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七年了,“洪涛秀”会如何止痒?
2019-01-15 10:29 我是歌手 歌手 歌手收视率

《歌手》七年了,“洪涛秀”会如何止痒?

今年是《歌手》(含《我是歌手》)的第七年,在如今的大环境下,这档曾经的王牌节目能否借助新的主题、新的机制或者玩法,平安度过这“七年之痒”?

作者 刘鑫 来源  壹娱观察(yiyuguancha)

《歌手2019》如期赴约,豆瓣评分开画8.3分,创下新高,但它的热度和收视成绩如预料一样并没有熬得过“七年之痒”的无奈。

洪涛这一次的打法是聪明和有底气的,请来了内地实打实的一哥刘欢,以及“神仙姐姐”齐豫,还有年轻群众追捧的歌手吴青峰,并且意图打造“小黄妈”张芯和“小迪玛希”Kristian Kostov,但可惜的是,第一期播出之后,张芯和小K并没能如愿占据热搜话题,截至当日零时,话题#歌手排名#攀升至微博热搜第2位,而#张芯像黄妈#的话题也十分乏力和不太乐观。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057

《歌手2019》首发阵容

时间回到,2013年1月18日,湖南卫视《我是歌手》横空出世,平均收视率城市网高达2.361%。三个月12期节目以品质和格调在电视业界树立了难以复制和跟随的标杆,多方媒体对《我是歌手》盛赞。

然而七年过去了,这档节目话题、风波不断,每一年观众们都对这档节目的选手资源逐渐匮乏、赛制环节缺乏创新、相关政策束缚、市场环境竞争压力等产生了热烈的讨论。

《我是歌手》第三季时增加踢馆环节,第四季时改为首轮8位歌手参赛,2017年,更名为《歌手》后,以新人组成的“挑战歌手”和前四季未夺冠的“逆战歌手”补位。2018年的《歌手》第二季,不仅首度邀请国际一线歌手参赛,更增加了排位赛机制。

今年是《歌手》(含《我是歌手》)的第七年,在如今的大环境下,这档曾经的王牌节目能否借助新的主题、新的机制或者玩法,平安度过这“七年之痒”?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102

新方向讲“原创故事”

“网红或踢馆”成质疑

七年了,这节目除了一手让多位歌手瞬间爆红之外,还成功捧红了洪涛老师,这档节目最大的功臣,多次传出去留湖南卫视问题的洪涛现在已晋升到了湖南卫视频道总监助理,以“创新统筹”的身份出现在湖南卫视各档节目片尾,而总导演的位置给到了核心团队的洪啸。

2018年12月26日,湖南卫视《歌手》2019发布会上,总导演洪啸公布了首发的6位歌手:刘欢、齐豫、杨坤、吴青峰、逃跑计划、张芯,然后开播后“神秘选手”Kristian Kostov,这位来自保加利亚的18岁歌手也正式登场。

同样是老中青结合,同样邀请了海外歌手参赛。不同的是,这次《歌手2019》要给观众讲述一个关于原创的故事。

刘欢无疑是本季《歌手》的最大咖位。洪啸表示,请来刘欢是2013年节目做第一季时就期待的事,终于在七年后梦想成真。在刘欢看来,参加本季的节目重要的契机还是在当天的发布会上携手芒果TV、芒果V基金共同成立的“刘欢原创音乐基金”。据了解,该基金将从2020年起,每年1月11日重金百万元奖励一位中国原创音乐歌手。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106

刘欢出席《歌手2019》发布会

对于这档节目,刘欢曾对媒体表示,自己会在舞台上唱一些用心的歌曲,有一些原创歌曲,需要这样一个舞台来呈现。

尽管《歌手》中的竞演曲目多为改编翻唱,但并没有排斥原创歌曲。2013年《我是歌手》第一季首轮竞演曲目都是每位歌手的代表作。《歌手2017》中的挑战选手梁博全程唱了自己的原创作品,赵雷也把自己的原创歌曲《成都》成功推向了“大街小巷”。

“如果说以前我们推崇的是最好的表演,今年那我们会更推崇最好的作品。”洪啸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诚然如“隔壁节目”出身的《中国好声音》选手梁博、张碧晨,《中国有嘻哈》的GAI等都被节目组邀请参赛,至2018年为止,参与《歌手》节目的竞演人多达80位,可见节目组在选人方面的确做到了“掘地三尺”。

