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岩豹变,陌陌革面
2019-03-21 15:10 陌陌 唐岩 社交

唐岩豹变,陌陌革面

陌陌上市以后,唐岩坦言自己变得更加孤独了,也少了很多倾诉的欲望。虽然人们至今仍对唐岩的硬核事迹津津乐道,却很少再有他的消息。唐岩已豹变,陌陌已革面。

作者|尹太白        来源|子弹财经(wwwhygc)

唐岩今年40岁了,他很讨厌别人给自己贴标签。

尤其是对于「痞子」这类标签,唐岩向来深恶痛绝,但他又懒得露出愠色,于是就用了五个字回应「完全不认同」,想了想,可能觉得反驳得不够硬气,又很快补充道:我没有任何痞的地方,我有什么痞的地方呢?我不认为哪个人做得比我好。

和许多创始人不一样,唐岩不是一个喜欢暴露自己的人,他很少参加公开活动,也很少出去演讲,连举办了多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这种云集国内互联网半壁江山的盛事,都很难看见唐岩。

在微博上,唐岩更低调,他取了一个很非主流的网名,没有加V,没有认证,除了偶尔调侃一下黄章晋外,也不怎么发微博,在陌陌创办初期,他还做做宣传,可后来就很少在微博上提及陌陌了。

微信图片_20190321145818

人们似乎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唐岩已经从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创始人,转变成为一个低调稳重的上市公司管理者。

1

入世之作

与实操人唐岩不同,陌陌这款产品并不低调。

3月12日,陌陌公布了一份2018年Q4及年报,根据全年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陌陌净营收达到人民币134.084亿元,同比增长51%,其中107亿元来自于直播业务,占比近八成。

这款诞生于2011年的陌生人社交软件,在月活用户突破1.13亿的同时,已经是连续第16个季度盈利了。

此时,人们才突然醒悟,可能那个热血沸腾的唐岩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他只是将自己的轻狂与嚣张揉碎了,完完整整的嵌入到陌陌的基因里,并最终在财报中表现了出来。

如果不能理解陌陌为何如此赚钱,完全可以把陌陌看作陌生人社交领域的腾讯。

腾讯凭借QQ和微信两大社交软件建立流量池,通过游戏来赚钱;而陌陌则是靠陌生人社交建立流量池,通过直播来吸金。不同的是,腾讯的流量池在于日积月累,而陌陌的流量池则源于新奇和欲望。

张小龙曾在一次微信产品观的分享中提到:不懂人性的人做不好社交。

在互联网行业浸淫已久的唐岩,恰巧懂得这一点,与其一起在网易工作过的同事曾深感佩服地称,“唐岩对人性拿捏的十分准确”。他只是把编辑们起的标题拿过来加个字或减个字,流量就会有大幅提升。

得益于对人性的把控,在陌陌App早期的宣传中,唐岩毫不避讳的对外传递陌陌是一款促成陌生异性约会的软件,通过不露痕迹的引导,借此吸引了大量用户。

中国人普遍比较内向,不会主动跟陌生人打招呼,但是不会并不代表不想。唐岩太懂人性了——在网络的虚拟环境下,既解决了两个陌生人面对面聊天可能出现的尴尬气氛,同时也降低了陌生人社交对于周遭环境的要求以及双方的心理负担。很快,这款建立在利用用户猎奇心理之上陌生人社交软件一炮而红。

意料之中,“约炮神器”陌陌火了,但唐岩并不在意有人把陌陌称为“约炮神器”,对此,他称自己「没有道德洁癖」。事实上,唐岩曾多次为陌陌公开辩护。

“我不认为我们完全无辜,但确实不是我们有意为之,有人喜欢简单粗暴地把陌陌用户整体定义到约炮人群,这是很偷懒的一种智力判断。”

微信图片_20190321145854

平心而论,在众多社交软件中,也只有陌陌算是成功地淌过了腾讯构筑的社交护城河,从其领地中强行划走了一亩三分地,尽管在数据和用户数量上仍不可与腾讯同日而语,但在中国的社交领域,陌陌已经走到了离腾讯最近的位置。

