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退休了
2019-04-08 17:54 文创 故宫 单霁翔

9d800159463e143ddbbe7_0.jpeg

单霁翔

曾经被无数观众亲切称为“掌门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今天退休了。

2019年4月8日,根据《新京报》发布的消息称,现年65岁的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退休,继任者为原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王旭东1967年2月生于甘肃,毕业于兰州大学地质系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现任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兰州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西北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他1991年来到敦煌研究院,2014年12月成为敦煌研究院院长。

单霁翔生于195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在来到故宫之前,单霁翔历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长,房山区委书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主任、国家文物局局长。

2012年,已接近退休年龄的单霁翔,接过了故宫博物院院长的重任。在他执掌的7年时间里,无论是逐渐扩大的开放面积,引发巨大反响的文创周边,因为纪录片和电影而走红的文物修复工作者,让春节期间故宫一票难求的“紫禁城过大年”系列展览,还是不断提升的管理水平和参观体验,毫无疑问,600岁的故宫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成为了全新的文化大IP,也成为了一个可以研究如何让传统文化“活起来”的成功范本。

而单霁翔本人,也因为对馆藏文物的如数家珍,亲切幽默的形象,以及公开场合妙语连珠的演讲,成为了故宫博物院自1925年建院以来,历任院长中公众知名度最高的一位。

9d800159463e143ddbbe7_1.jpeg

如果说今日的故宫和以往有哪些不同,其实很多都体现在不断提升的观众体验之中。

单霁翔在7年前上任之初的最大感受是,真实的故宫体验和资料里“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宫殿建筑群、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全世界来访量最多的一座博物馆”不尽相同,他看到的是70%的范围内竖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的牌子,人们进不去;99%的文物沉睡在库房里,人们看不到。“人们跟着导游的小旗沿着中轴线走,没有有尊严的、深刻体验的文化之旅。”他说,“我认为这些都要改变。”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故宫先后把午门广场过于商业化的小商品买卖情况进行了整治;开放了32个卖票窗口,承诺观众3分钟之内就能买到票;把原本只能贵宾车队出入的午门中间门洞向公众开放;增加安检和验票通道,让排队现象大为减少;实现全部网络购票;增加座椅、洗手间和指路牌;去掉了和环境不协调的水泥地面、井盖、灯柱、铁栏杆;拆除彩钢房和临时建筑,大幅增加故宫的开放面积,用LED冷光源将大殿“点亮”……

故宫开放面积,也从2014年的52%,达到2018年的80%以上,8%的文物将向公众展出。

“只有人们都喜爱这些文物,文物才有尊严。”他表示。

9d800159463e143ddbbe7_2.jpeg

《千里江山图》随“青山绿水”特展在2017年9月15日亮相 

用单霁翔的话来说,这是一场故宫的“管理革命”——关键在于“一切是以管理方便为中心,还是以方便观众为中心”。

“人们从很远的地方来,不进博物馆的人能花时间走进博物馆,特别是为这个展览、为这件展品而来,已经很了不起了。”单霁翔说,“我们应该让更多人接触文化,让文化在他的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不断提升的管理水平、逐渐扩大的开放面积和丰富的展览之外,不断有新“爆款”的文创产品,是故宫的又一个金字招牌。

无论是一批精品APP、引领时尚潮流的纸胶带,和腾讯、阿里巴巴、凤凰科技的数字化合作,还是带来巨大关注度的故宫口红,都让故宫以文化大IP的方式不断走红。

9d800159463e143ddbbe7_3.jpeg

故宫淘宝口红

持续攀升的文创产品销售额,让故宫成为了国内博物馆效仿的对象。公开数据显示,故宫在2017年的文创收入达到了15亿元,而在2015年这一数字是10亿元。

在单霁翔看来,今天故宫的营销是一个充满文化氛围的空间,不能再是路边的商店,满是商业氛围,而要成为人们参观博物馆体验的延续。时代在进步,博物馆的文化创意也有了更多“创意”形式,和人们的生活走得越来越近。

但伴随着巨大喝彩声而来的,还有喧嚣和争议。

一票难求的故宫上元节之夜活动,几乎在一夜之间口碑反转:前期人们对故宫首次开放的夜场抱有巨大期待,后来演化成抢不到票的失落,对灯光秀审美的失望和对现场管理应对不足的质疑;故宫神武门外的火锅店在开张不到一个月后停止供应;加之对故宫文创“过度商业化”的批评……

9d800159463e143ddbbe7_4.jpeg

故宫为“紫禁城上元之夜”调试灯光

归根结底,在互联网时代,如何让故宫从传统的博物馆转变为超级IP,如何在文化调性和流量之间寻找平衡,单霁翔面临的是历任院长都不曾面对的难题。

为此,单霁翔也不是没有做出过反思,“既不能用传统高大上的语言、不接地气的,特别是年轻人不喜欢的,也不能低俗恶搞和迎合人们完全娱乐化的;不能因为火就什么都做。”

面对“网红”和“掌门人”的称号,单霁翔自嘲:“其实我真不是网红,我是被网红的,我就是在故宫博物院里面看门。”“故宫院长是个高风险的岗位,有今天没明天,整天提心吊胆怕出事儿。”

2020年,这座永乐皇帝建造的紫禁城即将迎来它的600岁生日,单霁翔曾经立下宏愿:“要把一个辉煌壮丽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现在,这个把故宫带向新高度的看门人即将离开。“谢谢单院长,不想让他退休……”年轻人们在网络上表达对他的赞美和不舍,是他曾经为这所古老宫殿所做一切的最佳注脚。

界面新闻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