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美团飞一会儿
2018-12-27 14:01 美团 王兴 美团点评 阿里

让美团飞一会儿

6点的清晨,美团外卖的骑手们在寒风中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奔忙,同样能够感受到寒风的,不仅是这些骑手们,更有他们的老板王兴。

作者|杨博丞 来源|子弹财经(wwwhygc)

裁员、裁员、裁员,还是TMD裁员。

对于TMD这三个字母来说,有两种意思。

第一种是字面之意,第二种是中国互联网第二梯队——头条、美团、滴滴的缩写之意。

今天的北京刮着凛冽的寒风,它带走了雾霾。这样的天气在北京并不多见,但阳光下刺骨的寒风仍然让人们不禁的打着寒战。

这,如同创业的赛道。阳光依旧在,风,更冷了。

6点的清晨,美团外卖的骑手们在寒风中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奔忙,同样能够感受到寒风的,不仅是这些骑手们,更有他们的老板王兴。

01

44.25港元,2430亿港元市值。

这是定格在12月24日美团收盘时的一组数字(香港圣诞节股市不开盘),从最初上市的3992亿港元估值到现在的2430亿港元,美团仅用了3个月时间。

近期,一些准备“过冬”的互联网企业似乎都被数字3所笼罩。

ofo退押金要等3年,而美团裁员仅要3分钟。

在美团股票一度下跌的今天,这个拥有46662名员工的“庞然大物”开启了裁员计划。

12月24日,美团总部大楼,临近傍晚,刚刚办完离职手续的两名美团员工从美团大楼出来。二人商量着是否要去吃个“散伙饭”,以后他们或许不会来这边了。

他们两人来自美团的同一部门,也是这次裁员的重点,美团平台的内容部门。

现在整个部门面临大幅裁员的命运,但他们脸上看不出多少悲伤和焦虑。

美团总部大楼西边便是美团点评总部的所在地恒电大厦,赵同和林伟与同事告别后,径直地走向位于恒电大厦地下一层的小吃店。

“来美团的第一天就是在这里吃的饭,走的时候再吃一顿吧。”两人在一家名为“喜来登”的小吃店点了一份一荤三素的饭,一份20元。

他们平静的吃完,平静的离开,中途两人的聊天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

赵同来美团的时间并不久,他为了工作特意搬了家。“因为经常加班,想离得近一些回家方便。”他之前的家在位于东南三环的十里河。

employee-layoff

赵同记得之前部门间并没有什么有关裁员的任何消息,但在本周他们陆续接到了裁员通知。

人力并没有全体通知要进行裁员,而是采取了一对一单独谈话的形式。

需要被裁的内容团队大概有100多人,每人将获得国家规定的N+1补偿,有人对此并不满,但有人早已习以为常。林伟便是其中之一。

林伟在美团的时间要比赵同长,之所以裁员让他习以为常,是因为之前所供职的公司也经历过被裁的经历。

2017年3月,58同城开启裁员计划。

58同城在邮件里写道,要将淘汰率从原来的5%-10%,提高到10%,并且被主动淘汰的人的薪资的一半,也会放在部门的加薪预算里。

同年9月,有网友称58同城公司正在展开全员“996工作制”。

林伟正是在这次58同城“动荡”中离开了它。“说好听叫末尾淘汰,其实就是变相裁员。”而那时的他刚刚大学毕业不久,身为应届生的他无奈被当成了“炮灰”,被裁了。

“美团这次也是针对应届生和试用期内员工,但如果部门有调整,正式员工也跑不了。”林一本正经的说,从他的眼神里透露着一丝凄惨,但他对此并不以为然。“习惯了。”

而对于他的同事赵同来说,被裁却是第一次。但是,他的情绪也并有那么悲伤。“事实就是已经被裁了,悲伤也不会让你重新去上班”。赵对于美团的感情多少还是有的。

“老板(王兴)人不错,但高层往往只关心资本动向,底层的一些事情很少管,他那么忙也管不过来啊。”林伟觉得,现在的美团在管理上存有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根源是美团在上市之前大量扩招造成的。“一个人一口气吃成个胖子”,林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当时的美团扩招。

