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歌唱的王健林
2019-02-12 21:11 万达 王健林 苏宁易购 苏宁万达

不再歌唱的王健林

经历了断臂求生般的惨烈瘦身之后,不再歌唱的王健林还能不能凭借自身的力量走出下一个5年呢?

有人说:这世上如果有人是王健林的歌迷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寂寞的粉丝。

因为转眼间,王健林已经有2年没有唱过歌了。

任谁都没有想到:王健林在万达2017年年会上,演唱了那首《一无所有》之后,竟然成了万达一整年的写照:

13个文旅城带着6000万平米的土储,折价卖给融创;

77家酒店,摔杯卖给富力;

海外的资产,不是已经卖掉,就是即将卖掉。

几个月之前,还凭着“一个亿小目标”金句红透半边天的王首富,一夜之间就跌下神坛:国家点名批评、银行断贷、股债双杀、资产大缩水、“贱卖”资产、宣布彻底告别房地产…….

也是在一夜之间,人们都知道王健林出事了,但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还有好事之徒,想要跑上微博问问王思聪“万达究竟怎么了?”才猛然发现王思聪的微博已经整整一百天没有更新了……

2017年年底,福布斯中国发布富豪排行榜,王健林财富蒸发500亿,跌出中国富豪榜前三,成为当年最大输家……

2018年1月2日,万达集团在哈尔滨举行30周年年会,那次王健林既没有唱《一无所有》,也没有唱黄梅戏,而是当场落泪了。台上,王健林解释了自己热泪盈眶的原因:万达这30年,实在不容易。

微信图片_20190212210158

自此,那个爱演讲,出书,上节目,还善于制造金句的王建林消失了,2018年,他极少现身公共场合,不接受媒体采访,拒绝了演讲邀请,公众只能从万达集团的新闻通稿中找到他的名字,而再也听不到他的歌声。

01

就在那次王健林泪撒现场的万达年会上,王健林说了一番话:

万达接下去仍将持续降低企业负债,并“采用一切资本手段降低企业负债”,包括出售非核心资产、保持控制权前提下的股权交易、合作管理别人的资产等等。还要逐步清偿全部海外有息负债,计划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

2018年,对于王健林来说,最重要的两件事是:降低万达集团的负债与上市融资,而其中上市始终是王健林的一块心病。

万达集团旗下的万达商业最早在港交所上市,2016 年 9 月完成私有化交易,从当时低迷的香港退市,试图回到 A 股上市。

私有化意味着万达需要将市面上的流通股票买回来,这就需要借钱。根据《21 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当初为完成私有化资金的筹备,万达曾发给潜在投资者的一份文件“对赌协议”,投资者帮助他们收购万达商业地产最高 14.41%的股份,这部分股份恰是不被王健林以及其他内地股东所控制的股份数量。

而对应投资者的帮助,万达承诺:如果在 2018年 8 月 31 日以前无法达成内地上市的话,万达将会回购股份,回购价格将保证为国内投资者提供 12% 的年回报率,海外投资者则是 10%。而且,回购的股权还需要扣除如利息、过桥、承诺函、2 年管理费及通道管理费等费用,总计约扣除16.5%-20%。

这意味着:如果不能成功返回A股,万达将要支付近400亿港元的回购费用。

但在回归A股这件事上,据《证券日报》报道:万达面临的最大压力在于定性,万达不希望被划归到房地产的板块,当时房地产公司上市发行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尤其在开会之后,证监会拒绝了大批申请上市的公司,万达的ipo申请一度排在了第59名,使得万达回归A股上市一事变得遥遥无期。

于是,就有了2018年1月29日,万达公告: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 340 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约 14% 股份的事情。

从协议的细节来看,这一次以腾讯为主的商团所提供的正是万达需要支付给投资者的私有化费用。而万达承诺:首先不能变更主营业务;其次,2019 年净租金收益不低于人民币 190 亿元,否则投资方有权要求现金补偿;第三,需在 2023 年 10 月 31 日前完成在内地、香港或其他地区上市。

就这样,王健林在付出了一些代价自后,又为自己争取到五年上市时间。

既然暂时受制于房地产业务的限制,无法上市,2018年下半年的万达为了降低负债,又开启了“卖卖卖”的节奏。

2018年10月,万达文化管理被卖给融创,万达以彻底剥离万达文旅项目获得了62亿元现金;

12月,万达又出手了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得到27.18亿元人民币,哪怕这是以放弃保险牌照、甩卖保险业务为代价的。

很快2019年,王健林把万达百货也给卖了。

2019年2月12日,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在新春团拜会上宣布,苏宁将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下属全部37家百货门店。

万达百货创立于2007年,是在万达商业地产发展初期,为了支持万达广场而衍生的业态,在万达眼中,商圈才是大局,百货只是配套业态之一。不过鼎盛时期,万达百货全国门店总数达到110个,与商业地产、文化产业、高级酒店一起并称为万达集团的四大支柱产业。

2015年是万达百货的分水岭,这一年万达百货关了56家门店,如此大调整也印证了传统百货业态风光不再,即便是万达百货也在急速衰退。频频关店之后,万达百货直接被王健林“踢”出财报,再有了今天卖给苏宁的终局。

虽然“苏宁易购收购万达百货”作为开年后的第一桩商业大新闻在业界刷屏,但亦有细心的媒体点出:王健林并没有出席移交工作会议。

在王健林频繁抛售资产之后,万达集团的资产与收入下降的同时,债务正在逐步得到解除,就在王健林毅然决然的向着“去地产化”“轻资产”的新方向,曾经的万达帝国也在他的身后渐行渐远。

02

2019年1月12日,又一年万达年会,王健林将举办年会的地点选在了:青岛东方影都,这个旁人觉得诧异的地方——按照往年万达集团的惯例来说,每一年的年会都是自身集团的酒店里办的,而青岛东方影都这个开业大半年并承载了王健林电影世界梦的基地,如今早已经转手给了孙宏斌的中国融创。

一.  2018年,万达的有息负债同比减少约30%。特别是,万达海外负债基本解决,且储有高于负债的应收款和现金存款。

二. 万达已经不是房地产企业,而是以服务业为主、有房地产业务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2018年万达集团全年营业收入2142.8亿元,其中服务业营收达1609亿元、占据总收入的75.1%,而赖以起家的房地产收入仅占到24.9%。王健林认为,这代表着万达已经一家是以服务业为主、有房地产业务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2018年开业的万达广场中,轻资产已达19个;新发展的58个万达广场中,轻资产达50个;新开业的酒店全部是委托管理的轻资产。王健林称,以后的轻资产广场占比会越来越高。

“再过几年,万达租金收入如达到千亿,单凭这一条,我们就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说这话时,这位前中国首富意气风发。

在香港电影《英雄本色》里,在受伤沉沦之后,再次逮到机会,矢志报仇的小马哥斩钉截铁的说:我不见了的东西,我自己一定要拿回来。

微信图片_20190212210213

在经历过断臂求生般的惨烈瘦身之后,不再歌唱的王健林还能不能凭借自身的力量走出下一个5年呢?

2019,或许是一个关键!

倪叔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