从《我是歌手》到《歌手》,选择参演选手愈发成为一个难题。洪啸直言,如果按以前的方法进行,“已经找不到合适的人了,甚至连首发歌手都凑不齐。”于是这次一改节目组的作风,增设了“全民举荐踢馆歌手”活动:只要年满18周岁、能接受《歌手》2019的时间安排、有自己代表作品的歌手,都可以通过新浪微博自荐。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111

洪啸说:“我们还是不想故步自封,还是想多考虑观众的口味。现在有很多没有出道、发片的歌手的歌都很火,我们也欢迎他们来。”

2019年1月5日,湖南卫视歌手官方微博已经公布刘宇宁成为全民票选的首轮踢馆歌手,“网红”出身没有代表作的“流量”歌手出线遭到了大批观众的质疑。他将于专家推荐的藏族组合ANU一起竞争第一轮的踢馆歌手资格。

另外,本季也改变了前六季惯用的赛制,而此次的《歌手2019》则有了新赛制:听审即时电子投票与结束后纸质投票各占50%的方式,对当场竞演进行排名。

在这一季中每场竞演大众听审可投出3票电子票和3票纸质票。纸质票与此前投票方式相同,在所有演唱结束后,由大众听审根据对整场竞演的总体评估进行投票。

而每次观众席里的颜值、流泪和“其他表演”也成了话题热度。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121

图片来自网络

风波不断制造“卖点”

崛起的洪涛个人品牌秀

作为一档真人秀节目,尤其是竞演者还是早已成名的歌手的节目,吸引观众的除了赛制、舞美、音响这些“硬指标”以及每位歌手在节目中的每首歌的完成度外,节目中展现的冲突,甚至节目本身之外的各种“意外”、“风波”都可以形成话题,进而推高节目的热度。

从第一届观众席里面投入的观众表现开始,这档音乐真人秀的争议和话题齐飞。

2015年《我是歌手》“双年巅峰会”前,洪涛在微博上喊出“你不换歌,我们换人”。本来规定每位歌手唱自己的歌,后来临时调整,要求歌手翻唱节目组选的歌曲,邓紫棋因拒绝翻唱,被指耍大牌。一时间邓紫棋、《我是歌手》以及洪涛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第三季《我是歌手》“歌王之战”直播中途,节目组宣布孙楠退赛,此时主持人汪涵机智救场。但如此“戏剧化”的一幕迅速引发热议。仅这一期CSM全国网收视率2.47,份额9.09%,同时段蝉联第1。“歌王之战”席卷1.3亿观众,是常规赛观众规模的2倍以上;赛果宣布时份额冲至峰值,达到17.78%。至此第三季《我是歌手》十三期节目平均份额一举破10%。

除了总决赛的这些热点事件之外,每年观众们都津津乐道的在细数着总决赛上的车祸现场,成为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

2016年《我是歌手》第四季“歌王之战”上,补位参赛的老狼请来了“内地摇滚半壁江山”,节目中给他们起了个名字:中国摇滚天团。包括陈劲、高旗、丁武、马上又、汪峰、周晓欧、栾树、李延亮、王澜、龙隆、刘效松……

献给已故贝斯手张炬的《礼物》,借助《歌手》这一主流平台,摇滚圈的“老炮儿”卖了一波情怀。可惜的是,这一批摇滚“老炮儿”有的忘词、有的跑调,把一次原本应该呈现的视听盛宴,彻底唱成了“堂会”。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125

《我是歌手》第四季“歌王之战”老狼表演现场

但是对于节目组而言,老狼和“中国摇滚天团”的集体亮相一时间刷爆社交网络。

另外,在“歌手”系列舞台上,还有两类型事件制造着巨大的话题和风波。一件是洪涛的个人秀,从宣布结果的“洪涛秀”、到疑似“洪涛小号”的每次泄露赛果正确度100%的“灯灯hoho”,以及《歌手2017》开始的洪涛老师哭诉找不到歌手,等等,洪涛的个人品牌能力,通过一季季节目迅速确立。