赵同正是在美团大量招人之时进入的美团,“面试基本没什么问题,给offer的时间也很快。”

据美团大厦保安回忆,2018年初美团一直在大量招人,“每天都有几十人过来面试,往常都没有那么集中(面试)。”

尽管美团的裁员依旧持续,但大部分员工并没有受到裁员影响,只是在闲暇之余小范围的议论着。

在招聘网站上,离开美团的部分员工开始寻找下一份工作。这些人大部分在2018年初或2017年底入职,当时也正好是美团拿到40亿美元融资之时。

02

40亿美元融资到账。处于兴奋之中的美团点评CEO王兴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

2017年12月,王兴发布内部信宣布,美团点评成立到店事业和大零售事业群,分别由张川和王慧文担任总裁。

到店事业群主要整合了餐饮,餐饮生态以及智能支付服务。同时,成立出行事业部,有王文慧负责,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出行选择。

基于此次架构调整,美团点评将构建起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

微信图片_20181227134924

此时的美团正在全力以赴为上市做着大量的准备,调整架构、扩张招人,这样的动作直到美团上市的那一刻。

从那时起,美团开始“膨胀”,以至于现在,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的美团,不得不开始“减肥”。

陈晨也是美团此次裁员范围中的“幸运儿”。陈也是2018年初入职的美团,他之前任职的部门是到店事业群。

“那时老员工都说这个事业群是新整合的,其中包括以前很多分散的事业部,而且要招很多的人来扩张新的事业群。”

林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上市之前员工群里每天的数字都在不停的增长,但上市后这个数字也在增长,只是缓慢了。”

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正式在港交所上市,这是王兴及所有美团人期待已久的时刻。

开盘的第一天,美团股票价格为72.90港元,高于之前IPO的发行价69港元。

当时的美团点评市值约为3992亿港元(510亿美元),已超越京东。而这是继小米公司之外,港股第二支“同股不同权”股票。

在这场烧钱大战中,王兴带领着美团一步步杀出了血路走到上市,用了8年时间。

03

王兴是真正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人。

的确,夹杂在王兴身上的标签繁多,校内、饭否、美团已成为他在创业历程中的象征。

14年前,25岁的王兴只身一人从美国回到中国,开启了他的创业人生。他先后创建了多多友和游子图。而后,王兴正式进军大学校园SNS这一细分市场,并开发出了校内网(现人人网)。

此时的王兴虽有创业的热情和足够的想法,但在资本面前最终让他望而却步。因无力支付服务器费用,校内网最终不得不卖给了千橡互动集团CEO陈一舟。

吸取了前几次创业的失败与教训,王兴决定另起炉灶。

2010年3月,集社交化网络与电子商务于一身的美团网正式上线。做社交出身的王兴更加明白,美团在电子商务中该如何利用人与人的关系。

王兴觉得,美团网秉承了其一脉相承的创业思路,只是应用的角度有所调整。“从校内、海内、饭否到美团网,我一直在利用人际关系传播信息。只是以前做SNS,现在做电子商务的应用。”

此时的王兴已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在业内也熟知了不少投资界的大佬。以至于当美团网刚上线时就得到许多业内人士的关注。

2010年,美团创立不久后便获得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的关注,沈南鹏回忆起第一次在红杉北京办公室见到王兴之时,让他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并没有觉得任何生疏,那时的王兴理性而坚韧。

“第一次见面时,基本没有聊具体运营情况,更多的是在讨论这个产业的远景与未来。”

