最后,几块钱已经不是直播答题的核心吸引力了,它创造了一个社交场景,线下的朋友们围在一起,线上的人连麦答题,正确率最高的那个人,成为小团体的焦点。

两个月之后,一纸文书,规定没有《网络节目视听许可证》不允许开展直播答题活动,原本厮杀激烈的战场瞬间鸣金收兵,抢到一点流量红利的秩序挑战者们陆续退场,留下狂欢后稍显落寞的用户,和一个“月抛风口”的传说。

受到政策规制而突然息声,城市青年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高亢过后,生活归于柴米油盐的平静,焦虑也慢慢滋生,心灵鸡汤喝了不管用的时候,从遥远的东瀛传来一阵绿色的清风。

“我的蛙儿子好像找了一个女朋友!”

“这么溜吗,谁家的蛙被祸害了?”

“不是蛙,是一只蜗牛(捂脸)”

在“佛系青年养蛙交流群”里,上面的对话引起群里小伙伴一阵激动,养不起孩子,养蛙还是可以的,这个名叫《旅行青蛙》的日本游戏,精准地击中了青年们的生活痛点,甚至连生活压力并不大的未成年人都陷入其中。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25

三天以来,初二的杨敬昀在课上时常神不在焉,一下课,她就拿出手机,看看自己的蛙回没回来,出去这么久,让她这个“老母亲”放心不下。

庆幸的是,这次有音信了,青蛙给她寄了一张背景是富士山的明信片,她开心地笑了。

和佛系少女杨敬昀不同,她的很多女同学,喜欢上了同时和四个男生谈恋爱的感觉,但诡谲的是,这几个男生又同时是别人的男朋友。

男生们的名字都很好听,李泽言、许墨、白起、周棋洛,像是言情小说里的男主人公,但却有具体的形象,或高冷禁欲,或阳光帅气,或温柔贴心,只可惜,都是纸片人。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29

《恋与制作人》里,女生可以和现实中很难遇到的完美男生一起约会,被撩到窒息,飘飘然的时候充点钱也无可厚非,这钱,花的开心,比起周围那些榆木脑袋和油腻肥宅,被这样四个男生围着,每个女生都能成为“世界第一公主殿下”。

这个爆款游戏证明了一件事,只要抓住玩家心理,女性对冲动消费的控制力要比男性差得多。

《旅行青蛙》和《恋与制作人》都精准定位到了玩家的情绪,再通过自媒体的发酵成长为全民爆款,遗憾的是,佛系久了也很无趣,再美好的幻梦也会醒来,有趣的事物不断涌现,爆款就像走马灯一样,来的快去的也快。

得不到的,才能永远在骚动。

英雄联盟已经在中国走过了7个年头,陪伴了一代人的青春年华,网吧和宿舍都留下了玩家与哥们一起奋战的身影,实力最强的一些人则成长为职业选手,征战世界赛场普通玩家虽不能至,但也心向往之。

S7世界总决赛,又等了一年的玩家们再一次失望了,中国战队在家门口遭遇了溃败,北京鸟巢迎来的,是两支韩国队伍的内战,几年的抗韩历程终告失败,黄牛的票砸在手里,玩家的梦砸在心里,一夜之间,大批玩家卸载游戏,加上“吃鸡”的崛起,英雄联盟,英雄迟暮。

可2018年,才是真正属于LPL的天命之年。MSI季中赛,洲际赛之亚洲对抗赛,亚运会,无一例外拿到冠军,LPL赛区和无数玩家翘首以待,七年等一冠,S8总决赛,夙愿能否实现?

RNG、EDG相继离开,iG站了出来,不负众望,拿下S8冠军,那一晚,舆论沸腾了,男生们在宿舍欢呼,好友们一起回到召唤师峡谷,中老年人纷纷发问:“埃及怎么了?为啥牛逼?”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33

因为电竞和年轻人不被理解的少年与现在,在此时此刻得到了正名。

亚运会上为国争光,S8力压韩国,中国电竞走过蛮荒时代,各大俱乐部拿到商业投资,职业选手撕下不务正业的标签,各大城市设立电竞运动员注册制,上海立志打造“世界电竞之都”,小众的青年文化正式出圈,成为一个庞大产业,2018,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电竞元年”

这一年,很多曾经被质疑的事物都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除电竞外,也有资讯界的“拼多多”——趣头条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41

9月14号,“妖股”趣头条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交易,表现十分亮眼,开盘大涨32%,两分钟后涨停,十分钟后恢复交易,涨幅继续扩大到80%,再次停牌。

与资本市场的看好形成鲜明对比,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并不太了解这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听说过的人,会不自觉露出鄙夷的眼神。而在广袤的三线以下城市和乡村,趣头条建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再一次验证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力量。

趣头条上阅读量最好的内容是什么?数据可以回答你,是“养生、情感、八卦、广场舞”,趣头条的内容和它的下沉用户群牢牢绑定在一起,沉到了文化价值链的低端,标题党泛滥,假新闻频出,“让阅读更有价值”的slogan愈加荒诞起来。

这样的阅读真的有价值吗?趣头条的用户会告诉你,有。

在趣头条上,用户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赚到钱:阅读和收徒。这种网赚加传销的模式,让趣头条的用户数量得以裂变式增长,在互联网巨头们忽视的下沉市场,993861部队无聊的时间多得很,他们对价格敏感,用时间换钱这样稳赚不赔的买卖,何乐而不为呢?