唐岩在商业上极其敏锐,他早就看透了这种建立在新奇、欲望以及噱头之上的流量池并不牢靠,但如果陌陌完全失去了“约炮神器”的产品定位,也就不再对用户具备任何吸引力,这是唐岩不想看到的。

因此,从陌陌创立到赴美上市这三年里,唐岩一边寻求稳妥的解决方案,想要洗掉“约炮神器”这个标签,一边又不敢完全放弃原有的功能设计与品牌认知,担心用户因此大量流失。

说白了,陌陌是一款打开就能跟附近形形色色的人开聊的产品,“约炮神器”让陌陌广为人知,虽然吸引了大量眼球,但也为陌陌之后的发展设置了很大的障碍。

2012年4月,“神器”的噱头让使用陌陌的男性用户在短时间内急剧攀升,一些女性用户由于无法忍受无休止的搭讪而逐渐离开陌陌,于是造成了陌陌用户中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的局面。紧接着,基于猎奇心理而使用陌陌的男性用户在女性用户流失过于严重后也慢慢离去了。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陌陌始终停滞不前,陷入到转型之困中,作为一款耗尽心血的入世之作,唐岩不想让陌陌仅仅是“昙花一现”。

2

君子豹变

在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印象中,唐岩一直是一个「闪闪发光」的人。

2001年,黄章晋第一次见到唐岩,是在跟几个媒体高管聚餐的饭桌上。当时唐岩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推销员,当着几个新闻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小镇青年唐岩不仅没有丝毫慌乱和畏缩,反而在气场上完胜他们,侃侃而谈。「他无所畏惧。」黄章晋说,「我从那时起就觉得他有股劲儿,以后一定会成功。」

一年后,原中青在线的李方受命筹备网易北京站,他让黄章晋推荐人选。黄章晋立即想到了文笔轻狂的唐岩,他这样给李方介绍:(唐岩)特别有锐气,灵敏,好学。

事后想来,这应该是一个不羁的青年,脱离小镇圈子、变身互联网新贵的前夜。

在很多人看来,唐岩始终一副痞子做派,因此微博上时常有人称呼他为“痞子CEO”、“匪首”。

对于这类评价,唐岩觉得十分委屈,“好多人打过架,为什么别人不是痞子,我就成了痞子?我十年就打过一场架,人家打我了,我还个手而已。不就这么个事吗?”

那是2013年底,凌晨一两点钟,夜里的寒风刮在脸上,感觉像用刀子在割肉一样,唐岩刚加完班,裹了件羽绒服,哆哆嗦嗦的在世贸天阶门口打车。

结果好不容易打到一辆车,却被别人抢先开了车门。唐岩急了,上前理论,对方也不是善茬,撂了脏话,两个人很快就扭打在一起。“他打我,难道我不还手?”唐岩不信什么和气生财,他是一个不肯服软的人,“总统退了休,被人打也得还手。”

2014年,北京时间12月11日的晚十点刚过,陌陌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大屏上,清晰地映射出陌陌标志性的蓝色LOGO和一张来自中国的脸。

微信图片_20190321145936

赴美上市,原本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可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唐岩和经纬张颖在上市现场拍摄了一张对着镜头竖中指的照片,这张争议不断的照片瞬间传遍全网。

虽然事后张颖发微博澄清拍摄这张照片完全是自己的主意,与唐岩无关,但这张照片还是为唐岩和陌陌带来了很多麻烦,唐岩一度被认为是一个道德感没有那么强,善恶观也没有那么清晰的人。

大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唐岩收敛了针锋相对的性格,对于网上的唱衰和负面评论,他始终默不做声。

2015年一整年,陌陌一直挣扎在转型的漩涡中。陌陌联合创始人、COO王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上市后有段时间唐岩特别焦虑,天天下了班后一个人去酒吧喝酒。

其实唐岩很早就意识到了陌陌的天花板。在他看来一个开放式社交平台如果只有功能性属性的话,将很难产生持续性,唐岩认为,“内容消费和社交是一个互补的东西。”