而后,红杉资本决定要跟王兴合作,便在2010年成为美团A轮投资人,也是A轮唯一的投资人。

沈南鹏没有看走眼。美团成立的第二年便在如火如荼的团购市场中占据30%份额,总交易额达55.5亿元。

后来的几轮融资,阿里巴巴和红杉资本不断加码。

从2010年到2015年,美团网共获得4轮融资,估值达到70亿美元。

其中,红杉资本一直“陪伴”在美团身旁,轮轮跟投。从第二轮开始,阿里巴巴开始介入跟投,而后的第三轮则由泛大西洋资本和红杉继续投资。

直到2015年,美团D轮融资时,这是阿里最后一次投资美团。

微信图片_20181227134929

2015年,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大众点评的旗下全部业务并入美团,但品牌保持独立。

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其实与滴滴和快的、优酷和土豆一样,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减少营销成本、扩大平台优势、形成资源互补。

然而,本是互利共赢的合作,却为美团和阿里结下了梁子。

04

“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多半是沈南鹏在中间撮合,他在两家中占的(股东)席位还是很大一部分,他觉得总是烧钱也不是办法,不如联手起来共同创造价值。” 2012年加入美团的孙志刚在2017年初辞去了美团的工作,投身万众创业的大潮当中,那时他已是一个部门的领导。

孙志刚回忆起在美团生活的时光时,仍历历在目。在孙的心里,美团的最初是美好的,但在后几年,随着更多资本的注入,他感觉一切都变了。

“美团给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很佩服前老板(王兴),他的想法很多,我入职时是美团成立的第二年,公司上下才几百人,不过我感觉已经很大了。

后来也经历过大量招人和公司架构调整,调整架构肯定是要裁员的。”孙志刚平静地回忆着那段历史。

对于美团和阿里的“结梁”,孙志刚觉得是阿里太贪心,以至于合并后王兴站在了腾讯一边。“阿里当时想直接控股美团,但王兴不同意,因为阿里一旦控股最后创始团队八成会出局,阿里和腾讯的投资风格不一样。”

美团和大众点评合作后,股东中均有AT的席位,但阿里对于腾讯的共同持股抱有不满。

王兴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曾经去拜访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和阿里巴巴CEO张勇,说美团很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

但马云和张勇的态度却让王兴很吃惊。阿里巴巴对王兴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并要求他在阿里、腾讯之间二选一。

王兴还是选择了后者。

微信图片_20181227134933

怼阿里、站腾讯是那一年发生在王兴身上的大事件。

他曾说,腾讯不管是创始人的个性、整个团队的气质,还是业务战略,都能更好和别人结盟。

而反观阿里,战斗力非常强不假,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自己会更尊敬他们。

从王兴的话语中,也更加透露出了阿里在投资方面没有底线的一面。

“阿里做投资有时的确没有底线,所以美团和阿里的关系也一直恶化,阿里甚至开始和美团对着干。”孙志刚对于美团和阿里的事情也很不满,“能怎么办呢,只能‘对打’。”

后期的阿里为了“教训”与腾讯交好的美团点评,开始大力扶持口碑,投资饿了么,试图全面压制美团点评,双方逐渐走向全面对抗。

“当时我一个大学同学在阿里做投资,他私下和我说,阿里在美团这边没谈妥,想把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拿下。”孙志刚在这段话中提及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是在2018年4月归入阿里门下的外卖平台饿了么。

95亿美元,阿里最终将饿了么归于门下。对于收购价格,阿里当初给出的价格是70亿美元。

美团副总裁王慧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饿了么的收购价其实是美团抬上去的。王当时报了90亿美元,而后阿里又抬高了5亿美元至95亿美元。

“阿里从16年开始战略投资饿了么,之前只有滴滴是战略投资,其它投资方均是财务投资。和美团闹僵后,阿里改变方向大力投资饿了么,以此对抗美团。”

孙说,他刚开始对阿里投资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但自从美团和阿里闹僵后,对他们的印象有所转变,而这些消息他是从他在阿里的同学口中得知。“没想到饿了么最终还是妥协了。”

