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曝大裁员,摩拜完成“美团化”?
2018-12-26 15:20 摩拜 美团 共享经济 创业

被曝大裁员,摩拜完成“美团化”?

“我们都曾设想过,摩拜会成为一个百亿美金量级的公司”,但随着创始团队集体退出,共享单车行业风雨飘摇,摩拜还有机会继续做大,并证明这个行业的价值吗?

作者|张子怡  来源|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

这个冬天,共享单车行业危机四起。

12月25日,据全天候科技消息,摩拜内部管理层人士称,摩拜单车裁员幅度为30%。摩拜团队规模近千人,这意味着有近300人即将面临离职。

在这两天前,摩拜发布内部信称,创始人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

随着创始团队悉数退出摩拜,裁员消息迅速出现。此前,有员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摩拜会对与美团有业务重叠的部门人员进行优化,比如市场、财务、技术等;还有员工称,“先裁打车,再裁摩拜,裁的差不多了打车和摩拜会合并”。不过这一消息遭到美团否认。

在戴威和ofo因艰难退押陷入困境之时,被美团收购八个月的摩拜,也要迎来内部的自我更新和优化。

美团给摩拜“刹车”

12月23日,摩拜发布内部信称,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

微信图片_20181226151402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

此后,不断有摩拜裁员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发酵。

据媒体报道,有摩拜员工曾表示,与美团已有业务重叠的部门人员将会进行优化,例如市场、财务、技术等,整体裁员比例在20%-30%间;另有员工表示,“先裁打车,再裁摩拜,裁的差不多了打车和摩拜会合并”。

摩拜随后回应称,这是“正常的业务调整,部分岗位仍在招聘中”。

不过,在美团的体系下,摩拜的调整早已开始。

根据启信宝信息,今年11月,摩拜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王兴成大股东,持有95%股份,另外5%的股份由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穆荣均持有。

微信图片_20181226151431

▲摩拜工商资料变更,图片来自启信宝

胡玮炜卸任,创始团队全部退出,王兴成大股东,摩拜已完全褪去创始团队的基因,变成彻底的美团子公司

但如果没有卖身美团,摩拜的日子可能早就不好过了。

美团收购摩拜时,对其估值为155.64亿元,其中净资产仅27.4亿元,商誉价值高达128亿,而摩拜账面现金仅8.3亿元。根据美团上市前发布的招股书,2018年4月4日至30日,摩拜单车总收入1.47亿元,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1.58亿元,总亏损4.07亿元。

据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所分析,美团上半年在新业务领域的亏损为4.71亿元,如果将上海、南京两地试运营的网约车业务剔除,则美团新业务将获得正向毛利润。然而,如果将摩拜业务加入,上半年,美团在新业务领域的亏损高达19.82亿元。摩拜在4月初并表,因并表增加的亏损在一个季度就高达15.11亿元

相比美团半年250亿以上的收入规模,摩拜上半年(包含1季度)创造的收入不足14亿。上半年,剔除摩拜业务,美团创造了71亿的毛利润,而摩拜形成的亏损(包含一季度)则不低于30亿。摩拜正在负面影响美团的财务报表。

美团曾在招股书称,无法保证摩拜或美团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

面对摩拜的持续亏损,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

12月22日,王兴与穆荣均将其在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出资额进行了股权质押,对此,摩拜回应称股权质押是VIE架构的标准流程之一,该质押情况已在美团的上市招股书中披露。

胡玮炜在离开时的内部信中表示,在被美团收购的8个月以来,公司大规模地削减了成本。此前她接受媒体报道时表示,被美团收购之后,摩拜几乎没有投入新的单车,但订单量在不断上涨。

微信图片_20181226151512

▲摩拜被收购后发生的一些变动

摩拜的经营情况好转了吗?根据美团的财报,对网约车及摩拜,仅有“该分部亏损净额较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三个月有所减少”的表述。

摩拜被裁员几乎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独角兽终局如何?

在中国的创业故事里,像摩拜与ofo这样用两三年时间完成崛起、发展、溃败的公司格外罕见。

摩拜单车于2015年初创办,2016年4月在上海上线第一辆车,在短时间内完成数轮融资,融资额甚至高于竞争对手ofo。

微信图片_20181226151551

▲摩拜经历过数轮融资

林辉(化名)2016年末第一次知道共享单车,是在深圳的冬天,他花五分钟时间下载摩拜APP,打开手电筒扫码,捣腾三分钟后成功开锁。但他骑行二十分钟后遇到天桥,由于车身太重,上坡路骑行委实艰难,最后气急败坏地将这辆车扔在天桥旁。

彼时林辉并不知道,一种全新的商业蓝图正在如火如荼被投资人描绘与畅想。橙色单车和黄色单车开始蔓延大城市的大街小巷。

在这之后,ofo和摩拜不停迭代,ofo从轻到重,摩拜从重到轻,他们身后还有无数一拥而上的共享单车:Bluegogo、悟空单车、小鸣单车......满大街的共享单车从彩虹般的五颜六色,渐渐退潮到只剩橙色与黄色。

作为迅速崛起的独角兽企业,ofo的戴威“希望投资者能够尊重创业者的理想”,胡玮炜则清楚的明白“资本给你的最终都要还回去”。

2018年4月3日深夜,摩拜股东会通过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亿-10亿美元之间),管理团队留任。从美团发出收购要约到交割结束,全程在两周内完成。

据《财经》杂志报道,在当日的股东大会现场,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投票分别是赞成、反对、反对。李斌支持管理团队,希望独立发展,但也平衡股东意见,最后在股东会中弃权。“我认为摩拜还远没有到天花板,但尊重多数股东的决定,不希望绑架投资者。”李斌在股东大会现场表态。

或许从创立之初,就已经注定共享单车难以独立发展。它处于生活服务和出行的交汇口,是高频、多领域融合性的产物,同时还承载着巨头们的竞争,包括腾讯与阿里的正面对抗,美团和滴滴在出行领域的冲撞。

王兴顺利接手摩拜,但摩拜的巨额亏损影响了上市的美团,曾经的香饽饽似乎变成烫手山芋。摩拜的未来会怎样?

12月21日,美团打车、搜谷、星徽出行等3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了北京市网约车经营许可。加上此前的8家公司,至此北京市已有11家网约车平台。

美团终于获得网约车牌照,补充出行入口的摩拜也已就位。如果美团还想做出行,那么商业链条已经完整,剩下的就是烧钱,但问题是,摩拜还能被允许烧多少钱,还能烧多久

曾经在摩拜的创业故事里,李斌提供了最初的商业模式:即停即走,随处投放;王超设计了实心车胎,作为摩拜单车的模型;杨众杰设计了智能锁,它们链接了车的定位与扩张;而串联这些人的胡玮炜最缺钱的时候,借过高利贷。

这个故事里,有胼手胝足的辛苦,有攻城略地的艰辛,有资本的逐利与潮涌,到最后,最初的人们都退场。那原本充满想象的商业前景也静静关上灯。

李斌曾说:“希望大家回顾时不要后悔。”那么,摩拜的创始人们会后悔吗?

张子怡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