唐岩在网易时的前上司、猿题库创始人李勇对他的评价很高:唐岩抓关键的能力很强,在边界模糊、快速变化的互联网行业,这点尤其宝贵。

他很少迷失在纷繁头绪中,总是知道要做什么,而且有气度,敢于不做无用功,这使得他更能集中在重要的事情上。

唐岩还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2015年12月,唐岩决定开通红人直播业务,2016年4月全面升级直播功能,唐岩的孤注一掷使得陌陌成功赶上了直播风口,并且实现了持续至今的营收增长和用户增长,仅这一年,直播业务就为陌陌带来26亿的收入。

直播打通了陌陌营收的任督二脉,也淡化了陌陌“约炮神器”的标签和社交基因,但唐岩却从来不正面承认陌陌是个直播平台,他始终打着陌生人社交的旗号,对外强调自己的社交基因,对于陌陌来说,直播不过是视频社交战略的一部分,除了带来现金流之外,直播对陌陌来说有着更深远的价值——争取更多的用户留存时间、提高用户活跃度以及提高社交效率,唐岩也试图建立一个更开放,能让陌生人建立关系的平台。

直播把陌陌拉出了营收和用户增长的困境,将它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高度,但摆在陌陌面前的仍旧不是一条坦途,从数据上看,直播对于陌陌的用户增长贡献甚微,甚至用户规模增速已经出现了下滑的趋势。

在2017年Q2中,用户环比增速摸高至7.2%后,开始震荡下滑,2018年Q4用户增速降至2.5%。

唐岩敏锐的察觉到,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注重起了直播内容,因此,优质的内容将会成为各个直播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陌陌在平台管理上变得极为严苛,对低俗内容的容忍度很低。唐岩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距今为止,陌陌已封禁的色情账号差不多有一个亿之多,对于完全不能忍受的,甚至直接封掉了设备号。这种强硬的打击力度在业内无人能出其左右。

虽然解决了内忧,但还有个强劲的外敌正在蚕食自己的生存空间,唐岩过得并不踏实。

2018年2月23日下午,陌陌突然对外宣布收购探探100%的股权。

探探的崛起,与陌陌并无太大差别,陌陌解决了与附近的人交友聊天的问题,而探探更近一步,直接通过“看脸”并且在互相喜欢后才能开始聊天,这个设计为女性用户排除了被不喜欢的人搭讪的可能性,进而成为女性用户最青睐的平台,从异性匹配的角度来说,探探的确比陌陌更为先进和人性化。

微信图片_20190321150010

对于唐岩来说,斥巨资收购探探是考虑了很久的一步棋,直播业务虽然能赚大钱,但收购了探探,将被蚕食掉的几百万用户抢夺回来,陌陌才能基本垄断陌生人社交市场,护城河才能更加稳固。

唐岩倒是有信心带领陌陌走出一条坦途,但至于什么时候能找到,他也不知道。“我只能拿斧头劈,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了。”

后记

陌陌上市以后,唐岩坦言自己变得更加孤独了,也少了很多倾诉的欲望。

尤其是近几年来,唐岩几乎将低调发挥到了极致,即便是在少有的公开场合中露面,也只是谈一谈陌陌的发展和战略方向,对于时下追捧的风口,热点事件和喧嚣的新事物等话题三缄其口。

原来对于某些事情,会做得比较极端和鲁莽,但是现在,唐岩学会了不动声色的思考。

他仍保留着创立陌陌初期时养成的习惯——每个月总要失眠几天,大半夜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书,脑子里不停地想事儿,唐岩觉得,这是少有的能与自己认真对话的时刻,他甚至开始享受这种孤独,「我不太关心别人说什么,我还是觉得自己做什么更重要一点,我希望躲在一个地方,大家都不认识我,最好。」

虽然人们至今仍对唐岩的硬核事迹津津乐道,但却很少再有他的消息。

唐岩已豹变,陌陌已革面。

子弹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