“饿了么的妥协源自于阿里对其的直接控股,阿里在饿了么拥有一票否决权。”张洋一本正经地诉说着,他曾在饿了么供职两年,今年5月加入了饿了么的竞争对手美团。

“饿了么高层几乎全换,张旭豪也出局了,现在是王磊(阿里巴巴副总裁)执掌大局。饿了么已不是当初。”张在将这段话时,眼神中透露出无奈的神情。

在阿里对饿了么完成收购后,阿里巴巴将以餐饮作为本地生活服务的切入点,以饿了么作为本地生活服务最高频应用之一的外卖服务,结合口碑以数据技术赋能线下餐饮商家的到店服务,形成对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全新拓展。

而这,正是美团点评的“看家”业务,如今被阿里直接切了一刀。

此时,距离美团上市还有5个月的时间。

在美团的历史上,有两个至关重要的时间节点。一个是和大众点评合作的2015年,另一个是饿了么被阿里收购的2018年。

05

2015年11月,美团点评开始进行架构调整,成立平台事业群、到店餐饮事业群、到店综合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五大事业群。

而人事上,张涛不再担任新公司联席CEO,转任公司董事长,王兴担任新公司的CEO,不再担任联席董事长。

在收购大众点评的第二年,美团完成新一轮33亿美元融资,只是这次的投资方由阿里变成了腾讯。此时,阿里开始出售其在美团的股权。

美团点评在融资后,开始昂胸挺背地开拓业务,公司架构调整也变得更加频繁。

从2016年1月到7月,美团先后整合及成立了约7大服务,涉及结婚消费、家装、休闲娱乐、教育、电影、大交通、餐饮。

调整后,美团强化了餐饮、综合(即除餐饮外的本地生活服务)、酒店旅行“三驾马车”,同时继续建设生活服务电商平台。

微信图片_20181227134937

2016年,美团进行了三次较大架构调整,王慧文和干嘉伟的职位发生着不同的变化。

王慧文最终负责核心餐饮业务,当时他已在两年半内将美团外卖发展到与饿了么、百度外卖抗衡。

而曾经帮助美团在初期搭建核心团购、地推和销售业务的阿里系干嘉伟,开始从台前转到了幕后。

2017年,王兴提出美团点评开始进入下半场,同时也是这个行业的下半场。他认为,美团将从过去的用户红利转为加大服务深度,要深入到整个产业链的深耕细作。

除此之外,美团在原有的核心业务外,增加了打车、新零售等新业务。至此,美团开始四处树敌。

随着公司架构的不断调整,美团也经历了几次裁员变动。

“其实裁员对一个公司来讲很正常,也是走弯路的体现,不过走了弯路就要断臂,被裁的员工都是无名之辈,当了‘炮灰’。”对于裁员,孙志刚显得十分淡然。

“2016年也是裁员的疯狂期,跟今年的裁员差不多。”对于近期美团裁员的动作,孙志刚也有所耳闻。

对此,孙的分析是,“美团应该在调整公司架构,公司上市后都会有调整期,属于正常行为。”

而后,他摇摇手道,“不在(美团)一年多了,有些事也不好说。”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团内部人士称,美团最近的确在调整架构,涉及多个部门,因此才会进行裁员。“到店综合、美团APP、大交通都会调整,摩拜将会并入大交通,现在他们也在进行部门调整和人员优化(裁员)。”

“摩拜的确是在进行裁员,每个部门都有,据说是美团下的命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摩拜员工说。

根据他的描述,通知是周一下达的,人事一对一进行谈话,本周裁员就要完成。“这次操作的很急,摩拜创始团队现在全部走光了,美团开始实际接手。”

从今年4月3日美团收购摩拜,到最终创始团队全部出局仅用8个月。

在阿里收购饿了么的第二天,摩拜召开股东会议表决通过美团收购案。

美团将以35%股权、65%的现金收购摩拜单车,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

“最初腾讯想让摩拜和ofo合并,但ofo戴威所要掌控力太大,加之一些其它因素,最终没谈妥。戴威把滴滴的人赶了回去,导致了ofo和腾讯的僵持。最终,腾讯把这个机会给了美团。”孙志刚替ofo感到惋惜。“如果当时摩拜和ofo合并,ofo也不会过的那么惨。”