“我只能说我尽力了。 有很多网传的大家期待的歌手,我们真的在尽力(邀请), 我只能这样说。”有媒体报道,2018年《歌手》录制之前,洪涛说到动情处潸然泪下,他坦言:“不管我们请到的是谁,每一位歌手都要清零以往所有歌坛累积的成绩、 重新开始的过程。 所以每一位歌手,尤其高知名度的、有勇气踏上这个舞台的歌手,我要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130

《歌手2018》洪涛开场

《我是歌手》(含《歌手》)的6年,让很多人知道了洪涛。洪涛在成就《我是歌手》的同时,这档节目也成就了他。

根据公开报道,2013年洪涛担任《我是歌手》总导演,该节目成为现象级节目,同年洪涛被升任为湖南卫视节目制作中心副主任。2014年,洪涛升任湖南卫视节目制作中心第一副主任(主持日常工作),主管节目制作中心。据了解,节目制作中心是湖南广电的核心竞争力,湖南卫视出品的各大节目均由中心推动制作,而在湖南卫视各档栏目的片尾字幕中,都能看到中心主任洪涛出现在监制一栏。至2017年9月,洪涛被任命为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总监助理,正式进入湖南卫视领导班子

另外一个就是“歌手”系列舞台上的,歌手的主动退赛以及被动退赛。从第一季的齐秦到第三季的张靓颖,从2017年神剪辑+马赛克等手段自动消失的张敬轩、谭晶到2018年的Gai。

政策新规造成举步维艰

网生内容蚕食市场流量

任何一档节目都离不开整体的播出大环境。这个环境既包括政策环境,也包括节目内容环境。

2017年底,《中国有嘻哈》双料冠军之一PGone因“夜宿门”事件遭到封杀。转年的《歌手》2018节目中,另一位冠军GAI只唱了两首歌,便从《歌手》节目中“蒸发”。

2018年1月1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在宣传例会上提出,广播电视邀请嘉宾应坚持“四个绝对不用”标准,即: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低俗,恶俗、媚俗的演员坚决不用;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并且明确要求节目中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非主流文化)、丧文化(颓废文化)不用。

除了上述“四个绝对不用”给竞演者的选择标准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2018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在此很大程度封死了《歌手》向外寻求国际一线知名唱将的可能。

“通知”规定,每个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 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

而像Jessie J这样的一线欧美歌星出场费高达500万美元,其他欧美国际巨星的出场费更是难以估量。

微信图片_20190115102142

《歌手2018》Jessie J

面对“减少影视明星参与的娱乐游戏、真人秀、歌唱类选拔等节目播出量”的政策,综艺节目的生产会越发艰难。

另一方面,互联网视频内容蚕食传统电视内容市场,导致收视率逐年降低。而诸如《中国新说唱》《即刻电音》《明日之子》等新兴网生音乐节目层出不穷,也在很大程度上掠夺《歌手》目标用户群中年轻人群的关注点。

2017年的夏天,嘻哈成了潮流,从此也成功拉开了垂直音乐圈层创造音乐节目新价值的序幕。当时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曾表示,爱奇艺以2亿元的规模打牢《中国有嘻哈》“根基”。事实上证明这次路数也打得十分成功,除了超高的播放量外,《中国有嘻哈》播出半程时,微博前50热搜关键词中,《中国有嘻哈》就占了8个,话题#中国有嘻哈#阅读次数高达78亿次。

《中国有嘻哈》之后,音乐偶像选秀的《明日之子》、偶像团队养成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以及垂直音乐圈层的《中国新说唱》(《中国有嘻哈2》)《即刻电音》,等等,网生音乐节目纷纷上线,不断吸引着年轻群体的关注度。“中国音乐财经”的文章里也引用到,据百度指数的数据显示,《歌手2018》的粉丝中19岁以下的观众占比仅有5%,29岁以下的群体在整体中还不及5分之一,而这一数据相比《歌手2017》竟还有下滑趋势。

如今《歌手》(含《我是歌手》)已经进入第7个年头,仍然试图保持专业度与娱乐性并存。然而这一季赛制和规则的改变能否拉升近两年该节目持续走低的收视率,在面对2019年全新的全新的综艺大环境,这档湖南卫视王牌的节目能否再创辉煌,更成为未来3个月关注的焦点。

刘鑫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