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货卖给苏宁,万达空了吗?
2019-02-12 14:59 万达百货 苏宁易购 王健林

百货卖给苏宁,万达空了吗?

2月12日,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宣布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百货”)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

作者|梅新豪  来源|商业街探案(bustanan

据公开资料显示,37家门店大都位于一二线城市的CBD或市中心区域,会员数量超过400万人。

苏宁要在2019年实现全场景零售布局,万达百货是重要落子,这意味着:

以线下家电连锁起家,和国美对峙了二十余年跑马圈地,再到互联网转型、全场景零售,从苏宁到苏宁云商再到苏宁易购,兜兜转转,苏宁还是在谋求越来越重。

而万达正变得越来越轻,在把百货卖给苏宁前,万达就和融创进行了一场成交金额高达631.7亿,打包出售酒店和文旅项目的交易。过去数年内,王健林一直强调万达要改变收入结构,不再依赖房地产,比如万达商业要在2019年完全剥离所有房地产业务,“一平米房地产开发也不能有”。

因为在他看来,房地产业有两个比较大的缺陷:

第一, 房地产是强周期性行业,好几年差几年,在周期变化中企业就有死掉的危机;

第二, 房地产不是快消品,现金流不长远,国家城市化率达到70%左右的时候,房地产市场就会萎缩。

王健林给万达的时间表是在2020年彻底完成转型,出售万达百货可能才是万达紧锣密鼓转型的开始。而万达的转型思路,归纳起来看,其实核心路径就两条:

降低企业负债,以轻资产为主。

企业负债有两个指标:负债率和有息偿债。王健林认为,负债率因行业不同,统计口径不同,合理标准也不一样,有息偿债是硬指标。万达宣布自己在2018年的有息负债比2017年减少了约30%左右,海外负债基本解决(万达在2017年疯狂抛售海外资产)。王健林提出,万达在2019年还要争取把有息负债再降8—10%,2020年继续降低到绝对安全水平。

实现这个目标的办法就是不断提高开业轻资产项目的数量和占比:

万达新开业的酒店已经全部是委托管理的轻资产;在2018年开业的万达广场里,轻资产的数量是19个,从2019年起,开业的轻资产广场超过一半,占比也会越来越高,王健林希望几年后,万达广场的开业项目全部是轻资产。

在这种思路下,万达商管成为万达集团的绝对核心业务和核心现金流,在万达2018年的2142.8亿元收入里,万达商管集团收入376.5亿元,同比增长25.9%,而2019年万达商管计划收入438.3亿元,其中租金收入386.2亿元。王建林说:“我什么企业都能丢,唯独这个企业不能丢。”

聚焦在优势业务,提高生意的门槛。

万达文化集团在2018年的收入是692.4亿元,其中影视产业收入达到580.6亿元,占据绝对大头;体育产业因为赶上了世界杯的东风,收入达到88.3亿元,同比增长22.9%。

另一个可能被外界忽视的是文化集团旗下的宝贝王公司,收入31.3亿元,新开业宝贝王乐园132家,早教中心134家,收入同比增长44.3%。而宝贝王年度总客流1.99亿,在门店数量不到万达电影一半的情况下,用了三年就达到万达电影13年的客流量,被王健林寄予厚望。

文化集团成为万达集团收入占比最大的业务板块,被王健林视为万达转型成果的重要标志。但相比他对商管业务的信心满满,显然对文化集团的现状存在着一些焦虑,这种焦虑主要来自内容制作层面:

微信图片_20190212145544

比如王健林在1月内部总结会上对影视产业内容制作的总结是“有进步”,这已经算比较隐晦的批评了。 万达影视在过去一年拿得出手的产品只有《唐人街探案2》,而且在春节期间,因为临时撤资《流浪地球》,损失了这个吸金大IP,转投的《情圣2》又因为吴秀波事件(还是王思聪亲手引发的)撤档,等于丢钱又输人。当然,不知道今天再让王健林点评万达的影视内容制作,他又会用什么词。

至于宝贝王的短板也是内容层面:

2018年没开发新的动漫作品,2019年上新后,还不能保持持续稳定的更新,所以,王健林希望万达在2019年继续提升文化产品的质量和利润率。

在总结会上,王健林还diss了一把自媒体,他说:“万达要瘦身,要有舍有得。这就是万达过去、现在和今后处置一些资产的逻辑。个别自媒体或所谓专家,只看到我们在卖卖卖,却没有看到我们还在投新的项目。”

万达看重的新项目在大健康领域。2019年计划要至少有三个大健康项目开工,尽早完成单个国际医院管理合同,在王健林看来,儿童、体育、医院业务的模仿者少,符合万达做“高门槛”生意的目标。 

梅新豪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