对于摩拜的裁员,那位员工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在此之前,公司内部就已传出要进行裁员的消息。“23号胡总说要辞去CEO时公司就开始说要进行人员优化。”

摩拜CEO胡玮炜在卸任内部信中提到,“美团是一个非常科学,客观的大家庭,有非常值得学习的方法论”。

美团收购摩拜对于摩拜创始团队是一件好事,但对于美团来说却是噩梦的开始。

06

今年9月,美团在港上市更新招股书,首次披露摩拜业绩。截至2018年4月30日,摩拜共有4810万名活跃单车用户及710万辆单车;

当月,摩拜拥有2.6亿次骑行,每次收入0.56元,总收入1.47亿元,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1.58亿元,总亏损4.07亿元。

总亏损4.07亿元,相当于摩拜单车每天亏损就达1500万元。这让ofo嗤之以鼻。

据了解,美团点评大部分员工为团购和外卖的地推员工,而地推员工是每次裁员的高危人群。

而美团点评这次裁员还涉及到了技术岗位。截止9月,美团点评的技术研发人员共有10343人,占比22.2%。

今年11月,美团发布2018年Q3季度财报。

根据财报显示,第三季度美团点评总营收191亿元,同比增长97.2%;毛利总额由2017年同期的34亿元增至46亿元,同比增长33.2%。

虽然表面数据光鲜,但事实上,美团调整后的亏损净额为24.6亿元,同比增加158%,依旧呈现出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而其中原因主要是由于持续扩大的销售营销成本、研发开支和行政开支,这三项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加了45.2%、95.1%和152.1%。另外,本季度的销售成本从去年同期的3亿元骤增到48亿元。

美团在财报中解释称,这主要是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增长、收购摩拜而产生的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增加等等。而这,或是美团裁员的诱因之一。

微信图片_20181227134942

目前,美团的核心业务有美团网、大众点评、美团外卖、摩拜单车。而具体业务则囊括了商户广告业务、到店业务、酒店及旅游业务等。

美团打车、生鲜、金融等业务均处在起步阶段,资本市场对其资本价值仍抱有一定期待,这些都是美团以保自身“护城河”。

对于第二支在香港上市的“同股不同权”股票,美团也在上市的几天中成为资本行业争先议论的焦点。

从美团目前的闭环休闲消费体系来看,其在生态链上已经涵盖了“出行+餐饮+购物+娱乐+移动支付”五方面体系,同时也实现了LBS服务的落地,而阿里要想和美团对标业务,并撼动美团的位置也并非是件易事。

在美图打拼了五年的孙志刚没能等到美团上市,但他仍看好美团的未来。

“我相信王兴,也相信美团的未来,他做事从不为个人成功,是有胆识之人。裁员应该只是暂时的。它和小米还是很像的,用高性价比换来用户粘性,建立自己的生态模式筑宽筑深‘护城河’ ”。孙笑着说道。

赵同、林伟和陈晨打算先回家休息一阵,他们或许要等到春节后在找工作。“临近过年,很多公司基本不招聘了,大家都在过寒冬,我有的朋友也被公司裁了。”张洋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之上,他很幸运没有被裁。

每个创业者都会经历严寒也会经历酷暑,只有当自身造血功能足够强大之时,你才不会惧怕严寒和酷暑,否则,在温室里的花朵永远无法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创业“九死一生”。

贯穿王兴创业历程的则是真实版的“九死一生”。

的确,夹杂在王兴身上的标签繁多,校内、饭否、美团已成为他在创业历程中的象征。

今天,北京的阳光依旧在,只是风更冷了。

注:陈晨、赵同、林伟、孙志刚、张洋均为化名

杨博丞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