趣头条和拼多多一样,抓住了移动互联网最后的人口红利,这笔流量生意可能做不长久,但谁也不能否认它们此刻的辉煌。

今日头条、趣头条,快手、抖音,多个内容平台崛起后,互联网用户的增量已经消失殆尽,剩下的路只有一条:抢占存量用户的时间。

四面楚歌之下,一个巨头坐不住了,坐拥十亿用户的微信帝国,迎来了自己的中年危机。

今年微信数次改版,向信息流模式转变,连那个扶不起的阿斗“微视”都再次被推出来,充当一枚战略防御的棋子,就算真到了黔驴技穷的时候,微信还有一座固若金汤的堡垒,外面有一条如天堑般的护城河——社交。

曾经挑衅过腾讯的人人网死了,可前赴后继的,总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愣头青妄图挑战微信的社交壁垒,只能说这块蛋糕太吸引人,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45

罗永浩从正面对微信开了一枪。

在锤子科技夏季发布会当天正式开放下载的子弹短信,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冲到了App Store社交榜首,老罗笑称,投资机构抢着砸钱,排队进入,虽然他表示无意挑战微信,但一时春风无两,毕竟,微信实在是占山为王太久了,谁心里没点想法呢。

子弹短信没能成为老罗的救命稻草,寒冬还没来,这把枪就没了声响。微信可以松一口气了,但在自己顾及不到的陌生人社交领域,有两款产品倒是做的有模有样。

Soul一罐才是真的无意于挑战微信,它们把目光转移到了“Z世代”身上,未来在这些年轻人手里,抓住他们,也就抓住了未来。

陌陌的模式早就过时了,在Soul上面,谁也不知道你长成什么样,大家都是来寻找三观契合的“灵魂朋友”的,在强调个性的00后眼中,聊得来最重要,聊嗨了还能cqy(处Q友),聊不来就三拒滚粗再见了您嘞。

一罐则是一个大型树洞,可以匿名交流,情绪和秘密不敢在朋友圈发,一罐是个不错的地方,适合一罐的,是那些有表达和社交需求,但是却有社交恐惧的人们,也正如它的slogan所言,“在没人认识我的地方,你才能真正认识我”,它为那些面具戴久了的人提供了一个安全的场所。

这样的社交软件还有很多,但无一例外,它们都是在微信的夹缝中生存,去找寻那些微信已经不再适用的场景,然后安安静静坐下来,讲自己的故事。

王菊、《恋与制作人》、趣头条、Soul、一罐,(她)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绕开强敌盘踞的正面战场,去抢占那些没人注意的小角落,硬刚很难有什么好下场,说得商业一点,这叫走“差异化路线”,多么浅显易懂的道理,能做好的却没有几个。

李传帅深谙此道。

在山东北部商河县李庙村的一栋四合院里,正房里摆满了电脑,里面坐满了女工,这是李传帅的自媒体工作室,办公室的墙上挂了一块牌子,写满名字和数字,这块工资公告牌上,16岁的苗苗在6月拿了4337元,7月拿了6790元,还有一位女工,7月拿了15690元。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48

她们靠批量制造“爆款”文章和视频,建立起一条内容生产流水线,借助极其便捷的传播渠道,缔造了这个让城市自媒体人惊骇的“农村自媒体王国”。

铺天盖地的质疑接踵而至,在部分人眼中,李传帅做的是“无下限”的做号生意,赚的是“带血”的流量钱,正是因为李传帅这样的人,自媒体才有了洗稿、蹭热点、造谣、黑公关等诸多乱象。

可也有人为他鸣不平,写的是乡村事,拍的是乡村照,替农村发声不行吗?农民就该老老实实种地?农民写作水平怎么就不行了?

五环内人群和乡镇农村人群之间仿佛有一道高墙,这样的争议发生在方方面面,可抛开价值观不谈,广袤乡村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看到这些互联网边缘人群并抓住机会的人,都混得风生水起。

成功是实力和运气的综合结果,但人们往往只看到运气这一部分。对于那些抓住了时代机会的人,普通人大多会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尤其在寒冬到来之后,留给人们的机会寥寥无几,这种情绪会无限放大,一边为这辆高速行驶的列车会不会把自己抛下而担惊受怕,一边拼命挣扎,想要抓住任何一根有希望的稻草。

2018年,“锦鲤”火了,杨超越被全网谩骂之后,成了大家争相转发的“锦鲤本鲤”,支付宝捧出了“中国锦鲤”信小呆,接着冒出无数成为“城市锦鲤”“学校锦鲤”“公司锦鲤”的机会,人们趋之若鹜,还有个人写了一篇文章,《在这个从小躺赢到大的女人面前,杨超越真的不算锦鲤……》,成了全网爆款,天量转发。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52

这次轰轰烈烈的“拜锦鲤教”浪潮背后,是民众对未来的信心低迷,经济学里有一条共识,“信心比黄金和货币还宝贵”,但是寒冬欲来,各行各业一片惨淡,普通人生活压力爆棚,社会的焦虑指数已经达到了一个高点。

有人说,2018年可能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但也有可能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这一年我们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这个冬天对于每个普通人,都不太好过,疯狂过后的落寞最为痛苦。

微信图片_20181219162655

对普通人来说,蛰伏修炼,才是正确的选择,《延禧攻略》里的魏璎珞,不也是从一个小小宫女,一步一步逆风翻盘,成就了自我。她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依附于强者,不如自己变成强者”,可不管是谁,如果只沉溺于过去,终将会失去未来。

还是要打起信心,一起迎接艰难的2019年。你,我,每个人都会等来自己的涅槃,刺猬公社会与大家一起守望。

刺猬公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